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开出怎样的花朵

第十八章 开出怎样的花朵

  昏暗的马车车厢外开始传来鼎沸的人声。

  这种声音似乎让这辆穿行在秋意里的马车重回到了人世间。

  在车厢中的林夕明白这马车必定到了某个热闹的大集镇,但并非是城廓,否则入城通关前,就必定会有人打开车门来查验他的身份。

  他不知道在夏副院长的安排下,南宫未央赶着的这辆马车带他到底到了哪里,在碧落陵醒来之后,他似乎变得更懒了一些,更懒得去想一些到时就会知道的问题。

  他在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上,那条被石子的棱角刮伤的伤口已经结痂,将近脱落。

  体内那股不属于他的感觉,在那天过后,已经完全消失,但在他的魂力流淌之间,却是有一股新的感觉弥漫在他的感知之中。

  在这辆马车到达这个此刻他还不知名的大集镇上时,林夕终于也有了某种顿悟…在依稀传入昏暗车厢的喧嚣人声中,他体内的魂力以最轻柔的态势从他的身上析出。

  “嗤啦”一声,昏暗的车厢之中,一条细细的金色闪电一闪即逝,闪电的末端触碰在车厢地步,使得车厢发出了一声难听的裂响,溅起了十几片焦黑的木屑。

  林夕的呼吸微顿。

  车门前一个极低的声音传了进来:“快到了…外面到处都是人,你要是忍不住要发疯…也先忍一下,不要在这个时候发疯。”

  听到南宫未央的警醒声,林夕轻轻的叹了口气,慢慢的靠在了车厢里的软榻上。

  他终于弄明白了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

  无论是在他先前那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在现实之中,都只有血液会被毒素或是病菌传染的事情,都不可能出现伤口进了一些别人的血液而换成对方鲜血的事情。

  然而在这个世上的玄妙修行世界中,有一种基于精神层面的事情叫做融魂。

  这种事情,就像修行者吸取了对方一部分的精神力量,而化成了自己魂力力量。

  林夕的修为,还不到可以融魂的国士阶,但是这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一切,这股力量,却是和任何修行典籍上记载的融魂完全一致…这便只有一个可能,在那最后的时刻,陈暮用最后的意识,将他的一部分力量,灌入了林夕体内。

  这种事情,叫做反融魂。

  在修行者的修行典籍记载中,唯有妖兽才能进行这种反融魂,有些灵祭祭司,在自己的妖兽伙伴战死时,也会得到自己妖兽反融魂的部分力量。在镜天湖畔,林夕甚至亲眼见到了镜天人鱼对边凌涵破坏性的反融魂。

  林夕也并未听高亚楠说过像她这样的修行者能够反融魂的事情,难道这世间,唯有长孙氏这一脉,才拥有这样的能力?

  那长孙氏也算是妖兽么?

  这个问题也并没有让林夕感到震惊和困扰,因为这个世界的物种和他熟悉的世界截然不同,且按照他那个世界的达尔文的理论,人也有可能是猴子进化而来。在林夕看来,这个世界传说着的一些神魔大战的事情,周首辅和高亚楠是冰雪巨人的后裔,甚至长孙氏是某种特别的妖兽进化成的人,这些都似乎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重要的是,现在都是人,根本不用管大家的老祖宗是什么。

  他也不知道,是云秦皇族长孙氏都有这样的能力,还是这只是陈暮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因为和他的朋友之情,在冥冥之中产生了这样的巧合,才使得他在未真正突破到国士阶之时,就已经融魂成功,但他此刻心中却已经十分清楚,这件事情根本不能让外界知道。

  因为即便他不是真正的拥有了皇族的血脉,即便他不知道云秦皇帝因为太子的死也已经近乎疯狂,但他可以肯定,从感情上,站在这世间权势顶端的云秦皇帝,也不可能接受他的儿子被人像一头妖兽一样融魂了的事实。

  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然而林夕此刻在这昏暗的车厢之中,却是终于有了一丝温暖。

  并非因为这股力量恐怕比他当时觊觎的闪电蟒还要强大,而是因为,他可以像是带着陈暮留下的兵刃一起战斗…将来他可以带着这样的力量,杀死胥秋白和闻人苍月。

  ……

  ……

  马车略震了一下,跨过了某条并不高的门槛,进入了一个院子,然后停了下来。

  “到了。”

  南宫未央低低的声音透了进来。

  依旧和纸片一样脆弱的林夕缓缓的打开了车门,掀开了帘子,重新踏回了人世间。

  这是个很深的院落,种着许多色彩艳丽的菊花和并不名贵的普通兰花。

  仰头可以看见远处深深浅浅的远山,这是一个位于山区的热闹大集镇,商户客运的聚集地,他看到自己的面前,除了南宫未央之外,还站着一名身穿绣着金边的薄锦棉袍的艳丽女子。

  这名女子此时端庄秀丽,一派大家的气度,然而看着走出的他,却是无比认真且真正尊敬的盈盈行了一礼,轻声道:“大人。”

  这名女子是陈妃蓉。

  这一声轻唤,更是将林夕的整个身心也彻底拉回了这个尘世,他涩涩的笑了笑,问道:“这是哪里?”

  陈妃蓉看着林夕,轻声感慨道:“这是栖霞行省大浮集镇。”

  “你怎么会在这里?”许久没有和人好好说过话的林夕很缓慢的说着,他的思绪也似乎有些缓慢,正在慢慢恢复。

  “因为大德祥已经到了这里。”陈妃蓉再次曲身对着林夕行礼,在秋光之中,让云秦世人觉得极其神秘的大德祥大掌柜,饱含着难明的情绪,尊敬的说道:“因为大人,我才会到了这里。”

  林夕沉默了片刻。

  他有些迟滞的脑海终于彻底的清晰。

  “大德祥从未和我父母接触过么?”他抬起了头,看着陈妃蓉问道。

  陈妃蓉点了点头:“因为大人交待的早…大德祥从未和他们有过任何的联系。”

  “大德祥都已经到了栖霞行省?”

  “不止…大德祥已经收购了大同号,我们的商队已经可以到云秦的最北和最西端。”

  “最北的四季平原…最西能到碧落陵了?”

  “是的,在数日之前,我们大德祥的货物已经能至碧落陵庶人城。”

  听到陈妃蓉这样的回答,林夕再次在这秋天的小院里陷入了沉默。

  这个世间除了夏副院长之外无人注意到大德祥和他有关,那是因为他在东港镇时,大德祥只是一个让地方上的权贵都根本提不起兴趣的小苗,然而谁会想到,这根小苗会开出这样的枝叶?

  “妃蓉,你说有一天,大德祥的东西,能遍及云秦,能遍及大莽么?”

  林夕沉默了许久,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和以前截然不同的陈妃蓉,问道。

  陈妃蓉看着林夕,她不知道在林夕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她看得出林夕受过了很重的伤,看得出他眉宇间原先没有的淡淡忧伤。她认真的沉吟了一下,答道:“只要有大人…便有可能。”

  外面热闹的集市上又有喧嚣的卸货声和支付工钱时的声音传进来,林夕可以听得见铜钱叮当作响的声音,听得见更远处热油锅里的炒菜声。

  这是真实的人世间。

  林夕呢喃了一声,连南宫未央和陈妃蓉都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我住哪里?”他接下来问道。

  “大人,里面两个院子都是安排给你们的。”陈妃蓉道:“我就在这个院子里,有什么时候让我安排就可以了。”

  林夕点了点头,开始往里面的院子走去:“妃蓉,我告诉过你,不需要喊我主上或是大人…”

  “我知道。”跟在林夕身后的陈妃蓉看着他,认真的轻声道:“但不如此,不能表达我对大人的尊敬和谢意…是大人让我觉得重新活了过来,回到了这人世间。所以在没有外人的时候,请允许我对大人尊敬一些。”

  林夕知道他挑选的这名大掌柜也必定有些难言的过往,他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缓缓的走入了前方的院子,“把现在大德祥的所有生意状况…给我看看。”在推开一扇厢房的门时,陈妃蓉听到林夕这么说道。

  陈妃蓉的双眸顿时变得更加明亮了些,她再次端庄的对着林夕深深行了一礼,道:“好,我马上去办。”

  ……

  又一支商队经过了灰墙黑瓦的深宅大院。

  这支商队里不免有人猜测集镇史家的这家大宅院是哪个商号花重金买下来的,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想到,买下了这个院落的,便是最近在商号中有如传奇的大德祥。也根本没有人想到,大德祥那名神秘的女大掌柜,以及她身后真正的东家,此刻却正在这个幽静的院落里面。

  “一时的玩闹之举,竟至如此…大德祥…就看你到底能生出什么样的枝叶,开出什么样的花出来吧。”

  燃着沉香的温暖房间中,林夕放下了手中的犹有墨香的文书,看着窗外院中一株老梅,轻声的自言自语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