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有意识,无意识

第七章 有意识,无意识

  闻人苍月在无数秃鹫的簇拥中,如魔神俯瞰下方那一个营帐。

  他的所有力量,源源不断的通过布满符文的锁链,贯入金色长刀之中,金色长刀化成了雷霆,在无数纷飞的鸟羽中直落而下。

  他看到下方的营帐顶陡然裂开了,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剑意刺出,这股强大剑意刺出的时间比他预料中的要快一些,但是他的面容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因为他拥有绝对的自信…因为他知道,现在整个碧落陵,没有人能够抵挡住他这一击。

  然而就在营帐裂开,那道如同挟带着整个寒冬的飞剑破空而出,朝着他金色长刀上的锁链斩杀而至的瞬间,他浓黑如墨的眉头却是猛的皱了起来,他鲜艳如血的双唇也抿成了一条极细的线。

  他看到这营帐内,都是厚重铠甲的森冷反光!

  ……

  因为林夕一系列令人难以理解的举动,因为南宫未央的这陡然飞起的一剑,和前次相比,所有的人都要更快一线的感知闻人苍月这一击的到来。

  白玉楼的目光暂时离开了林夕的身体,他也比前次更早的看清了金色的雷霆是一把刀,也看清了刀的后面,是一条他十分熟悉,属于千魔窟和炼狱山最高机密的布满赤红色符文的锁链。

  这一刹那的时间极短。

  也就在他看清这柄刀和这条锁链的瞬间,南宫未央的飞剑,已经斩上了这条锁链。

  冰寒的飞剑带着摩擦空气产生的幽蓝色火焰,然后幽蓝色火焰被锁链上强大的力量震散,然后飞剑剑身开始切割锁链上力量凝成的如实质般的根根金丝。

  南宫未央的右手和前次一样,笔直的伸向天空,她整个一条手臂的肌肤都已经开裂,好像有一条条血藤在她的手上生长。

  在谷心音感知到闻人苍月的气息,林夕抬头望天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她的所知未必有唐雨人等这些学院的老人多,但她眼中的世界简单,她的某种直觉,却是能够让她比很多人更轻易的拨开云雾,将很多事情联系在一起,在那一刻,极少震惊的她对于林夕也是震惊的…她知道林夕所说的,自己已经必须相信,所以她才会在自己的感知还未真正发觉闻人苍月这一击之时,便已经提前喷涌魂力,这样的选择,让她的这一剑也抢占到了不少宝贵的时间。

  然而感知着自己飞剑的迟滞,感知着闻人苍月这霸道至极的气势,绝对不甘屈服的她却是再次发出了一声愤怒至极的厉喝,她明知要留些力量,却是再次没有保留…再次超过极限的爆发!

  “噗!”

  一口鲜血如箭,从她的口中喷出,右手五片指甲都被自己的魂力震得从手指上飞脱。

  她的飞剑,异常强横的切断了所有金丝,斩在金色锁链上。

  一声谁都无法听见的厉喝同时从闻人苍月的口中发出。

  在眼见到那营帐内几乎全部都是厚重铠甲的森冷反光时,他的心中就也出现了一抹浓厚的震惊。

  他知道白玉楼这种人即便是死,也绝对不可能背叛大莽…而且即便退一万步,白玉楼因为学院的某种手段而吐出了自己要杀来的秘密,白玉楼也绝对不知道自己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袭杀这些人。

  在这世间,唯有他自己一个人,才知道他拥有这样的一柄金色长刀!

  就连对他几乎无所不知的鬼军师,都根本不知道他有这样的一柄金色长刀。

  如果鬼军师知道,恐怕便根本不会对他效忠,而会和他决裂。

  因为这柄金色长刀,是出自西夷十五部的圣地。

  西夷十五部虽然根本不甚团结,甚至自身征战不休,但所有的西夷人却都承认出自同一个祖先。

  在碧落陵的某处,有一处无名墓冢,那就是所有西夷十五部的圣地,相传里面长眠着西夷十五部的祖先,还有西夷十五部信奉的神灵。

  然而唯有闻人苍月知道,那里面长眠的只是一名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西夷强大修行者…因为他虽然名义上派兵护佑镇守着那处西夷圣地,但他却早已经独自一人进入过那个墓冢,所以唯有他知道,里面除了一副腐朽的强者骸骨之外,就只有这样的一柄由古时遗留下来的金色长刀,以及数篇西夷古时的修行之法。

  不知多少年前的西夷,可能会有人知道这柄金色长刀。

  当今这世上,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柄金色长刀是如何的魂兵,既然无人知道,就不应该有人知道破法。

  然而现在,为什么这个营帐之内的人非但知道他的到来,而且还全部都是身着重铠?难道这只是一次巧合?

  …

  自和整个天下开战以来,一切都依旧在闻人苍月的掌控之中,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震惊和感到有些恐惧,然而让他随即更加震怒的是,南宫未央的这一剑,也再次超乎了他的预计。

  因为在他思索是否要收回这柄金色长刀之时,南宫未央的这柄飞剑,已经落在了他连着这柄长刀的锁链上,且以他的力量,竟是抵挡不住这一剑的切割。

  他再也没有其它选择。

  所以他愤怒的在心中厉吼着,在锁链被切断的一瞬间,将所有的力量贯入了金色长刀之中。

  锁链在这一刹那,被一柄蕴含着绝对不屈意志的轻薄小剑切断,在切断锁链的这一刹那,这柄超出极限的轻薄飞剑也失去了控制,飞入了夜空。

  金色长刀在这同一瞬间,光芒大放,就像有太阳和雷电,在空中轰然相撞。

  在这同一瞬间,林夕发出了一声厉吼:“护住面目!”

  在这一瞬过后,金色长刀所化的金色碎片,便超出了所有人的反应极限,如无数金色阳光,穿刺在营帐间。

  整个营帐被刺成粉碎。

  所有人的身上都盛开无数金色的火花。

  所有人都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唯有迎接这一切。

  高亚楠和姜笑依在南宫未央出手的瞬间,就已经像两堵墙一样合围在南宫未央的身周。这一瞬,南宫未央身体大部分都被两块巨盾般围住她的高亚楠和姜笑依遮挡住了,但她伸出的手臂却是暴露在外,瞬间被许多条细小的金光刺透。

  林夕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是抱头团身,尽量缩小体积,减少被金色碎片冲击到的面积,但他知道身后还有一名未必能护得完全的白玉楼。

  所以他反而尽可能的挺直着身体,往后仰着,以尽可能的遮挡住白玉楼。

  然而他不知道,白玉楼的心中,燃烧着难言的虚火。

  就在金色长刀行将炸裂之时,在林夕的厉喝声发出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就已经一片空白,唯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杀死林夕。

  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他心中的一个国。

  就在那一刹那,在他的心中,对大莽的最大威胁,已经不是李苦、不是谷心音,而是这名大魂师阶的青鸾学院一年新生林夕!

  林夕遮挡住了自己的面目,所以他并不知道,面对着令所有修行者都会恐惧的无数金光,白玉楼却并没有竭尽全力的将身体卷缩在巨盾之下,而是反手从身上抽出了一柄刀,一柄黑红色的刀!

  这一刹那,对于大莽的绝对忠诚,以及对于林夕的莫大恐惧,已经超出了所有眼前的一切,超出了闻人苍月,超出了这可以洞穿身体的无数金光。

  他有两把刀,但他这刻只来得及拔出这一把刀,所以他所有的意识,所有的力量,都在这瞬间,融入了这一刀之中。

  黑红色的刀瞬间变成了一股从火山口喷发出的熔岩,朝着林夕后心处狠狠刺杀而去。

  这名最出色的大莽潜隐已经是大国师巅峰的修为,距离圣师只差一步,而此时,完全不顾自身的彻底魂力迸发,也使得他这一击变成了圣师的一击。

  在这样的一击面前,已经不用考虑青狼重铠。

  若是南宫未央和谷心音此刻还能够出手,或许能够拦截住这一刀,然而两人却是已经无法出手拦截。

  林夕恍惚有所察觉,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无数金色的碎片洞穿了白玉楼的身体。

  然而白玉楼已经完全不顾自身的这一刀,还是带着一种固执的信念,斩向林夕。

  林夕和这柄刀之间,有一个姜钰儿。

  姜钰儿和蒙白原本都紧挨着林夕,就在林夕厉吼之间,这名胆怯羞涩的御药系普通女生或许是因为害怕,下意识的往林夕的身后躲去,她的潜意识之中,林夕是值得依靠的,她在林夕这里,会觉得比较安全。

  她也感觉到了白玉楼这一刀,但这一瞬间,这名平时胆怯羞涩的御药系女生却是没有躲闪,而是以平时不可能达到的速度,挡在了刀路之前。

  她只是感觉到了林夕的危险,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然而在这一刻,她却是如此做了。

  白玉楼也已经不知道她挡在了林夕身前,因为他也已经丧失了其余的意识。

  这一刀只是因为巨大的力量的惯性推动,依旧狠狠的斩出着,毫无停歇的落在了姜钰儿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

  在这声巨响之中,白玉楼只觉得自己回到了大莽,回到了千魔窟,看到了那些千魔窟特有的赤琉璃花,他的口鼻之中,也全部都是赤琉璃花的香气。

  他在漫山遍野怒放的赤琉璃花中丧失自己最后的意识。

  在这声巨响之中,姜钰儿只觉得自己回到了青鸾学院大试时的灵夏湖畔,那个夜晚的灵夏湖畔,到处都是一个个小帐篷,到处都是飞舞的萤火虫。

  ***

  (第二更今天下午《仙魔变》游戏第一次开测,想玩,有还没有准备,有兴趣的可以加群54794141了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