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章 我从哪里来?

第七十章 我从哪里来?

  南宫未央第一眼看到真毗卢就觉得喜欢,见到谷心音就觉得不喜欢,不过看到并不生气的谷心音,听到谷心音的这句话,南宫未央却是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出声道:“不过你似乎也不算太讨厌。”

  谷心音笑得更加开心了些,他先没有对南宫未央说话,却是看着真毗卢,脸上认真了些:“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

  出身于般若寺的真毗卢先前并不喜欢和人交谈,他总是习惯通过自己的眼睛却沉默的打量着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进行着他的修行,然而听到谷心音的这句话,这名般若寺的出世僧人也是认真道:“我也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并听到我的师弟还活着。”

  谷心音微微一笑:“你和南宫陌回去之后,唐藏将会变得更好。”

  “未必。”真毗卢和谷心音进行着他们这个阶层,在旁人听起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跳跃性极大的对话,“世上的任何人,任何事物,哪怕是一颗尘埃,一滴水珠,都不是单独存在着的。”

  “你的话有道理。”谷心音点了点头:“你要进碧落陵去看看么?”

  真毗卢摇了摇头:“我会在这里等着南宫陌。”

  “想不到你们唐藏竟还出现了这样的人物…只可惜未必遇得到,唯有等将来了。”谷心音转头看向了南宫未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也是唐藏人么?”

  南宫未央沉静的看着谷心音,“我叫南宫未央,我是唐藏人,我会和你一起走…不过我不是什么小姑娘,我只是面嫩。”

  谷心音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笑得有些咳嗽。

  “看来也算公平,你们般若寺出了云海小和尚,我们云秦出了这样一个小…咳咳,面嫩的天才。”他忍不住笑,却是又有几分惊讶,又有几分感慨的转头看着真毗卢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

  南宫未央抬起了头,一副认认真真的严肃表情,看着谷心音,“我从小就在长孙慕月的身边,很多人都怀疑我是你和她的私生女,我到底是不是你和她的私生女?”

  “咳…!”

  谷心音原本正因为见着这样一名年轻的圣师阶修行者而吃惊,又觉得南宫未央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十分有趣,但此刻听到南宫未央的这一句话,他的一声咳嗽咳不出来,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噎死。

  真毗卢和南宫未央一路行来,也知道南宫未央是和这个世上的绝大多数人不同的人,然而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他也是忍不住微微的张开了嘴巴,惊愕莫名。

  “居然是你?”

  谷心音好不容易才说出了一句话,接着他反应过来什么才是第一时间要说明的问题,他苦笑着看着南宫未央道:“那怀疑的人都误会了。”

  “那还好。”南宫未央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又有些怀疑了起来,“你确定你说的是真话?长公主她明明对你…”

  “打住打住…”谷心音无奈的打断了南宫未央的话,这面嫩的圣师说话如此直接,偏偏又不小声,这么多唐藏人都在听着,若是就这样说下去,不知道她又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不如你们进来,坐下来说话?”在唐藏受了许多年苦,出来之后就如太上皇一样,将云海小和尚弄得很没脾气的谷心音却是拿南宫未央没有脾气,身体往车厢内挪着,让了好大一块空处出来。

  “好。”

  南宫未央没有废话,点了点头,就弓身进了车厢,坐了下来。

  真毗卢微微犹豫了一下,有些羞愧,觉得还是抵挡不住这“秘辛”的吸引,也坐进了车厢。他明白谷心音的意思,带上了车厢门。

  “我真没说假话。”光线变得幽暗的车厢里面,谷心音无奈的看着盯着自己的南宫未央道:“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从不说假话骗人。”

  南宫未央道:“我也从不说假话骗人,那我不是更像你。”

  谷心音:“……”

  南宫未央道:“长公主应该很喜欢你,不然她怎么会一直和别的男人没有关系?”

  谷心音一时苦恼,揉着脸道:“可是我不喜欢她,而且她和别人男人没有关系,这也不能全部归结到我的身上吧?她是云秦长公主啊…这世上本身有几个人能入得了她的眼睛?有几个人能够面对她的身份不战战兢兢的?”

  南宫未央皱了皱眉头:“那我是哪里来的?”

  谷心音道:“是我捡来的。”

  南宫未央摇头:“这句话听上去太假。”

  “可确实是真的。”谷心音神情复杂的看着南宫未央,道:“你既然一直在长公主身边,你的性子这样,你肯定也问过她,她没有告诉过你?”

  南宫未央看了谷心音一眼,“她只是告诉我是个路边捡来的孤儿。”

  “确切的说,是我在大荒泽里面捡回来的。”

  谷心音看着南宫未央,真诚的说道,“你今年应该是二十二了…那年云秦和穴蛮的冲突还没有那么紧张,经常有人想要去看看大荒泽里到底有什么,大荒泽的尽头之后又有什么世界。我当时也是想和张院长一样,去些这个世上没有人去到的地方,甚至还想看看世界有没有尽头。后来正好学院发觉有不少的大莽修行者进入了大荒泽,为此还发生了一些大战,你是我在云秦修行者和大莽修行者的一片战场之中发现的,当时你只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南宫未央想了想,道:“这么说,我可能是大莽人?”

  “我觉得不太可能。云秦修行者和大莽修行者不可能带着婴儿上战场。”谷心音感慨的看着南宫未央道:“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当时和我一样,想要去大荒泽尽头看看的云秦修行者生下的你。或许那些大莽修行者,原本就是和你的父母他们那些云秦修行者有些纠葛。”

  “实在抱歉。”谷心音看着一时沉默的南宫未央,歉然的低声道:“关于你的父母到底是谁,我实在帮不到你…希望你不会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南宫未央看了谷心音一眼,“难不难过,都已经发生了,难过还有什么意义?”

  谷心音又噎住,他看着南宫未央,确定南宫未央的确不是装出来的坚强,的确是真的不难过,他却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南宫未央的一句话,他的脸便顿时又苦了下来,“你之前问我和长公主是不是你的父母,我说不是,结果你马上说了句,那还好…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如果我是你的父亲…你觉得很丢人么?”

  南宫未央眉头微蹙,觉得谷心音有些难以理喻一般,道:“我不喜欢她,又不太喜欢你...你们不是我父母,当然那还好。”

  “有父母总比没父母好吧?”

  谷心音实在是难以理解南宫未央的逻辑和想法,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苦恼的道:“长公主是怎么带你的…怎么会把你养得这么特别?”

  “特别?”南宫未央看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性格脾气古怪?你不用说得那么委婉的,很多人都是这么说我。”

  谷心音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懂事比别人早很多。”南宫未央却似对他的好感略多了一些,认真的解释道:“在我会走路时,我就已经会修行,会和大人一样思考事情,所以和我年纪差不多的那些孩童做的事情,在我看来便显得太过幼稚,我自然不喜欢和那些小孩子一起玩,而我自然在那些大人眼中便也显得太过古怪,大人看我的眼神便也有些怪…如果要说怪,那只能说我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

  谷心音有些吃惊,他有些恍然,又有些惘然的回忆着当年的事情,自言自语般说道:“原来你居然是个数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天生道心者?”

  “看来我那时实在太小,你并没有发觉。”南宫未央看着谷心音,说道。

  谷心音看着南宫未央,看着这名比自己还要快的突破到圣师修为的面嫩天才,忍不住有些得意,又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知道长公主喜欢我?她肯定不会对人说,也不会承认的,难道你听到她做梦喊我的名字?”

  南宫未央皱了眉头,有些憎恶的看着他:“你也太自恋了点吧…我只是懂事早,听到些宫女的私下议论而已,她们以为我连话都不会说,便不可能听懂,其实我只是不愿意说话而已。”

  谷心音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就算是自恋吧,不过被人议论…不说长公主和别人,说是和我,这也总是有些值得骄傲的事情。”

  南宫未央难以理喻的看着他,道:“你又不喜欢她,就算她喜欢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这你还是不懂。”谷心音摇了摇头,看着她,认真的轻声叹息道:“在这个世上,无论是被人喜欢,还是喜欢别人,都是件幸福的事情。”(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