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美好的青春

第一章 美好的青春

  迷踪林茫茫然不知其边际,可匿十万军,对于修行者而言,即便是在这迷踪林中隐匿一世,也有足够的食物,根本不用担心会饿死。

  但除了对这整个世间彻底失望的修行者之外,自然不可能在迷踪林中渡过一生。

  因为时间已过,碧落陵之乱应已开始平歇,随着更多学院和云秦朝堂的修行者进入,想必碧落陵的消息传递也会趋于正常,不会像之前闻人苍月统御整个碧落陵时一样闭塞不通。

  学院的这一列队伍整装启程,开始真正的回家之路。

  林夕和姜笑依、李开云三人充当箭头,作为这一支部队的侦察卫,行在部队的最前方。

  因为所有人判断的最危险时候已经过去,且知道在这些师长在的情形下,突前的侦察卫也只不过是摆摆样子,所以林夕和姜笑依、李开云三人也没有拉开阵型,只是并肩走在迷踪林中,心情都是十分轻松。

  李开云和姜笑依的修为都堪堪过了中阶魂师,距离已经过了中阶大魂师的林夕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但是经历了许多生死之战后,三人身上青涩稚嫩的气息却是已经渐渐消隐,都有一种成熟稳重的气度于无形之中散发出来。

  这种气质的改变,成长的速度,恐怕连徐生沫看到都会觉得十分的惊讶。至于惊讶过后,到底是高兴还是更加的不喜欢,就只有徐生沫自己知道了。

  “你有没有和她联系过?”

  林夕看着头发依旧有些微黄,身体显得更为干瘦,但已经拥有些他熟悉的边军将领般的气势的李开云,轻声问道。

  李开云微滞,道:“哪个?”

  面对李开云的明知故问,连姜笑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除了冷秋语之外,还有哪个,在我们面前,你还要故作糊涂。”

  李开云黑瘦的脸上微红,却是又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林夕答道:“我经常有给她写信…只是她回得极少,只怕是看不上我。”

  “能回就是成功的开始。”

  面对吐露心言的李开云,林夕笑了起来,拍着李开云道:“告诉你一个秘诀,好女就怕缠…缠着缠着,心里就有你了,就算你不是她第一眼看着就一见倾心的人,但只要她心里边有你的影子,今后她遇到任何人,都会先行将那人和你在心中比较一番。只要你足够出色,那些人自然就被比下去,在她的心里留不下任何痕迹。”

  李开云面色更红,但却是觉得极有道理。

  姜笑依忍不住再次轻笑,“林夕,你的确是过来人,这些事情,你果然极有经验。”

  林夕也不谦虚,得意一笑,“笑依你要是看上了谁,我也绝对可以当你的第一号军师,给你出谋划策,保证你手到擒来。”

  “那就先谢了你了。”姜笑依笑了起来,“不过我看你最好先帮帮蒙白。”

  林夕和李开云都有些惊讶,异口同声:“蒙白?”

  “你们是没注意。”姜笑依微微一笑,道:“这两日他和姜钰儿明显十分投机,两人在一起很多话,蒙白平日里还主动帮她做许多事情…只可以姜钰儿虽然也姓姜,却不是我的妹妹,否则我这兄长肯定要从中撮合他们一下了。”

  “蒙白和姜钰儿?”林夕和李开云先是面面相觑,但只是数息的时光,两个人却又都是异口同声,“很配。”

  蒙白天生胆小,姜钰儿却也是胆小羞怯,细想起来,两个人若是能凑成一对,倒也不错,省得将来出现蒙白被某个母老虎提着兵刃打得满街跑而不赶还手的场景。

  “不过这事情我们还是先要装作没察觉,不要点破,不然反而可能帮倒忙。”林夕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却是又认真的告诫李开云和姜笑依。

  姜笑依微怔:“这又是什么说法?”

  “他们两个里面要是有个能胆大主动的,那还好,可是两个都是小受型…哦,说小受型你们不懂…就是两个都是胆小不会主动的。”林夕解释道:“要是去问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肯定羞怕的绝对不会承认…现在他们感情尚浅,被我们一吓,恐怕反而不敢接触,反而棒打鸳鸯了。只能等他们水到渠成,合适的时候我们再帮他们点破那一层纸倒是可以。”

  李开云和姜笑依互望了一眼,忍不住肃然起敬:“林夕,你在这方面果然是第一号军师…我们将来的幸福,就只能全靠你了。”

  ……

  在同一时刻,碧落陵西郊和山阳道接壤的某片荒原草甸中,两个年轻人也正并排走着。

  其中一个是一位容颜异常精致的美丽少女,即便此刻穿着染了些血污的普通黑甲,但依旧显得身姿曼妙,任何见到她的人,想必还是会觉得她异常的美丽,恐怕许久过后都很难忘记她的容颜和身姿。

  她是秦惜月,不知道让多少青鸾学院的学生一见便倾心的明珠。

  她身旁的年轻男子身材有些高大,但面容十分普通,只是显得十分稳重。

  这名年轻男子就是张平,天工系的学生,也是林夕的好友之一。

  他和秦惜月所在这一个小队的任务,是进入碧落陵西郊,拖住碧落陵西郊效忠于闻人苍月的一些部队的脚步。

  学院和云秦朝堂要和闻人苍月决战的地点是定在碧落东境的山阳道,所以碧落陵西郊大多数区域,还是相当于闻人苍月的大后方,所有进入执行任务的小队的危险程度,并不比直面程玉和闻人苍月亲率的大军要小多少。

  一些局部的战斗还在继续。

  就在一日之前,张平和秦惜月所在的这一支小队便被彻底打散,张工和秦惜月虽然突了出来,却不知道其余的人有没有活下来,只知道碧落陵东境此刻已经相对安全,所以便一路朝着山阳道的方位而行。

  虽然只有两人穿梭在由无数茫茫草原和山林拼接起来的碧落陵中,随时还有可能遭遇零散的军队和修行者,十分危险,但也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张平的情绪却十分复杂,不仅没有想到危险,甚至还有种希望这路途永远不要终结,就这样一路走下去的念想。

  然而看着秦惜月在他眼中如女神般的容颜,看着对方的神色,他便知道对方对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超出同学和普通朋友之间的情愫…他便不自觉的卑微,即便此刻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若是有人从侧面看,也会发现,他始终没有和秦惜月在一直线上,始终差着秦惜月半步。

  秦惜月并不是个反应迟钝的人,对于男女之间好感的这种事,女的一般而言也要比男的感觉来得敏锐。

  她当然感觉得出张平对于自己的情愫,只是因为她的确对张平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所以她便一直装着没有任何的察觉。

  只是眼睛的余光中看到张平肩头又有鲜血隐隐映出的绷带,她却自然不能视若无睹,于是她主动的慢了一些,转头看着张平,轻声问道:“你的伤口又在流血…要不要停下休息一下?”

  听到对方温婉的声音,张平心中一颤,马上摇头道:“没有什么关系,等沿途再找到些止血药物换上去,不会有什么问题。”

  “谢谢。”

  秦惜月点了点头,轻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发,她丝毫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在一般人眼中会是何等美丽的风景。张平有些微痴,她却是接着诚恳致谢道:“如果不是你及时冲杀过来,受伤的肯定是我。”

  或许是这刻秦惜月距离他近,或许是秦惜月此时的目光太温暖,张平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即便这一刀再重一些,我也会为你挡。”

  这一句话出口,秦惜月的眉头微蹙,她没有想到张平竟会陡然说出这样一句明显是袒露心意的话。

  而这句话一出口,张平自己也是一僵。

  就在这气氛瞬间尴尬之际,秦惜月的眉头突然蹙得更紧,“你听…”她飞快的对着张平做了个手势,做出了个噤声的动作,用唯有两人听得见的极低声音说道。

  张平的手心沁出了冷汗,他听到,风声中隐隐传来风铃般的声音。然而碧落陵的这种荒原之中不可能有风铃,这声音,只可能是金属铠甲快速行进间轻微摩擦和撞击的声音,且距离他们必定不远,否则不可能听得见。

  两人迅速的弯低了身体,以近乎匍匐的姿态,紧张而谨慎的穿到了旁边一个土丘上。

  在青草的缝隙之间,两人看到一支骑军在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草海之中。

  这支骑军唯有两百余人,然而每名军士身上的气息都比一般军士更为强大,且他们的身上都背着一个青铜色的大金属箱子。金属箱子的外侧有着一个狰狞狼头的标记。这风铃般的声音,正是这支骑军在快速突进之时,这金属箱子发出的轻微震响声。

  “青狼重铠!”

  出身于天工系的张平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种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从喉间冰寒的挤出了四个字。

  “西郊我们的友军都被击溃了…这么齐整,这么大数量的青狼重铠军,只有可能是闻人苍月的部下。”秦惜月心中生寒的说道。

  张平点了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这样的一支重铠军,以这样的速度突进,是要做什么?”秦惜月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决然道:“我们跟上去。”

  张平脸色有些微白,“太危险了。”

  秦惜月看了他一眼,道:“即便我们不敌,若是能在一些紧要的时候提前示警,或许也能救许多人。”

  张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坚定而美丽的面目,不再说话,点了点头。

  ***

  (各位生生~~月票第一被超啦,来点月票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