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十八章 遮天的秃鹫

第八十八章 遮天的秃鹫

  草甸深处,一名面如白玉,很有儒雅气息的中年男子翻过了一座山丘。

  四野平静,他的面容也十分平静,但是分外轻快的脚步,却是和他平时的沉静截然不同。

  因为他也快要可以回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家乡,快要可以和那些已经阔别许久的朋友见面。

  他停了下来,眼前的草甸依旧安静,没有任何人迹,他的心情便又莫名的有些急躁起来,就在此时,他察觉到了什么,抬眼往天空看去。

  天空之中有啸鸣。

  白云之间,有黑点析出,在他的眼中急剧的放大。

  看到对方如此精彩的出场方式,他急躁之情全消,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一群巨大秃鹫降落,四散,露出了闻人苍月如铁铸般的身影。

  此刻的闻人苍月,已经换上了一件更为轻薄的素色麻衣,然而他的威势,却依旧不减分毫。

  “白玉楼,你隐匿的很好。”

  闻人苍月的语速并不快,但分外的清晰,分外的有力,就好像云端有战鼓在敲击,最为关键的是,似乎只是他想要开口说话,对方便不可能抢在他的前头。

  “早在龙蛇边关天魔铠交易事发之前数年,我便已经察觉东林行省必定有人为大莽策应,只是查了数年,却依旧没有能查出你来。”

  “大将军过誉。”白玉楼恭敬的对着这名牵动天下的枭雄躬身行了一礼,“大将军事必躬亲,连远在东林行省的事情都瞒不过大将军,实是令人唯有佩服二字。”

  闻人苍月的神色并没有因为白玉楼的赞誉而改变半分,依旧只是沉冷的看着白玉楼,问道:“按我先前掌握的一些消息,你应该是出身于千魔窟?”

  白玉楼颔首,道:“正是。”

  闻人苍月目光不变,道:“是李苦开创了千魔窟后来居上的局面,现在你们千魔窟也要对付他?”

  “这不只是我们千魔窟,而是所有大莽修行之地,整个大莽王朝的事情。”白玉楼平静道:“云秦将我们大莽主流修行之法习惯称为魔道,但此刻看来,皇上和李苦才是真正有了魔性,竟敢推翻这世间的道,不惜大开杀戒。”

  闻人苍月眉头微挑,道:“何为道?”

  这句话一出口,两国的修行者论道,陡然又多了几分严肃,就连白玉楼的身上,无形之中也散发出了些宗师气度。

  白玉楼看了一眼闻人苍月,不卑不亢道:“这世间大家已经约定俗成,认为正确的理,便是道。”

  闻人苍月道:“推翻又如何?”

  白玉楼道:“推翻着又何以服众?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乱,天下必大乱。”

  闻人苍月点了点头,“我和炼狱山申屠掌教的看法是一致的。”

  白玉楼明确告知出身于千魔窟,先前两人交谈也根本未提及炼狱山,但白玉楼却明显十分理解闻人苍月的意思,脸上再次露出真挚的笑意:“道理一致,便能共图大事。”

  闻人苍月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已经到了大国师巅峰,距离圣师也只差一步。”

  白玉楼面色微变,但还是点头,道:“大将军没有看错。”

  闻人苍月道:“除了你之外,你们大莽还准备了什么人来接我?”

  白玉楼道:“谢无为和暮道人,两位前辈都是圣师。”

  “我知道谢无为这个人,既然他来了,冒充我出手一次,也并不是难事。”闻人苍月看了白玉楼一眼,“他在哪里?我将我的剑送到他的手中。”

  白玉楼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心中也骤冷,语气微颤道:“大将军您…”

  “你应该也能发现,太子已经不在你们军中。”闻人苍月抬头看了东侧一眼。

  此刻他和白玉楼所在的草甸都在山阳道中,距离安可依所在的大军驻扎之地也并不远。此刻整个云秦的权贵恐怕都在猜测闻人苍月的下落,一些强大的修行者恐怕已经进入山阳道,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偏生出现在了这样的地方。

  出其不意,这本身便是兵家的谋略,而闻人苍月,是连谷心音都自叹兵法谋略不如的人。

  “如果我猜得不错,太子伤得应该极重,所以他们设法和接应谷心音的那一批人会合,此刻应该就隐匿在迷踪林中。”闻人苍月依旧冷漠而带着强大威势,不急不缓的说道:“即便我令大军放火烧迷踪林,时间也来不及,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离开碧落陵,已经不可能出手的情况下,我的成功率会更大。”

  白玉楼先前一直对闻人苍月极度恭敬,但此刻他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行,这太过冒险,而且谢无为他们只要冒充您出手,便肯定无法出碧落陵。”

  闻人苍月面容微讽,“你要明白,我所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而且你还应该明白一点,我从来不喜欢多话…我先前之所以和你解释了他们在迷踪林中,说了那么多话,便是看在你们要多死几个圣师的份上。”

  白玉楼一时沉默不语,身上的气息不停的震颤。

  “你不用犹豫,因为你不可能拒绝我的要求。如果你是只考虑自身的人,也不会愿意到云秦做潜隐了。”闻人苍月冷笑道:“无谓的犹豫和软弱,是我最为厌恶的东西,你难道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炼狱山和千魔窟都一定要请我去你们大莽?”

  “因为只有我去了,你们炼狱山申屠掌教才有可能留得住李苦,才能杀死李苦。你应该清楚你们大莽的其他圣师都不可能替代我,只有我和申屠掌教联手才能杀死李苦…既然不可替代,那就是十名圣师,都没有我重要,只是两三名圣师,又算什么?”

  白玉楼的双手震颤了起来,他当然清楚闻人苍月所说不虚,在李苦这样的人决定逃跑时,一般的圣师,根本起不到任何阻碍作用,唯有闻人苍月这样的存在,才能够起到作用。然而他没有想到…闻人苍月竟然能够冷酷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竟然在这种时候还不走。

  “你真的有绝对的把握?”白玉楼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着闻人苍月,道:“毕竟我们要强大着的大将军去大莽,而不是要重伤的,无法出手的大将军去大莽。”

  “我不会靠近他们的身边。”闻人苍月冷漠道:“云秦虽大,能够阻止我走的,也只有那几个人。我自然会确定他们去杀谢无为他们,我才会出手。我自然可以保证,到大莽便可以面对李苦。”

  白玉楼只觉得可怕。

  他第一次面对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这人的可怕。

  闻人苍月却并没有再对白玉楼说什么话。

  既然他肯定白玉楼必须接受这样的条件,他便不会再浪费什么时间。

  一只只体型庞大的秃鹫开始畏惧的振翅飞起。

  闻人苍月的身体上升,被这一大群的秃鹫簇拥着,围拢在了里面。

  白玉楼微微仰头,他此刻只觉得闻人苍月也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秃鹫,一只踩着无数人的尸骨飞上高空…大得遮天蔽日的秃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