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五章 七剑

第七十五章 七剑

  黑光发亮的厚重铠甲上白色冰花朵朵开,一条条鲜血在白色冰花上冻结,显得异常的清晰。

  魂兵重铠中双目已盲的修行者在身上冰花盛开时,就因双目中寒气的刺入脑部而迅速的死亡,沉重的钢铁身躯失去了魂力的支撑,像墙一般倒塌。

  在这极短的一瞬间,林夕看清了这一条条清晰的血痕,看清了其中数条最粗的血痕的位置。

  然后他手中的长剑毫无停滞的挥洒了出去。

  他和高亚楠本身就是朝着先前那名被高亚楠一击而失去重心的魂兵重铠退却,此时他本身就几乎挨着这具魂兵重铠,长剑自然就是斩向了这具魂兵重铠。而这具被手中重矛带得身体前倾的魂兵重铠此时已经控制住了重心,看到林夕一剑斩至,这具魂兵重铠一声低吼,整个身体往下伏低,以肩部铠甲硬挨林夕的一剑,手中的重矛再次如流星般狠狠朝着林夕刺出。

  林夕的长剑落在了这具魂兵重铠的肩头,然而却是如落在水面上的一片瓦片般飞快滑了出去,他的整个人都以一种看似很古怪的姿势拧转了起来,重矛贴着他的腰腹刺了过去,而他的长剑,斜斜的切入了这具魂兵重铠小腹处的一块铠甲内。

  那里,本来就是他这一剑的真正目标。

  有金铁急剧摩擦的声音发出,但剑身和铠甲摩擦产生的火花,却是被铠甲内喷涌而出的鲜血冲得全无踪迹。

  这具魂兵重铠中的修行者发出了一声惨嚎,林夕这一剑刺入了他的小腹足足一尺,几乎将他小腹中所有的肚肠全部切断。

  一时间肚破肠断的痛苦使得他无法保持魂力的连续喷涌,他手中的重矛也完全贴在林夕的腰腹位置,只要用力横震,便也能将林夕震得肠穿肚烂,但失去了魂力的支持,他手中的重矛却是根本无法做到横向震出。

  因为那一具身上盛开无数冰花的魂兵重铠的瞬间死亡,另外两具魂兵重铠都是极其的震骇,身形都是微滞,但此刻眼见又一名同伴瞬间重创,这两具魂兵重铠也是齐齐发出了一声厉吼,团身跃了起来,就像一条直立的黑鱼陡然变成了两个团身的黑乌龟,撞向林夕和高亚楠。

  这种黑鱼魂兵重铠的最薄弱部位便在小腹和双腋下的铠甲嵌套位置,此刻这两具魂兵重铠中的修行者也已经明白林夕和高亚楠已经通过那数十条清晰的血痕,判断出哪里才是受创最重的最薄弱部位。此种团身进击,便是将身上最要害之处全部护了起来。

  然而这两具魂兵重铠犯了一个致命的经验错误。

  他们的这种战法,对于普通的修行者,自然十分有效…然而他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林夕和高亚楠,都不是一般的修行者。

  从以往的战斗中和高亚楠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已经变得很会战斗的吉祥又伸出了一个爪子。

  一股寒流瞬间在它和林夕的身前形成,涌向这两具魂兵重铠。

  空气中的寒意骤起,两具魂兵重铠内的修行者心中也是寒意狂涌。想到最前那具魂兵重铠内修行者的死亡,这两具魂兵重铠都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左手,将宽厚的圆盾挡在自己的双目之前。

  因为方才,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真正导致那名魂兵重铠中的修行者死亡的,是由眼部刺入的寒气。在倒下的瞬间,那名修行者的眼珠已经冻裂,眼眶中伸出了无数根细小的冰棱,极其的可怖。

  寒流冲击在闪耀着青色光纹的厚重圆盾上,飞速的形成了白色的霜壳。

  这两具魂兵重铠内修行者的双目被护住了,然而几乎同时,这两名修行者都是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犯了致命的错误。

  但他们已经没有做下一个动作的时间。

  林夕和高亚楠的动作几乎完全的一致。

  跨步,出剑,刺!

  林夕和高亚楠手中的长剑,分别狠狠的刺入了这两具魂兵重铠左腋下方的一块铠甲之中,刺破了数层连接锁片,深深的刺入了重铠覆盖下的血肉躯体之中,然后同时收剑,闪身。

  两股血泉喷涌在两人急速闪身时带起的残影上。

  两具魂兵重铠中的修行者和之前一名肚穿肠断的修行者一样,发出了凄厉的惨嚎。

  事实上无论是前面一名肚穿肠断的修行者,还是这两名修行者所受的伤势,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修行者而言,一时还算不上是致命的伤势,只要有药物和针石,完全可以救治。然而他们是在魂兵重铠之中,在卸下魂兵重铠之前,他们巨大的钢铁手指根本不可能对自己进行任何有效的救治。

  所以他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体内的鲜血,从铠甲的间隙之中狂涌而出。

  林夕和高亚楠闪身,避开两具魂兵重铠中剑的反击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前掠,越过了这三具魂兵重铠。

  “咚!”

  在两人的身后,第一具内里修行者肚穿肠断的魂兵重铠重重的坠地,在地上挣扎,却是再也无法爬起。

  “咚!”

  “咚!”

  另外两具魂兵重铠只是嘶吼着跨出了两步,也都摇摇晃晃的重重摔倒在地。

  所有剩余的八具魂兵重铠眼中的嘲弄神色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周首辅是你什么人?”

  为首的那具魂兵重铠一时甚至没有下达什么命令,而是看着高亚楠,声音微颤的问出了这一句。

  高亚楠看着他,还没有回答,一枝银色的箭矢,准确无误的刺入了那具魂兵重铠的右眼眼眶之中。

  这具为首的魂兵重铠顿时仰面倒下。

  原本以这名首领的修为,在唯有双目暴露在外,可以被箭矢所伤的情形下,即便是被偷袭,恐怕也能够避开这一箭,但两名明明只是大魂师阶的修行者,却在瞬间击杀了四具实力超过大魂师的魂兵重铠,这种场面,实在是太过震撼,一时之间,这名首领的注意力完全在林夕和高亚楠的身上,却是直接被边凌涵这一箭由眼入脑,一箭便射杀!

  “降者不杀!”

  林夕和高亚楠快速的朝着剩余的七具魂兵重铠逼近,林夕在此时发出了一声清喝。

  七具魂兵重铠先是一滞,但只是一息的时间,这七具魂兵重铠的身上便都发出了轰轰轰的声音。七具魂兵重铠如同通电启动一般,身上厚重的黑色铠甲上,全部闪现了耀眼的青色光华。

  虽然这些修行者都看到了林夕和高亚楠的强悍战力,但他们依旧不信,不信这么多具魂兵重铠都耗不死对方。

  所有这些魂兵重铠都弓着身体,开始朝着林夕和高亚楠奔跑了起来。

  在开始狂奔之时,这七具魂兵重铠就都垂下了头颅,左手紧贴着身体竖在面前,将同样闪着青光的黑色圆盾始终挡在了自己的面目之前。

  ……

  林夕皱起了眉头。

  他一时都觉得难以对付得了这样姿态冲来的七具魂兵重铠。

  然而就在此时,他身旁的高亚楠陡然停住了。

  高亚楠一停,他便也下意识的停住。

  高亚楠仰起了头。

  她如瀑的黑发,往后散开,狂舞,竟似瞬间结满了微冰蓝色的冰雪,就好像无数刻在冰川上的符文,从冰川上漂浮了起来,在空中飞舞。

  一股股凛冽的寒意骤然在她和林夕前方的地面上化开,原本温暖的地面上,瞬间开始结出冰花。

  原本也在紧张的思考着对策的吉祥也瞬间懂了。

  它的一个爪子也用力的伸向了前方,朝着地面按下去。

  一股强大的寒流冲在了地上。

  七具魂兵重铠和林夕、高亚楠之间的地面上,瞬间形成了一条异常坚硬,冰滑的冰滩。

  七具原本跑得异常稳定的魂兵重铠骤然无法控制身形,在这一息的时间之中,都以各种姿态朝前飞跌出来,这一幕给人一种异常可笑之感。

  ……

  若是七名狂奔的修行者,即便陡然脚下坚实的地面变成湿滑的冰毯,也不会摔得如此凄惨。

  然而魂兵重铠的身躯都是极其的沉重,要控制重心本来就需要一定的技巧,而且这七具魂兵重铠,都是在刻意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前冲,在脚下骤然发滑的瞬间,这些魂兵重铠还要下意识的保持住这原有的姿势。

  这导致的后果,便是这七具魂兵重铠都控制不住,腾空飞跌而出。

  在这七具魂兵重铠飞跌而出的瞬间,林夕便往前冲了出去。

  在湿滑的冰面上,他的身体却是敏锐和稳定的如同一只在水面上漂滑的水蜘蛛。

  他手中的长剑飞快的刺了七刺,分别刺在每一具魂兵重铠的身上。

  他的身体在七具精钢堆砌而成的魂兵重铠中穿过,在他的身体完全从这七具魂兵重铠之间穿过之后,这七具魂兵重铠才纷纷怦怦落地,摔成一团。

  一声声的惨嚎声响起,每一具魂兵重铠的身上,都有一道血泉涌出。

  面容苍白的高亚楠开始快速的后退,因为她知道战局已定,已经不用再出手。

  在担架的周围,即便是极为了解林夕的姜笑依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他早就知道林夕已经慢慢变得很强,然而此刻,他却是赫然发现,无形之中,林夕已经变得比自己所了解的更为自信,更为强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