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心中之虚火

第六章:心中之虚火

  “都是青狼重铠。”

  高亚楠第一个掀帘进入了营帐,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回想了一下那金色长刀炸裂时那些金色碎片的威力,想到应该不足以洞穿此种魂兵铠甲,但闻人苍月的攻势,似乎比之前提前了些,他便不知道闻人苍月会提前多少时间发动攻势,于是他的心情依旧极度紧张,马上出声道:“我们所有人都要换上重铠...在一停的时间内…越快越好。”

  ……

  草甸之中,身背深红色长弓的大箭师胥秋白如鹰隼一般看着从他和闻人苍月身后飞起的遮天蔽曰般的秃鹫群,看着闻人苍月首先消失在他面前的秃鹫群中。

  他面无表情的将许多股皮绳缠在腰间,也随即被接着腾空的秃鹫群带起,飞上高空。

  他身上那柄全部由金属绞合而成,弓身和弓弦上布满蔷薇花状符文的巨型长弓依旧散发着摄人心魄的气息,但他身上厚重的皮箭囊之中,这次也没有许多深红色的精金长箭,唯有一枝灰褐色的金属长箭,有九个圆圈状的符文,就像是九颗魔王的眼珠。

  ……

  营帐内全部都是轻微的金属震鸣声。

  林夕等人虽然有过分解和装配重铠的经验,但对于云秦的这种主战型制式重铠依旧完全陌生,即便李五和唐雨人等人都熟悉这种重铠,但要在极短的时间装配完成,整个营帐内却还是显得十分混乱。

  就在此时,营帐外一声急促和沉冷的声音响起:“报!”

  已经装配小半重铠的林夕顿时反应过来是白玉楼前来汇报军情,当下不假思索的喝道:“白大人赶紧离开。”

  在林夕的印象之中,白玉楼是一名值得尊敬的正直官员,在东港镇和燕来镇诸事之中,对自己也多有回护,想到闻人苍月随时要到的凶险,他自然不想让白玉楼也陷入这样的凶险杀阵之中,因为他十分清楚,在方才闻人苍月那样的一击之下,就算是唐雨人和李五等人,都根本起不到作用。圣师就是圣师,尤其是像闻人苍月这样圣师中无敌的存在,将所有的修为爆发开来之时,圣师之下,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然而他这句话传到帐外白玉楼的耳中,白玉楼的身体却是微微的一僵。

  他是这全军的统领,所以此刻这军中别人未必知道林夕等人的到来,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他也发现了高亚楠等人似乎运送了什么极重的东西到安可依的大帐之中,正是因为担心林夕等人用什么计谋离开,所以他才更快的熄灭了那数盏火光。

  林夕并不知道,白玉楼才是闻人苍月的眼睛。

  白玉楼的身体微僵,双手微冰,心中尽是些不祥的预感,在这一刻,他只觉前面的营帐就像是个深渊,似乎自己一步跨进去,就会将自己吞噬,然而背负在他身上的使命还是让他的心肠瞬间冷硬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于一息之间就将自己的面容变得十分冷厉,极其急切,一步便跨入了营帐,“数倍于我军的敌军三面来袭,且有天狼卫和重铠军为前锋…”一跨入营帐,白玉楼便厉喝出声,在他心中已经想好的措辞的下一句,便是,“我们不可能抵挡得住,要尽快送太子离开。”然而只是说出了一半,他就不由得滞住。

  因为他看到,整个营帐之内,一地的厚重金属铠甲,他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飞快的装配青狼重铠。

  白玉楼强行入帐。

  但林夕此刻却无暇顾及他,因为这营帐之中,也只是几乎所有人,而不是所有人在装配青狼重铠。

  因为南宫未央不肯穿上青狼重铠。

  姜笑依已经将青狼重铠帮她分解在她身前,但是她却不愿意穿这青狼重铠。

  林夕对于南宫未央的不肯配合没有丝毫的恼怒,他的脑海之中唯有南宫未央拦截闻人苍月那一击时的决裂和惨烈,那样的场面,让任何看到的人都会震撼和感动,敬佩。就在白玉楼强行入帐的此刻,还未彻底装配完成的林夕走到了南宫未央的面前,看着她,用最真挚的语气,请求道:“我绝对不会让你做无意义的事情…就当帮我一次,穿上这重铠。”

  南宫未央看着林夕,还是摇了摇头:“穿上重铠,会阻碍魂力贯注…对我的御剑,有极大的影响。”

  林夕滞住。

  如果只是情绪方面的原因,他还可以继续请求,或许可以说动,但南宫未央说的,却是真正有道理的理由。

  如果没有南宫未央的拦截,不切断那条金色锁链,闻人苍月的那柄刀,又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会不会整柄刀切入下来,洞穿某人的身体?

  他可以通过独特的能力,预知到一些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却无法把握事物的变化。

  他看着南宫未央,想了想,艰涩的点了点头,不再劝说南宫未央装配青狼重铠,只是用极其认真的语气在她的耳畔轻声道:“若是闻人苍月来…你在对敌时,至少要保留一丝的力气。”

  南宫未央眉头微蹙,看了林夕一眼,没有表态。

  林夕知道时间已经极其紧迫,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尽自己最大的速度装配重铠,并对着身旁的高亚楠和姜笑依轻声道:“等下闻人苍月一到…你们要帮她抵挡一下,她和闻人苍月交手过后,未必有护住自身的能力。”

  高亚楠和姜笑依都知道林夕先前的安排必定有他的理由,但是听到林夕的这一句,两人也都忍不住面色一变。

  原来他所做的这一切,是因为闻人苍月要来?

  闻人苍月竟然还会来?!

  ……

  白玉楼手心里全是冷汗。

  他没有听到林夕对南宫未央说的第二句话,以及林夕对高亚楠和姜笑依所说的话,但是这几个短短的片段,以及唐雨人等人的神色,却让这名最优秀的唐藏潜隐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此时的林夕,就是这里在场所有人的中心。

  然后他的脑海之中瞬间又闪过了一路上的片段,闪过了林夕如何击杀公孙泉的景象,闪过了林夕如何做出莫名奇妙的命令,让他们彻底的避开了闻人苍月部下的堵截,安然的进入了碧落陵。

  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而这个念头,几乎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彻底冰冻,然后又好像彻底燃烧起来。

  一股难以遏制的恐惧、震骇、不敢相信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全身。

  林夕没有停止装配青狼重铠,此刻他身上的青狼重铠已经装配大半,其余谷心音等人身上的青狼重铠也已经在李五等人的协助下装配完成。

  一眼看到白玉楼脸色有些苍白的站立在帐中不动,林夕便又马上开口,道:“白大人,此处我们自有安排…你赶紧先行离开这营帐,离得越远越好。”

  听到林夕的这句话,白玉楼回过了些神,但他只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都好像变成了一丝丝的固体,在体内滑行,心里异常的难受,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正待出声,想要停留在这里,然而就在此时,谷心音却是轻叹了一口气,出声:“林夕,你们要快,对方来了。”

  “来了么?”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林夕却是反而彻底的冷静了下来,“白大人,请到我们身后。”清冷而坚决的喝出这一句之后,他用脚一挑,将一面足以遮挡住大半身体的厚钢盾挑向了白玉楼。

  接着,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戴上青狼重铠的头盔,在装配最后几片重铠的同时,低沉的厉喝道:“无论何时,护住自己的面目!”

  青狼重铠的面部,依旧是薄弱的部位,以那种金色碎片的威力,刺入脑部,依旧会送命。

  此刻无人能够真正明白林夕的这句话的意义,但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抬头往高高的营帐顶部望去。

  因为林夕已经抬头往上看去。

  谷心音也已经抬头往上看去。

  白玉楼心中如有虚火在烧的感觉更加的难受,因为这里所有的人之中,按理只有他才知道闻人苍月会以何种方式降临。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持着厚重钢盾走到林夕的身后的,此刻他甚至都感觉不到手里这面厚重钢盾的重量,他虽然也抬起了头,但他的目光,却是依旧不由自主的落在林夕的背上。

  唯有一人没有身穿重铠的南宫未央在此时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然而此刻也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也抬起了头,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她的手伸了出来。

  此刻她还没有真正感知到什么气息,如果有人能够清晰的知道她的状态,就会觉得她此刻出手是不可理喻的,然而就在这时,她的衣袖便震成片片飞散的蝴蝶,一道凛冽至极的剑光,便已决然的飞起,割裂了头顶的营帐。

  寒风呼啸如刀,从破裂的营帐顶部和营帐的每一个缝隙之间冲刺而出。

  林夕将双手挡在自己的前方,因为已经有所准备,所以从缝隙之间,他看得远比上一次清除。

  他看到就在此时,在极高的高空之中,一道金色的雷霆陡然绽放。

  ***

  (第一更....今天下午《仙魔变》游戏第一次开测啊,有还没有准备,有兴趣的可以加群54794141)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