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撕裂夜空的雷霆

第三章 撕裂夜空的雷霆

  因为以为大乱已然结束,所以这么多学院的老人和新人的相会,在碧落陵充满着青草芬芳的月夜下才显得分外的静谧。

  安静平和,身边站着林夕,高亚楠也十分喜欢这种感觉。

  然而此刻,这个军营里面,有一个同样离家了许久,想要归家的人却是满心苦楚。

  他是白玉楼,一名值得尊敬,但同样可怜的潜隐。

  他缓缓的走到军营坡上的一处哨卡旁,面对数十名军士的行礼而沉默不语。

  以他个人的意愿和情感,是根本不愿意破坏此刻这面前天地的静谧,不想再闻到浓厚的血腥气,他甚至也不愿意闻人苍月这样的人进入大莽。

  因为他十分清楚,像闻人苍月这样的人物,就是一柄双刃剑,你用他可以杀死对手,但却也极容易伤着自己。

  白玉楼和千魔窟、炼狱山以及大莽的许多人一样,坚决反对湛台老皇帝让一名普通布衣学生接替皇位的做法,但和闻人苍月接触过一次之后,他心中便觉得应该想更好的方法,不应该让闻人苍月这样的人物进入大莽,引狼入室。

  然而这不是以他的意愿改变的事情,他是军人,便得忠实的执行上峰的命令。

  所以他唯有说服自己,闻人苍月这样如秃鹫般在尸山血海中生存,越飞越高的枭雄,进入到大莽,手握重权之后,对于大莽的将来会产生到底什么样的影响,不是他所要考虑,而是千魔窟和炼狱山的那些大人所要考虑的问题。

  他只能相信千魔窟和炼狱山那些拥有这世上最高武力和智慧的大人物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会将整个大莽王朝引领着走向更烈火烹油,花团锦簇的盛世。

  而无数和他这样的大莽人都十分清楚,对于大莽王朝最大的威胁并不是闻人苍月这样一两个枭雄,而是在中州皇城的意志下,整个不断扩张的云秦帝国。

  所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这名无比忠诚于自己的国家的大莽潜隐,还是做出了自己的抉择,微微的叹了口气,右手五指在夜色中微微的弹动了一下。

  几缕不为人察觉的风沿着他的手指飞旋而出,轻柔的扑熄了他身前简易塔楼上的两处火光。

  在距离这处军营极远处,连大圣师的修为都不可能感知到的一片草甸之中,身背深红色长弓的森冷修行者放下了手中的大号黄铜鹰眼,对着身后身躯如铁的闻人苍月行了一礼。

  闻人苍月点了点头,挥了挥手。

  他身侧两旁的草丛中,无数闪亮着真正草原野狼般目光的人瞬间发出了一声呼啸,开始了冲锋。

  地面蓦然震颤起来。

  似乎整个山阳道区域之中的平静的草原变成了一片纷乱的绿色海洋,无数鲨鱼在其中穿行。

  闻人大将军在碧落陵的真正最后一战开始了。

  在顿时被杀气充盈的这片天地之间,一大群的秃鹫从闻人苍月的身周腾空而起,将闻人苍月簇拥在其中,服用了某种刺激药物的这些秃鹫双目血红,以比平时足足快出一倍的速度,飞上高空。

  秦惜月和张平也已经看到了安可依驻扎大军的火光,但两人来不及做任何的事情,就无比震骇的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片风暴的海洋之中,在这样的风暴海洋之中,两条小鱼也根本做不了什么事情。

  ……

  青鸾学院的讲师和教授都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修行者,所以在远处地面震颤刚起,大营示警声还未响起之时,这些人便已经先后察觉到了。

  谷心音首先发出了一声叹息,意义难明。

  南宫未央眉头一挑,眼中寒光大作。

  林夕和高亚楠互望一眼,还未能感觉到外面的异常,但是从谷心音和南宫未央的神色变化上,两人也觉察出了什么。

  “如何?”李五的神色依旧冷静,看了唐雨人一眼,出声问道。

  唐雨人的面容也依旧古板,只是多了一分凝重,简单至极的吐出两个字:“突围。”

  就在他这两字出口的瞬间,整个军营之中响箭声、警钟声、击鼓声接连响起,彻底撕裂了这黑夜的平静。

  林夕已经久经战阵,只是听到这突围和周围连绵不断的第一轮响起的尖锐示警声,他就已经明白了敌方的军势是何等的惊人。

  如果闻人苍月已走或是已殁,为什么还能有如此惊人的军力调动?

  一时间,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遍体生寒,同时明白为什么这些学院讲师和教授虽然面容不改,但却是都目光极其肃冷,已如一柄柄出鞘的利刃。

  “报!”

  白玉楼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因闻人苍月先前刺杀太子一战,郭石钦等一众将领全部战死,所以这一处驻军,白玉楼便是总统领,只是没有人想到,这里的总统领,统率着整支大军的人,却偏偏是大莽潜隐,偏偏是对方的人。

  “请。”即便是安可依也对白玉楼保持着相当的尊敬,飞快的说出了这一个字。

  白玉楼入帐,心怀瞻仰的看着这群平时在世间无法见到的学院的人,压抑着一些自己不应该有的情绪,飞快的叙述道:“敌军势大,三面来围,唯有往东一面尚无敌踪,重铠军数量甚巨,且前端已有天狼卫身影。我军军力远远不如,我已下令挑选军中最佳战马…为了太子的安全,我建议马上护送太子离开。”

  “不需快马。”

  唐雨人摇了摇头,却是转头看着谷心音,问道:“你怎么看?”

  谷心音竟还笑得出来,他微笑回道:“最好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有人都听得出谷心音这句话的意思,唐雨人点头。

  安可依却是忍不住转头望向了林夕。

  就在此时,谷心音接着道:“有莫明奇带着我就可以了。”

  “不行。”唐雨人却是决然的摇头,“如果说真是闻人苍月到来…便说明他的能力还是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判断,光是莫明奇一个人,根本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我跟着他。”南宫未央出声。

  她根本不会顾别人的想法,只要说这样的话,便也绝对不可能改变主意。

  “我也跟着你。”李五点了点头,看了谷心音一眼,也不顾此刻依旧醒着的长孙无疆,直言不讳道:“我们学院以这样的阵容,这样的力量…若是太子还有什么不测,那也已经尽力了。”

  长孙无疆张了张口,就将出声。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十分安静的安可依却是出声道:“林夕,你有什么意见?”

  唐雨人、蓝栖凤和李五的眉头都同时一皱,不解的看着安可依。安可依的语气,似是反而在征寻一名师长的意见,在这种时候是很令人觉得诡异的事情。

  “如果让我选择,我会坚持大家一起走。”

  而让他们更加不解的是,林夕却似乎也没有什么谦虚和推诿,而是认真的沉吟着,道。

  唐雨人和蓝栖凤以及李五的眉头皱得更深。

  谷心音却是反而又笑了起来,用有趣的目光看着林夕,问道:“究其原因是什么呢?”

  “任何一个人死,都不好。”林夕想了想,有些艰难,但又很简单的说道。

  谷心音看着他的眼睛,凝视片刻,又笑了起来:“好,我同意你的意见。”

  不知为何,白玉楼的面色骤然有些改变,他的双手竟再次不受他控制的微微震颤了起来,目光也忍不住全部聚集在林夕的身上。

  唐雨人深吸了一口气,还想再说什么,然而谷心音却是转头看着他,坚定的笑了笑,道:“相信安可依的看法,相信我的眼光。”

  谷心音微笑的神色说不出有多正式,但很熟悉他的唐雨人却从中听出了他的认真和他的肯定。

  唐雨人心中依旧不解着,震惊着,但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开始披上用于夜行隐匿行迹的黑色披风,然而就在此时,谷心音的眉头却是陡然皱了起来,疾喝出声:“小心!”

  ……

  此刻碧落陵的天空中月明星稀,无数的刀光剑影闪耀着森冷的光芒,一些先头的敌军已经冲入了军营的防区,已经发出了震天的喊杀声,有猩红的鲜血在到处飞洒。

  一团黑色的阴影就在谷心音发出疾喝的同时飞速的从天空的云间降落,就像乌云一般,遮住了小半的明月。

  这是一大群的秃鹫。

  “轰!”

  好像天空之中有一扇大门骤然打开,又像是天空中有一条大堤突然决了口,涌出了洪流,一股难以想象的磅礴气息,从遮月的秃鹫群中冲出。

  一些秃鹫都被这股恐怖的力量带起的激流扯得粉碎,无数破碎的血肉和羽毛,从天空之中纷纷扬扬的洒落。

  一条耀眼的金光,犹如一条雷霆,穿破无数破碎的血肉和羽毛,瞬间划破了长空,在无数不由得仰天的军士眼中留下难以想象的印记,落在林夕等人所在的帐顶。

  帐内,林夕仰头,就看到帐顶裂了开来。

  “嗤!”

  在他仰头之前的一息,南宫未央的衣袖已经全部碎裂,她的飞剑,已经以前所未有的决裂和强大之势,往上激飞而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