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预见死亡

第四章:预见死亡

  在先前对林夕的传授中,南宫未央就明确的告诉林夕,这世间任何强大的飞剑之法,也都是在薄冰上的舞蹈,不能太过。

  然而此刻,在林夕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她的这飞剑一飞冲天,便已经用尽她的全力,用尽她的所有去势,因为她也感觉到了天空之中降落下来的这一股气息的勇猛果决,感觉到了这股强悍至极气息的一往无前…她便清楚,闻人苍月的所有攻势,也只是这一击之中。

  在旁人,哪怕是营帐中的林夕看来,是天空中闻人苍月的这一道雷霆斩裂了帐顶,但实际情况却是这上方的帐顶早就破了,被南宫未央的这一剑所破。

  在这一剑震碎她衣袖飞出之时,整个营帐内已如寒冬降临,凛冽的寒气嗤嗤的从营帐的任何缝隙之间刮卷而出。

  南宫未央很早就已经想和名震天下的闻人苍月交手。

  因为她不喜欢闻人苍月,非常不喜欢…还有,闻人苍月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御剑圣师之一。

  然而就在帐顶破,看到天空之中落下的这条雷霆之时,她一向平静如海的双瞳却是也不自觉的收缩了起来。

  …

  金色雷霆自天上来。

  但是数百步之内,根本没有闻人苍月的身影,唯有长长的金色丝光,蔓延在天空之中。

  因为速度太快,金色雷霆之后,带出了数条金色云彩状的涡流。

  用任何霸道无匹的言语来形容这道金色雷霆的气势都不为过,然而这却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柄刀,一柄充斥金色雷霆的古朴长刀,纂刻着一个个方形古字般的符文。

  别人未必看得清楚,但是她却看得清楚,这柄刀的刀柄后面,连着一条布满许多赤红色符文的金色金属锁链。

  这条锁链极长,笔直,好像来自云层之上的九天。

  南宫未央能够完全剔除这种错觉,她第一时间就能清晰的感知出来,闻人苍月如火山爆发般的滚滚魂力,正通过这条锁链,涌入这柄金色长刀之中。

  这条锁链不是闻人苍月本身,但因为这条锁链,就像是闻人苍月在亲手持着这柄刀,没有任何空间的间隔,闻人苍月将这一击的威力,便提升到了他所能达到的极限。

  原本南宫未央的这一剑是直接想击刺闻人苍月,因为她想看看,闻人苍月面对她的这一击刺杀,会不会真的疯狂到不顾自身,也要先将谷心音或者长孙无疆杀死,然而此刻,在双瞳收缩的同时,她的飞剑,却是以比飞出她袖中时,更强的力量,朝着那一条锁链决然的斩杀而去。

  在她的飞剑飞起之时,她已经用了全力,此刻要做得更强…便只有超过极限。

  她的右手笔直的朝着天空伸了出来,整个一条手臂的肌肤,全部开裂,鲜血渗出,就好像有无数的血藤在她的手臂上生长出来。

  ……

  就如隐匿着自己真实的身份一般,白玉楼这些年也隐匿着自己的真实武技和真正修为。

  最为杰出的潜隐,无论在任何方面,一般都会极强。

  他已到大国师巅峰,距离圣师也只有一步,所以他也比林夕要更早看清这一条金色的雷霆。

  他早知道闻人苍月会有这样的一击,然而在看清那条金色锁链的瞬间,他的呼吸却是彻底的停顿,连体内的魂力都随着心神的极其震颤而有些流淌不动。

  这种锁链,整个天下,唯有千魔窟和炼狱山有。

  这是“魔神之链”,在千魔窟和炼狱山之中,也是属于极高的机密,唯有少数大匠师才知道炼制之法,能够炼制出来。

  也就是说,闻人苍月甚至都已经掌握到了千魔窟和炼狱山的一些修行之法,掌握到了千魔窟和炼狱山的一些机密!

  ……

  林夕不知道此刻唐雨人等人正在做什么,两股截然不同的磅礴剑气使得他的双目都如有针刺般的剧痛,使得他只能勉强看清那条天空中落下的金色雷霆并不是飞剑,而是一柄刀,一柄连着金色锁链的刀。

  他根本来不及做什么,他只是能够看到,南宫未央的飞剑决然的斩向刀柄后的金色锁链。

  南宫未央的手上鲜血如藤蔓般蔓延着。

  她的飞剑在距离金色锁链还有数尺之遥时,在急剧的不断加速下,飞剑和周围的空气摩擦,已经产生了一丛蓝色的火焰,但这丛蓝色的火焰马上被震得四处飞散,她的飞剑,开始切割金色锁链上发出的金色光芒。

  这金色光芒,就像一根根的金丝,竟然是强韧到了实质的地步,她的飞剑去势,竟隐隐要被阻住。

  南宫未央的脸色雪白,她愤怒的仰望着天空。

  她没有想到,闻人苍月竟然强悍到如此的地步,即便自己在般若走廊之后的黄沙中辗转,修为比起之前提升了许多,在这种完全没有花巧的硬碰硬之中,竟然依旧无法抗衡。

  然而她不可能就此屈服。

  “噗”的一声,她的口中喷出了一口血,她的右手五片指甲惊心动魄的从她的手指上震脱。

  她的飞剑,异常强横的切断了所有的金丝,切在了金色锁链上。

  金色锁链上金光流淌,就似要断裂开来,然而就在此时,所有的金光、雷霆,全部汇聚到了金色长刀上。

  金色锁链毫无抵抗能力般断裂。

  金色长刀上出现了无数龟裂的光纹,在连圣师都无法反应过来的极致短暂时间之中,这柄金色长刀便完完全全的炸裂了开来,化成了无数极其细小的碎片和雷霆碎片,就像这一瞬间,有神人在空中洒下了一车的金粉。

  林夕此刻无暇顾及的唐雨人和李五等人,原本已经全部簇拥在谷心音和长孙无疆的身前,然而此刻全部彻底的变了脸色。

  这每一片细小的金属碎片和雷霆碎片在威力上不可能和一柄飞剑相提并论,但在闻人苍月倾尽浑身魂力的一炸之下,这每一片金属碎片和雷霆碎片的速度,却是比南宫未央的飞剑还要快。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李五愤怒而无助的怒吼着,他的双手伸向上方,无数金属碎片和雷霆冲击在他的手上,爆出了无数团火花,他的双手完全如同铁铸,没有一片金属能够穿透,但是无数金色光点,也穿入了他的身体,带出了无数丝的鲜血。

  唐雨人的双手之中一团磅礴的气息化成了一条闪电蟒的光影,他融魂竟融的就是林夕之前在大荒泽中觊觎的闪电蟒,然而无数的金色碎片也洞穿了还未完全凝成的闪电蟒,冲击在他的身上。

  南宫未央在斩出那一剑之后,已经毫无抵抗能力,无数金色碎片直接洞穿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身后透出,带出无数条金红相间的光芒。

  金色碎片如阳光洒落一般,无可阻挡。

  林夕也只觉无数的碎片深深的嵌入了自己的体内,然后从自己的后背冲出。

  因为剧烈的痛苦,他的眼前都黑了下来。

  在这一刻,能够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只有谷心音。

  他的眼中出现了浓浓的哀伤,一股恐怖的力量,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光罩,包裹住了他和他身旁的长孙无疆。

  所有真正威胁到他和长孙无疆的金属碎片,全部被阻挡在外。

  他能够保住长孙无疆这一瞬,能够吊着一口气,为学院留下至关重要的东西,但是他无法阻止身外这些朋友,这些和他们当年一样的年轻人的死亡,他无法还击,刺杀天上那名隐匿在秃鹫群中的男子。

  这一刻,他只想他的人生能够重来。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当年他会到碧落陵杀死闻人苍月,但不会再进入唐藏,因为没有他,那名笑颜如花的唐藏女子,便或许能够平平安安的渡过一生。

  ……

  林夕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在飞快的流逝,他的意识已经急剧的模糊,然而脑海中那个“轮盘”,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似乎感觉他马上就要死亡,要自动的转动起来。

  “回去!”

  林夕用尽最后的力气,彻底推动了这个“轮盘”。

  时间回到了十停之前,回到了他们和安可依刚刚进入这营帐之时。

  所有的人都安然无恙。

  然而林夕的手脚却瞬间冰冷至麻木,浑身却是瞬间被冷汗湿透,他的面容也是无比的苍白,一股难受得让他近乎要呕吐的感觉,使得他弯下了腰,不停的干咳了起来。

  因为方才的画面,依旧无比真实的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在他当时的感知之中,似乎除了谷心音和长孙无疆还活着,所有的人都注定要死去。

  有什么能够抵挡闻人苍月的这样一击?

  他脑海之中唯有这样的一个念头,一时胸口沉重和压抑得无法呼吸,干咳中近乎要窒息。

  “林夕,你怎么了!”

  高亚楠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林夕陡然如此,一时间都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呼。

  安可依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她的呼吸也有些停顿,抢在唐雨人之前,她的两根手指搭在了林夕的手腕上。

  林夕的脉相,让她的脸色也瞬间苍白起来,“不要紧张…不要心急,慢慢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用前所未有的轻柔语气,在林夕的耳畔说道。

  明天晚上20点,有yy活动(yy:89014),大量奖品派送,大家要现场真人催更砸砖头啊什么的,别忘记参加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