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一章 年轻人,走着不同的路

第七十一章 年轻人,走着不同的路

  夜色正慢慢的降临整个碧落陵。

  许箴言和谢凝柯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之中,迎接漫长而危险的黑夜。

  先前的急行军和大战过后,大军中所有人都已经极其疲惫,为了防止闻人苍月的人在夜间突袭,军中大多数修行者都充当了暗哨的角色。

  因为两人挨得极近,许箴言身上的伤口一直都没有好,自然有一股些微的血腥腐臭的气息不时的传入谢凝柯的鼻中。

  谢凝柯是和丘寒山、许箴言这一路一起进入碧落陵的修行者,原先在千霞边军做过将领,只要在边军呆过许久,就算原本有洁癖的人,恐怕也会变得对污秽不太在意,然而此刻眼睛的余光中看到许箴言身上缠着的染满干结污血的绷带,以及闻着那一丝丝腐臭的气息,谢凝柯的眼中却是隐隐有些不喜之意。

  他并非是受不了许箴言身上的这些气味,而是因为自从许箴言在遭遇闻人苍月部下的第一次袭击之后,许箴言便变得太过阴沉,且那日许箴言和林夕的对话,他们都听清楚了,彻底明白了许箴言和林夕等人的身份,再联想到这许家三公子顶上那个有着刑司人屠之称的阴狠父亲,他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对这许箴言便更是不喜。

  许箴言和丘寒山、谢凝柯这一支队伍走得极其艰辛,到被林夕的镜天后军救下之时,他们出发时的队伍,最终只剩下了五个人,按理这五个共同经历过许多生死时刻的人之间,一定会结出些超过普通友谊的感情,然而许箴言却还是被其余人不喜欢…这做人,的确是很糟糕,很失败的了。

  只是许箴言却并不在意这些,此刻他思考着的,也不是这些。

  在再次遇见林夕,正视林夕,终于抛开了自己对林夕的恐惧之后,他脑海中思考着的事情,就是如何击败林夕。

  在他的父亲许天望和他单独对话,逼着他来这里之时,林夕还没有到大魂师修为,但是现在,林夕明显已经突破了大魂师修为,且不知道在大魂师阶上已经往前走出了多远…而且他还成为了灵祭祭司,就连秦擎黄那样的名将,都被林夕一剑斩落了头颅。

  许天望对他说的不错,和林夕相比,他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正常下去,他是绝对不可能追得上林夕的脚步,只有在背后用仇恨和嫉妒的目光看着林夕的光芒,更不用说有一天能够淋漓尽致的击败林夕。

  既然如此,他唯有做一个非正常人…才有可能将林夕踩在脚下。

  “说到底,我还是要谢谢你…林夕,若是这世上没有你这样强大的对手,又怎么能让我这么快的想通那么多道理,又怎么能让我这么快的变得如此强大?”

  许箴言在心中冷冷的笑了起来。

  他才好不容易突破到魂师初阶的修为,身上的伤势又始终没有大好,在这碧落陵中所有的修行者中都是极弱的存在,然而此刻,他却已经觉得自己变得十分强大,这强大并不是来自于修为,而是来自于他的内心。

  在心中冷冷的笑了笑之后,他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动,然后眯起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左侧远处。

  谢凝柯马上感觉到了他的异样,看到他脸上极其凝重和紧张的神色,谢凝柯便也马上浑身一寒,顺着许箴言所视的方向看去。

  然而他没有看到任何的敌踪,就在他扭转过头,将所有注意力放在许箴言所看的那一个方位的瞬间,许箴言的身体翻了过来,压到了他的身上,在他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件冷硬尖锐的东西已经准确无语的刺入了他颈部的大动脉,刺破了他的气管。

  猩热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喷在了许箴言的身上。

  许箴言放开了手里那支深深扎透了谢凝柯脖子的黑色精钢箭矢,死死的压住谢凝柯扭动着的身体。

  瞬间的无法呼吸和头颅的供血中断造成的自然晕厥使得谢凝柯非但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而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有丝丝的鲜血溅射声和嗤嗤的喉管漏气的声音。

  只是数息的时间,他身体内所有的力量都随着鲜血的喷涌而流失干净,他的四肢无力的开始抽搐,身体也开始变冷。

  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这名在面对闻人苍月许多精锐部下的刺杀中都生还了下来,却是要死在这里的修行者不甘而眼神涣散,极其茫然的看着许箴言,嘴里不停的冒出血沫,不停的发出同一个音阶的含糊不清的声音。

  没有人能够听清他此刻说的到底是什么话,然而许箴言却是明白他此刻要问的是什么。

  “我看到了你今天在清理战场的时候,从一名天狼卫的身上搜出了一颗丹药…虽然你很快的收了起来,但我看得很清楚,应该是可以增进一些修为的枯草丹。”许箴言吐出喷到自己嘴里的鲜血,剧烈的喘息着,在这名已到最后弥留之际的修行者耳边轻声说道。

  谢凝柯嘴里的赫赫声音骤然停顿了,但只是一息的时间,他发出了更加不甘和急促的声音。

  他难以理解,只是为了一颗能够少许增进些修为,最多能将许箴言从初阶魂师带到接近中阶魂师修为的丹药,对方竟然敢杀死自己…冒着被人发现,被云秦律法一命抵一命的危险,杀死自己?!

  “我知道你不能理解…所以你注定只能在碧落陵为我父亲那样的人卖命。”

  许箴言继续喘息着,又冷漠的发出了声音,既像是要他死得明白,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枯草丹虽然不算什么,但至少对我有用,不杀死你,到不了我的手里…在这种地方杀死你,随便可以将你的死推在闻人苍月的部下…只要可以让我更快变得更强大的事情,我便会去做…不然的话,我又怎么可能赢得了林夕?”

  “许…天…望…都…”回光返照一般,谢凝柯最后吐出了模糊的四个字,然后呼吸断绝,睁着眼睛死去。

  许箴言依旧明白了他最后这一句残缺的话的意思,冷笑了起来:“是的…我父亲都不如我这么狠辣,他也断然不会为了这样一颗丹药而冒险杀死一名同僚…所以我注定比我父亲更强大…如果杀死我父亲可以使得我变得比林夕更强,我甚至会杀死他。”

  许箴言满脸血污的冷笑着,他的笑容充满了冷讽的意味,笑得脸孔越来越为冰冷,看上去说不出的疯狂和狰狞,加上他身上血腥和腐臭的气息…他就像是一头为了自己的强壮,什么腐烂的肉都吃的食腐兽。

  ……

  镜天湖就像一块宝石镶嵌在碧落陵之中。

  这如镜面般平静的清澈湖面自然是极美,然而所有进入过碧落陵的人,以及几乎整个云秦的修行者,也都知道这片极清幽,极美的湖泊周围却也是极其的凶险。

  因为镜天湖中有一种奇特的妖兽,叫做镜天人鱼。

  这种妖兽半人半鱼,上半身就像是秀美艳丽的女子,下半身是鱼尾,这种会给人带来不真实之感的奇特妖兽并非像林夕认知的一样会用歌喉迷惑途经的旅者,而是体内的魂力能够将空气中的水汽聚集成强大的力量。

  因为镜天湖极大极深,谁也不可能抓出所有镜天人鱼,从而判断出镜天湖中这独有的妖兽中最强的到底会有何等的力量,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有些镜天人鱼至少有国士阶以上的力量,且这些镜天人鱼能够离水一定的时间,湖边十余里范围之内的山陵,都是它们的领地。

  所以一般的修行者,绝对不敢冒着生命危险靠近镜天湖畔,进入镜天湖边的山林之中。

  然而在浓厚的夜色之中,林夕等人却是很快的穿行在这镜天湖边的山陵之中。

  林夕和高亚楠走在最前,边凌涵和姜笑依殿后警戒,蒙白和杜占叶抬着一副担架,陈暮…也就是长孙无疆,躺在可以固定住身体,可以尽可能减少颠簸的皮革军用担架上。

  因为紧张和天生体胖比较容易出汗,蒙白脸上的汗水越聚越多,终于如同一条条蚯蚓一般蜿蜒流下。

  林夕此刻并不紧张,他甚至有些期待,想要看看传说中的镜天人鱼到底是什么样子,和他那个世界的电影里面的人鱼到底有多少的区别,因为他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还没有动用,即便遇到镜天人鱼的袭击,也可以回到十停之前而轻易的避开。

  但就在此时,他和高亚楠以及边凌涵等人也同时骤然紧张起来的是,担架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声。

  明显因强韧的意志力,而刻意压制了的痛苦呻吟声。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林夕和高亚楠转身,两个人看到杜占叶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看到担架上一直昏迷着的长孙无疆醒了过来。

  “我居然还没死…林夕,这么凑巧…想不到居然在这种时候见着了…”长孙无疆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便没有再行发出痛苦的声音,他看着林夕等人,看清了杜占叶和林夕的面目,然后他便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缓慢而勉强的颔首,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林夕微怔,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这名先前只见过一次面的学长,在重伤昏迷中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会直接提及自己的名字。(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