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发疯

第十五章 发疯

  马车行走在秋光里。

  昏暗车厢里的林夕依旧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

  然而他的魂力,每天都在增长着,他体内的伤势,也在每天好转着。

  他很平静,每日里都似乎在沉睡,都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但如果有人能够知道他的些时日的真正状态,就知道他已经发疯。

  因为他每日都在修行,不间断的冥想修行。

  从冥想修行中醒来之后,他便继续再合上双目,再继续冥想修行…一天一天,皆是如此。

  能够不被打扰的进行冥想修行,这对于修行者而言是件幸福的事情…但不间断的不停修行,却是一件极其枯燥,极其寂寞的事情…这种事情,就和将一个普通人关在一个永恒不见天日的黑屋子里差不多。

  青鸾学院的许多典籍里就有记载,普通人只要单独一个人被关在黑屋子里,超过三天,精神就有可能崩溃。同样,修行者若是不间断的连续冥想修行超过三天,精神便也极易崩溃,这个时候因为极端的孤独和一些其它负面的心理,会使得修行的每一停时间都是极其的煎熬。

  时间再长,修行者便会觉得自己可能永沉在这样的黑暗和无意识中出不去,便会做出许多暴躁的事出来…超过十天,绝大多数修行者都会出现幻觉,都会发疯。

  然而从林夕醒来,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到此时,早已远远的超过了十日。

  只有疯子,才会这么疯狂的修行。

  即便是当日坐在千魔窟外的大道旁看虾的李苦,也至少眼中有鲜活的水渠和水塘,身前大道上还有不时来来去去的各色人群。

  ……

  秋风吹拂,有几片黄叶,掉落在车厢的顶上。

  车厢中的林夕,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然后侧了侧身,十分僵硬的用双手撑着,慢慢的坐了起来。

  在他双手接触到车厢底部的厚厚软垫,开始坐起的瞬间,他的全身,发出了无数轻微的声音,就像是身上原本覆盖满了一层秋霜,此刻因为他的动作,而纷纷从他的身上掉落下来。

  这是林夕体内无数骨骼和血肉之间发出的声音。

  林夕不知道唐雨人和蓝栖凤到底给自己到底用了什么样的药物,但这些药物必定珍贵到了极点。

  在白玉楼的一击和胥秋白的一箭之下,他非但全身的骨骼都碎裂了大半,而且那贯穿了身体的一箭,还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扯出了不少裂口。

  但在这些药力的作用下,只是二十余日过去,他体内这些破损处,便已全部真正“黏合”在了一起。

  且不知是这些药力的附带作用,还是唐雨人和蓝栖凤在隐隐觉察到自己的潜质之后,又施了可以提升修力的丹药,在这二十余日里面,都会有一些精纯的药力,在修行之中缓慢的化成魂力,提升着他的修为。

  他体内的魂力,已经从原先的气流感,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水流感。

  这便代表着他的魂力修为,已经在他这些时日的发疯修行和珍稀药力的双重作用下,到了大魂师巅峰的修为。

  这种修为速度,整个天下,不知几人可及,若是被人知晓,又不知会引起这天下多少年轻才俊的钦羡和嫉妒。

  然而由几片黄叶掉落的轻微声音,感知出秋的来临,终于感知出时光的飞逝的林夕,却没有因身体终于可以动弹,修为大进而有丝毫惊喜,此刻他只想要坐起来,走出马车车厢去看一看。

  因为再不走出去看看,他知道他真的就会发疯了。

  而且真正让他从冥想修行中惊醒的,并不是那几片掉落在车厢顶上的黄叶带来的秋意,而是从他体内涌起的一股莫名古怪的感觉。

  就好像有一股陌生的,不属于他的东西,在融入他的身躯,融入他的生命。

  ……

  林夕坐起,体内无数骨骼和血肉之间发出的声音虽然只是如秋霜剥落般低微,然而驾车的人还是马上感知到了,原本行驶得便不快的马车马上停了下来。

  林夕缓缓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打开了车门,掀开了帘子,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光亮,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坐在车门口,双脚落下了坚实的地面。

  他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看到赶车的是一名自己并不认识的黄脸老妪。

  “我是南宫未央。”然而这名黄脸老妪看着他,却是直接开口说道:“青鸾学院不和你接触,将你丢在世间,对你反而更为安全,所以青鸾学院的所有人会和你隔绝开来我熟悉中州皇城的大多数路数,但除了长公主之外,没有人了解我。所以只要我不出手,就永远是一个隔绝在青鸾学院和中州皇城之外的人。”

  面对对方这样认真的解释,知道学院那些教授有足够手段改变一个人容颜甚至气息的林夕只是点了点头。

  他也是在碧落陵受伤之后,第一次能够真正点头。

  他的脖颈之间和身上,再次传出许多轻微的声音。

  “你要做什么?”南宫未央看着他,认真的问道。

  “我想看一看着外面。”觉得有些耀眼的林夕眯起了眼睛,他看到这是在一条普通的官道上,两边都是一片低矮的小树林。

  “我要去洗洗脸,还有一个人呆一会。”他看到其中一片小树林之后,有一片水光,是一条有着缓坡的小河,于是他便又对南宫未央说了这一句。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看出林夕想要一个人,便反而赶着马车,往前缓缓前行。因为她知道,现在她和林夕只是普通人。

  对于这个世间而言,最普通的普通人,反而最为安全。

  林夕开始动步,行走在云秦这一年的秋里。

  他走得极其缓慢,身体不断的摇晃着。

  一丝苦意弥漫在他的嘴角。

  虽然确信自己已经能够行走,然而和谷心音先前和他所说的一样,他恐怕在接下来的半年内,都无法和人动手,甚至根本无法做剧烈的动作。

  在林夕此刻的感知之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层轻薄的窗纸糊成,就像是一个一阵风都能吹破的纸片人。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这种脆弱,林夕的心中更加涌起了一层浓厚的凄苦。

  在落满黄叶的河岸缓坡上,他慢慢的坐了下来。

  就如一个真正的疯子,他对着面前这条飘落着一些黄叶的小河,开始说话。

  “什么将神天赋,其实我只是一个无意中闯入这个世界的,拥有些特别能力的可怜人。而且最为可怜的是,就算我想说,也根本没有人听得懂,没有人相信。”

  “之前我一直把自己当成被抛弃在这里的旅人,只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来欣赏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这样…是因为我和这个世界,还是自然的格格不入。我认为很简单的道理,习惯的言行,在这里变成了不可理喻,甚至大逆不道的胡话。”

  “我曾努力的想要告诉周围的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来自哪里,但所有鹿林镇的人都认为我是傻子,是林二。没有人能够理解我,没有人能够用正常人的眼光看我。我当然不可能融入这个世界。”

  “即便进了青鸾学院,我也总是觉得,这世间的事和我这样的旅人没有关系,云秦的兴亡,所谓的荣光,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有了越来越多在乎的人…老爹老娘老妹…还有这么多青鸾学院的同学、朋友,师长。”

  “我和陈暮结识的时间很短,但我们的确是已经成为了好朋友…还有姜钰儿…想到她这个女生,我的心就像裂开一样…在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不再是旅人,我不可能像旅人一样冷眼旁观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因为这些我在乎的人,因为陈暮和姜钰儿你们…我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

  “这些没有意义的胡话,本身是可以和吉祥说的,它不懂也不会觉得难以理解不会觉得我真的疯了…只是我让它跟着高亚楠去青鸾学院了,它不在,我只能对着你这条河说话,不然我真会疯掉。”

  林夕静静的说着这些没有多少前后顺序的话,述说着他的切肌肤,摧心肝的痛。

  “我一定会杀死胥秋白,杀死闻人苍月,为你们报仇。”

  林夕捡起了一块石子,用力的握在手中,然后朝着平静的河面砸出。

  石子落入河面,溅起了一股水花。

  林夕听到了自己手掌间骨裂的声音,他感觉到自己掌指间因为自己的过度用力,一些已经愈合的骨骼又有些裂开,他感觉到自己掌心的肌肤被石子的棱角割出了一条血口。

  这种纸片人般的脆弱,让他感觉更加的愤怒和凄苦。

  然而在这阳光下,他体内那种让他觉得古怪,让他觉得不属于自己的难过东西,却似已经完全消融在体内。他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掌,却看到自己的鲜血里面,似乎有着一些极细极淡的金黄光芒。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