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无后

第十七章 无后

  所有觉得会有更加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的聪明官员等到了结果。

  这个结果,比云秦深秋里的雨还要让人觉得寒冷。

  在这个庞大的帝国,每个朝堂中人都认为周首辅是始终站在皇帝身边的那个人。

  这些年这名睿智的首辅就像一股宁静的泉水,在不停的调和着朝堂中一些尖锐的矛盾,很多人都认为,正是有他这样的人物存在,那九名自先皇立国起就手握重权的老人,才无法凌驾于皇权之上。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云秦皇帝之所以保留那道帷幕,让冷家的人坐进去,只是为了要让文玄枢取代周首辅的位置。

  这样的权力更替,换来的是冷家和文家的绝对忠诚。

  ……

  起风了。

  云秦皇宫后,真龙山上的乌云越来越厚。

  眼角些微有些皱纹,然而因为那一种独特的冷艳高贵而依旧对于这世间绝大多数男人拥有致命吸引力的云秦长公主独自走在真龙山上,走向真龙山巅的无疆殿。

  在风中,这名嘴唇轻薄,给人以性情冷漠之感的长公主微微的蹙了蹙眉头,也感觉到了深深的秋寒。

  皇帝要南伐的消息已经传开,不知道多少官员已经开始纷纷劝谏,尤其有数司的给事中都已经在宫门前长跪不起,然而冷家和文家的上位,站在皇帝的一边,加上闻人老首辅的黯然失声,帷幕后的胡家被自己培植出来的军方最实权人物掘了墙角,加上反对皇帝和青鸾学院决裂,但原本却赞同皇帝开疆辟壤的激进派江家,她却知道天平已经彻底倾倒,随着周首辅的归老离去,能够阻止自己这个发疯的皇兄的,恐怕便只有她自己了。

  在她的眼中,自从长孙无疆战死的消息传来,长孙锦瑟在殿堂上公然说出要和青鸾学院决裂,她这位皇兄,就已经疯了。

  且不说青鸾学院这些年对于云秦到底做了什么,最为简单的是,青鸾学院从来不会威胁长孙家的皇位…而且若真是将青鸾学院形容成一件货物的话,云秦不要,唐藏和大莽,哪怕多付出数倍的财力和物力,都会想要青鸾学院。

  至于南伐,这同样是发疯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她走进了空空荡荡的无疆大殿,她看到原本没有龙椅的这间大殿中,放着一张金色的龙椅,就像一只鼎一样,镇在下方如海水般往外蔓延的帝国版图上。

  “为什么?”她看着半倚在金色龙椅上,就连她走进来都没有丝毫动作,就像一截冰冷金属一般的云秦皇帝,难掩激愤的问道。

  并没有沉默许久,长孙锦瑟冷漠的出声:“你觉得我哪件事做得不对?”

  听到对方这句冷漠而无所谓的话,长公主只觉得心口痛得连心都要纠结起来,她痛苦的看着长孙锦瑟:“大莽不是那些西夷流寇,是一个有半个云秦大小的王朝,即便是节节胜利,想要剿灭大莽,也不知道要花多少年的时间,皇兄您难道不知道这会将我们云秦子民拖入泥沼?”

  长孙锦瑟冷冷一笑,从喉咙间挤出极低沉的声音:“朕自然知道这南伐征战一起,云秦百姓会困窘一些,但大莽的国力难道有我云秦昌盛?你不要忘记,即便这十余年来,云秦给人的感觉有些日暮西山,但云秦依旧是这世间最强大的帝国。大莽会比我们更加困窘,只要自己人不阻挡在朕的面前,这一战云秦必定胜出。”

  长公主咬着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道:“即便一定要南伐,周首辅说的又何错之有?大莽皇宫虽乱,但局势未乱,又有闻人苍月统军,军备充足…何必一定要急着在大莽风调雨顺,积粮多得都用来酿酒的时候来南伐?且就算皇兄不体恤周首辅这些年所做的事情,周首辅本身便是一名足以镇守皇城的强大修行者,皇兄你又何必做得如此决裂。”

  长孙锦瑟心中的某个地方被刺痛了,他狠狠的看着长公主,厉声道:“这些只是你的看法。唐藏此时还有皇叔萧湘那一支神象军的牵制,时局未稳,皇帝年幼,根本无法对云秦造成威胁。龙蛇方面暂且平定,闻人苍月又刚刚掌军,一些效忠于湛台莽的人正在被清洗,且黄中臣正好在这个时候死了,有文家和冷家这样的力量帮扶,朕才能做成这样的事情!闻人苍月叛国,南伐讨逆,这正是民意所向,所以这对于朕,对于云秦,才是最好的时机!”

  “至于周首辅…”长孙锦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厉恨目光看着她,寒声道:“他明白我的意思,然而他却安排他女儿和林夕走在一起…难道他认为,朕的儿子,还不如这一个鹿林镇小儿?朕也以为他对朕没有丝毫异心,但他却令我太过失望,也正是如此,朕才更加愤怒,才觉得此人太过可怕!”

  “难道看一个人看了这么久,还看不透么…难道就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要否定一个人的全部么?”长公主痛苦的看着面容恶毒的云秦皇帝,困难无比的说道。

  “不破不立。”长孙锦瑟冷硬的看着她,冷酷而强大的说道:“唯有这样的时机…才有可能打破朕这龙椅被那九个老东西和青鸾学院压制的僵局。”

  长公主看着自己的这名皇兄,也不可遏制的激动了起来,浑身颤抖道:“所以这才是皇兄你的真正理由,是因为周首辅绝对不会同意你南伐,你才借机让他离开中州皇城。让胡辟易脱离家中长辈的控制,离间胡家,闻人老首辅接下来,恐怕也会被皇兄逼着退位…之前皇兄在和这些人的争斗中,从未占过上风,就连我也认为,皇兄你不可能赢得了这些人,然而我没有想到,皇兄你真正发狠时,竟然会这么厉害,竟然会有这样的手段,竟然无声无息的变造成了你压倒这些元老的局面!”

  “不错,这些在皇兄看来,都是绝佳的时机…但皇兄你这么做,在许多人的眼中,岂非连无疆的死,都是你的故意安排?只是为了促成这件事,而故意做的安排?现在就连我…都甚至怀疑皇兄您是故意这么做!”

  “够了!”

  长孙锦瑟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厉喝。

  一道闪电从真龙山上方的乌云掠过,刹那之间,一记狂雷震响,震得整座无疆大殿都颤抖了起来。

  他和长公主之间,一股磅礴的金色气浪震荡开来。身穿白色宫衣的长公主瞬间被震得往后倒飞而出。

  震得她落地时几乎立足不稳,震得她的云鬓散落,口角沁出一缕缕的血丝,连身上的宫衣都裂开了口,露出了大片大片洁白如玉的肌肤。

  “天下人可以这么想…但你怎敢这么想…”长孙锦瑟站了起来,愤怒的吼着,身后的发丝如一条条金色闪电一般飞舞着,“你怎么敢这么想!…你知不知道,无疆对于我,对于我们长孙氏的意义!…你怎么敢说,这是朕的安排!”

  被震得满脸紫红一时喘不匀气的长公主眼眸里闪过一丝震惊和疑惑,她用尽全力,强声道:“我也喜欢无疆这个侄儿,我也重彻心扉…但皇兄您爱他,难道胜过你的皇位,胜过你的江山,胜过你的子民?”她嘴角再次流淌出了一丝血丝,悲哀的请求道:“皇兄…请您不要做出过分疯狂的事情,您还年轻,还可以有更多优秀的皇儿。”

  “住口!”

  天空中又响起了一道惊雷,整座无疆殿顶无数闪电狂舞,照得整个大殿一片金黄雪亮。暴怒的长孙无疆一步踏到了长公主的面前,狠狠的一个耳光抽在她的脸上,将她的半边美丽的面目都打得红肿了起来。他的脸色也是一片紫红,愤怒的吼道:“你以为…我们长孙氏和一般的修行者一样么…你自己不曾有过男人,不知道生育之事…但你不曾想想,父皇只有我们一对子女,祖父…也只有父皇一个儿子…你以为这些年我光是只想着开疆辟壤,却不考虑帮长孙氏延续香火么…你以为宫中那么多秀女嫔妃,我都是不管不顾的冷落着么…这么多年下来,朕只有一个皇儿…你怎么知道,朕就还能有更多的皇儿?”

  长公主的喘息彻底的停顿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孙锦瑟,从他的话中,她听到了某个令她震骇的秘密。

  “我们拥有真龙血脉,可以激发强大雷霆,天生就是异于常人的强者…然而我们这一脉的生育率却和有些强大的妖兽一般极低。”长孙锦瑟愤怒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作为兄长…我从未逼过你,然而无疆已经不在了,我无法保证我可以拥有更多的子嗣…所以从今日开始,你也要开始选择男人…”

  长孙锦瑟的呼吸略微平复了一些,他微嘲的看着长公主裸露在外的白玉般诱人的肌肤,厉笑了起来:“妹妹…我想只要你看上的男人,都不会有人能够拒绝得了你…所以你不要和我说没有人看得上你…你要明白,若是长孙氏无后,这整个天下,对于我们又有什么意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