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等我闭目之后

第十二章 等我闭目之后

  一个黑点在苍茫的天地间盘旋飞舞。

  这是一只刚刚能够独立飞翔觅食的幼鹰,高高的飞翔这种事情,对于它还是很新奇的事情。

  蓦的,一片高高的黄色城墙突兀的出现在它的眼里,这片城墙就像山刃一样极高,遮住了它眼前的半边天空和烈日的阳光,连绵不见其边的城墙之后,是连在高空的它都看不见尽头的城廓,不知道方圆有多少里。

  这头第一次飞翔到此的幼鹰不知道这就是这世间的第一雄城云秦中州城,它只是觉得震撼,不知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令它觉得震撼和惶然的这样一片城廓。

  飞翔在高空之中,它便不可一世的觉得自己就是这世间的主宰,然而只是这巨大城廓的一角,就令它觉得自己在这城前,什么都不是。

  在震撼和惶然之中,这只幼鹰继续往前飞去,想要看清这座城廓的全貌。

  在飞掠了许久,感到体力都已然不知之时,它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座山,山前有一片比烈日的阳光还要耀眼的宫殿。

  这只幼鹰惶惶然的飞掠下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想要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轰隆!”

  就在它将要降落在一座高高角楼的屋檐上时,这片宫殿的深处,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雷鸣。

  与此同时,一支没有什么声息的羽箭,洞穿了它的身体。

  这是飞鸟不准渡的云秦皇城。

  ……

  皇城深处的议政殿内,金丝楠木的大柱上嵌着金色的长龙,厚重的金砖就像一片金色的汪洋将数十名官员陷于其中。

  纯金龙椅裂了半边,金色的缝隙间,隐隐有电光跳动不止。

  龙椅上的那人,从未有过的失态,从未有过的震怒。

  “朕只有这一个儿子!云秦只有这一个太子!”

  “可是你们,连朕这一个儿子都保不住!”

  “朕的儿子死了,他林夕为什么还活着!他还有什么资格活着!”

  “青鸾学院的那些圣师的命,谷心音的命,比云秦的未来皇帝,还要重要么!这么多年,我云秦有多少的财力物力供给到青鸾学院,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这样的青鸾学院,存在于云秦还有什么意义!那些整个云秦都难觅的珍贵药材,珍贵炼兵材料,送到青鸾学院还有什么意义!”

  …

  被震裂了半边的龙椅两侧,极空旷威严的金色大殿中,有几个重重的帷幕,每一个帷幕就像是一个深邃的营帐。

  每一重帷幕都很轻薄,可以依稀看得出其中坐着的九个苍老的身影,但因为重数极多,所以无法看清面目,只觉得深沉威严。

  今日议政殿中到场的官员数量并不多,然而却是各司重要人员已经全至,在之前的十数停时间内,龙椅上的云秦皇帝长孙锦瑟已然在震怒和失态之中,已经下达了诸多过于严苛的皇命。若是这些皇命都在今日贯彻实施下去,那么各司就会有二十余名在这次平乱之中没有太大干系的官员被判处死。

  因为太子被闻人苍月刺杀的事情太过严重,在长孙锦瑟失态下达这些皇命之时,这殿中所有官员,包括那重重帷幕之后的九个老人都保持了克制,然而听到这名因为丧子之痛的帝王明确表示出要处死林夕和断绝对青鸾学院支持的话,殿中所有官员和重重帷幕中的九名老人都是心中震惊,震惊于皇帝为何会如此丧失理智。

  这些年来,这些中州皇城中的真正权贵都是眼中雪亮,在他们看来,皇帝虽然太过激进,但至少聪明且懂得权衡利弊,在他们的判断之中,皇帝自然会因此事而震怒,会因此事而死很多人,然而皇帝如此丧失理智的震怒,却是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计。

  听到这些彻底丧失理智,也完全超出所有人预计的话,殿中所有的官员便都知道,此时必定会有人出声了。

  “圣上圣明。”

  和所有这些官员的预计一样,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重重帷幕之后响起。

  这声音并不响亮,甚至有些说不出的暮气,然而声音发出之时,这人身外的重重帷幕全部泛起涟漪,却是说不出的威严,使得整个大殿之中的气息都为之一寒。

  “纵观林夕此行,先诛公孙泉,后斩秦擎黄,在救太子途中,也是忠勇无双,且最后被箭击,也是在太子身前,先受箭…像他这样的人才,不死是我云秦大幸,实当嘉奖,又怎能迁怒在他身上。”

  “青鸾学院毕竟只是游离在我云秦之外,我云秦供奉青鸾学院,一是因为张院长对于云秦的开国之功,二是青鸾学院这些年对云秦所做的功绩,实则不止我们云秦给予的这些东西。他们已经尽力给予,我们又怎能因我们认为给予的不够,而怪罪于青鸾学院?”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尤其此时除了闻人苍月有可能会怀疑林夕的潜质之外,即便是中州皇城的所有人,即便是此刻站于殿中所有官员最前的高亚楠的父亲周首辅,也根本不知道林夕拥有何等的潜质。

  在他们绝大多数人的眼中,林夕还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他们看来,皇帝单独特意提及这样的小人物,要拔高到这样的程度,本身就是有失威严和理智的事情。且要直接如此和青鸾学院决裂,这简直就不是一个云秦帝王所说的话,而是一个云秦的孩童所说的孩子气的话。

  ……

  长孙锦瑟霍然转头,他带着无边怒火和威严的目光,极厉的刺在那名帷幕后的黄姓老人的身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朕从未否认过张院长的功绩,但我云秦…真是没有青鸾学院便不行么?那么多年轻才俊,那么多财力物力,放到别的学院,难道就不能变成我云秦的人才?”

  这是一句让所有人眼皮一跳,心中更寒的问题。

  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几乎同时浮现出一个念头:“圣上对于青鸾学院的恨…竟已积累到了这种程度?”

  “朕不相信…没有青鸾学院,我云秦便不能屹立在这天地之间!”

  然而长孙锦瑟还没有停止,他看着这九个重重帷幕,看着这好像九朵压在他心田上的乌云,又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样一句。

  “圣上英明。”

  依旧是那苍老的声音,但却也已经带上了一丝愤怒和震惊的轻颤:“先皇临终时,最后一句便是交待,要以法、以礼治国,即便圣上对青鸾学院有什么不满,也要三思而慎行。”

  长孙锦瑟寒声缓道:“朕已经想得很明白了…对于青鸾学院,朕会怀着尊敬,守之以礼。但既然连你们和青鸾学院自己,都不觉得青鸾学院应该受帝王管辖…那便让青鸾学院的人,当真正的世外隐者。朕会将四季平原和登天山脉,划成属于他们静修的净土。”

  听到这一句同样是孩子气的话,然而却是这世间最有权势的帝王极其认真而隐含震怒的说出的话,一时之间,整个大殿之中的空气降到了最低点。

  “臣不同意圣上这样的决断。”那道帷幕之后的黄姓老人痛苦的咳嗽了一声,他知道皇帝已经不想再讲道理,于是他也不再多说什么道理,只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长孙锦瑟很清楚这每一道帷幕之后的老人身后所代表的势力,然而他此次却不想再有任何的妥协。

  他以近乎低沉咆哮般的语气,极冷厉的说道:“朕不需要你同意,朕只需你听从朕的命令。”

  帷幕之后的黄姓老人再次痛苦的咳嗽了一声,“臣依旧想请圣上三思。”

  “臣也请圣上三思而后行。”又一道帷幕后的声音响起。

  “请圣上三思。”

  接着又是一道没有停歇,一道接着一道宏大而充满威严的声音,响在殿内。

  九个重重帷幕之后,全部都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这些声浪,如一座座神山一般,压向了龙椅上的帝王和殿中的所有官员。

  长孙锦瑟站了起来。

  周首辅转身看了一眼,所有的官员全部低下了头,如潮水般退出了这个大殿。

  一时之间,整个空旷的金色大殿,只剩下了长孙锦瑟、周首辅以及重重帷幕之后的九个老人。

  “这次朕不会让步。”

  长孙锦瑟,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变得极其的冷漠,看着那九道重重的帷幕,说道。

  “臣无意折损圣上威严,但此事实在太过…否则即便臣再不顾自身生死,也不至于所有人都站在圣上的对面。”那名黄姓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臣再请圣上三思…哪怕圣上做出些许让步,也总比让我们绝对无法接受好。若是圣上执意如此,至少也要等到臣闭目之后。臣闭目之后,便什么都无法再管,也什么都管不了了。”

  长孙锦瑟仰起了头,沉默了片刻。

  “好,朕先等到你闭目之后。”这名云秦皇帝,在极冷极威严的说出了这一句之后,便直接转身,走出了这个空旷的金色大殿。

  ***

  (因为习惯在写重要人物的时候,都尽量将自己代入进去,尽量去想自己是那样的人的话,会如何的心理结果长孙锦瑟这样的人物,应该算是有一个精神病的人物了,结果自己要把自己代入成这样的精神病想着让这精神病做出幼稚和变态的事的同时,又要做出帝王和枭雄做的事情,所以普通的过度章节反而难写,所以脑力一直有些跟不上。明天的章节会好好修改修改,两章更新都会放到晚上,这样会做得更好点,然后过度章节也会过去的快一点。至于说有不少书友这两天言辞激烈的批评我,有说网文连受伤都不能受伤,别说死,还有说过度太平淡等等,我只想说,我只是忠于我脑海中的故事,好好的讲故事,你说的那些网文不是我的故事。至于写作技法,就更不想多讨论了,有些人会因为朋友间的几句平淡对话而感动,有些人却只想看谁一刀杀了谁。毕竟我不能保证我的书看起来有多好,只能做到让自己觉得更好。大家各取所需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