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七章 剑之初御

第八十七章 剑之初御

  ---------..

  (-< ="" ="">-请牢记)

  (-< ="" ="">-请牢记)

  神印王座

  精彩尽在我们的址迷踪林连绵了碧落陵和唐藏帝国疆域接壤的过半边境,而碧落陵身相当于云秦数个行省的面积总和,由此就可知其多辽阔,可以想象云秦书籍之中所载的“茫茫然不见其边,匿百万军犹不见人”之类描述完全不虚。

  林间的地面上积着深达数尺的落叶和枯枝,或许因为水汽适中,且迷踪林中的树木都是参天巨木,即便有雨水也被大半遮挡的缘故,所以这林间竟是没有任何**的气息,就像铺着厚厚的地毯。

  林夕就坐在一株已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至少要十来个像他这样的人才能合抱得过来的银杏树下。

  这株银杏树是“公”的,不会结果,没有银杏果子掉落,只有一片片金扇般的落叶厚厚的铺垫起来,显得更加的干净。

  空气特别的清新,人的脑袋也特别的清晰。

  林夕悠长的呼吸着,蓦的,滚滚的魂力从他的右手五指之间喷薄而出,全部贯入他膝上的淡青色长剑之中。

  “铮”

  淡青色长剑震动了起来,发出了一声轻鸣。

  在下一息,这柄浑身流淌着银色光华,像在不停的刷新一般的精致长剑猛的振动飞起,嗤的一声,在林夕的身外两尺之地以惊人的速度急剧的飞旋了一圈,又像旋转的雨伞边缘洒出的水滴一般,飞切了出去,咄的一声,失去控制的钉在了林夕身侧的一株大树上。

  “这御剑,果然很难啊…”

  林夕明显愣了愣神,似乎一时都没有明白自己的剑飞到哪里去了,接着听到声音,到那柄钉在大树上的飞剑,他才忍不摇了摇头,苦笑着自语了一声。

  御剑之法的道理,比他想象的要容易,但是要想实施,却是又比他想象的要困难。

  在此之前,林夕以为御剑必须控制魂力在周围的天地之间划出独特的符文,引动天地元气的力量,控制飞剑,但事实和他想象的截然不同,引动一些天地元气的力量,那只是飞剑身符文所做的事情,飞剑上的符文,就是他的魂力和天地元气、以及飞剑联系的纽带,也就是,这飞剑的符文…身就像是一辆汽车的油门和方向盘。

  要御使飞剑,只要始终能感知到这个方向盘,并用魂力控制这个方向盘而已。

  对于修行者而言,最大的阻碍当然是有没有剑感,能不能感知到这个方向盘。

  林夕身就是最适合修行飞剑的修行者,已经有了清晰的剑感,从道理上来讲,御使飞剑并不困难,只是威力弱。

  然而首先要保持魂力的连续喷涌,感知始终死死的把握飞剑,就已经极难。

  因为飞剑势必飞得很快,至少会比平时全力一刺的速度会更快一些,否则慢了,威力还不如平时的一刺,这飞剑不如叫飞鸡,只是被人斩的份,还有什么意义。

  感知要始终死死的跟着飞剑,势必精神要极其高度的集中…这就使得在控制飞剑的整个过程中,林夕都觉得自己像在自己射箭时,箭矢脱手的瞬间控弦般那么紧张。

  神经始终像平时最紧绷的时候,一息都不能松懈!

  但在战阵之中,又不能目光和精神只盯着自己的飞剑,最差最差,你至少得注意对手的动向,保证自己的飞剑能够斩杀到对手的身上。

  林夕现在就是一别的地方,一略微分神,飞剑就很容易直接失控。

  其次南宫未央明确的告知林夕飞剑也分许多种剑意剑道,有些剑道允许飞剑在某些时候有休憩,也就是像发动机“熄火”一般的状态,虽然这种时刻必定极短,但对于修行者而言也能节省许多心神和魂力,而有些剑道却是始终要将飞剑控制在疾速,不追求耐力,只追求最快,最恐怖的杀伤力。前者剑道之中最出名的就有千魔窟的“飘叶”剑道,飞剑在加速和陡然失重之间不停变幻,御剑圣师通过瞬间控制,瞬间又不控制的手法,使得飞剑的飞行在空中如同一片急剧乱飘的落叶一般,变幻莫定,飞行轨迹诡异至极,且魂力极其节省,可比同级别的圣师多控制飞剑近一倍的时间。

  而南宫未央的“连杀”剑道,走的却是后者的路子,是始终保持着魂力灌输,即便变幻轨迹,上升下坠都是通过魂力的喷涌来控制。

  无论是哪种剑道…对于林夕这种初学者来,要做起来也都是极难,太容易失控。

  在旁人来,圣师强大的飞剑飞于空中,以意而动,心之所向,剑便至于何处,无拘无束,挥洒自由。

  之前林夕自然也是这样的观感。

  然而等到真正的经受传授御剑之法,林夕却是明白,飞剑的真谛,却是包含着过犹不及的真理,始终要留着两分余地。

  因为飞剑的每一个飞行方位变幻,都要“刹车”。

  要想刹车,就要有比飞剑平时飞行时更强大的魂力贯注,将飞剑强行拉,对于修行者而言,这便意味着飞剑始终也是薄冰上的舞蹈,一个太过放纵,飞剑就失去控制,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山里山,和山外山的感觉,始终是两样的。

  只是一句话的自语之间,又着那柄还在微微颤动的长剑,林夕便想到,同样是圣师,有些对于飞剑控制还不够随心所欲的,想必便只敢远远的施剑飞斩,因为和对手越接近,除了身体越容易遭袭之外,周围的环境越纷乱,控制飞剑也更难。

  那些胆敢在阵中随意冲杀,甚至近战的御剑圣师,自然是远比一般的御剑圣师的境界要高明许多了。

  ……

  明白其中的难,林夕就知道和风行者的箭技一样,也不能心急。

  所以他神容平静的了起来,走到了那株大树之前,在距离飞剑两尺处,他伸手虚按,飞剑“铮”的一声轻鸣,又和树身脱离了开来,只在眼光闪动之间,剑光一闪,他这柄飞剑就飞快的在面前大树上狠狠的刺了一。

  长剑深深的没入树身,又瞬间硬的往下拖出数寸。

  林夕呼的松了一口气,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刺杀拖曳的动作,就让他的背心冒出了一层汗珠,但他也同时觉得自己做得不错,露出了些满意的笑容。

  “林夕…”

  就在此时,一个怯怯的声音在不远处的林间响起。

  林夕听出了这是姜钰儿的声音,脑海中也随即浮现起了这个胆羞怯的御药系有事来找自己,但却怕打扰到自己,在那里不敢动作的样子,于是他便飞快的拔出了剑,转身微笑道:“过来吧,有什么事找我?”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脸孔微红的姜钰儿捧着用宽厚树叶衬着的一堆菌菇和肉干等物从几株大树之间快步走了出来。“没什么事…老师让我给大家送吃的东西。”

  “老师让你负责饮食?长孙无疆的情况怎么样?”林夕知道自己越是客气,姜钰儿恐怕越是羞怯,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客套话,上前接过这一大捧东西便和吉祥一起吃了起来,边吃边问道。

  夕的随意让姜钰儿明显也放松了起来,她点了点头,一边忍不奇的着两个爪子捧着东西大吃的吉祥,一边答道:“他方才醒过来了会,现在又被老师用了药沉沉睡过去了,老师只要养个大半年,最多数年之内不能全力动手,别的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就。”

  林夕笑了笑,不管长孙无疆的身份是土包还是太子,对于他而言都是他的朋友,听到没事,他便由衷的开心,至于将来,这名云秦太子会不会因为大权在握而心性有什么改变,那便不再是他现在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对了,你怎么会也到碧落陵里面来?”笑了笑之后,林夕着姜钰儿,又忍不问了这一句。因为平心而论,姜钰儿在青鸾学院所有的新之中,都是十分普通和平庸,而一般的学根不可能知道碧落陵发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主动申请前来,他就想不明白学院派她也进入碧落陵的理由。

  面对林夕的疑问,姜钰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蓝老师让我来的。”

  林夕想了想,道:“那来之前,老师应该会尊重你的意愿,把这里正发的事情告诉你吧?”

  姜钰儿道:“告诉我了。”

  林夕眉头微蹙,道:“那你明知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来啊?”

  姜钰儿以为林夕有斥责之意,便不自觉认错般低下了头,微怯道:“我觉得你和高亚楠会来…我就来了。”

  林夕无奈。

  面对这样近乎无脑,没有自己主见…然而却又因为朋友来,就想来的真挚情谊,他还能有什么话?

  “想不到你们都来了,连蒙白都来了。”

  发觉林夕似乎没有斥责自己不该来之意,姜钰儿却是又高兴了起来,搓着自己的衣角,轻声道:“林夕,这里战事应该是结束了…没什么问题了吧?”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林夕无可奈何的着这个一切普通的御药系,呼出了一口气,接着温和的笑了起来,道:“学院既然有这样细致的安排,南宫陌即使杀不了他,也应该不会让他往迷踪林这里来,我听安可依,他手下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圣师了。”

  “那就。”姜钰儿大松了一口气,着林夕,却是又有话想问,又不意思问的样子。

  林夕笑了笑,主动道:“有什么要问我的?”

  “听高亚楠她们,你在修行飞剑?”姜钰儿顿时兴奋了起来,马上充满期待般问道。

  林夕微笑道:“是的…只是很差,还摸不到什么门道,怎么,你也很喜欢飞剑,想要修行飞剑么?”

  “不是。只是我一直有个想不明白的问题,想问老师又怕被老师和我根挨不着边的要问什么。”姜钰儿鼓足了勇气,着林夕问道:“我在典籍上到,修行者御使飞剑,是用魂力控制…那既然飞剑没有什么独有性,御剑圣师和御剑圣师交手,为什么不会修为更深的一方,直接夺掉对方的飞剑,还会飞剑厮杀不休?”

  “原来是这个问题。”

  林夕忍不笑了起来,将手中的剑递到了姜钰儿的面前,“你先来拿这剑。”

  姜钰儿便听话伸手拿剑,但是林夕飞快伸手一缩,她的手却落在了空处。她顿时不解的着林夕,不知道林夕这是什么意思。

  “道理就和这是一样的。”

  林夕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除非是同种飞剑,否则不同的飞剑符文是不一样的,感知起来必须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即便是熟悉的飞剑,想要抢夺,魂力想要贯注进去,也必须先行将对方的魂力排除出去,而且首先自己的魂力还得精准的‘撞’在对方的飞剑上…然而飞剑一直是运动着的,且对方御剑者一发现不对,必定会马上做出调整。这其中自然有一个时间差,就像你来抓我的剑,我的剑却已经走了,一样的道理,只是对于御剑者之间的交锋而言,这里面的时间更是意念一闪间的极短…这样短的时间内,魂力都根来不及贯注进去。除非有人能够清楚的预知对方飞剑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细微的飞行轨迹,否则根夺不下对方的飞剑。比如就算是一方圣师都没有发现另外一方的存在,对方偷袭想要夺剑,魂力接近,另外一名圣师就已经来得及反应了。”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接着笑道:“而且自己一用全力一夺对方的飞剑,自己的飞剑失去控制,也不容易被对方夺了过去。所以事实上才不会有修行者直接强夺对方飞剑的事情存在。”

  “原来是这样。”姜钰儿忍不赦然的笑了起来,“原来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居然完全是杞人忧天的东西。”

  ★★★可将您看到的最新章节或

  ,方便下次接着看★★★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