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六章 初试重铠

第七十六章 初试重铠

  林夕持剑而立,转身看着七具被自己重创至无法在坚硬湿滑的冰毯上再也无法站立的魂兵重铠,心知是平日里用徐生沫的那个箱子练习剑刺起到了作用。

  “虽然你的脸太难看,不过你教的东西的确很有用…只是不知道我老是在这里嘀咕你,你会不会打喷嚏。”

  想到徐生沫那张经常被他弄得阴沉得要滴出黑水来的脸,林夕又忍不住微微的一笑。

  然而他的微笑又瞬间消失。

  因为所有的惨嚎声在一息之间便完全消失。

  修行者的魂力可以有很多用处,可以让修行者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也可以让自己的鲜血喷涌得更快…在七具魂兵重铠全部倒下,发现自己这方已经不可能获得此战的胜利,这些魂兵重铠内的修行者便做了同样的事情,将自己的所有魂力,全部从自己的伤口迫出。

  身体不能承受的魂力急剧迸发,使得这些魂力修行者体内的内脏全部震裂,在魂力全数喷出体内的一瞬间,这些修行者体内的鲜血也近乎全部喷洒干净,马上死去。

  高亚楠看着她和林夕之间这些刚刚还在挣扎,现在却已经沉寂不动的魂兵重铠,忍不住摇头:“闻人苍月这样的人,他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让这么多人为他卖命?”

  “因为公平。”

  林夕走到高亚楠的身侧,迎向蒙白等人,他轻声的道:“不管外面认为闻人苍月有多少野心,有多么坏,至少他在碧落边军之中,赏罚绝对公平,上下平等,这就像给了人信仰。”

  高亚楠不能认可的看着林夕,轻声道:“按你的意思…若是这整个天下落于他之手,这天下反而会变成一个绝对公平的世界?比现在更好?”

  “我可不这么认为。”林夕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清晨中的远山和丘陵、草甸,道:“这碧落陵虽大,但对于整个云秦帝国,都只是小小的一块…人的精力不可能无穷无尽,管这样一小块地方,可以做到如此,但管整个云秦帝国,谁又能做到真正的事必躬亲,谁又能真正管得过来?”

  “依靠个人的能力,是不行的。”

  林夕看着高亚楠,道:“唯有以规矩,以法治,才能做到相对的更加公平,然而像闻人苍月这样,本身便对规矩,便对法没有什么敬畏的人,自己都视律法为浮云,又怎么能真正治国平天下?”

  高亚楠再次摇了摇头,“张院长和云秦先皇定下了律法…然而云秦那些贪官污吏,杀了这么多年,却反而越杀越多。”

  “这是十分复杂的事情,本来也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但我知道你是厌恶征战,最想要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喜欢清静隐世无争的人,你连连看到这么多人死去,心理很不舒服。”林夕看着高亚楠,轻声道:“考虑一些这个事情,可能会让你的心里舒服些,既然这样,我不妨说些我的看法…我觉得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现在云秦,没有强到像张院长这样的人。”

  “看来你的确很适合做祭司。”高亚楠看了一眼林夕,道:“但你说究其原因,是因为云秦现在没有强到像张院长这样的人物,这我不能理解。”

  “君王犯法,与庶民同罪…归根结底,只是张院长和云秦先皇定下的律法的这开篇一句。”林夕自嘲的一笑,在他的那个世界,恐怕绝大多数人都能轻易理解的简单道理,在这个世界,却是变成了连高亚楠这种青鸾天选都一时想不明白的东西。

  他自嘲的笑着,看着高亚楠,轻声的继续道:“这句话当然谁都能接受…但若是真正的君王,若不止是闻人苍月,若是云秦皇帝,那九个元老犯法,谁能惩戒?没有人能够管辖,没有人能够执行,再好的道理,便只是空话。”

  高亚楠蹙起了眉头,一时沉吟不语。

  蒙白、姜笑依、杜占叶,以及已经下树前来的边凌涵都听到了这几句话,一时之间,几个人也都心中一震,不由得思索起这些话中的意思。

  “你说的道理是对的,我明白了张院长之前的用意。”只是数息的时间,沉吟着的高亚楠点了点头,轻嘘了一口气:“当年张院长已经构筑了一个很好的云秦…青鸾学院独立于云秦之外,不管云秦政事,然而却是起着震慑和监督的作用,隐然凌驾于朝堂之上。可是张院长不知何处,当今圣上也无法理解这种用意,只是觉得反而被压着,管着…若是青鸾学院有张院长这样一剑便可以直入皇城,斩任何人头颅的强者,谁又会不懂敬畏。便是今日…有张院长在,闻人苍月也只可能安安心心做他的镇西大将军,又怎么会导致这么多人战死。”

  “我们学院的强者很多,但却没有可以轻易斩杀闻人苍月的强者。要是有一名可以一夜连斩十七八个闻人苍月这样强者的人存在。别说碧落陵容易平定,那几方边境,又会有多少纷争?”林夕点了点头。

  “你想成为这样的强者?”高亚楠听出了些意思,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笑了笑,“变强是修行者难以抵挡的诱惑,不过那对于我还是一个很遥远的痴想而已…期待回来的谷心音会更实际一些。在当年去唐藏之时,他已经比闻人苍月他们都强,即便这么多年牢狱下来,他就算真的落后了闻人苍月他们一些,但我想…既然以前他能走到他们前面,即便落后一些,他自然也能追得上去,再次走到他们的面前。”

  姜笑依等人都没有出声,听着林夕和高亚楠的交谈。

  看着十二具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魂兵重铠,再听到林夕这句话,从青鸾学院试炼山谷时就和林夕在一起,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林夕的实力增长的姜笑依忍不住笑了笑,在心中想着,先等谷心音,然而在等着林夕你将他们所有人超越么?

  “这十二具魂兵重铠怎么处理?”边凌涵拔出了自己的银色箭矢,在一丛青草上擦干净了血迹,看着林夕问道。

  听到边凌涵的这随口一问,林夕却是陡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停留在了那具被冻毙的魂兵重铠身上。

  ……

  魂兵重铠的每一块铠甲的嵌套和装配顺序都是有着严格顺序的,对于熟知铠甲构造的人而言,装配和拆解铠甲就像是将一个个碗叠起来一样简单,但对于不知道铠甲构造的人而言,想要装配和拆解魂兵重铠却是有相当的难度。

  但林夕等人好就好在有另外十一具魂兵重铠可以当试验品,而且这所有十二具魂兵重铠都是装配好的,不像是一堆零散的铠甲堆在那里,每一块铠甲的位置不用揣摩。所以只是在强力拆解了四具铠甲之后,林夕等人就发现拆解时第一块卸下的应该是左肩的一块铠甲。

  这块铠甲需要先要推移,然后用一定的力度旋转到一定的卡槽位置,才能取下,而这块铠甲取下之后,其余的铠甲就可以很快的拆卸下来。

  这种黑鱼魂兵重铠全套一共有近八十块大小铠甲,在拆解下来之时,林夕等人按顺序做了记号,但在开始试着往身上嵌套时,一行人依旧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发现应该从两膝处的两块铠甲开始装配。而在摆弄这些铠甲的过程中,林夕等人也发现,所有小的铠甲都可以嵌套在大的铠甲之中,变成一个桶装物。也就是说,云秦大多数制式铠甲在不用的时候都可以嵌套成一个近乎方形的箱子,便于携带,而这种非制式铠甲却是可以起嵌套成一个黑色的不规则金属长桶。

  花了不少力气来研究这种魂兵重铠,林夕自然不是想推究出这具魂兵重铠出自哪个工坊,研究符文的奥妙,而是想要自己使用。

  这种魂兵重铠虽然不可避免的有些缺陷,但至少可以将战力提升一个等级。

  这种魂兵重铠方才看上去不堪一击,也只是因为遇上了吉祥和高亚楠这样非同一般的妖兽和修行者。

  而让他彻底动了心思的还有一点重要原因是…他是拥有“两碗水”的修行者。

  他体内的魂力比同等的大魂师级别的修行者要多出一倍,这就意味着,他使用这种魂兵重铠战斗的时间,可以比同阶的修行者的时间长出一倍!

  ……

  林夕穿好了完整的一具黑鱼魂兵重铠。

  看着穿戴整齐的林夕,蒙白不自觉的退开了几步,因为在这种近距离的情况下,他才清晰的看到,这重铠的金属战靴边缘都是十分锋利,且有尖刺。

  若是被林夕无意识踩到一脚,他的脚掌不仅会变成大饼,而且大饼上还会有几个血洞。

  整副魂兵重铠上身,林夕感觉到这种魂兵重铠的铠甲虽然都是极厚,但不知道用什么合金炼制,整副重铠的重量却最多不超过一百五十斤,这比起云秦主战的青王重铠又是轻了许多。这也充分说明,这种非制式铠甲的价格恐怕比青王重铠还要昂贵。

  初次穿上魂兵重铠的感觉十分怪异,林夕只觉得又闷又沉,呼吸不畅,连步子都迈不开,好像浑身吊满了一个个铁球一般,但试着将自己的魂力灌入这具魂兵重铠的符文,他立即感到异样,他感觉身外的重铠似乎咆哮了起来,和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有新鲜的空气急剧的在面目间流动,反而能比平时提供更多的空气,而重铠的重量似乎又无形之中变轻了许多,一股有力的感觉将他的身体包容,就好像他的身体融入了这具魂兵重铠之中。

  ***

  (明天的两章都会在明天晚上。最近的日子,我忙的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魂兵重铠加倍给大家点补偿,再给自己点好状态的美好期望我到今天为止,就算欠大家七个三更啊只要安顿下来,肯定会还的~~坚决不赖~)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