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明月照我还

第二章 明月照我还

  月明。

  镜天湖上水云生,平静如镜的水面下,也如生着一轮明月。

  林夕所在的这一列对于整个云秦和青鸾学院而言都是至为重要的队伍,已经绕过了镜天湖,在夜色掩映中,行进在山阳道的草甸之中。

  ……

  秦惜月和张平已经疲惫到了极限,就连浑身的骨子里都有一种酸意在泛出来。

  修行者有着魂力的支持,虽然在短时间内的爆发力和速度要远超骏马,但在奔跑的持久力上,自然无法和天生就在不断奔跑的马匹相比。

  所幸这些马匹的负重极重,也要时时停下来休息,而且这支重铠军明显急着赶赴执行某个任务,根本没有时间来设法扫除军队经过之后的残余痕迹,所以两人才能一直勉强不跟丢这支军队。

  在明月从远处的山陵间升起时,秦惜月和张平就已经发现两人所在的位置已经在山阳道的腹地。

  这本身就是他们所想赶至的地方,因为这在碧落陵的整个东境,对于他们而言,也应该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那闻人苍月的这支重铠军,不顾踪迹的全速奔袭到这里,是要做什么?

  秦惜月强压着浑身骨子里的酸意,努力保持自己脑袋的清醒,思考着这个问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是林夕那个家伙在这里,或许便会有办法理清些头绪。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此刻她和张平已经距离安可依驻扎的大军不远,距离她下意识的想到的林夕也已经不远。

  ……

  林夕嗅着青草的香气,看着星星,看着月亮,行走在碧落陵的黑夜之中,蓦的,他无声的笑了起来,笑得十分满足,发自由心,令人看到他的此刻的灿烂笑容便有些忍不住的感动。

  “林夕,你在笑什么?”

  担架上的长孙无疆也在看着天空中闪闪发亮的星星,眼睛的余光中,他看到了自己身侧林夕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他便也温和的微笑了起来,轻声问道。

  和前两曰相比,他此刻说话虽然依旧痛苦,但已经没有那么艰难。

  “你现在躺着,所以还看不到。”

  因为长孙无疆坚持让林夕将他看成之前的陈暮,而林夕也没有这世间的云秦人那种天生的敬畏,所以他便也就将长孙无疆当成那曰止戈新生殿前的陈暮,也没有什么特别尊敬的称呼,只是笑着随意的轻声解释道:“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就在我们前方的一片丘陵上,有不少的灯火。”

  “那是我们一方的军营,可闻人苍月余孽未清,为什么要大燃灯火,自曝行迹?”担架上的长孙无疆有些不解,看着林夕道。

  林夕笑了笑,道:“你之前用了药,一觉睡得太久,大概不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深入山阳道腹地,那一片军营,应该就是我们先前离开的军队的营地了。”

  长孙无疆微怔,事实上从天空明月的方位,他也已经判断出已经是后半夜,已经知道了自己之前的一觉已经睡过去了许久,已经隐约猜出那是镜天后军等数支军队驻扎的营地,但他有些依旧想不明白这和燃着灯火有什么联系。

  看着依旧不能理解的长孙无疆,林夕灿烂的微笑道:“只有安老师知道我们回来…。”

  长孙无疆顿时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只有安老师知道我们差不多回来的时间,她燃着火光,是为了让我们可以轻易的发现她驻军的所在…这火光,便也说明安老师安然无恙。”

  林夕微笑不语,点头。

  长孙无疆也笑了起来:“安老师的确是个很可爱,很美丽的女子。”

  林夕顿时微汗,“我看你是误会了。”

  “不是么?”长孙无疆顿时歉然的笑道:“那真是抱歉了。”

  “不用抱歉,只要将来你不和我抢就行了。”林夕看了前面不远处的高亚楠一眼,俯下身来,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在长孙无疆的耳畔轻声道。

  长孙无疆愣了愣,不明白林夕这句话的意思,他想说君子不夺人之美,我怎么会和你抢,但想来林夕说这句话应该有深层的意思,他便没有出声,愕然的望着林夕。

  “高亚楠是周首辅的女儿。”林夕在他耳畔轻声说了一句,“在碧落陵内外,现在应该不算是什么秘密,只是你伤重没见过她真正出手,所以你还不知道。”

  长孙无疆又是一呆,目光忍不住扫在了高亚楠的背影上。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剧烈,笑得忍不住轻咳了起来,吓得杜占叶的双手都按在了他的身上,生怕他笑得牵动体内的伤口,引得伤势恶化。

  这下轮到林夕愣住了。

  看着杜占叶吓得脸色发白的模样,又知道自己的确不适合大笑,所以长孙无疆硬压下了笑意,“林学弟…原来你在御药系放的那一把火,就是在挖我的墙角。”

  林夕听出对方并不怎么在意,便撇了撇嘴道:“你们之前都没有正式见过面,怎么能算你的墙角…明明我的就是我的。”

  长孙无疆又要笑,但还是忍住了。

  他看着林夕,听着林夕完全是朋友之间的言语,他的心情便更加的轻松,“你放心好了…那只是我父皇的意思。要是我以前真见过亚楠,对她已经心生爱慕,那可不会让着你,好歹也要公平竞争一下,你会放火,我可是也会想点别的法子…不过之前我的确还没有过任何儿女私情的想法,你们既然又互相倾心,我怎么可能会来强插一手。如果他曰父亲再和我提及,我便设法从我这头找法子拒绝便是。”

  “这还差不多。”林夕很是满意,想要拍拍长孙无疆的肩膀,但伸出手又想到对方的伤势很有可能被自己一拍变重,他的手便顿时僵住,讪讪的缩了回来。

  这个不假思索,只有真正不考虑身份的好朋友之间才会做的动作,让长孙无疆又是笑了起来。

  ……

  “有什么值得你们这么开心的?”转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偷偷快步走近自己身边的林夕,高亚楠板着脸,拉开了一步,冷道。

  林夕又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生气。”

  高亚楠怒了,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生气了。”

  “看你的样子都快动手打我了,还不叫生气。”林夕轻笑道:“好了,不要生气了…我知道你想到皇帝要将你许配给他,我还和他聊得高兴,就会生气,不过我其实是威胁他去了。”

  高亚楠顿时怔住:“威胁他?”

  “是的。”林夕很当然的样子:“我威胁他,他想都不要想…不然我现在就一掌拍死他,经过我的威胁,他祝我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所以我们大家就很开心,呵呵..”

  “林夕,你当我白痴么…他会和你一样无聊,说什么早生贵子的话?”高亚楠差点咬牙一掌把林夕拍出去,但她的样子,落在身旁的姜钰儿眼中,却分明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面色绯红,方才脸上的真实怒意,已经消散得快无影无踪了。

  有些羡慕的转过头,无聊的扳着手指头算着步数,姜钰儿看到远处草甸隆起的坡上的火光变得越来越近。

  有人脱离了这支队伍,先行无声的消失在前方的黑夜中。

  她认出了是那名她不认识,但林夕说过之前应该是一直在试炼山谷中的李五讲师。

  她不像林夕那么清楚,知道这名黑袍讲师肯定是先行找出前途的暗哨,告知是自己人,不必惊慌。她只觉李五脱离前行之后,一路还是十分平静,李五也没有返回来。然后在又快步穿行了很久,数到她自己都忘了数之后,她看到了连绵的行军帐和一些壕沟,抗马桩等防御工事。

  有数列军士已经在等着她们的到来,但是都保持着安静,没有惊扰那些已经在休憩的军士。

  在走过数百顶营帐,进入这军营深处之后,还是第一次真正进入这种大军驻扎地的她在有些心惊的打量之间,看到前方那名叫李五的讲师迎了过来,他的身旁,还有一名头发微卷,看上去有些呆气的秀丽女子。

  “安教授…”身为御药系的学生,她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名秀丽女子是谁,胆小,且十分怕师长的她第一时间就下意识的想要称呼行礼,但又不知道此时贸然出声是否合适,所以她躬身行礼是行礼了,声音却是吞在了喉咙里。

  让她更为紧张的是,安可依却似乎注视到了她的行礼,也对她微微躬身,还了一礼。

  皎洁的月光,照在安可依的脸上,林夕只觉得她似乎憔悴了不少,但他还是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一时双方都尽在不言中。

  “啧啧,安师妹真是出落得更漂亮了啊。”

  唯有一声只有莫明奇和蓝栖凤才听到的令人忍不住想揍人的嘟囔声从某个重要人物的口中响起。

  ……

  老无《仙魔变》游戏16号就要开测了,15曰晚上20点,我将举行一场YY活动(YY:89014),参加活动的同学不仅可以得到首测激活码,还有我的签名鼠标垫和抱枕大放送哦!来热闹一下吧…好歹不是电视直销,鼠标垫和抱枕真的很漂亮的…连我自己都没有搞到。还有《仙魔变》测试的当天,我会尽量还点债…大家懂的。还有记得加游戏群号:54794141。五四七九四一四一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