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八章 修行之痴,这世间强大的妖兽

第七十八章 修行之痴,这世间强大的妖兽

  雨滴落在众人头顶上方的冰伞上,除了吉祥之外,所有人都在瞬间明白了高亚楠的用意。

  姜笑依第一时间放下了手中的大伞,抽出了背上枪筒中的两截枪杆,组成了一柄他最擅长使用的黑色长枪。

  “喀!”

  “喀!”

  “喀!”

  只在他手中森冷的黑色长枪刚刚组成时,冰伞上就已经传出了三声破裂声,三滴雨珠穿透了寻常雨滴根本无法穿透的冰层,坠落而下。

  姜笑依手中的长枪弹跳而起,枪尖在空中瞬间绽放成一朵黑花,准确无比的将三滴雨珠硬生生震飞。

  然而他冷峻的面容同时变色,因为就在此时,又一滴雨滴已然刺破了冰伞,带着许多冰屑坠落而下,眼看他来不及阻挡,“当”的一声,一柄长刀如电斩过,却是将这滴雨珠斩得粉碎。

  姜笑依眼睛的余光中,看到出手的是蒙白,他知道蒙白虽然胆小,但魂力修为比他高,出手也是出奇的快,于是他略微松了一口气,但心神却是丝毫不敢松懈。

  吉祥此时也终于明白了高亚楠的用意,它的一只爪子也伸了起来,一根细细的冰柱在它的前方生出,支住了上方的冰伞,冰柱上的寒气冲在冰伞上,冰伞又瞬间厚了数寸。

  雨势似乎陡然一缓,好像要彻底停歇,但是这一缓之后,天空中的雨滴,却反而骤然更加密集!

  只是一息之间,“当!”“当!”“当!”….林夕厚重的魂兵铠甲上,便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撞击声,带着强大力量的雨珠骤然增多,如无数小箭倏倏而落,虽力量不足以洞穿厚甲,但是一时冲击的力量,也压得林夕有些无法站直,腰都往下弯了下去。

  高亚楠等人头顶的冰伞瞬间出现了无数孔洞,无数利箭般的雨珠,坠落而下。

  根本无法闪避,因为这冰伞外面,也是无数的雨珠,这分明就像是一支至少六七百人的箭手部队,在连续不断的朝着众人发箭。

  修行者的力量虽然远比普通军队射出的箭矢要强大,但是修行者的身体是羸弱的,被这样的箭矢射中,也是要死的。

  吉祥也不像有些妖兽一样拥有强韧至极的肌肤和血肉,在雨势骤缓的一瞬间,它就感觉到了更大的危险,就在头顶冰伞出现无数孔洞的瞬间,它就已经有些惊惶,有些愤怒的咿的一声轻叫,它的两个爪子就已经伸了出来,三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也往后竖了起来。

  一股磅礴的白色冰雪如一条瀑布般倒卷而出,所有掉落下来的雨珠全部被冰成了冰珠,倒飞而出。

  原本即将彻底碎裂的冰伞上无数的孔洞瞬间消失,往上冲出的寒流,甚至在这些孔洞上方形成了一根根朝天的尖锐冰棱。

  …

  林夕弯着腰,他没有动用任何魂力,只是让坚硬的铠甲抵挡着利箭般的雨珠。

  在这纷乱的大雨中,他竭尽全力的感知着这不知名的对手的所在。

  雨很乱,但里面终究有风,此刻,他终于感知清楚了带来这阵雨的风来自湖边。

  他眯起眼睛,朝着那个方位看了过去。

  隔着密密的水汽和被雨珠击碎的山林枝叶,他恍惚看到了一条闪亮的巨大鱼尾。

  镜天人鱼!

  这一瞬间,他便明白自己猜测的是对的。先前那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也正是这现在还看不清楚全貌,只看得清楚下半截鱼鳞闪光的镜天人鱼。

  看来这镜天人鱼拥有极高的智慧,原本已经发觉了他们的到来,但又发现了那十二具魂兵重铠而退却,等他们和十二具魂兵重铠厮杀完毕之后,再对他们出手。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林夕的手往背后摸去,想要取下弓箭,直接给这镜天人鱼一箭。但在这个动作做出之时,林夕才反应过来,他现在穿着魂兵重铠,先前身上背着的弓箭是放在高亚楠的身旁。

  他的身形微顿,开始沉默的观察场上形势。

  如千箭齐发般的雨还在继续。

  因为真正足以洞穿躯体的雨滴混杂在普通的雨滴之中,所以这雨比边军箭阵方队射出的真正箭雨还要难以抵挡。

  林夕很清楚,这种雨和高亚楠、吉祥化出的寒流一样,是需要强大的魂力支持的。

  和高亚楠的谈话过后,他就知道拥有独特体质的修行者,本身的身体就像是一具有符文的魂兵,而所有这些称为妖兽,能够化出不同强大力量的生灵也都是一样。

  虽然这每一滴雨珠的力量并不是特别强大,大约也就堪堪能够刺破大魂师阶的修行者血肉的样子,但要支持这样的一场雨,体内魂力的消耗必定也十分剧烈…然而现在这雨还在继续,他却看到吉祥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三条竖直在身后的尾巴也开始了颤抖。

  很显然,他还未看明真身的这尾镜天人鱼的实力,还在吉祥之上。

  判断出这尾镜天人鱼的强大,他便没有丝毫犹豫,体内的魂力滚滚的沿着双手释出,瞬间充斥魂兵重铠内里,沁入魂兵重铠的每一条符文之中。

  “嗡!”

  他身上的魂兵重铠如陡然通电般再次震响,天空中落下的无数雨珠依旧连续不断的敲得他身上的金属厚甲不停的当当作响,但却不能再次将他的身躯压弯。他瞬间化成了一条金属洪流,破开雨帘,直直的朝着那尾镜天人鱼狂冲过去。

  暴雨骤然停顿。

  在林夕开始全力驱动魂兵重铠冲出时,高亚楠等人还没有看到那尾镜天人鱼,但所有人都看到了林夕的举动,此刻林夕一冲,暴雨停止,所有的人便都明白这暴雨的停止和林夕的冲击有关,而这暴雨已经将这一片山林冲击得千孔百疮,所以在这暴雨停顿的瞬间,她们就看到了那传说中的镜天人鱼。

  丰乳肥|臀…除了下半身是鱼尾之外,这镜天人鱼的上半身,竟完全是一名**的妙龄少女的模样。

  前方雨帘骤然消失,看清镜天人鱼的瞬间,化成一条铁流往前狂冲的林夕也是不由得微微一愣。他曾经从书籍中见过镜天人鱼的一些记载,然而他从没想到过这镜天人鱼和人竟然想象到如此程度。镜天人鱼的上半身,竟是没有任何的鱼鳞,唯有腰际左右两侧各长着三条红色的长长肉须,整个下半身,鱼鳞也显得十分柔软,就像是青白色的皮质鱼鳞长裙,头发是青白色的,如果硬要说和人最大的区别,那只在于双目。

  这镜天人鱼狭长而秀丽的双目之中完全没有人情味,完全是看着异类的杀戮目光。

  就在这让他惊叹的一刹那,他感觉到了天空之中的风似乎全部骤然朝着这尾镜天人鱼的前方收缩,在他的感知之中,就好像天上所有的雨珠都瞬间收拢到了这尾镜天人鱼的身前。

  一股恐怖至极的死亡气息瞬间充斥在林夕的心间,他的心脏抽搐般剧烈收缩起来,近乎本能一般,他从喉间发出了一声低吼,左手盾牌挡在了自己的头颅面前,整个人往前团身,护住了这副铠甲的所有最薄弱位置。

  “轰!”

  一股巨柱般的水柱就在他刚刚完成团身的瞬间,像一辆疾驰的马车一般带着恐怖的风声迎面冲在他的身上。

  林夕往后倒飞了出去。

  他身上的每一块铠甲都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和震鸣声。

  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危险,做出了保护自己的动作,但是他也感觉到至少有十余道利刃般的水花从铠甲的缝隙中切了进去,切在了他的身上。剧烈的痛苦而滚烫鲜血流出的感觉让林夕知道自己受了不小的伤,然而他在盾牌下依旧睁开着双目,仔细的判断着自己落地的姿势,准备落地。

  “嗤!”“嗤!”“嗤!”

  三声急剧的破空声响起,在林夕被镜天人鱼身上磅礴气息所化的水柱冲得倒飞而出的瞬间,脸色煞白的边凌涵连发三箭,三枝银色箭矢在空中呈一根直线,瞬间射至镜天人鱼的双眉之间。

  好像吟咏了什么咒语一般,镜天人鱼猩红略厚的双唇微动,数股透明的水流就像绳索一样凭空凝成,捆缚在三枝银色箭矢上。

  水本来是这世间至柔的东西,然而这数股水流却是拥有恐怖的力量,竟硬生生的将三枝银色箭矢牢牢捆住,不能寸进。

  哗啦一声,水流四散,就像一盆水泼在地上,而边凌涵于一瞬间用尽全力射出的三根箭矢也是无力的坠落在地。

  “嗡”的一声震响,与此同时,林夕也正好落地。

  他的身体在空中半倾斜着摔落,看上去根本不可能在落地时站稳,但凭借着手中的重矛一撑,他却是硬生生的稳住了身形。

  他胸口的十数条铠甲缝隙中都有血水在流淌出来,但他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身上铠甲的符文中再次轰鸣,再次冲向水汽缠绕中的镜天人鱼。

  镜天人鱼看了一眼顽强的狂奔而来的林夕,只是冷漠的分水一般,双手一划,一股从体内涌出的磅礴气息便再次化成了一根巨大的水柱,朝着林夕迎面轰去。

  ***

  (这一章是加更,七个加更中的第一个,先偿还aaaniuniu同学的状元加更!晚上晚些时候,还有第三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