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章 成长的代价

第八十章 成长的代价

  林夕站了起来。

  他看到身前的镜天人鱼已经死去,然而边凌涵体内的气息再震,她的口鼻之中,再次全部冲出了血来。

  因为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还没有动用,所以此刻他并没有太过紧张,只是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杜占叶的脸色也十分苍白,但是她的脸上却没有姜笑依等人的惊惶,只有震惊和惊喜。

  因为她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边凌涵身上的气息不再震荡,颓然跌坐在地。

  她马上抢上前去,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边凌涵的手腕血脉上。

  “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样?”

  比别人都要镇定的林夕也看出了杜占叶的神色和别人的不同,因为他要确定是否要动用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时间不容浪费,所以他马上看着杜占叶问道。

  “融魂。”

  杜占叶有些紧张,先行说出了两个字。

  未来得及擦拭嘴角血迹的高亚楠眉头顿时皱起,有些无法理解:“融魂?”

  杜占叶马上点头回答:“相当于被迫融魂。”

  只是这简单的对答,林夕的心情就马上变得异常凝重起来。虽然他还没有接触过具体的融魂的修行之法,但有关融魂的道理他已经十分清楚,他知道唯有修行者的修为达到国士阶之上,才有可能进行融魂的修行。

  “有没有危险?”所以他看着委顿不堪的边凌涵问道,马上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杜占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镜天人鱼尸体,她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便说明这尾镜天人鱼恐怕已经相当于国士巅峰的修行者,然而无论是这尾镜天人鱼被林夕等人杀死还是边凌涵现在能够活着,都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她一时都觉得自己难以组织起前后关系清晰的解释语句,大脑有些发空。“她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她凝滞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先说出了这一句。

  “凌涵,你能说话么?你觉得怎么样?”林夕略松了一口气,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边凌涵,在他看来,修行者自己对自己伤势的感觉要比别人的感觉要更加精准。

  “不会死。只是双手经络和内腑被震伤,没办法再出手。”边凌涵有些艰难的看着林夕点头回答:“只是…”

  林夕的眉头跳了跳,追问道:“只是什么?”

  边凌涵也缓缓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变得更加镇定些:“只是镜天人鱼的这一股力量还在体内。”

  “没有国士阶的修为,是不可能融合这股力量的。”高亚楠看着杜占叶,眉头深深的皱紧着:“这镜天人鱼将自己最后的力量打出,反过来融魂一般,就是为了要杀死对手,为什么边凌涵会没事?”

  在高亚楠的问话下,杜占叶的思维更加清晰了些。看着面前这些原本是自己的学弟学妹,然而却反而比自己显得更为成熟和强大的年轻人,她有些羞愧,又不能完全肯定的说道:“以她的修为,是不可能融合得了这股力量的…修士的融魂,之所以非要到国士阶才能进行,除了只有国士阶的魂力才能强到足以融合妖兽的这种本源力量之外,一般也只有国士阶的修行者的意志力,才能承受得住妖兽这种力量中的意志反噬。”

  “融魂本身就是意志的交锋,看谁能压住谁。”杜占叶边想边接着说道:“所以学院虽然拥有一些能够提升修为的灵药却都不无偿给与…很多实例表明,绝大多数只是借助外力提升修为的修行者,都难以融魂成功,那便是因为他们的精神和意志本身和修为不符,还没有达到那个层次。现在凌涵会没事…只能说明她的意志力已经足够强大。”

  “我只是难以理解,你们的意志…怎么都会这么强大?”杜占叶看着林夕和边凌涵等人,按理来说,以这些人的修为,要杀死一尾达到如此战力的镜天人鱼是绝无可能的,然而这些学弟学妹们,却是在自己的面前呈现了无比强悍的一面。她恍然觉得,自己在看着一支将来足以震撼云秦帝国的小队的雏形。

  听到杜占叶的这一句话,心情略松的姜笑依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的身上。坐在地上,按着胸口,只觉得还有些透不过气来的蒙白,也是看着林夕。

  两人自然十分清楚原因…在林夕那种连死都不怕的疯狂修行之下,边凌涵的意志,又怎么会不强大?

  高亚楠的面色却依然凝重,她看着杜占叶,问道:“可是她的修为,还是不可能融合得了这股力量…那这股力量留在她体内,会怎么样?”

  林夕也皱着眉头看着杜占叶,这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应该会间歇性的震荡。”杜占叶略微犹豫了一下,道:“这股力量和她的身体不融,不可能变得更强,既然她连一开始都抵挡得住,我便有很大把握,她接下来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这种力量的震荡还是能将她震伤,除非她突破到了国士的修为,彻底将这股力量融掉。”

  “也就是说,在突破到国士的修为之前,她会时不时的受伤…甚至一直受伤着?”林夕沉吟道。

  杜占叶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边凌涵和林夕,“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受伤毕竟可以调理,但镜天人鱼是极其难得的强大妖兽…能够融魂融到这个级别的妖兽的修行者,在云秦也是极少,据我所知,整个云秦,也只有一个人融魂是得到了镜天人于融魂。”

  “长公主。”林夕和高亚楠互望了一眼,同时吐出了这三个字。

  杜占叶点了点头。

  这原本是一个无人知道的秘密,然而在如东陵乱,长公主遇刺出手之后,这个秘密便不再是秘密。

  “就是说,她相当于准备好了可以融魂的东西,只是代价是在突破到国士阶之前可能一直要做重伤员?”姜笑依苦笑了一下,想了想,道:“我觉得这的确是件值得祝贺的事情,不知道以她的情况,学院会不会帮她尽可能快的突破到国士修为。”

  “学院还是偏袒自己人的。”林夕开始卸下自己身上的重铠,他感觉自己身上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但是大量的魂力已经消耗在了这止血的过程中,大量失血和魂力的消耗让他感觉有些虚弱和疲惫,“只是我们这一堆老弱病残现在实在是有些吃紧。”

  修行者可以通过感知对方的呼吸,身上的气息来判断出对方的状况。

  在此刻都是自己人的情况下,没有人会刻意隐瞒自己的真实状态。

  所以林夕等人都能很清晰的互相感觉到…林夕的气血和魂力都很虚弱,高亚楠的魂力几近衰竭,内腑也有震伤,蒙白的肋骨可能震断了几根,胸肺之间也有伤势,呼吸有些困难,还有吉祥也是用力过度,委顿不堪,至于边凌涵肯定已经无法再次出手,甚至也急需药物调理…他们这支小队的境地,的确是有些凄惨。

  “我们现在在碧落陵里面,你不知道要这样病怏怏多久…你觉得这样的代价,划得来么?”在杜占叶飞快上千检查他的伤口时,林夕看着边凌涵,认真的问道。

  边凌涵不知道林夕这句话的真正用意,她想着只是受伤而已,即便伤的时间久一些,但无论是云秦、还是唐藏还是大莽,妖兽的数量都是极少,到了国士的修为,能够融魂的修行者更少,而她得到的更是在妖兽中属于上阶的镜天人鱼,这样的代价,在她看来自然是划得来,所以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夕,很自然的道:“当然划得来…如果运气不好,在碧落陵里面战死,那也没办法。”

  “哪怕再来一次,能够杀死这镜天人鱼,或者也未必得到这样的好处。”林夕想了想,笑了笑,“好像是划得来。”

  “你的伤…”杜占叶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也是个秘密,尽量帮我保守着吧…我的这些皮肉伤用不着处理。”林夕看了一眼因自己不做任何处理都已经全部止血的伤口而震惊的杜占叶,轻声的说了这样一句,然后他感觉到一股平时没有的暖意弥漫在自己的体内,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内有些平时没有的东西在生成。于是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微笑,看着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轻声道:“我也正好突破大魂师中阶的修为了。”

  没有人觉得意外。

  尤其是在边凌涵、姜笑依和蒙白的眼中,这似乎是极其正常和应该的事情。

  ***

  (接下来一更在晚上的晚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