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九章 鬼城黄沙,三个人

第六十九章 鬼城黄沙,三个人

  ~.< ="" ="">-~  ---------..

  就在南宫陌的身形消失在这片青草长长的草原之中时,安可依和林夕等人正单独正上一个缓坡。

  不远处的战场上,军士们正在确定战死的将士的身份,并就地掩埋。

  因为太子身份展露,许多军队的临阵倒戈,大战过后,林夕这一方的军队数量反而多了一倍,已经形成了一支两万余人的大军。

  然而只是从闻人苍月以穿山弩箭为引,开始突击到最后被安可依“蓝杏”所伤退走,短短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战场上便倒下了八千多具尸首。

  这都是云秦的子民,都是云秦最为精锐的军人,而且这片战场上还倒下了两名圣师。

  修行者都是这个世间帝国的宝贵资源,而云秦帝国,在这一战之中便失去了两名平时足以震慑一个战场的圣师。

  “死在闻人苍月手下的其中一名圣师,是我们青鸾学院出去的,他叫吕启。”安可依看着远处正在埋葬阵亡将士的战场,轻声的说道。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一时沉默不语。

  安可依此时的语气虽然依旧平平,但林夕听得出她心中的一丝哀伤,知道那名青鸾学院出去的前辈肯定也是她的熟人。虽然明知道战争肯定会死人,但若是自己身边的这些好友之中有人死去,林夕却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来面对。

  安可依转头,看着沉默的林夕,轻声道:“其实太子的伤势并不乐观。”

  林夕和高亚楠等人的呼吸都是一顿。

  林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看到安可依的眉头也是皱着的。“老师,他的伤势到底如何?”他皱着眉头问道。

  “杜家的伤药用于止血和治疗一些内腑表里的伤势没有任何问题,但闻人苍月是圣师…他的飞剑力量几乎震裂了太子内腑中所有血脉,虽然我勉强用手上的药物遏制住了出血,但没有极好的药物调理,无法阻止衰败。”安可依依旧和平时一样,解释得很细致,很清楚:“最多五天…五天得不到进一步的施药治疗,他一定会死去。”

  “五天?”

  高亚楠的脸色微白,她转头看着林夕。林夕的眉头皱得更深,语气微寒道:“老师…即便我们能来得及从山阳道走最快捷的途径,赶出碧落陵,临近的行省,能来得及准备好药物么?”

  安可依摇了摇头,“我们赶到碧落陵外,没有遇到什么阻碍,最少都要三天。留给外面准备以及和我们碰头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天,光是时间上,成功的概率就是很小的事情。”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老师你有什么另外的办法?”

  “别的事情,夏副院长他们怎么安排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学院会有人去镜天湖迷踪林,原先这边碧落边军大供奉徐布衣的一处小屋附近等着。那是御药系的人,原本是准备接应谷心音,给谷心音提供一些医治的。”安可依看着林夕道:“从我们这里赶去那里应该只要两天。”

  因为太子的生死实在太过重要,所以边凌涵等人虽然心惊,但一时却都不出声,只是心中紧张的听着。

  林夕认真的看着安可依:“那里肯定有合适的药物?”

  安可依点了点头。

  “老师你是担心闻人苍月不会罢休?”林夕的眉头微松,轻出了一口气,道。

  “现在是闻人苍月最虚弱的时候,学院肯定会有布置,可闻人苍月毕竟是闻人苍月,他还有一半天狼卫,还有不少厉害门客,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砸在哪里,像他这样的人,除非他死了…否则谁都不会放心。”安可依微低着头,看着脚尖,道:“你知道佟韦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来么?”

  林夕早已思索过这个问题,所以他没有什么犹豫,轻声道:“因为生怕被闻人苍月杀死?”

  “是的。”安可依点了点头,道:“我们只有在他出手时,才能锁定他在碧落陵的行踪,但佟韦他们这个级别,足够值得他重视的人物,他却是很有可能会掌握到行踪,因为他是圣师阶中无敌…所以学院不能冒险送些圣师给他杀…所以他们先前不会出现在碧落陵附近,现在闻人苍月应该不具备对付他们的能力,所以他们之中肯定会有人赶来,只是他们进入碧落陵,也至少要几天的时间。所以这几天,是最难熬的时候…所以我才想要和你商量,接下来到底怎么做。”

  “送是肯定要送太子过去。”林夕没有什么犹豫,道:“闻人苍月自己虽然已经不成,但的确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他。碧落陵大半区域依旧在他的掌控之下,大军行进太过缓慢,如果让我选择…越少人过去,越不容易暴露行迹,就像我们偷偷潜进碧落陵一样,我们偷偷将他带过去。”

  “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

  安可依抬起了头,看着林夕,因为紧张和担心,她的鼻尖上甚至都沁出了一颗颗极小的汗珠,她认真的,一个个字的说道:“你们也知道皇帝的一些心性…长孙无疆是他的希望和寄托之一,他应该是让他来接管这西边的,这样碧落陵便算是真正的中州皇城管辖,云秦的版图才有可能真正的再往般若走廊后扩去…单独几个人带他过去,他的性命就完全在你们手上…”

  “我明白老师您的意思,说得简单点,这责任太大,吃力不讨好。”安可依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林夕打断,他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顶营帐,轻叹道:“但总不能不救他…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长孙锦瑟,但陈暮,不,应该说长孙无疆,他给我的观感很好,尤其你们最后也看到,是他挡住了想要帮他挡剑的杜占叶,抛开太子的身份,他应该算得上是我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说过几句话。如果我尽力了,还救不了他…皇帝要怎么做,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至少学院不可能会让我们陪葬。”

  高亚楠看了一眼林夕。

  这段时间和林夕在一起,她越来越了解林夕,也越来越觉得林夕的身上有许多别人没有的闪光点,做任何的事情,林夕都会守着自己做人的底线。

  从一开始朦胧的喜欢,到现在,她的心中对于林夕,却是又多了许多敬重。

  “我和你一起去。”她点了点头,道。

  “我们都要一起去。”林夕看了一眼安可依和边凌涵等人,实话实说道:“正是因为接下来几天是最麻烦的时候,把你们任何一个人放在这里,我都不放心。”

  “你们都去,我必须留在这里。”

  安可依摇了摇头,道:“现在谁都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学院的人,尤其对方也都知道我是御药系的教授,若是我不在这里,你们又没有人露面,不难推断出太子已经被你们带走。”

  林夕坚决的摇头:“我不同意你留在这里,毕竟这本身就是躲和追的游戏,老师您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也多一份保障。”

  “我不是圣师。”安可依没有半分恼意,反而像她是学生一般低声解释道:“我已经没有像蓝杏这样的东西,无论是来的是天狼卫还是他手下的厉害门客,我最多能对付数个,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如果我在这里能够吸引他那些大部分厉害的部下,你们便更为安全。”

  林夕皱了皱眉头,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安可依便已经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保证我会保证自己的安全,实在危险,我会第一时间选择逃走。你放心,我毕竟在两万大军

  还有,这终究只是打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必要时,我会让他们发现太子并不在这里,他们不可能付得出硬吃两万大军的代价。”

  林夕此刻也完全没有做学生的觉悟,他看着这名娟秀的女教授,认真的一字一顿道:“你真的保证会将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

  “我明白我对于学院的价值和我要做什么。”安可依微仰起头,看了一眼战场,“我当然会保证。”

  ……

  ……

  就在安可依对林夕认真保证,林夕依旧不放心,但直到无法动摇安可依的决心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之时,一列金色的车队正在一眼看不见尽头的沙漠中走来,沿着一条被风沙掩埋的古商道,进入了鬼城区域。

  最中间一列由四匹骆驼拖着的金色车厢之中,谷心音似是已经极倦,一直沉沉的睡着,连前方黄沙弥漫的风化城廓之中,走出一大一小两名身影,整个车队停下来,他都没有醒来。

  一直等到车队中所有警戒着的人看清那走来的两人的衣着和面目,一阵阵欣喜的声音响起,谷心音才醒了过来,低沉的咳嗽了数声。

  真毗卢和南宫未央走向谷心音所在的车厢。

  两个人的脸上,也是难掩疲惫。

  一直等到两人走到谷心音的车厢前,谷心音才推开了车门,掀开了厚重的车帘。

  “我师弟他怎么样?”

  真毗卢对着谷心音合什行了一礼,出口第一句,便如此问道。

  “连走出皇宫送我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死不了,他年轻,应该好得快。”谷心音笑了笑,道。

  南宫未央蓦的皱了皱眉头,看着似乎并不十分有礼貌的谷心音,出声道:“我不是很喜欢你。”

  谷心音微愣,打量着南宫未央,越看,他就越像是看到了稀奇的东西,他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笑了起来,“我很喜欢你。”

  ---------

  ~.< =""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