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二章 如果我死了

第七十二章 如果我死了

  “太子殿下。”

  林夕微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你可依旧将我当成新生殿前的陈暮。”长孙无疆吐字有些艰难,有些缓慢,但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温和镇定之意。在如此情形下,醒来之后心绪便能镇定如此,这让林夕的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佩服之意。

  然而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不管如何,林夕便不可能将对方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土包,所以听到这句,林夕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出声说什么。

  “两名圣师都不能阻其片刻…中州都说闻人大将军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强到了如此地步。”因为林夕本身对这个世上的权贵甚至皇权没有什么敬畏,所以此刻也没有什么特别谦恭之态,看到林夕如此,长孙无疆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些作用,他便露出了一丝更加温和的笑容,轻叹着说了一句,接着问道:“闻人大将军现在如何?”

  林夕轻声道:“被安教授的剧毒所伤,被迫退去,现在行踪不明。”

  长孙无疆缓缓点头,叹道:“原来是你们和安教授阻住了他,救了我一命。”

  林夕道:“是安教授的手段,面对闻人苍月这样的人物,我们可是帮不上忙。”

  长孙无疆点头,想要说话,一时脸上却是浮现出痛苦的神色,蜡黄的额头上也明显沁出了数颗汗珠。

  “殿下…你的伤势不轻,可以尽量少说话。”林夕知道长孙无疆体内脏器被闻人苍月震得到处都是细微破裂,此刻恢复神智,体内的这种创伤的痛楚,必定也是极其难以忍受,看到长孙无疆如此,他忍不住真挚的提醒了一句。

  然而长孙无疆却是摇了摇头,顽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我的伤势我自然比你们要更为清楚…绝不可能因为我多说了几句话就死了,少说几句话就能活着…若我就此死了,有些话说不出来,那才是真的痛苦。”

  林夕点了点头,轻声道:“只要顺利,殿下不会死。”

  长孙无疆压制着体内如无数蚂蚁噬咬的剧烈痛楚,语气平和的问道:“我们要去哪里,现在我们在何处?”

  “我们要去迷踪林,有学院御药系的人在那里,会有能够阻止你伤势恶化的药物。”林夕尽可能简单的解释道:“我们现在在镜天湖和碧落东郊相接的丘陵地带,从这里绕路会多耗费一些时间,但遇到闻人苍月部下的几率会小些,我觉得相对会安全些。”

  “安全?”长孙无疆笑了起来,“碧落陵内恐怕从来没有人会说镜天湖畔安全…你们为了救我,居然敢在这种地方行走。”

  ……

  因为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浪费,所以这列队伍继续在镜天湖畔的漆黑山林中穿行。

  其实长孙无疆每说一句话,都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但第一眼在止戈新生殿前看到林夕时,他就觉得林夕的与众不同,心中对林夕自然亲近,且他在当时就觉得林夕必定会成为云秦的擎天之才,在林夕离开学院之后,他也时时关注林夕,林夕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他觉得欣喜…因为同样是年轻人,他甚至会因为林夕做的一些事而热血沸腾,只恨不能亲眼目睹或者以身代之,在他的眼中,林夕早已经不仅是他一名出色的学弟,而是一名他欣赏的挚友。

  他也知道自己的父皇对于林夕的观感并不好,这便成了他担忧的东西,他想着自己或许能成为缓和自己父皇和林夕之间关系的人,令林夕真正的成长为他可以完全信任的朋友,云秦帝国将来的支柱。

  所以在来碧落陵的途中,他就对杜占叶说过,很期待和林夕的再次见面。

  现在在这种情形下真正见着了,见到对方的成长,长孙无疆心里就莫名的觉得更加亲近,林夕的一言一行,在他的眼中都是十分的舒服。

  这便是投缘。

  有时候能不能成为朋友,和相处的时间长短,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即便是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他却还是宁可保持着自己神智的清明,不让自己再度陷入昏迷,继续和林夕进行着交谈。

  “其实我一直在期待和你的再次会面…事实证明我当初对你的第一观感并没有任何的错误,不过虽然我认为你有着成为祭司所需的品格,但我真没有想到,一名止戈系的学生竟然能够成为灵祭祭司。”他在黑暗中看着走在他身旁的林夕侧脸,慢慢的说道。

  林夕心中有些惊讶,他虽然从不自视过低,甚至还有着一些天然的骄傲,但他也的确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未来的云秦皇帝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听着这句话,他难得的谦虚了一句:“殿下你过誉了。”

  “有么?”

  长孙无疆艰难的笑了笑,认真的说道:“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考虑这样护送我的后果…你是学院另眼看待的风行者,所以你会接触到一般修行者接触不到的层面,你也应该对我父皇的心性有些了解。我在他心中的位置极为重要,若是我出了意外,我真不知道他会如何。然而你还敢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冒着这样大的危险护送我。”

  “那是因为我上面有人。”林夕也不想气氛变得太过沉重和压抑,笑了笑,道:“学院总会护着我们…就算你真出了什么事情,学院至少不会让我们赔命,至少会保证我们活着。”

  “是么?”长孙无疆摇了摇头,看着林夕,看透了他的内心一般,又看了一眼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如果没有学院这样的靠山,如果是她们这些人中出了意外,你会不会这样救她们?”

  林夕笑了笑,这个问题并不用回答。

  “所以不需要过多解释,金子就是金子。”长孙无疆看着笑着的林夕,道:“连护送我这样的事你都敢承担,将来还有什么不能承担?”

  林夕听出了长孙无疆话语之中的一些意思,轻声道:“殿下不用对我有太大的期望…我是一个极散漫的人。”

  “你我还年轻,的确还不用考虑太久远的事情,我和你说的也是在将来。”长孙无疆也笑了笑,有些艰难却认真的说道:“若是之前我父皇对你的一些态度,令你觉得有些不公,我代表他向你道歉。如果我不死在碧落陵,我可以保证,即便你受了些委屈,我将来一定会给你足够的补偿。”

  林夕顿时有些肃然。

  他已经十分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君权天授的世界,长孙无疆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且他能够听出其中的真诚,这便也让他对长孙无疆肃然起敬。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隔代遗传?”

  林夕一时忍不住想到了云秦先皇。

  无数记载和传说表明,和张院长一起并肩作战了许多年,建立了这庞大云秦帝国的云秦先皇,是一个真正睿智,且从内心真正放得下身姿的伟大人物。

  现在的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给他的感觉自然是完全不像云秦先皇,反倒是现在这长孙无疆,倒似有些云秦先皇的风采。

  “当然对于名利并不在意的人,许诺名利也是极为可笑的。”长孙无疆在黑暗中看着林夕,认真道:“父皇虽然对青鸾学院有些想法,但是他对青鸾学院也是极其尊重,所以我才是青鸾的学生…正因为我是青鸾学院的学生,所以我才很清楚,真正厉害的人物,都是不太愿意接受世俗的束缚,但和当年的张院长一样,他们也不会无视百姓的疾苦。其实我说了这么多…最终还是想说,我希望能你和以及学院的许多人成为真正的朋友。你不必将我看成长孙无疆,就可以将我看成陈暮。”

  林夕微微的沉默了片刻,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们已经是朋友…自从你反而帮杜占叶挡了一剑开始,我们就已经是真正的朋友。”

  “如果我死了…”长孙无疆笑了起来,他先平静的说了一句,捱过了体内泛起的一阵剧烈痛楚的感觉后,他看着林夕,极其认真的接着说道:“如果我死了…如果我父皇有些迁怒于你们,做出些对你极其不公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尽可能的原谅他。毕竟他虽然是当今圣上,但他也是一名父亲…他也是你一名真正朋友的父亲。”

  林夕没有犹豫什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

  “这听上去像是遗言吧?”长孙无疆笑了笑。

  林夕道:“像。”

  “那就算是吧…”长孙无疆笑了笑,看着林夕道。

  说完这句话,他似有些倦了,闭上眼睛想要睡一会,但闭上眼睛之后,他的睡,却是再次变成了深深的昏迷。

  “都是一家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林夕看着再次陷入昏迷的长孙无疆,想着中州皇城的皇帝,他忍不住对着身旁的高亚楠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你觉着他好,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要和你抢首辅的女儿,你会怎么样?”心情一直很复杂的高亚楠也忍不住轻声在林夕的耳边回了这一句。

  她吐气幽兰,林夕只觉得耳朵微微一热,不假思索的截然道:“那当然不行…我会把好朋友打成猪头,最多晚上再请他喝酒赔罪。”

  高亚楠的心情顿时莫名的轻松了起来,狠狠的白了林夕一眼,“猪你个头。”她的嘴角却是上翘起来,充满了笑意。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