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六章 你们不明白,我却明白

第八十六章 你们不明白,我却明白

  不知是否是天生不喜欢和许多人在一起,还是想要更安静的仔细看手中的长剑,南宫未央走得距离队伍偏远了一些。

  林夕跟在南宫未央的身侧,她很直接的问道:“你想要请教我什么事情?”

  “剑感。”

  林夕对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的脾性也有些摸清楚了。谷心音总是喜欢在气氛轻松的嬉笑怒骂中谈事情,但南宫未央却是个没有什么脾气的人…这没有脾气,不是说脾气好,而是林夕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脾气,面对这种和安可依似乎是一个类型,但却又有说不出的不同的人,林夕知道最简单清晰就好。

  “我只是刚过中阶大魂师修为,丹田之中魂力有成液感…按理来说不可能有剑感,我一名老师说应该是我这柄剑特殊,才会如此。”直接吐出剑感两个字后,林夕看着她,接着说道。

  南宫未央连丝毫的沉吟都没有,直接道:“是这剑材质和符文特殊的关系,还有你天生适合修炼飞剑,你的感知要比一般修行者强。你应该修炼了青鸾学院某种不外传的秘术。”

  听到对方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马上做出了这么多精准的推断,林夕倒抽一口冷气。用看着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南宫未央,林夕的面容认真了起来,他伸出了手,让自己的魂力从自己的指掌间流出。

  “既然我用这柄剑已有剑感…那是否意味着我能比别人更早御剑?”

  南宫未央这次略微停顿了一下,她伸出了手,微微弹动了一下,只是感知了一下震荡的空气在林夕手上魂力的反冲力,她便也没有任何讥讽的一本正经回答:“已经可以,只是你的魂力只够身周两尺之地。而且你体内的魂力对于圣师而言实在太少,太弱。你唯有保持全力的魂力喷发,才能令剑飞起。还最多只能维持十数息的时间,所以只能当成奇兵用,而不能堂堂正正用。”

  “已经可以?”

  林夕首先惊喜,接着有些苦脸:“只能维持十数息的时间…不仅是魂力的力量,就连体内积蓄的魂力总量,大魂师阶和圣师阶,也有这样惊人的差距?”

  南宫未央认真回答:“如果大魂师体内的魂力是一大水缸的水,那圣师阶至少就是一千个大水缸的水。”

  “所以圣师才叫圣,所以再上去…就更要冥想积蓄不知道多少水缸的水,怪不得圣师少,圣师之上就更少。”林夕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认真的看着南宫未央的眼睛,“你能不能教我御剑之法?”

  南宫未央眉头微挑,这次没有直接回答能或是否,而是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去请教谷心音?他比我更加厉害得多。”

  “他受伤很重,如果他愿意教,也总会消耗他不少精神。”林夕道:“而且如果能多学几个人的,想必总是好事。”

  “好。”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长剑递还给了林夕。

  林夕没有想到对方竟这么轻易的点头应允下来,又看到对方将长剑还给自己,他便不由得怔了怔:“你不是要多看看这柄剑么?教我御剑之法,不用这么急的。”

  南宫未央说道:“不用了,和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想明白了。”

  林夕再次愣住,在回答自己这些问题时,还能想明白别的事情,这到底是什么脑子?他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又忍不住好奇,问道:“你想明白了什么?”

  “我觉得见过这柄飞剑,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南宫未央看着林夕,对她而言,这个世界的人只需用最简单的喜欢和不喜欢来区分,但对于林夕,她却自己也有些奇怪,她说不清楚自己是喜欢或者不喜欢林夕,只是也觉得林夕是很奇怪,很特别的人。

  “我的记性很好。”南宫未央不自觉的微蹙起了眉头,接着说道:“这样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我记不清楚事情,不懂事的时候,见过这柄飞剑。”

  林夕不自觉的想了想,道:“好像是这个可能。”

  南宫未央说道:“我先告诉你御剑之法,以后你给我在军图中标出找到这柄剑的地方。”

  林夕也不再废话,道:“好。”

  ……

  就在林夕开始学习有关御剑的知识时,学院的其余年轻人也终于凑在一起,有了单独说话的时间。

  “蒙白,你怎么又胖了些啊。”久别重逢,尤其是在许多生死厮杀之后,见到这些朋友,李开云在开口的瞬间,也有些泪水模糊了眼睛。

  “已经瘦了不少了。”蒙白嘟囔着,拍了拍李开云的肩膀,却是有些心疼:“你怎么黑了这么多,又瘦了这么多。”

  李开云看着脸色异常苍白的高亚楠,以及在唐雨人的指示下也坐上了担架的边凌涵,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笑了出来,“不管胖瘦,没事就好。”

  “你们已经到了这里多久?”

  高亚楠忍不住拉着姜钰儿的手,轻声问道。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胆小羞涩,因为被老师斥责了几句都会哭鼻子的女生,却是也会进入到碧落陵中。

  姜钰儿脸孔微红道:“在这里已经七天了。”

  “不知道还有什么同学进入了碧落陵。”姜笑依的情绪也有些复杂,忍不住轻声说了这一句。

  “和林夕说话的那个…真是圣师?”边凌涵忍不住看着李开云和高亚楠问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她叫南宫未央,一直是跟在长公主身边的修行者,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她的确是圣师。”高亚楠看了一眼林夕和南宫未央,道。

  “我听过学长和她的谈话,她是天生道心者。”李开云大约觉得背后议论人有些不太礼貌,压低了声音道。

  “天生就能感知魂力,懂得修行的人?”高亚楠等人全部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挫败感。

  李开云也有些钦羡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南宫未央,问道:“林夕要向她请教什么事情?”

  高亚楠道:“应该就是有关御剑的事情。”

  李开云释然,随口道:“会不会太着急了…还没来得及好好说说话,就已经去请教还久远的修行问题。”

  李开云说完这句,却是发现姜笑依等人的神色有些奇怪,尤其蒙白的神色最为古怪,好像有些欲哭无泪,他便有些惊讶,“怎么?”

  “恐怕不久远了。”蒙白伸出肥胖的手指,点了点林夕,有些想哭道:“李开云…林夕也是个修行痴,他已经有剑感了。”

  李开云呆住,不可置信。

  ……

  在学院的这年轻一辈在说些悄悄话的时候,学院的老一辈也在说些他们之间的私密话。

  “莫明奇,你一直跟着萧明轩老师,你能理解为什么学院要派只有这么多只有这样修为的一年新生进来?”蓝栖凤皱着眉头:“虽然他们走到了这里,但我和唐雨人、李五的看法都是一致的,这和派他们送死没什么区别。莫明奇,我想你自己肯定也应该考虑过这个问题。”

  面对蓝栖凤的质问,莫明奇苦恼的摇了摇头,“我是想过,但我也想不明白夏副院长他们的用意。”

  “你们都想不明白,我却想得明白。”

  一个有些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谷心音,你又要乱扯。”蓝栖凤怒声道:“你也看得出他们的出色,而这正是事关他们这些人生死的事情。”

  “这次我真的没有乱扯。”

  谷心音笑了笑,看了一眼正在窃窃私语的姜笑依等人,轻声悠然道:“就和你们以前和我一起出任务的次数最多一样…这只能说明他们这里面,也有一个和我一样,被夏副院长他们极其看重的人。而且夏副院长他们已经对这个人很有信心。肯把他的一些朋友的性命交到他手上。”

  蓝栖凤和唐雨人等人一怔,目光却是都不由自主的停留到了远处的林夕身上。

  “连南宫未央这样的小姑娘都和他有关系…这也是他的机缘。”谷心音轻叹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年轻人看他的眼神…不是绝对的信任,不可能会是这样的眼光。”

  “可他毕竟只是大魂师阶的修为,加上那头未长成的三尾黑狐猫,现在最多也不过国士阶的战力…而且他只是个风行者,又怎么能和你相比?”莫明奇看着谷心音道。

  “风行者,灵祭祭司,而且我看他至少还是正将星…这还不够厉害?”谷心音笑了笑,“唐雨人,你的手指厉害,可我的感知比你厉害,你看不到他衣衫里面十几条伤口的样子,可是我感知得出来,他的伤口好得比一般人快得多,和用药没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连罗守护都…”唐雨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其余蓝栖凤等人也都忍不住呼吸一顿。随即唐雨人便又反应过来了一件事情,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谷心音道:“你连他的伤口好得比一般人快都感知得出来…这么说,你的确是得到了般若寺的那门修行之法?”

  谷心音点了点头。

  点头过后的谷心音有些沉默。唐雨人等人皆以为他想到了有关唐藏的事情,想到了那名令他一定要杀死唐藏皇叔的女子。

  一时之间,唐雨人等人也都不说什么,以免再让谷心音心中感伤。

  只是他们所不知的是,谷心音此刻在叹息的却是别的事情。

  “夏副院长…看来您的身体,是真的十分不好,已经不好到云秦和学院有些人敢动些对您和学院不利的念头,否则你即便不亲自到碧落陵来教训闻人苍月,又怎么还会担心我回不去…又这么急着将这么多优秀的学生送到我的面前?”

  ***

  (写《兽血沸腾》《食色无双》的静官已经出宫,新书已经在纵横中文网发布!书名是《万妞不当之勇》!当年的兽血迷们,老无广而告之了,你们的公公回来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