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文家和冷家之上,首辅之退

第十六章 文家和冷家之上,首辅之退

  “到底是光阴行走在这越来越深的秋里,还是这越来越深的秋在被一刻不停的时光带走?”

  世间最宏伟的云秦皇城中,一名初来乍到的外地诗人,醉卧在深巷之后,看着从民宅之中探出的老榆树,发出着这样的呓语。

  在他这样不管朝事的落魄流浪诗人的眼中,庞大的云秦帝国这年的秋在时光中飞逝,和以往的秋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对于心忧国家大事的人来说,帝国这年的秋,却分外的惊心动魄。

  在帝国最遥远的西边,碧落陵的十万边军进行了大整编之后,还剩余六万,镇西大将军的位置暂时空缺了出来,在绝大多数云秦官员看来,在平乱之中起到很大作用,且在碧落边军有重要地位的南山暮至少会取代副统帅程玉的位置。

  然而不知是什么缘故,中州皇城却没有颁布这样的命令,而是将临川行省的省督安序庭调了过去,取代了程玉的位置,上面镇西大将军的位置依旧空着。而南山暮请辞归老,中州皇城也并没有请留,而是很快的允了。

  那名在云秦帝国立国之前,以钱塘富户起身,以全部身家建立制兵工坊,支持先皇抵御外敌的黄姓老人,在大莽王朝的无敌国师李苦被闻人苍月和炼狱山联手击杀后的数日,也永远的闭上了他的眼睛。

  唯有真正的权贵才心中清楚,在闻人苍月从碧落陵消失之时,大莽的老皇帝就已经拟好了诏书,将皇位传给他的学生湛台浅唐,而大莽无敌的李苦则已经开始逃亡。只要李苦逃亡不死,活在这个世间,大莽就没有人敢出面推翻老皇帝湛台莽的诏书。

  然而即便李苦已经游走到大莽的边疆,却还是陷入了炼狱山的围杀。李苦在大莽无敌,然而只是炼狱山掌教留不住他,只是承受不住和他正面对敌的代价…再加上战败了天下所有人的闻人苍月,李苦和湛台莽的失败,便已注定。

  这些云秦真正的权贵也十分清楚,当今圣上只是想让太子去西边积累些战功,并正式让太子出现在云秦的舞台上,镇西大将军这张位置,原本应该就是给太子树立威信和建立自己军方的背景而坐的,然而谁都没有想到闻人苍月能够连杀那么多名圣师,没有想到太子会死在碧落陵。所以就算是出于感情的因素,镇西大将军那张位置,恐怕也会空很长的时间。而且安序庭是黄家的人,这样的调动,虽然明面上让安序庭暂时坐上了碧落陵的一把交椅,但实际上却是相当于将黄姓老人死后,黄家的最大一股势力发配出去,为接下来的权力交替扫清道路。

  …

  在这个多事的秋里,大莽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老皇帝湛台莽已至弥留,神智不清,大莽准备大丧,大莽皇位,按照诏书,传给皇侄湛台律己。

  云秦帝国的叛将,闻人苍月,被封大莽兵马大元帅,掌大莽七路大军军印。

  这消息和别的消息不同,被刻意的很快传播了出去,整个云秦一片哗然,原本那些以闻人大将军为偶像,根本不信战功赫赫,带着无上荣光的闻人大将军会突然成为叛国逆贼的人,也都纷纷对闻人苍月痛恨欲绝,恨不得食其肉。

  遥远的大莽虽一直是云秦最大的敌国,且因为闻人苍月的关系,形势必定会更加紧张、恶劣。

  但这不是云秦权贵最为关切的问题。

  他们最急切的等待着的…是那张重重帷幕后的位置空出来之后的问题。

  按先前的形势,在吏司中已经根深蒂固的文家,应该就会坐到那里面去。

  然而之前那次以黄姓老人之闭目为限的僵持,却使得整个云秦朝堂都知道,云秦皇帝不仅是对青鸾学院的忍耐到了极限,而且对这九团乌云一般压在他面前的重重帷幕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在这种近乎决裂的情况下,很多人猜测,云秦皇帝将会取消掉这个帷幕,不再让人坐进去。

  这样那九张云秦先皇和张院长挑选和定下的位置,就会永远少掉一个,今后,可能会更少。

  然而就在落魄诗人醉卧深巷呓语的这日,从中州皇城传出的命令,却是再次让整个云秦朝堂震惊!

  云秦皇帝并没有像许多人的揣测一样,取消掉那张位置,但取代黄家的,却不是先前几乎所有人认定的文家,而是这些年掌管内务司,但势力和获得的支持已经明显不如文家的冷家!

  在即将成功时的失败,会更容易让人绝望和愤怒。

  然而让所有聪明的官员心中更加隐隐发寒的是,面对这个最终结果,文家的人却是十分的克制,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反弹,这种异常的平静,更是让这些聪明的官员可以肯定,在中州皇城的这个秋里,必定会有更加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

  ……

  ……

  云秦皇宫的议政殿里,破碎的纯金龙椅已经换成了新的。

  然而身穿龙袍的云秦皇帝长孙锦瑟并没有坐着,他只是站着,面对着九道重重帷幕,以及站立在他面前的银衫周首辅。

  他的双目中全部都是血丝,显然不知多少夜未合眼过,然而他的身姿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挺拔,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威严。

  “朕只是要闻人苍月交出碧落陵,让他好好养老…但他却杀死了朕的儿子,杀死了将来的一名贤君!”

  “身为云秦人,他竟然叛国,统领大莽军队。”

  看着面前的所有人,这名拥有世间最大权势的帝王,一字一顿的说道:“朕要南伐…朕要越过千霞山,剿灭大莽,杀死这名叛国罪人!”

  没有任何的雷光从这名拥有独特修行血脉的帝王身上发出。

  然而南伐两字一出口,整个空旷的议政殿里,却是犹如轰隆一声,炸开了一个惊雷。

  九道重重帷幕之后,原先那名黄姓老人所在的位置,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这殿中其余所有人都清楚,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坐在里面的冷家冷镇南都会保持绝对的安静,不会像先前那名黄姓老人一样出声。

  就在冷镇南的旁边一道帷幕之中,一名苍老的身影低下了头,只是这个姿势,其余的人便也明白他不会出声,因为这道帷幕之中的老人,他也姓闻人。

  在这两道帷幕的绝对安静之下,另外两道帷幕之中的两人即将出声,然而就在这时,长孙锦瑟微微仰头,缓声道:“先前你们劝谏我不杀林夕,不要将青鸾学院划出云秦清修,说罪魁祸首只是闻人苍月,要对付也要先对付闻人苍月…我可以听从你们的劝谏,但若是你们连这件事都劝阻,我绝对不会有任何退步。”

  微微一顿之后,长孙锦瑟看着另外一道波澜荡起的帷幕,微嘲道:“千霞边军大将军胡辟易已经表示对朕的绝对效忠,将会成为朕的讨逆大元帅,统领南伐大军。”

  “什么!”

  那道帷幕之后,顿时响起一声震惊、愤怒的声音。

  这一声声音,让整个大殿中所有人心中再次一震,同时整个大殿陷入暂时的死寂。

  垂首站立在殿中的周首辅抬起了头。

  他心中冰冷的看着这名眼中布满血丝,但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威严的帝王。

  让胡家培植出来的最大力量脱离胡家的掌控…以冷家的绝对效忠取代黄家…这些原本都是他应该知道的事情,然而他却是也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发生。

  闻人苍月的可怕并不只在他的修为,而在他恐怖的谋略和统兵能力,以及冷酷无情的性情。若不是连那些对他完全死忠的天狼卫和程玉这样的人都可以舍弃,究其他在碧落陵的全过程,也不可能让中州皇城和青鸾学院,以及湛台莽都遭受这样的失败。

  他知道千霞边军的胡辟易也是百年难遇的将才…然而越过千霞山,这将不再是两名大将之间的争斗,而是两国国力的厮杀。

  他不认为云秦可以获得这样的战争的胜利。

  就如先前和青鸾学院决裂一样,这也是他不可能赞同和拥护的皇命。

  “圣上,碧落边军形势未稳,先前在龙蛇边关又消耗了大量军力,近年来大莽王朝风调雨顺,国力鼎盛,先前湛台莽甚至有大量余粮进行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大莽的军队,战力正值最旺盛之时。”他知道此时那些帷幕后的人也需要听他的声音,于是他出声,“臣认为,此时进行南伐,恐难以奏效。”

  “那你认为要等到什么时候?”

  长孙锦瑟看着平时和自己最为亲近的这名首辅,看着这名同样在云秦拥有强大影响和势力的第一重臣,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愤怒和嘲弄的神色:“若是大莽一直风调雨顺,就一直等下去么?等到杀死太子的叛贼寿寝正终?大莽的国力强盛,但有我云秦的地大物博,有我云秦的国力强横么?你们平日不是依赖青鸾学院,认为离了青鸾学院不行么?既然青鸾学院和炼狱山本来就多有仇怨,那如何让他们出多力,让他们显现自己的作用,这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周首辅心中更冷,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长孙锦瑟却是在他开口之前,便已发出了重重的冷笑:“周首辅…朕用你为首辅,不仅是因为你的才能,还因为你绝对效忠于朕…可是你呢?你对朕到底是何等用心!你不要以为,朕没有查出那名女琴师是你的人!”

  周首辅面色微微一白,他抬头看着长孙锦瑟,他知道怀疑这种东西,就像一根长在心中的毒草,若是已然生根,便不可能拔出,他看着长孙锦瑟,看着这名帝王眼中的怒火和狂热,他便知道这名帝王已经彻底被个人的野心、**和悲痛、愤怒彻底扭曲了心智,他知道自己再做任何的辩解,都没有用处。

  “不忠心于朕的首辅…还有什么用处?”

  长孙锦瑟缓缓坐回了纯金龙椅,看着这名雍容儒雅的首辅,缓缓的说道:“朕会让文司首接替你的首辅之位…你若是还当朕是皇帝,若你觉得还有些君臣的情分在,你便自己请辞吧。”

  周首辅身上的银衫微微的轻颤,并非是因自己的命运,而是因这接下来,整个云秦帝国的命运。

  他缓缓的躬身,对着龙椅上的云秦皇帝行了一礼,然后沉默的退步离开。

  在云秦的这一个秋日…深受云秦百姓爱戴的周首辅请辞归老,沉默而寂寥的走出清冷而威严的皇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