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四章 当年的我们

第八十四章 当年的我们

  这一句话,听上去只是毫无意义的调侃话,然而修行得双手似铁,心志也已坚韧如铁的李五却是连魂力的输出都中断,甚至不再看南宫未央那柄飞剑,只是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十六年前,帮助云秦先皇建立了庞大云秦帝国的张院长还在学院,虽学院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平日里在做着什么东西,但那时的一些刚刚进入学院的出色学生,还是有机会见到这名汇聚最耀眼荣光于一生的伟人。

  在一些优秀的学生偶尔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或者弄出些有意思的岔子之后,他说不定就会出现,摇头叹上一句,“悟空…你又调皮了。”

  这世间,除了林夕之外,恐怕没有人再能理解“打雷了,下雨了”和“悟空…你又调皮了”是什么意思。

  学院没有人知道谁是他口中的悟空…只是记住了他这一句在学生面前如口头禅般的话。

  因为对张院长的由心尊敬,当时那些年轻气盛的学生,几乎都不会胆敢模仿张院长,开玩笑似的学说他的口头禅…唯有那一个经常会做些恶作剧,偶尔在外历练时会被大家群殴一顿,被打完还很高兴的内相系学生,却是经常会没心没肺的说这句话。

  后来这名内相系学生没有挨揍了。

  因为他的修行速度在当时所有前后数界年轻人中永远是排第一,很快没有几个人能够将他打趴在地。

  因为这个内相系学生虽然还经常会做些让人抓狂的坏事,但是他却帮很多人挡过刀,背过黑锅。

  再后来,这名内相系学生穿过般若走廊后的沙漠,进了唐藏…然后他便一直没有回来。

  南宫未央的飞剑已到李五的身前不过五尺,看到李五的这副姿态,南宫未央脚尖轻点,再次往大军厮杀的阵中飞掠而去,飞剑也比她更快数倍的收回,在天空之中划出一条淡淡的白线直落而下。

  “你不应该陷在唐藏的。”李五也终于出声,看着声音发出的山林说道。

  只是先前那一句声音,他便知道谷心音的修为还是远超于他,但谷心音的伤,的确很重,重得足以让唐藏的宫廷医师都束手无策。

  谷心音的声音再次响起,“院长说过…有所为,有所不为。”

  李五沉默。

  山林间慢慢现出了一小列队伍,出现了一顶用小车厢改的轿子。

  有点怕冷般半躺在一些软垫上的谷心音掀开了门帘,远远的看着李五,认真的对着他挥手。

  李五的眼眶微湿。

  ……

  ……

  草庐前,已经囫囵吞枣般吞下了林夕塞到嘴里的丹药的吉祥感觉到了一些让它觉得异常舒服的气流开始在体内升腾起来。

  它便很明事理的感激的看了立在前方的唐雨人一眼。就在此时,它的三条尾巴上的柔顺黑毛却是又不由得竖了起来,它忍不住就又受惊吓般轻“咿”了一声。

  因为在它的感知之中,有一股比之前的镜天人鱼更加恐怖和强大,令它都由心战栗,觉得根本无法抗衡的气息正在缓缓接近。

  唐雨人也早已经听出了有两支大军在交战,早在吉祥感知到这股气息之前,他也已经感知到了,但他却是没有震骇,反而是难以遏制的激动起来。

  他的年纪比李五等人都要大,入学院时年纪本身就比同届的学生大了几岁,且又比谷心音他们要高出几届,但他当年也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些人一起揍过谷心音…此刻,他知道,除了谷心音之外,没有其他圣师的气息会这么可怖,又这么虚弱。

  已经进入冥想修行的林夕也睁开了眼睛,他顺着唐雨人等人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列小队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这列小队之中,有一顶车厢改制的轿子。

  谷心音依旧掀开着帘子,远远的看着唐雨人,看着蓝栖凤。

  然后他笑了起来,“老唐,老蓝,好久不见。”

  “你找死!我哪里老!”在十六年前,蓝栖凤要是听到经常跑到御药系药园子来和一众女生开玩笑的谷心音这么说,肯定会恼羞成怒的掏出一把剧毒暗器砸过去,然而此刻,看到这个异常虚弱的男子,想到对方这十余年所受的苦难,她张了张嘴,却是哽咽,发不出什么声音。

  林夕的注意力第一时间被轿中这名脸色苍白,一脸无所谓表情的男子所吸引。

  他知道这人就是那一名在试炼山谷中的记录压着他的内相系学长。

  虽然只是从一些讲师的口中听说过一些谷心音的事迹,对谷心音并没有太大的了解,但是从此时唐雨人和蓝栖凤等人的表情,他就又对这名内相系的学长多了几分尊敬。

  一名已经消失在这世间十余年的人,还能牢牢的让很多人记着,让很多孤傲的人都哽咽难言,这便只能说明,这人并非一定是什么英雄,但他的做人,必定极好。

  林夕看着这名内相系学长身上的隐性光辉,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注意到了这一小列队伍之中的一名黑瘦年轻人。

  这个黑瘦年轻人看着他,眼睛也亮了起来,充满了激动的光芒。

  这是真正的朋友重逢时才会有的景象,这个黑瘦年轻人,就是林夕一直惦记着,生怕太过壮怀激烈而一不小心为国捐躯了的朋友李开云。

  谷心音也看到了林夕等人眼中的光亮,看着这些年轻人,他的目光比看着云海小和尚还要和煦,他再次发出了一声轻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唐雨人和蓝栖凤等人问道:“你看他们,像不像当年的我们?”

  一句当年,不知勾起了多少回忆。

  蓝栖凤眼中的泪水终于无法忍住,如断裂的珠帘洒落。

  “好久不见。”

  唐雨人看着谷心音,也看到了当年的时光,他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四个字,开始动步,身体像一面风帆一般在空中飘行,到了谷心音的身前,伸出数根手指,搭住了谷心音的手腕。

  “死不了。”谷心音看着这个曾被自己揍过,也揍过自己的学长,笑了笑,说道。

  唐雨人的脸色瞬间难看了数分,取出一个药瓶便放在谷心音的手中,“换了别人,已经死了。”

  谷心音将药瓶里的药全部倒入自己的口中,全然不顾味道的咀嚼着吞下,依旧笑着道:“你知道的,我的命一直很硬。”

  唐雨人看着谷心音的眼睛,他确定谷心音的精神上没有任何的问题,于是他略松了一口气,问道:“李五呢?”

  “在帮着南山暮处理残局,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

  “有唐藏的人跟着么?”

  “没有…般若寺的和尚停在了般若走廊后面,他等着接应南宫陌回去,其实也相当于镇守住唐藏的那一片沙漠,以免闻人苍月逃到唐藏去。毕竟唐藏还有萧湘的一支神象军。唐藏小皇帝绝对不敢让闻人苍月和神象军搞在一起。”

  ……

  谷心音和唐雨人的谈话还在继续,从他们的谈话之中,林夕等人知道了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事情。他们这些学院的年轻人,还没有来得及聚在一起好好的说话…就在此时,谷心音等人身后的山林间,却是又走出了一个年轻人。

  林夕第一时间怔住。

  “是你?”

  走出来的南宫未央蹙着眉头看着林夕:“你居然真的进入了青鸾学院?”

  “你不是长公主的人么?怎么会在这里?”林夕忍不住苦笑,对于这名一直是认认真真表情,面相比他看上去还要年轻两岁的少女,他的印象十分深刻。

  南宫未央摇了摇头,“我不是长公主的人。”

  因南宫未央和林夕的对话,谷心音再次注意到了林夕,突然,他有些惊讶,看着林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灵祭系的?”

  林夕摇了摇头:“林夕,止戈系。”

  “止戈系的灵祭?有意思。”谷心音笑了笑,看了一眼林夕的身后:“你带着的是什么妖兽伙伴,气息这么奇特?”

  躲在林夕背后的吉祥有些听懂了谷心音和林夕的对话,它一直有些畏惧谷心音体内魂力的气息,但此刻它已经明白对方并不是敌人…它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体内魂力气息居然这么强大,于是它也大着胆子,从林夕的身后探出了个脑袋。

  谷心音看到了吉祥的脑袋,他微怔,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居然敢收厄运妖兽…不愧是我青鸾学院的学生。”

  林夕微微躬身行礼。

  谷心音微微的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想要捱过最困难的时光,最好的选择便是忘记,或者不去想一些可能令人痛苦或是伤感的往事,然而看着唐雨人等人,再看着林夕这些年轻人,他自然不可能不想起当年的往事,他便想到,当年自己像林夕这么年轻时,对于学院的师长,却不像林夕这么有礼。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想要有礼,想要感谢一些师长为他做的事情,那些师长,却已经未必在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