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九章 吉祥、矛、箭、枪

第七十九章 吉祥、矛、箭、枪

  黑鱼魂兵重铠内,林夕身上许多道伤口依旧在流着血,然而这次他却是没有像方才一样团身尽可能的护住要害,而是将所有的力量聚集到右手的重矛上,和整具重铠一样长的粗重黑矛,化成了一条黑电,朝着前方水柱,朝着水柱后的镜天人鱼,狠狠的击刺而去!

  他之前一击也是用了全力,而此刻镜天人鱼的魂力还没有衰竭,这一股水柱的力量完全和先前一样磅礴,所以这一股水柱按理依旧会将他打得倒飞而出,身上带上更严重的伤势。

  但林夕有吉祥。

  因为之前在对付边凌涵的三枝箭矢,所以很有宗师气度的镜天人鱼并没有发现,在林夕坠地之时,小小的吉祥已经一路狂奔,跳上了林夕的后背。

  就在这股水柱带着滔天的气势轰至的瞬间,它的爪子在林夕的肩头处探了出来。

  “咿!”

  它嗅到了林夕身上浓厚的血腥味,知道林夕正在流血,这使得它愤怒的发出了一声并不响亮的尖叫,然后它将它体内剩余的力量,全部从自己的这个爪子中喷涌了出来。

  它的三条尾巴一瞬间变成了白色,闪闪发光,就好像有三簇长长的白色火焰在它身后燃烧起来。

  一股雪白的寒流,在它和林夕的身前涌起,看似要被扑面的狂风和水汽吹散,但是在狂风和水汽之中,却是反而茁壮的壮大,硬生生的将随即涌至的水柱从中切了开来。

  在将水柱切开的瞬间,吉祥吐出了一口血。

  它此刻吐出的逆血也是黑色的,但是它身上的黑色蓬松的毛发,却是都在发着白光,结出白霜。

  林夕感觉到了吉祥的吐血,他在重铠内的面容更加冷峻,他手中的重矛去势更为坚决。

  “嗤!”

  在镜天人鱼刚刚感知到危险的瞬间,他手中的重矛已经洞穿了最后一层水幕,带着整具魂兵重铠的冲击力,狠狠的冲刺在它的胸口。

  尖锐的矛尖瞬间刺穿了镜天人鱼胸口光滑的肌肤,林夕清晰的感知到了矛尖入肉的感觉,但同时,他也感知到了强大的阻力。

  “当!”

  没有丝毫的犹豫,林夕全力将自己的胸口压了上去,撞了上去,胸口厚重的铠甲和矛柄撞击,发出了敲钟般的闷响。

  有些卡涩的矛尖顿时急速的刺入,深入镜天人鱼的体内,青蓝色的奇特鲜血沿着重矛上的血槽喷涌了出来。

  镜天人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就像烧开了的水壶的啸响,一股实质的磅礴力量顺着重矛倒流而上,瞬间冲击在林夕的身上。

  “轰”的一声震响。

  林夕和镜天人鱼之间先是尘土大作,所有原本已经折断的草茎树枝被震得四分五裂,到处飞散,接着凭空爆开一大团的水花。

  而就在水花四溅之前,镜天人鱼和身穿重铠的林夕都已经往后倒翻而出。

  重铠内林夕的身上没有再行多添伤口,但是这股重锤般震击的力量,却使得他眼前一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重心,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

  以超出平时极限的速度开弓控弦,会使得手臂的肌肉一下子变得非常酸痛,一瞬间连发三箭的边凌涵手臂已经好像打了酸水一般酸涩不堪,但她依旧没有任何停歇的开弓,控弦,瞄准镜天人鱼,只是没有马上出手。

  她是真正的风行者。

  她懂得等待出手的时机。

  她一直都在等着。

  一直等到镜天人鱼和林夕双双往后分开,林夕吐血的这一瞬间,“嗤”的一声,她手中的这枝银色箭矢才真正脱手飞出。

  “嗤!”“嗤!”

  一声破空声之后,又是两声近乎同时响起的破空声。

  她平时和林夕练习的三指控弦持羽法是以稳定为主,而并非是以速度为主的箭技,然而从一开始射箭的精准度一直落后于林夕,到现在除了坠月手法不如林夕之外,这种正常的施射几乎百发百中,也可以想象这名外表柔弱的女子在平时做出了多少艰苦的训练。

  在这种训练之下,她此刻的三箭所花的时间,只是相当于普通箭手射出一箭的时间。

  黑鱼魂兵重铠的重矛和铠甲指掌之间有独特的沟槽连着,除非有直接震碎钢铁的力量,否则极难脱手。

  此刻林夕往后倒跌而出,他手持的重矛矛尖便也从镜天人鱼的胸口退了出来,然而她这三枝箭矢,却是准确无误的射入了镜天人鱼的这个血肉翻转的伤口内,瞬间直至没羽!

  镜天人鱼再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这三枝箭矢看似从同一个伤口处射入,但其实飞行的轨迹却有着很大的差异,三枝箭矢在体内是以三条轨迹深入,瞬间刺透了它体内的许多重要脏器。

  先前林夕重矛开出的创口就足有碗口大小,且深入体内,将它的一些内脏都刺烂,这种伤势已经极难愈合,这三枝箭矢再一入体,它便知道自己不可能活得下去,就在它发出凄厉尖叫的瞬间,它的鱼尾拍击在地上,整个身体腾飞了起来,一尾狠狠的朝着刚刚跌倒在地的林夕拍击而下。

  林夕此时已经无力抵挡这镜天人鱼的这一击,跌在他身侧的吉祥也已经无力抵挡,只是愤怒的叫着。

  然而就在此时,高亚楠已经到了林夕的身侧。

  她的手中抓着姜笑依的黑色魂兵长枪。

  “呼!”

  她就像用棍一样,抡起了这柄魂兵长枪,带着呼啸的风声,砸在了镜天人鱼拍击下来的鱼尾上。

  “啪”的一声爆响。

  这柄在她的魂力贯注下闪闪发光的魂兵长枪光华瞬间黯淡,因为魂力连续的过度激荡,高亚楠的嘴角也淌出了一条血丝。

  空中的镜天人鱼脑海中却是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念头,它的身影硬生生的被阻住,震落在地,距离林夕唯有两步之遥。

  再次射出三箭之后,边凌涵的整条右臂都已经在颤抖,此刻看着镜天人鱼被高亚楠一枪拍落,她心中无比清楚此时是最佳击杀这尾已到强弩之末的镜天人鱼的时候,然而她捻起了一根箭矢,却是因颤抖而一时无法保证能够射中。

  只是这一个停顿,她便已经无法再射。

  因为已经有一个人扑到了了她的箭道之中。

  这个人是蒙白。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青鸾学院的斩风刀。

  虽然在离开学院前,蒙白也得到了这样一柄魂兵长刀,但是他却从未真正的用过这柄刀,至少在他的手上,这柄刀还没有真正的饮过血。所以这柄刀看上去极新,极亮。

  蒙白极度害怕。

  但是看到林夕倒在这强大的镜天人鱼面前,看到高亚楠体内的魂力都已经衰竭,他害怕得浑身发抖,但还是冲了上去,劈头一刀,朝着镜天人鱼斩了下去。

  他的身材依旧很胖,身上的衣服依旧显得很紧,然而他的速度却是显得分外的快。

  看到瞬间朝着自己头顶斩落的一刀,镜天人鱼再次发出凄厉的急促尖叫,它想要一击将这个冲上来的胖子击杀,但在它的魂力涌出体外的瞬间,体内伤势导致的剧烈疼痛,却使得它的魂力喷涌产生了一丝停顿。

  “当!”

  有一股水汽冲击在了蒙白的刀上,然而后继的突然乏力,却是没有能够阻止这一段刀的来势,这一刀落下,随着它头颅的下意识偏转,嵌入了它的脖颈之中。

  色泽奇怪的鲜血嗤嗤的沿着刀面溅射了出来。

  镜天人鱼尖叫中断,但它体内略微中断的魂力,还是再次迸发了出来。

  “轰!”

  蒙白手中的长刀脱手,他的身体也往后倒翻了出去,口中也是连连咳血。

  镜天人鱼想要再次喷涌魂力,然而它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再次发出一击的力量。

  它发出了最后绝望的啸叫,一团光华从它的口中如火焰般升起。

  与此同时,一直在咬着牙的边凌涵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这一根银色箭矢,射向了镜天人鱼脖颈上那条伤口,但由于她手指的些微颤抖,略微偏失了方向,却是射到了它的肩上。

  只是射到肩上,这一根箭矢却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镜天人鱼往后轰然倒下,它口中的一团光华却似认准了最后击倒自己的对手,以极快的速度,轰向了边凌涵。

  此刻姜笑依也已经冲到了高亚楠的身旁,杜占叶还挡在长孙无疆的身前,避免已经不能再受伤的长孙无疆受伤。所以无人能够帮边凌涵阻挡这一团光华。

  几乎是下意识的,来不及躲闪的边凌涵丢下了手中的长弓,双手挡在自己的面前,体内所有的魂力狂涌到她的双手上。

  这一团闪着水晶般色泽光华冲到了她的手上。

  她的身体一震,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这团水晶般的光华,湮灭在了她的指掌之间。

  她的指掌完好无缺,整个身体都甚至没有后退一步,但是就在下一息,她的身体像遭受雷击一般,猛的巨震,哇的一声,口鼻之中全部冲出血来。

  ***

  (第三更,明天的更新也应该会从晚上开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