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五章 剑之事

第八十五章 剑之事

  谷心音因为想起许多刻意不去想起的事情,而闭上了眼睛。

  远处,李五的身影已经从山林之中显现出来。

  蓝栖凤看到谷心音沉默闭目,紧张他的伤势,忍不住就想出声说些什么。

  唐雨人沉吟着,看着谷心音身旁一名身材微胖,脸孔有些微圆的青鸾学院讲师,也正要开口说话。

  就在此时,谷心音却又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南宫未央:“她是我们的人…用不着让她回避,还有…她要是不想回避,你们赶她,也未必赶得走。”

  听到谷心音的这一句,林夕的眼睛瞪大了,忍不住和姜笑依等人互望一眼,他们都十分清楚,接谷心音回家,便是学院倾尽全力要做到的事情,现在等在这里的唐雨人等人接到谷心音,必定要商谈下一步要如何做。这恐怕事关一些学院不想让外界知道的秘密,所以商谈起来至少会让不是学院的人全部都回避。谷心音的前面一句话,林夕和姜笑依等人都很容易理解…然而先前只是从李五和唐雨人疾掠时身上的磅礴气息,他们便可以肯定这些师长至少是比那镜天人鱼可怕,恐怕都是些距离圣师并不遥远的强者。那他们都赶不走南宫未央…这名始终是一脸较真模样的少女,难道竟会是一名圣师?!

  林夕等人心中震惊而不能理解,知道南山暮叛军的细节的唐雨人等人,却都已十分清楚这名面嫩的少女便是那名在深巷中大开杀戒,甚至擒下了鬼军师的圣师。

  高亚楠知道的秘密要比林夕等人多,看到林夕等人的震惊和不解,她便轻声在林夕的耳畔道:“她就是那名杀死了闻人苍月许多名门客和天狼卫,帮助南山暮逃出般若走廊的御剑圣师…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御剑圣师?”

  林夕怔住,当日在鹿林镇风调雨顺牌楼下,让自己觉得很是古怪,自己动用了一下独有的能力想要试试,结果被对方随手在脑袋上敲了一个包…这样一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女修行者,竟然已经是令这个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要仰望的圣师了?

  他忍不住苦笑了起来,看着高亚楠,低声解释道:“就是她和长公主路过鹿林镇,然后就是她来问了我几句话,然后我就被长公主举荐参加青鸾学院大试了。”

  ……

  除了南宫未央之外,其余所有非学院的人全部离开了数百步,在外面组成了一层警戒网。

  山谷中,南山暮的军队已经在收拾残局,清理一些战利品。

  “莫明奇,夏副院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交待?”

  唐雨人看着始终形影不离的站在谷心音身侧的那名圆脸微胖,像个书生一般的学院讲师,首先出声问道。

  平日深居于哀牢后山,却是学院跑得最快,最能跑的莫明奇摇了摇头,“若是应付不了,我会背着他先走。”

  唐雨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谷心音,“他已经不能出手,或者说他的出手全无意义,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他的魂力喷涌,在他的魂力一剧烈喷涌的瞬间,他就会死去。”

  蓝栖凤道:“按林夕他们的消息,闻人苍月中了安可依的蓝杏毒,南宫陌就应该已经在追杀他。”

  “安学妹都这么厉害了?找到了传说中的蓝杏?”

  谷心音突然插嘴了一句。

  蓝栖凤又忍不住有种要揍谷心音的冲动,明知此时是十分严肃,不是斗嘴的时候,但只要有谷心音在的地方,却似乎总免不了出现这种问题,这让她也有种当年和谷心音等人商议事情的错觉,她便莫名的忍不住怒道:“她又不认识你,你安学妹安学妹喊得这么亲近做什么?”

  “可我都认识这些学妹的。”

  谷心音让林夕等人面面相觑的说了这一句,接着却是悠然道:“其实当年我在经过碧落陵的时间,见过闻人苍月。”

  所有人面色不由得一凝。

  “他当年修为还不高,还不像现在这么有野心…论修行,他不如我,但论兵法谋略,我不如他。”谷心音又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所有学院的讲师和教授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们的对话也和一般人极不相同,极具跳跃性,但林夕这批学院的年轻人也都是极聪明的人,所以他们也都能第一时间理解这些学院师长对话中包含着的真正含义。

  闻人苍月的处境虽惨,但在谷心音等人看来,却是依旧不能轻视,依旧必须如临大敌的对待。

  看着谷心音和唐雨人等人的神色,林夕便知道,他们依旧觉得闻人苍月有出手的可能性。

  夏副院长等人到此没有特别的指示,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些学院派出来的人的应变能力,且像他们这种人物,知道不管怎么谋划,也不可能事事算计得到,唯有临场依据实际情况的应变,最为有效。

  “最多还有两天的时间,佟韦他们便能进入碧落陵接应,到那时,闻人苍月就不可能再露面。”

  唐雨人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一句和安可依所说的几乎完全一致的话。

  莫明奇点了点头,他是出自哀牢后山,对于各种讯息的分析和判断能力本身要比一般人强出许多,他看了唐雨人一眼,认真道:“既然已经和你们碰头,能够保证他的伤势只会往好的方面发展,最适合我们这两天的…便是什么都不做,躲起来。”

  唐雨人点头:“这迷踪林,就是最好的隐匿场所,当年最后一个西夷部,就是盘踞在这里,花了数年才终于将他们逼到了般若走廊之后…我想夏副院长他们让我们在这里接应你们,应该也就是有这个考虑在内。”

  没有任何学院的人反对,包括林夕在内,所有人都觉得在这迷踪林内什么都不做,只是躲藏和隐匿两天,是完结这碧落陵一战的最好方式。

  南宫未央也点头,一本正经的道:“我同意。”

  听到南宫未央此刻的出声,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蒙白忍不住就想笑,但是想到对方圣师的恐怖修为,眼睛余光之中又看到蓝栖凤似乎转头看自己,他就顿时又笑意全无,害怕得浑身冷汗。

  南宫未央从来都不会介意别人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目光,她只是以自己的目光去看这个世界。

  所以她虽然觉察到了蒙白想笑自己又变成受了惊吓的表情,她却是也没有丝毫的在意,她的脑海之中就如一片镜天湖的宁静湖水,这种事情连任何涟漪都不会泛出。

  只是她的目光蓦的停留在了林夕的左肩。

  林夕的长剑是背在背上的,剑柄露在左肩上方,这样在微躬身发力之际,右手便能以极速的速度,将剑挥洒出来。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林夕这柄剑的剑柄有些熟悉,但在哪里见过,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

  因为计谋已定,学院这些师长便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所有人起身,反而就像唐藏出发一样,开始进入迷踪林。

  南宫未央更是个直接的,更不会拖泥带水的人,她心里有疑问,所以便直直的走到了林夕的身前,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的剑借我看一看。”

  林夕怔了怔,但也没有什么犹豫,拔出了背负的长剑,递给了南宫未央。

  南宫未央握着林夕的长剑,皱着眉头,边走边仔细端详。

  唐雨人等人自然也都看到了此幕,看了一眼林夕这柄淡青色,剑身上有透明微白水晶般符文,显得异常精致和流线型的精致长剑,唐雨人忍不住低声问身旁的李五:“你见过这种魂兵长剑么?”

  李五摇了摇头。

  “我也没有。”谷心音自顾自的开口,问始终像影子一样站在他身旁的莫明奇:“莫小胖…你有没有见过?”

  莫明奇微尴尬,摇头,“没有。”

  南宫未央的眉头锁得很紧,也就在此时,林夕看到她的手上发出了些许光亮,随着一股磅礴的气息震荡而出,他这柄长剑上瞬间充斥流瀑般的银色光华,好像泉水一般从剑尖涌出,直至剑柄,周而复始。

  “很特别的长剑。”谷心音微怔,自语了一句。

  “你这柄剑从哪里得来的?”就像当日在风调雨顺牌楼下问话一样,南宫未央认认真真的看着林夕,问道。

  “大荒泽的一片老战场里面。”林夕好奇的看着她,“你认识这柄剑?”

  南宫未央没有回答林夕的问题,只是道:“有龙蛇边关的军图的话,你能标出那处地方的具体位置?”

  林夕道:“可以,那处地方距离大磁泽不远。”

  “你们的身上有龙蛇边军的军图么?”南宫未央问所有人。

  所有的人都摇了摇头,心想这是在碧落陵,又怎么会带对于这里而言无用的军图在身上。

  南宫未央似乎也不觉失望,又看着林夕道:“你这柄剑能不能再给我看一些时候?”

  “可以。”

  林夕很自然的答应,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马上看着她说道:“我正好有些事情要请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南宫未央也随意的点头,“可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