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他会发疯

第十一章 他会发疯

  马车还在夜以继日的前进。..

  始终昏暗的马车车厢之中,如木头一般躺着一动不动的林夕,体内的魂力均匀弥散到了全身。

  先前因为体内的处处阻塞,魂力根本无法流动开来,无法感知自己体内伤势的林夕,终于可以感知出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感知出自己胸口至体内深处,有一道如盛开花朵般的伤口,他感知出体内的血肉、骨骼,几乎处处崩断。

  他知道胸口那伤口,是因为那名名为胥秋白的箭师的一箭。他知道身体的骨骼几乎全部碎裂,是因为姜钰儿撞击到自己身上的撞击力。

  他感知出来,体内有数股药力在流转,一股股的血腥味和药香味,交缠在他的口舌和意识之中。

  就在相邻一辆马车之中,谷心音掀开了车帘,对着在马车附近行进的数人点了点头。

  ……

  林夕所在的马车车厢门被打开了。

  高亚楠进入了车厢。

  对于林夕先前的那个世界,她是一名极其传统,极其保守的女生,然而在进入车厢之后,她没有先说什么话,而是握住了林夕的手。

  她的手很软,很温暖。

  她明白,此刻的林夕,需要她的温暖。

  “蒙白呢?”

  林夕的眼睛微微湿润,在朦胧的雾气中,他看着高亚楠,轻声问道。

  “等下他就会马上来看你。”高亚楠的眼睛微红,但她看得出林夕的坚强,她明白自己也要坚强,而且她知道林夕已经挺过了最艰难时候,她没有隐瞒什么,细声道:“他的情况不太好,从那天过后,一直都没有说什么话。”

  林夕沉默了片刻,道:“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会回青鸾学院,按夏副院长传来的消息,我们很多人都会回青鸾学院。”高亚楠看着林夕道:“但你不会回青鸾学院,夏副院长会安排你去一个更为安全的地方养伤,我们要分开大半年。”

  林夕看着高亚楠和自己牵在一起的手,喃喃道:“学院还不够安全么?”

  “知道你在哪里的人越多,你便更不安全,学院里面也有无数别的眼睛,唯有将你暂时和学院,和这些纷争全部割裂开来,才会更加安全。”高亚楠知道林夕不是需要解释,但她明白在这种时候,多说些话,总是好的。

  于是她看着林夕,接着道:“闻人苍月没有死,他应该能从白玉楼那最后一击和那些片段,推断出你的潜质…现在传在外面的消息是你已经死了,他应该也会相信你已经死了,因为你的伤势,足够致命,他和那箭师都已亲眼所见…但接下来回报给皇帝的消息会是真的,他会知道你没有死。”

  林夕道:“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真的?”

  “因为你肯定还要出来,而且你将来不可能是普通的修行者,不可能隐瞒得住,只要你出来,别人都会知道你林夕还活着。”高亚楠轻声道:“青鸾学院不怕欺君,然而却必须考虑皇帝的感受…他一直对你的观感不佳,而且他只有这一个儿子。因你带陈暮去迷踪林,他肯定会认为你是陈暮的主要保护者,在这种情况下,你活着,他儿子死了,在心理上,他肯定无法接受。如果现在告诉他你已经死了,但后来他发现你还活着,在心理上,他肯定会更加难以接受,同样是怒火…后者的怒火肯定比前者还要大。”

  听到高亚楠称呼长孙无疆为陈暮,林夕知道她和自己也是一样的想法,不管长孙锦瑟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但陈暮始终是陈暮,是他的朋友。

  “我答应过陈暮…我理解长孙锦瑟的感受。”林夕慢慢的说道:“只要他不针对你们,这次哪怕对我做出些过火的事情,我会因为陈暮而原谅他。”

  “我们已经出了山阳道,夏副院长安排接应你的人很快会到。”高亚楠看着林夕,咬了咬嘴唇,道:“这次我们和你说话,也相当于是告别。”

  林夕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高亚楠脸上微喜,又看出了林夕此刻眼中的意思,她便轻声宽慰道:“夏副院长和我父亲都会做安排,而且谷心音学长会先走。因为陈暮的关系,一些原本可能对谷心音学长不利的力量,已经去对付闻人苍月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只需担心你自己。”

  林夕沉默了片刻,道:“半年之后,云秦不知道会怎么样。”

  高亚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伸出了另外一只手,轻抚上了林夕的脸庞。

  ……

  车帘掀开,又合上。

  高亚楠走出这车厢之后,蒙白走进了这车厢。

  蒙白低着头。

  林夕看着他,过了许久,一直不出声的蒙白,却是张口,大哭了起来,哭得肝肠寸断。

  “我恨我自己。”

  大哭了许久,蒙白才终于说得出话来,看着林夕说道。

  “为什么?”林夕看着这个依旧没有变瘦,但神容却像是老了几岁的胖子,他知道蒙白这么多天一直没有说话,此刻必定有很多话要说出来,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三个字,只是听着。

  “你们都知道我胆小…我从来也没有觉得胆小是什么坏事。我奶奶从小就对我说,胆小的人总是要活得长一点。”

  “仗总是有人打的…多一个我少一个我,根本没有区别,所以我不恨我没有勇气和人去打打杀杀…可是我喜欢她,可是我胆小的连喜欢她都不敢说出来…我都还没来得及说我喜欢她。”

  “我心里总是想着和她站近一点,可是我不敢…如果当时我站得离她近一点,或许我就能救得了她。”

  蒙白抬起了头。

  林夕看到,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深深的,才刚刚结痂的伤口,就像多了一条痛苦的眉毛。

  “我要杀了闻人苍月。”

  这个额头上有着可能永远都不会消失的伤疤,满脸涕泪的胆小胖子,却是看着林夕,说道。

  “会的。”

  林夕郑重的保证:“我们一定会杀了他。”

  ……

  蒙白走出了车厢,他哭泣着,看上去依旧像是一个胆小的胖子。

  姜笑依走进了车厢。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点。”姜笑依在林夕的身旁坐了下来,看着林夕道:“我们都明白,你是想我们所有人都活着,闻人苍月有这样强大的手段,便注定有人会死,你已经尽力,不必因此内疚。”

  林夕看着这名和自己最为亲近的好友,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我知道。”

  “边凌涵说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也生怕一个个和你告别反而让你更觉的伤悲一些,所以她让我告诉你,她就不过来了。等你伤好了,自然会再见。”姜笑依微微苦笑道:“我想她也只是借口,女孩子虽然平时刚硬,但遇到这种事情,总是要比我们脆弱一些,我想是她还不知道怎么样来面对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来面对你的痛苦和难过。”

  林夕嗯了一声,问道:“有其他人的消息么?”

  “就目前的消息,花寂月也进了碧落陵,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姜笑依道:“还有张平和秦惜月那天也正巧离我们不远,和我们会和了,现在就在外面,马上也会来看你…别的暂且还不知道。”

  “让他们也进来吧,这里面虽小,好歹也坐得下几个人。”林夕苦笑道:“你们一个个进来,真像是对我进行临终关怀,好像我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你要耐心一些。”姜笑依点了点头,却是又看着林夕说了这一句。

  这句话很突兀,但是林夕却很清楚自己这名好友的意思,他微微的动了一下僵直的头颅,算是点头保证:“报仇这种事情,我会比你们想象的更有耐心。”

  “好。”

  姜笑依彻底放下了心,掀开了车帘,探出身去,轻唤了两声。

  林夕看着显得更加沉稳的张平和虽然瘦削了些,但依旧惊人美丽的秦惜月,主动出声道:“想不到这次这么狼狈…天天炼箭,却差点被一箭射死。”

  张平的话一直不多,此刻听到林夕的这句看似轻松的话,他的胸口一堵,却是更说不出话来。

  秦惜月静静的看着林夕。

  虽然此时林夕看上去并不十分难过,但她知道明白林夕此刻的痛苦和难过不可能消解。

  “我知道蒙白在自责。”她并没有什么顾忌的帮林夕理了理头发,轻声道:“这些天我也在自责…因为如果我能够再快一点,再早一点赶到,就可以早些提醒你们做防备。”

  林夕苦笑道:“我们都败了。”

  “姜钰儿是你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秦惜月看着林夕,道:“所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我们所有人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你不要忘记,你还有我们。”

  “我明白。”林夕认真的看着她美丽的双眸,道:“正如谷心音学长有蓝教授和唐教授他们,所以他才不会彻底被仇恨占据。”

  ……

  暮色慢慢的降临。

  马车还在行进,高亚楠和姜笑依等所有人却是都已经停了下来,站在一处山岗上,看着这辆载着林夕的孤零零的马车在山道上前行。

  “我总觉得他会发疯。”看着离开的林夕,姜笑依突然轻声说了这一句。

  秦惜月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高亚楠看着林夕孤单离开的马车,想到姜钰儿,她没有出声,只是心疼。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