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人间世

第八章 人间世

  这一瞬间,蒙白恍惚反应过来了什么,他的双手伸了出来,想要去拉什么东西。

  他的人虽然胖,但平时的动作却是极快,可是此次,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因为他的双手伸出,没有护住自己的面目,一颗从他身上溅射出来的金色碎片,从他头盔上的间隙间刺了进去,他的眼前,一片血红。

  这一瞬间,林夕也恍惚反应过来了什么,在剧烈的冲撞中,他的整个身体内也似乎瞬间充斥了无数的马蜂,在嗡嗡的震鸣,将他所有的意识,全皆震散。

  一时他只觉得莫名的心痛,在他迅速模糊的意识中,他似乎回到了青鸾学院,回到了那间受罚的静室。

  ……

  这一瞬间依旧极短,短的连彻底释放出自己的力量的闻人苍月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根本来不及思考。

  在营帐裂开之后,林夕等所有人全部身穿重铠,这是碧落陵开战之后,第一件彻底出乎他预料的事情。而白玉楼不顾一切的出手,是第二件彻底出乎他预料的事情。

  然而他身体下方的秃鹫群中,胥秋白却没有丝毫的迟滞。

  那些穿刺在空中的金光,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完全与他无关。

  他是闻人苍月的刺。

  是闻人苍月除了金色长刀之外的另外一件绝兵。

  在这营帐中的所有人中,闻人苍月最想杀死的,是未来的云秦皇帝,太子长孙无疆。

  所以他的眼中,唯有长孙无疆。

  所以就在闻人苍月的金色长刀炸成无数金光的瞬间,他将已经擎在手中的深红色巨弓拉开到了极致,他体内的力量,也喷涌到超过了极限,他的双手十指也都裂了开来,露出了白森森的指骨,然而即便如此,即便是在空中,他的双手在这一瞬间依旧保持了绝对的稳定。

  他身上唯一的那枝灰褐色金属长箭以比先前金色长刀更快的速度落下,金属长箭上九颗魔王眼珠般的符文发出的光亮甚至透出了箭身带起的气流,就好像天空真的睁开了九颗魔王的眼珠。

  这一箭,也是碧落陵第一箭师此生最为强大的一箭。

  而且这一箭,还相当于有闻人苍月的金色长刀炸裂为掩护,所以更是强大到了极致。

  然而就在这箭射出的瞬间,这名整个碧落陵中,经历战阵最多,身心都是冷酷到了极点,在闻人苍月的眼中比程玉还要重要的男子,却是脸上骤然变色。

  因为他当然更不可能知道白玉楼会在此刻出手。

  他眼中的天地之中,连那些飞舞着的金光都没有,只有他的箭和长孙无疆,所以他也根本不知道此刻发生在白玉楼和林夕等人之间的事情。

  只是就在他的箭出手的瞬间,他眼前的箭道之中,却是多出了一个人。

  林夕。

  因为强大力量的撞击,林夕被震得飞了起来,就在蒙白的双手伸出,眼前变得一片血红之时,出现在了胥秋白的箭路之中。

  以胥秋白不惜伤残自己十指为代价,发出的超越极限的一箭,即便是圣师都未必能够及时的做出反应,然而这却并非是林夕自己所决定,他只是因为白玉楼这一击,在恍惚中飞了起来。

  九只魔王的眼珠降落在他的身上。

  距离长孙无疆和林夕这侧最近的学院师长是李五,在这箭矢从空而落之时,李五的双手也已经离开了他的面前。

  他厉声长啸着,双手准确的落在了这支箭矢上。

  有金色的碎屑射入了他的面目之间,洞穿了他的双目,但他的双手还是准确无误的钳住了这一枝长箭。

  没有言语能形容这一瞬间的惨烈。

  李五的双目中有血飞洒出来,但他的双手却似乎完全化成了金铁,箭身和他的双手之间冒出了一蓬火花和真实的火焰。

  这一枝箭矢,竟似要被他硬生生的钳住。

  然而这枝箭矢的箭尖却裂开了。

  这是一支连这样强大的力量对抗都无法摧毁,无法直接震碎的子母箭。

  一支同样深褐色的小箭从裂开的箭尖中射出,刺在了林夕的身上。

  这才是闻人苍月的最后绝杀之刺。

  深褐色的小箭洞穿了林夕胸前的铠甲,穿透了林夕的身体,从他的背后铠甲透出,接着洞穿了长孙无疆身上的铠甲。

  这一枝细长的深褐色小箭,将林夕和长孙无疆钉在了一起。

  长孙无疆此刻也恍惚感觉到了什么,他感觉到了有温热的鲜血流淌在自己的铠甲内,他无法睁眼看见,却是莫名的感觉出来,这在他前方的,是林夕。

  他想到了之前林夕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感激林夕为他所做的一切,但他也感觉到了尖锐的箭尖,带着一些破碎的金属铠甲,穿入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此刻,他极涩的苦笑了起来。

  在长孙无疆知道即便这些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护卫自己,然而自己依旧还要离开这世间而最后苦笑时,谷心音在心中轻叹。

  他心中悲哀,看着这些和自己当年一样的年轻人,他就像看着自己的生离死别,然而他的注意力也被闻人苍月和那一箭所吸引,所以他无法阻挡白玉楼的一刀。在白玉楼用自己的生命斩出的一刀,轰击在姜钰儿和林夕身上时,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出手。

  因为他知道夏副院长的状况,他知道学院一定要有一个支柱,不能全部死去。

  吉祥蜷缩在林夕为它准备着的两块厚盾下。

  这两块好像龟壳一样将它盖着的厚盾让它的幼小身躯很安全。

  它此刻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懵懂的它也不懂世间情事,然而这一刻,它的四个爪子也像拳头一样不由得握紧,它也莫名的心痛。

  张平和秦惜月远远的看着金色雷霆的绽放和消失。

  这一刻,两人也只能成为旁观者,只能从那如烈日般炸开的金色雷霆中,感觉到其中的惨烈气息。

  金色雷霆全部消失。

  极高空中,那些服用了药物而变得更加有力,更加焦躁的巨型秃鹫啸叫着,往云层中升腾,带着闻人苍月和胥秋白离开。

  闻人苍月冷漠的看了下方那已经不存在的营帐处一眼。

  然后他转头,对着胥秋白点了点头,表示了对于他这一箭的赞许。

  胥秋白也冷漠的点头回礼。

  两人的身影,彻底在漫天的秃鹫中消失,消失在碧落陵的天空之中。

  ……

  碧落陵的天空渐渐发亮,有朝阳升起。

  在这天下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国云秦,这新的一日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在东港镇和林夕结识,帮林夕制了一柄伞的制伞匠汪不平在吏司给事中的举荐下,通过了吏部的考核,成为了吏部从十品的一名史官。

  弱冠时就已因博闻强记,为了当日东港镇一案,朝着洪神武拍案泼茶,为人正直不阿而出名的原东林行省知鹿郡吏司正五品文官刘学青,正式入主云秦律政司,成为了律政司最有话语权的官员之一,任律政司给事中。

  这一日,有两名大莽的圣师在碧落陵的某处倒下。数月的时间之内,大莽连殁数名圣师,已成大莽王朝建国以来之最。

  也就是在这一日,大德祥商号收购了大同号商行,迅速崛起的财力再次令云秦许多大商行感到震惊。大同号商行主营茶砖生意,商队直达云秦帝国的最北端和最西端,大德祥商号收购了大同号商行,不禁是底下又多了一宗很大的生意,而且还意味着大德祥商号打通了到帝国最北和最西的商运通道,至此,大德祥的货物,已经在大半个云秦帝国铺开。

  这一日,东港镇鱼市前,肤色黝黑的鱼市少东家许笙正在鱼市前的江面上笑着看人划船。

  不是赛龙舟的日子,按理看惯了船来船往,划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看的,然而今日息子江两岸上,却是挤满了许多人,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因为江上划船的,是张龙王。

  息子江沿岸,谁不知道张龙王的大名,尤其是在张龙王协助众人爱戴的小林大人做下了很多令人拍手称快的事后,张龙王的名字更是响亮,只是张龙王已经很多年不到江面上出船,此时当众御舟,所有得知消息而来的,都是第一时间惊叹鼓掌,大声叫好…只见江面上,张龙王豪爽大笑,两页木桨在他手中如旋风般飞舞,一条长舟如离弦之箭,后面一条长长的白色水浪,真是有如一条白龙在水面上疾掠。

  这一日,整个云秦,还有不知道多少和林夕有关的事情在发生。

  然而林夕却是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任何的意识,不知道这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

  他就像一名无所知的婴儿,不知自己处在何方,不知自己的生死。

  就像他第一次刚刚降临在这世间时一样。

  ……

  遥遥远远,似有一声悲悯的叹息传入他的耳中。

  这一声叹息,就似将这世间数不清的悲欢离合,带入了包裹着他的无边黑暗之中。

  ***

  (这一章,竟花去我所有力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