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摧心肝

第九章 摧心肝

  一股莫名的悲戚充斥在林夕的全身,他无法再沉湎于无边的黑暗之中,他醒了过来。

  痛。

  首先是将心脏捏在自己手中,然后狠狠揉捏的那种痛,接着是浑身都如同粉碎、切开般的痛。

  后者的痛,他可以忍受,但前者的痛,却是让他浑身抽搐而无法承受。

  他的眼前亮了起来,一时却依旧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他依旧有些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紧紧的缠着,连手指都不能动。

  他眼前的世界越来越亮,就像他前一次降临到这世间一样。

  他的心中蓦然充斥满了恐惧,就如前一次一样不敢面对这个无比真实,充满悲欢离合的世间。

  接着他开始想起一些事情,想起了那一条金色的雷霆,那一些零散的片段,然后他无法呼吸,然后整个真实的世界,彻底出现在他的面前,像一座无比巨大的大山一样,陡然压在他的身上

  林夕睁开了眼睛。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块块的木板,这是马车车厢的顶部。

  他知道了自己是在一个马车车厢中,方才和无尽黑暗相比的光亮,此刻却是十分的昏暗。

  这个马车车厢的门窗是关闭着的,唯有一个小的透气格子开着。

  接着他看到自己浑身都绑满了厚厚的黑色军用绷带,甚至很多绷带的下面,还绑着许多的夹板。

  然后他看到了看着自己的谷心音。

  看着对方的眼睛,他便明白,之前那一声叹息,就是这名唐藏回来的学长发出。

  从谷心音的目光之中,他想起了更多的片段,他更加难以呼吸,然而一股说不出的痛苦,却是让他忍不住要发声。

  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从他的口中发了出来。

  这是他重新回到这个世间的第一个声音,但也只是发出了这一声痛苦的声音,林夕便已看着谷心音,出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谷心音知道林夕要问的是什么事情,他知道此刻林夕的痛苦,因为他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然而他看着不可能发出声音,却依旧强行的发出了声音的林夕,他没有隐瞒什么,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道:“白玉楼斩了你一刀…他最后的出手,显示出他应该是大莽千魔窟的修行者,他是一名大莽潜隐,应该是惧怕你将来对于大莽的威胁,所以才不惜一切的要杀死你。我们都没有料想到这点,而且他的修为极高,所以他得手了。”

  “白玉楼…”

  林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迅速的变冷,就像是在陷入一个冰块之中…这一瞬间,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想明白了徐宁申为什么能够从东林行省逃脱,逃到龙蛇边关去,他想明白了为什么闻人苍月会如此肯定他们的位置,以如此的方式发动一击。

  “他还活着么?”林夕的声音平静了下来,却是充盈着一股如同从他体内透出来的冷。

  “在他出手斩杀你的时候,他就也已经死了。”谷心音看着林夕,也平静的说道:“在那种情形之下,就算是圣师,也无法抵挡得住闻人苍月的那件魂兵。”

  林夕想要点头,但他连颈部都被厚厚的绷带紧绷着,无法点头,他僵了片刻,出声道:“姜钰儿呢?”

  谷心音看了一眼林夕,没有出声。

  但他可以感知到林夕的呼吸和体内的气血流动,他知道林夕一定要听自己的回答。

  于是他点了点头,轻声道:“她走了。”

  ……

  车厢中再次陷入了沉寂。

  没有任何摧心裂肝的哭喊,在愈加的平静中,林夕再次艰难的出声:“陈暮…长孙无疆呢?”

  谷心音静默的看着林夕,再次发出了一声轻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为了整个云秦,为了整个天下,也为了林夕这些和他们当年一样的年轻人。

  “闻人苍月的那一击只是掩护…太子也走了,这一战,整个天下都败在了他的手上。”

  林夕的身体再次僵了片刻,然后他看着谷心音,“其余人呢?”

  “李五的双目盲了性命无忧。”

  “南宫未央废了一只手,至少要半年才养得好。”

  “一颗残片刺入了蒙白的额头,残片已经取出来了…性命没有危险,只是会留下点伤疤,以后天气变化,可能会时时有些头痛。其余人都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头痛么?

  林夕一时再也说不出话。

  他痛。

  无比的痛。

  但一时却不知道到底自己是哪里痛。

  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心、肝、肺…似乎全部已经彻底撕裂,全部碎裂,在体内无影无踪。

  切肤痛、摧心肝。

  ……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姜钰儿也要派到这里来!”

  “把别人派到这里来,我能够理解…但学院为什么要派她过来!”

  林夕的声音,再次在这沉寂的昏暗马车车厢中炸响了起来,这声音,完全不像他平时的声音。他胸口的绷带中,再次渗出了一滴滴的鲜血。

  车厢外有不少人。

  这是一支正在行进中的队伍。

  林夕这瞬间发出的声音很大,所以外面的人都听到了…在第一个音节传入外面人耳中的时候,车厢外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时间狂喜,然而在听到第二第三第四个字的时候,听着林夕这样的声音,有人便开始低声的哭泣。

  “为什么,你告诉我!”

  林夕用仿佛不是自己的力量,不是自己的声音,看着谷心音,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

  他信任学院,且知道这事和谷心音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此刻,他的痛,让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这种情绪。

  谷心音看着林夕,看着林夕胸口渗出的鲜血,他没有出声,一直等到林夕的声音消失,他才摇了摇头,看着林夕,轻声道:“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在学院,但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

  “夏副院长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之前说白玉楼已经得手…便是,正常情形下,你也已经死了。即便没有接下来的那一箭,你也已经死了。”

  谷心音充满悲悯和感慨的看着林夕,接着平静而轻的说道:“按理只是白玉楼那一击冲击的力量引起的伤势,你也应该比长孙无疆伤得更重,即便唐雨人他们都在,即便手上最好的药物全部用在你身上,也救不了你。然而加上后来贯穿你身体的那一箭…你却还是活了下来。除了你远远超出常人的意志力,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修炼有学院罗老师的明王破狱。”

  “你的魂力比一般人要多出近一倍,且受伤时还算充盈,所以阻止了你体内大多数伤口的出血,你才能活得下来。”

  “你拥有那样的直觉,甚至连闻人苍月用何种手段发动绝杀都隐隐感知到…所以我知道,你是和张院长一样,拥有‘将神’天赋的人。”

  “我可以肯定,夏副院长的身体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在他离开这个世间之前,总得找人接手,可以护着青鸾学院。所以他一定要接我回去…然而这个世间,不仅仅是闻人苍月不想我回去,整个云秦,中州皇城,甚至青鸾学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想我回去。所以我未必回得去,所以他将你们送到我们的面前。”

  “这是学院的两代人…这是真正的青鸾学院,这是他挑选出来的继任者…可以将真正的青鸾学院延续下去的人。”

  谷心音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的顿了顿,微笑道:“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我们回不去,至少也要找一些传人,可以将我们青鸾学院真正的强大,传承下去。我们在这里,就相当于青鸾学院在这里,你们也相当于回到了青鸾学院。”

  “这些人都是你真正的朋友,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姜钰儿是什么样的人。”谷心音看着无法出声的林夕,接着平静道:“她胆小羞怯,修炼资质也是一般,的确十分平庸,但是她没有什么坏心…你要明白,我们青鸾学院,除了像我们这样的人身上有一些厉害的修行之法需要传承之外…还有一些杀伤力更为恐怖的东西也需要传承。世间害怕青鸾学院御药系的人,并不是害怕御药系的人会炼丹,会救人,而是害怕御药系的毒药,害怕像蓝杏那样的东西。像蓝杏那样的东西,只有落在安可依和她这样的人手中,才安全…所以她才会来到这里。没有坏心,善良平庸,这却是掌握那恐怖杀伤力的东西,所需的最佳品质。”

  林夕听明白了,他的身体,无声的颤抖了起来。

  “我也曾想过,愤恨过,想着我为什么要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谷心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夕,接着平静而轻声的说道:“但这就是真实的世间,我们无法逃避,唯有面对。”

  “其实在我想明白夏副院长一定要我回来的原因之后,我很多时候也依旧会感到无力和绝望…因为我未必能真正回家,因为即便我回家,我也不够强,无法像张院长那样强大…无法像他那样强大,即便再强如闻人苍月,强如李苦,便不可能真正的像他一般改变这个世界。然而我遇见了你…我们还活着,便有了意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