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二章 赞赏和骄傲

第八十二章 赞赏和骄傲

  虽然不认识那名面容古板的中年男子,但是林夕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和蓝教授以及李五一样的怜惜和赞赏,这完全是师长看着学生的目光。其实就算是蓝教授和李五,也都是一面之缘,但此刻见到这些人,见到这些人的目光,林夕却莫名有些温暖的感觉。

  “是安教授告知这里有你们在。”他回味着这种让他觉得舒服的感觉,却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伸手点了点担架上昏迷着的长孙无疆,直接说道:“他是太子…被闻人苍月刺伤。安教授说,在碧落陵,只有你们来得及救他。”

  学院的教授都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和风雨的人物,然而听到林夕的这一句话,无论是李五还是面容古板的中年男子,还是蓝教授,却都是彻底的变了脸色,身体都不由得微微的震颤了起来。

  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蓝教授便抢到了担架前,手指拈着一根极细的银针在长孙无疆的手心中刺了一次。

  只是看了一眼针尖的些微色泽,她的牙关便顿时咬紧了,对着身后的李五和面容古板的中年人点了点头。

  面容古板的中年人只是上前看了长孙无疆一眼,根本连把脉探知都没有,便右手食指如电般伸出,只是数息的时间,在长孙无疆的胸口连点了数十下。

  李五并不是御药系的人,姜钰儿只是一名进入碧落陵接受些磨砺的学生,这里准备应付回归的谷心音的伤势的,实则便只有蓝栖凤蓝教授和这名面容古板的唐雨人唐教授。

  所有对谷心音有所了解的青鸾学院的人,都清楚连谷心音这种人物都压制不住的伤势,肯定是十分可怖的伤势…所以谷心音要么是不受什么伤,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这里,要么就是伤到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只是因为他是青鸾学院历史上最为强大的内相系学生而强撑到这里。

  在这件事上,夏副院长和哀牢后山的许多人物的看法都惊人一致,那就是谷心音到这里时,不受伤的可能性极小。

  所以蓝教授和这名唐教授,自然是这世间最懂得救人的人。

  所以不需任何的动作,只是一眼扫过,这名林夕等人全部不认识的面容古板的御药系教授,便已看出即便经过了杜占叶和安可依的救治,长孙无疆已经到了五内俱衰的地步,在这种情形下,唯有先以强行刺激之法,激发一些潜能,才能接着用药,否则即便药力入体,衰弱的气血也根本不足以发挥药力。

  数十指落下,长孙无疆蜡黄灰沉的脸上,骤然多了些红晕。

  在唐雨人施指之时,蓝栖凤已经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不知是由什么宝石制成的红色小瓶,然而明显是因为这小瓶中药物的珍贵,她握着这个小瓶的手颤抖起来,放佛这个药瓶沉重得连她的修为都难以托起。

  林夕不知这蓝教授手中药瓶中是什么药物,但看到即便是对着云秦太子,她都是有些不舍和犹豫,他便知道这药物必定极其稀少,而且只怕是珍贵到了极点。

  ……

  蓝栖凤的心里在激烈的挣扎着。

  如果是在平时,不管是多珍稀的药物,她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用来救治长孙无疆,哪怕他只是拥有学院优秀学生陈暮的身份。然而这药物本来是给谷心音准备的,且学院也是只此一份,即便谷心音能够撑到这里,便应该还有可能继续撑下去,但没有这样的药物,即便倾尽全学院之力,谷心音的恢复之路,也必定非常艰难。

  “先顾眼前!”

  唐雨人知道自己施展的是近乎榨取长孙无疆最后精力的回光返照之法,他也知道蓝栖凤会犹豫什么,所以他几乎马上就发出了一声坚定的低喝。

  这一句打破了蓝栖凤的犹豫,她咬了咬牙,拧开极其紧密的红色瓶盖,将药瓶送到长孙无疆的嘴前。

  一滴极其粘稠,没有什么独特气味的淡黄色药液滴入了长孙无疆的嘴里,看似普通,但长孙无疆的脸色,却是很快的就又红润了一分。

  唐雨人松了口气,看着杜占叶先行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林夕和高亚楠等人点了点头,道:“你们做得很好。”

  杜占叶很清楚这一句话中包含的意思,她没有感到骄傲,而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边凌涵知道唐雨人这句话出口,便说明长孙无疆的命保住了,她也十分清楚杜占叶的心情,于是她伸出手想要轻触一下杜占叶的肩膀,安慰她一下,然而她的手才刚刚伸出,她体内那股压制不住的力量又是不甘般震荡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便顿时猛的一震,一声闷哼,口鼻之中再次冲出血来。

  唐雨人看了一眼边凌涵,他一眼便能看清长孙无疆的伤势,但是他却无法看明白边凌涵的伤势,所以他一步到了边凌涵的面前,伸出了两根手指,搭在了边凌涵的手腕上。

  “被迫融魂?”

  只是这一触,他便明白了发生在边凌涵身上的是什么事情,古板的面容上再次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眼角甚至无端蔓延出许多皱纹,“你们遭遇了国士巅峰阶的镜天人鱼?”

  林夕再次微躬身行礼:“正是…老师能否帮到她?”

  蓝栖凤再次端详这些年轻人。

  李五也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些年轻人。

  唐雨人也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林夕的这个问题,只是语气感慨道:“你们是沿着镜天湖,一路到这里的?”

  其实他此刻还有一句,“只有你们…你们怎么敢?”只是生怕这些年轻人误解他的意思,所以他这句话,他便没有说出口。

  “你们做得很好。”看着点头的林夕等人,看着这些在他眼中还显得有些单薄的身影,却胆敢挑起这样的责任,这名在青鸾学院平时性格都十分古板,几乎从未赞赏过任何学生的御药系教授再次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这股力量每天大概都会爆发一到两次。”再次认真的赞赏了一句之后,唐雨人才看着边凌涵,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明白,要想真正摆脱这股力量带来的伤势,只有等到魂力修为突破到国士阶。”

  林夕忍不住道:“这和我们想的一样…但有药物可以帮到她么?”

  唐雨人看了一眼林夕,此刻林夕的这句话显得有些太过急切,但他却并没有丝毫生气,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了两个丹瓶递到了边凌涵的手中。

  “大丹瓶中的是红乌丹,每天一颗,至少能够抵住不让你的伤势恶化至药石难治的地步。小丹瓶之中的丹药,应该能让你突破到初阶大魂师…除此之外,我们的身上没有再帮你更进一步的东西。”

  “初阶大魂师?”

  林夕等人一怔,接着都是大喜过望,纷纷对着唐雨人行礼致谢。

  看着林夕等人欣喜却是没有丝毫嫉妒和羡慕的面容,唐雨人和蓝栖凤、李五互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学院每隔数年就会出一些天才修行者,但是一群生死与共的优秀修行者,却远比单个的修行者力量更为强大。而他们眼前的这些年轻人,却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队。

  “你就是林夕?”

  唐雨人开始看其余人的伤势,在目光扫过林夕的身上时,他却是感知到了林夕背囊中吉祥的气息,他顿时反应了过来,看着林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林夕点了点头,他不知唐雨人的这一声叹息是什么意思。

  “这给你的三尾黑狐猫,应该对它的伤势有些作用。”

  唐雨人再次从袖中取出一个木制丹瓶,递给林夕,并看着林夕,道:“我听说过你的事情,知道你离开学院时的修为…现在你已越过大魂师中阶,你的修行…看来已经并不需要学院的丹药。”

  林夕微微一怔,瞬间明白了唐雨人这句话里包含着的真正含义,他便顿时忍不住有些骄傲,微微一笑,点头道:“是的。”

  ……

  迷踪林山谷中,碧落名将宋叙苦正在听着数名侦察卫的回报。

  这数名侦察卫都是最擅长隐匿气息的修行者,身披着野羊皮,虽没有接近徐布衣的破烂草庐,却通过黄铜鹰眼观察清楚了林夕和边凌涵等所有人的相貌。

  听着这些侦察卫仔细的回报,听到担架上那人外貌特征和伤势描述,再联想到这两日的军情回报,这名碧落名将在数息的时间内,就将许多事情连接在了一起,他便明白了是一支什么样的小队到达了这里。一时间经历了无数战阵,即便目睹上千人瞬间死亡都未必会震颤的这名碧落名将的双手便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支辛苦等待了许久的大军,已经到了必须要出击的时候,而且在他看来,整个碧落陵的形势,可能会因为他这一支大军而改写。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视线之中,突然看到了一名梳着两条辫子,很是面嫩的青衫女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