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三章 黑鱼重铠

第七十三章 黑鱼重铠

  吉祥一直在林夕背上的一个背囊中好好的睡着,就连林夕和长孙无疆对话时,它都没有醒来,但是忽然间,在沉睡修行中的它隐隐有些不安起来,似乎有些极淡的危险气息从远处的山林间传来,它不由得惊醒了过来。

  林夕也陡然停了下来。

  高亚楠和边凌涵等所有人顿时全部警觉,紧张的围拢在了担架周围。

  此时已是日出前最后的黑暗之时,天地一片寂静,似乎就连一些夜间活动的虫豸都销声匿迹,唯有远处镜天湖中鱼拍水的声音不时传来。

  “怎么?”

  高亚楠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发觉,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

  林夕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眉头却是蹙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背囊中吉祥的醒来,也就在吉祥醒来的同时,他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不安感觉。

  只是在片刻之间,这令他不安的感觉却是又似乎消失了。

  难道是被镜天人鱼盯上了?

  林夕知道吉祥的感知要比自己更为强大,于是他反手在背囊上轻轻的拍了拍。

  吉祥迅速的从背囊中钻了出来,四只爪子抓着他的衣衫,从他的肩膀上翻了过去,挂到了他的胸口,看着林夕探询的目光,它疑惑的摇了摇头。

  它的感知的确比林夕要敏锐许多,但应该是距离隔得很远,它也无法感应出那一丝极淡的危险气息来自哪个方位,而此刻,那丝极淡的危险气息也似乎彻底消失了,就好像是错觉一样。

  “噗通!”

  就在此时,湖畔边,传来了一声入水的水声。

  这声音比起一般鱼类拍水的声音要大许多,光是第一直觉的想象,就是一大团的水花,应该是一个体型不小的东西坠入水中。

  气氛变得更加有些古怪。

  林夕的眉头蹙得更紧。

  只是过了数息的时间,吉祥的四只抓着他衣衫的爪子骤然一紧,接着它马上松开了一只爪子,朝着前方山林中伸去,它乌溜溜的眼中,也闪现出了些紧张的神色。

  此刻它又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只是这危险的气息和方才那丝极淡的,如同错觉一般的气息不同,是很多森冷金铁移动的杀机。

  林夕等人都还没有感知到这些对于吉祥而言更为明显的气机,但是他和高亚楠等人从吉祥的动作上,便都明白肯定有什么危险正在接近,没有任何的犹豫,林夕单掌竖起,边凌涵无声的攀上了旁边一株枝叶浓密的大树。

  只是五六个呼吸之间,前方的山林间就传出了宏大的唰唰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堵城墙正在林间穿行着。

  隐隐约约似乎出现了一团团庞大的黑影。

  此时正值远处的天际第一缕曙光照射下来。

  几乎同时,双方看清了对方。

  魂兵重铠!

  从几乎正对面的山林中穿出的,一共是十二具魂兵重铠。

  这一具具魂兵重铠都是黑色,身上的铠甲就像是蜈蚣一样一节一节的,全封闭只露出双目的头盔却是梭形,通体都有暗青色的水草状符文,这使得这些魂兵重铠给人的第一感观,就像是一条条油光发亮,披着水草直立着的巨大黑鱼。

  “巨大黑鱼”的手中,分别持着一柄黑色的重矛,一面厚重的,边缘锋利的锅盖般圆盾。

  云秦帝国的魂兵重铠,一直都是震慑天下的东西,然而云秦帝国所有的制式铠甲,都是经过了许多年实战的考验以及无数能工巧匠的改进,对于实用性和外观都有着严苛的要求,这种奇形怪状,如黑鱼一般的铠甲,绝对显示不了云秦帝国的军威,所以任何修行者只要一眼看到,就都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云秦帝国的制式铠甲,而是出自云秦民间哪个大工坊的私铸魂兵重铠。

  但无论是帝国的制式魂兵重铠还是出自云秦民间大工坊的私铸魂兵重铠,每一具都要耗费大量的稀有金属和其它材料,且有些用于制符文的材料不能重复利用,即便是成熟的制式铠甲,以边军中最为常见的青王和青狼重铠位列,炼制十具,也只有六至七具的最终成品。

  所以每一具魂兵重铠的价值都会十分惊人,一般一支强攻型的云秦平原正规军之中,也都只配备有三十至四十具魂兵重铠。

  存在即合理…惊人的价值背后,代表着的便是惊人的战力,三十具魂兵重铠,在战场上配合普通的重铠军冲杀,就能变成一个巨大的钢铁磨盘。

  魂兵铠甲,本身就是用于让低阶修行者,越阶击杀高阶修行者的东西。

  林夕最能理解这点…因为每一具魂兵铠甲,在他的概念之中就都像是一具“钢铁侠”。

  谁都知道闻人苍月手下有不少私军,积累了不少强大的非制式军械。

  出现在这里的这十二具外相古怪的魂兵重铠,自然只可能是闻人苍月的部下。

  林夕等人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一支罕见的魂兵重铠部队,一时都是身体微僵。

  而对方这支魂兵重铠似是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人,陡然看到林夕这一支小队,也都是猛的一呆。

  ……

  “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居然正好撞到一支魂兵重铠队伍。”

  只是这双方都是一滞之间,林夕便反应了过来,暗中叹了口气。

  显然对方并不是抱着截杀他们的目的,而是要去执行什么任务,双方只是无意中在此正好撞到而已。

  “你们是什么人?”

  林夕没有什么犹豫,平静的首先出声。

  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之后,他却是马上用唯有高亚楠等人听到的声音,飞快的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魂兵重铠么?”

  姜笑依等人都是沉默,没有回答。

  沉默便是代表不知道。

  高亚楠微微的摇了摇头。她比起一般修行者知道的东西都要多,但她也从未这种式样的私铸魂兵重铠的记载。

  林夕眉头微挑。

  他之所以暗中问这魂兵重铠的样式,是因为他知道闻人苍月的私军背叛闻人苍月的可能性极小,接下来恐怕难免一战。在赶往迷踪林的途中,恐怕时时都有凶险,他要尽可能的将自己独特的能力留着,所以真的要战,他也会先试试看能不能胜出。而且自从他明白了修行的道理之后,他便也不自觉的有了些李苦那样的修行痴般的心性,遇到越是强悍,越是对他的心神有剧烈压迫感的对手,他便更加有种忍不住想要与之一战试试的冲动。

  因为有着可以重来一次的能力,所以他身上的这种冲动会更加明显。

  然而任何修行痴都不会是真痴,都会有自己的理智判断。林夕十分清楚,唯有大国师级别的修行者,才有可能直接用磅礴的魂力力量击溃魂兵重铠,自己和高亚楠这个级别的修行者,想要击杀魂兵重铠中的修行者,便唯有攻击魂兵重铠的最为薄弱处。

  几乎所有的私铸魂兵重铠都会有着比云秦制式重铠有着更多的缺陷,因为有些大工坊虽然也会出惊才绝艳的大匠师,但毕竟在数量上没办法和朝堂的匠师数量相比,一个人的智慧有时能够转化成一件魂兵重铠的某种特别之处,比如冲刺速度特别快,比如武器特别惊人,比如活动更加灵便,但一个人往往不可能各个方面考虑得那么完美,不可能和数十年不间断的改进相比,私铸魂兵重铠也不可能有着无数的实战测试,即便发现了某种缺陷,受匠师和工坊能力的所限,也很难做出有效的改进。

  所以一些流传在外的私铸重铠,其出名之处和薄弱之处基本都会被修行者知晓。

  然而眼前的这些私铸重铠却似乎还极少在外流传,这样一来,便只能在激斗之中,再寻找这些重铠的可攻之处…且这些重铠挥击武器的力量,魂力的消耗到底是多少,魂师阶的修行者穿上能够最多支持多长时间,这些数据也完全不知道。和这样的魂兵重铠动手,难度自然更大。

  ……

  和林夕料想的几乎完全一样。

  在听到林夕的问询之后,这给他的感觉如同十二具直立“黑鱼将”一般的魂兵重铠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友好,最前列的一具魂兵重铠极其冰冷而森寒的发出了声音:“你们不用问我们是什么人…因为你们看来肯定不是忠于闻人大将军的人,所以我们必定是敌人。”

  “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人是当今太子呢?”

  林夕平静的伸手点了点后方的长孙无疆,“只要救了他,你们非但前罪尽赎,且立下盖世大功,你们真的愿意跟着闻人苍月走不归路?”

  十二具魂兵重铠同时互相看看,森寒的目光中几乎同时现出了惊喜和戏谑的神色。

  “你太幼稚了。”

  为首那具魂兵重铠嘲讽的看着林夕,“我们本来就正好是受命赶去配合刺杀太子的。”

  杜占叶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一般而言,需要借助魂兵重铠提升力量的修行者都不可能是高阶修行者,因为魂兵重铠的符文只能容纳一定程度的魂力,整具魂兵重铠的最强力量是恒定的,但即便是最为普通的魂兵重铠,其力量大致也会达到大魂师水准,但其身上的铠甲防御,却又是连更高阶的修行者都不能比拟。

  在她看来,她们不可能是这十二具魂兵重铠的对手。

  “看来实在是太巧了。”然而林夕的声音却是依旧十分平静,甚至有一些期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