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观自在降魔

第十章 观自在降魔

  马车在行进,车厢中沉寂了许久。

  “这些年,你是怎么撑过来的?”不知过了多久,林夕看着谷心音,出声问道。

  谷心音看着林夕,自嘲的笑笑:“因为仇恨。”

  “所谓的遗忘,责任…在这世间最简单的爱恨面前,都是虚伪和虚弱的。”谷心音看了一眼林夕,认真的说道:“我不想让我的那些仇人在这世间上好好的活着,我要杀死他们,这才是这些年我能撑过来的真正原因。”

  林夕的声音开始变得平静:“那名箭师是谁?”

  谷心音看着他,也平静的答道:“我听唐雨人他们说,是胥秋白,早年参加青鸾学院大试没有入选的一名修行者,一直想和佟韦决一高下。”

  林夕轻微的咳嗽了起来,“他和闻人苍月去了哪里?”

  谷心音这次却并没有回答林夕的问题,认真的摇了摇头:“这还不是你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学院从来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但夏副院长看出了你的潜质,且他把你送到这里,便说明你已经通过了他对你的所有考验。所以我会把我的鸡蛋也放到你这个篮子里。”看着一时没有发出声息的林夕,谷心音接着道:“只要你活着,闻人苍月和胥秋白,就一定会死在你的手下。”

  “我的伤要多久才能好?”林夕沉默了许久,问了这一句。

  在平时,修行者对于自己身体的状况自然要比任何人都清楚,然而此刻,他的体内却是处处迟滞,他根本无法感知清楚自己的具体伤势。这种伤势,和谷心音一开始说的一样,他本该就已经死了,只是因为明王破狱和身边正好有唐雨人和蓝栖凤这些人的存在,他才活了下来。

  “唐雨人和蓝栖凤将妖华露和逐龙澶都用在了你的身上,你要想起身行走很快,但你的身体依旧如同刚刚粘合的碎木块…要想大量动用魂力,和人动手,至少要在半年之后。”谷心音看着林夕,道:“但魂力修行,和身体无关。”

  林夕用力的微微抬起了头,看着谷心音,想要说什么,却被自己体内冲出的破碎血腥气所激,咳嗽了起来。

  “我已经仔细向安可依她们问过你的修为进境,你的修为进境,可以说是极快。”谷心音却是反而微笑,赞叹的微笑:“想必你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修行,且修行得极其刻苦,否则即便天天在战场上,以你的体质,也不可能达到现在的修为。”

  “既然你已经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修行,尤其你体内的魂力总量又比一般人多出许多,我想有个问题你肯定考虑过。”谷心音微微顿了一顿之后,看着林夕,缓缓的接着说道:“如果能尽可能的将体内的魂力多喷涌出去,那一击的力量,自然会大出许多。”

  林夕努力的调匀了自己的呼吸,他之前便已经是“修行痴”,而在无边黑暗之中醒来,如同再次活在这个世上之后,他对于修行和力量的渴求,更是远甚以往。

  “但修行者的身体,是一件容器,也是魂力流淌的通道,过度的魂力喷涌,首先便相当于破坏自己的身体,杀死自己。”他看着谷心音,声音微颤道:“难道您从唐藏带回来的,便是可以超出极限使用魂力的修行之法?”

  谷心音脸上现出了淡淡的哀伤,他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是的。”

  ……

  林夕不再多说什么,他的身体也无法动作,无法向谷心音行礼。

  然而这一刻,谷心音明白他的心情,他也明白谷心音的心情。

  马车车厢之中再次静谧下来,而后响起谷心音平静而极低,唯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抛开战技不论,衡量一名修行者的强弱,有三个方面,魂力本身的力量、修行者的身体、以及调用魂力的速度。”

  “你说的不错,魂力修行的目的,都是在一瞬间尽可能的喷发出更多的魂力出去,这样就会带来更强大的破坏力。”

  “为了做到这点,炼狱山的修行者都是尽可能的提高身体的承受力,他们的魔变,就是让体内的血肉和经脉变得更为强壮,可以承受更剧烈的魂力喷涌。”

  “唐藏般若寺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并不算出名,然而只是因为出世的修行者很少,就我所知,他们有比千魔窟和炼狱山更好的淬体术‘般若金刚’,还有云海小和尚所修的,可以将自己的魂力压成一层晶壁,保护自己体内血脉,甚至可以让对方的力量贯入,然后反击的‘小须弥壁’。还有可以自我麻醉,浑然不知恐惧和痛苦的‘无畏无怖’。我所得到的,是‘观自在降魔’。”

  “魂力修行,千百年来,无数的修行者探索,甚至发掘古迹,追查古籍,都发现没有花巧,都是要通过冥想修行来积蓄。冥想修行就像是在修行的时候彻底‘寂灭’,不用自己的精神,将这精神力量蓄积起来。”

  “所有蓄积起来的‘魂力’,自然积蓄在丹田处,这可能和人体自然构造有关,各个修行流派的修行者,都是一样,也就是说,所有修行者的魂力,都是自然积蓄在丹田之中。然而般若寺的这‘观自在降魔’,却是不将丹田,而可以将整个身体,当成一个碗…平时魂力,就均匀充斥在体内各处,魂力不走单独经脉,从体内各处,肌肤毛发透出,在身体表面流淌,又凝成一股….别的修行者,丹田是一个碗,但也像一口井,调用魂力,还必须从这井里打水倒出。而修行了‘观自在降魔’的我们,身体才是真正的一个碗,想用魂力,就直接倒出。”

  “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将水倒出来会比别人快,而且因为这个碗大,倒出的水也会多许多。”

  “而且般若寺的这门修行之法,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同样修为之下,感知会比别人强许多。

  “最为关键的是,这门修行之法,这整个世间,将只有我和你会。也就是说,这整个世间的其余所有修行者,哪怕是张院长和夏副院长,他们的魂力都是聚集在丹田,而我们,却是弥散于全身。”谷心音看着林夕,解释得极其详细和耐心,“即便是般若寺,现在也没有任何人会这门修行之法…因为般若寺的佛窟之中,虽然有这门修行之法的经文,然而却没有人看得懂。因为我得到的,便是般若寺那名唯一悟出了这们修行之法的苦行僧的笔记。”

  ……

  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在这个昏暗的车厢之中,一名内相系的学长,开始对一名止戈系的学弟,传授这世上暂已无其他人知晓奥秘的般若寺绝学“观自在降魔”。

  ***

  (这章时间上赶不及,字数略少一些明天的章节尽量会字数多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