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七章 洞穿伞面的雨滴

第七十七章 洞穿伞面的雨滴

  林夕用力的呼吸着,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巨人。

  他忍不住握紧了有螺旋沟槽和铠甲指掌相连的重矛,朝前刺出。

  尖锐的风声响起,黑色的重矛在空中形成了一条速度惊人的黑电,矛尖前方的空气都是“啵”的一声轻震。

  林夕直觉这一击的力量远胜自己平时,但同时浑身却是有些僵硬之感,再行随手做了几个动作,他便明白是这种魂兵重铠最为僵硬之处在于腰腹,后仰和拧身等动作会受铠甲本身的限制而无法做到,这样一来,跑跳冲杀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许多身体拧转厉害的动作却没有办法做到。

  微微沉吟了一下,林夕转身跑向了那条才刚刚开始融化的湿滑冰毯。

  一跑上那条冰毯,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就见到林夕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飞跌出去,就要重重跌倒,但就在要落地的瞬间,林夕左臂盾牌一撑,却是又稳稳的站了起来。

  接下来林夕在冰毯上就如身体僵硬的醉汉一般,以各种古怪的姿势跌跌撞撞的往前冲。

  “他这是在做什么?”

  蒙白看不明白,忍不住出声。

  “还能做什么,无非就是熟悉这件魂兵重铠。”边凌涵看着冰路上看似十分狼狈,但动作始终十分连贯的黑色重铠,皱眉转头问身旁的姜笑依:“你觉得你做他这些动作的时候,还能保持得住重心么?”

  姜笑依苦笑着摇了摇头,“早就摔得七荤八素了。”

  边凌涵也摇了摇头,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任何武者和修行者都十分清楚,无论是普通的重铠还是魂兵重铠,无论制造的大匠师多么惊才绝艳,这些沉重的,一块块以各种方式嵌合的铠甲,总不可能像轻薄的衣物一般,总是或多或少的对武者和修行者有着很大的制约。

  身穿重铠,越是动作灵活,能够发挥出平时武技的,自然会更强。

  现在边凌涵等人也都已经看出这具魂兵重铠在腰腹处的活动限制最大,林夕就像是僵着腰硬做某些需要拧腰或转腰的动作,在这样的情况下,重心自然就会失掉,人就像被自己摆出去,可林夕下一个动作却都能硬生生的调整过来,同样是练习青鸾二十四式,这种远超他们的平衡能力,就让姜笑依和边凌涵等人根本无法理解了。

  他们却是不知道,早在青鸾学院时,林夕就已经和一名名叫徐生沫的人开始了战斗…在每曰其他修行开始之前,林夕就已经被徐生沫折磨得精疲力竭。在离开学院之后,徐生沫交待的修行,林夕也是一直都没有停止。

  林夕的修行一直都极其辛苦…只是林夕此刻自己恐怕都没有意识到,他修行的目的,从一开始纯粹享受变强的乐趣,到现在已经不知不觉有了很大的改变。

  林夕看这个世界的目光和高亚楠、边凌涵等所有人都不同。

  在这个世上所有人眼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和景物,在他的眼中,却很可能十分的新奇。所以在当曰刘伯带着他走出小镇,行向四季平原,途径杏花村之时,杏花树旁的木桥上,雨中撑着油纸伞,提着篮子的普通村女,和远处牛背上的牧童,在他的眼中便成了最美丽的风景。

  因为之前的世界根本没有真正的修行,所以在发觉这个世上真的有飞剑的存在之后,他对于剑,对于修行的兴趣,自然要远超这世上一般的修行者。

  这基于最本源的动力,再加上他的天赋和独特品行被夏副院长等人发觉,加上青鸾学院刻意的压迫,以及到东港镇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再加上他拥有的能够保命的独特能力,他在修行方面,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成了超过当曰半雪苍原上贺兰悦汐的“修行痴”。

  除了将修行视为生命存在的唯一意义,将力量看成这世间最本源东西的李苦,敢于不断的以真实的死亡来修行的林夕,在这世上其实已经难以找出多少可以比肩者。

  ……

  林夕一边尝试着用这具黑鱼重铠做出各种高难度的闪避和阻挡、刺杀动作,一边仔细的感觉着魂力的消耗速度。

  魂力的流淌是很奇妙的,就像是体内有一个小池子,在往外不停的淌水,一般的修行者只能大致判断出小池子的水会在什么时候流干,但林夕对于时间却是把握得比任何人都要精准,他可以肯定,在这样的连续动作之下,他体内的魂力最多只能支持五停,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

  也就是说,一般和他同等的大魂师阶的修行者,最多也只能御使这具魂兵重铠两分半钟。

  从这点来看,这种黑鱼魂兵重铠在魂力消耗上的确做得十分优秀,因为两分多钟的时间在平时看来是极短,但在真正的交手时,两分多钟的时间已经是很长,已经足够分出许多次生死。

  ……

  吉祥津津有味的看着林夕以跌跌撞撞之势冲过冰毯,它就在高亚楠的脚边蹲着,越看林夕穿着这一身重铠跌跌撞撞的样子越觉得有趣,它揉了揉自己好像又有点饿了的肚子,不由得咧开了嘴,然而就在此时,它的四个爪子却是突然有些微僵,因为那一股让它觉得莫名危险的淡淡气息,又出现了!

  它的耳朵和三条尾巴都微微的竖了起来,乌溜溜的眼睛也开始四处张望,然而它依旧无法感知这股危险的气息具体来自哪个方位,只觉得似乎在逼近,于是它忍不住对着林夕发出了“咿”的一声惊叫。

  林夕才刚刚冲过冰毯,停下来,他耳中还充斥着这具魂兵重铠停止魂力灌输时发出的泄气般的轰鸣声,但他还是听到了吉祥的这一声惊叫,感觉出了其中的紧张之意。

  他马上微微沉身,彻底稳住身形,警觉的朝着四周望去。

  很快,他也感知到了一开始感觉到的那股淡淡的危险气息,而这次,他莫名的觉得天空中有异样的风在流动。

  他马上抬起了头,望向天空。

  天空已经微微发亮,没有大荒泽那种遮挡视线的铅云,他可以看到天空中极高处。天空中一片清明,没有任何飞着的东西,然而却有异常湿润的水汽袭来。

  在林夕抬头之后,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也都感觉到了天空中飘来的水汽,也都抬起了头来。

  天空中没有雨云,但就像是风卷起了湖水,很快水汽更浓,有一滴滴的雨滴开始洒落下来。

  长孙无疆此刻的伤口绝对不能沾水,眼见一场雨就要落下,姜笑依马上撑开了一柄早就在出发前就准备好,用皮革帐顶改制成,足以遮住整个担架的大伞。

  看着飘洒下来的雨丝,林夕想到了东港镇的雨,他知道这碧落陵中水域众多,下雨和息子江畔的东港、燕来诸镇一样,是十分普通的事,然而这阵雨却让他觉得有些不同寻常,所以他下意识的就绕开冰毯,快步朝着担架跑回。

  细雨渐密,雨珠也大了不少,姜笑依手中的大伞很厚实,皮革却很柔软,雨滴落在伞面上,一直都没有什么声音。

  然而就在林夕距离他们还有十余步之时,“噗”的一声,姜笑依手中大伞的伞面上,发出了一声清晰的雨滴砸落声。

  姜笑依手中的伞一震,他的整个人也是一震。

  厚实柔软的伞面上出现了一个孔洞,那一滴豆大的雨珠,竟直接落穿了坚韧皮革的伞面,继续落下,“噗”的一声,在他们有所反应之前,这滴雨珠落在了担架上。

  这种担架也是用结实的皮革和平布绳制成,然而这滴雨珠落在长孙无疆身侧的担架上,却是没有一丝水珠溅散开来,这一滴水珠竟然再次直接穿透了厚实的皮革,在担架上留下了一个孔洞。

  所有人的脸色骤然发白。

  这一滴从天空坠落的雨珠,完全就像是一支小小的箭矢,也就是正好没有落在长孙无疆的身上,若是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上,必定会添上一个血洞出来。

  “怎么回事?”

  蒙白捏紧的拳头,满眼恐惧的看着天空。

  天空中有无数雨丝正在坠落下来,已经是一场大雨,谁也不知道,无数的雨珠中,哪一滴拥有方才那一滴雨珠一样的威力。

  “当!”

  就在此时,林夕的身上也传出了一声锐响声。

  一滴雨珠砸在他的头盔上,就好像一个尖锐的小尖锤重重的敲击了一记。

  高亚楠抬起了头。

  因为之前对付那最后七具魂兵重铠消耗了她大量的魂力,所以她的脸色本身便变得有些苍白,但是此刻她也没有犹豫,在抬头之时,双手便朝着上方伸了出来。

  她体内的魂力源源不断的从指掌之间流出,每一条流淌在空中的魂力就马上化成了一股股凛冽的冰寒气息,一层层的冰片在上方飞速形成,在姜笑依手持的大伞上方,又形成了一层更大的,冰片凝成的伞。

  ***

  (第一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