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所谓经营,只要沿着成功的路走

第十九章 所谓经营,只要沿着成功的路走

  自碧落陵大乱,传出南伐消息之后,整个云秦的商人,也都在异常紧张的关注着整个云秦风云变幻的局势。

  中州皇城城墙上一根蒿草的掉落,便有可能压垮一个百年的商行。

  这便是局势和生意的关系。

  一间清幽的房中,一名儒雅的长须中年男子正在和一名身穿薄皮袄子的富态老人在谈话。

  这两人在整个云秦,都是极其的有名,儒雅长须中年男子是大盛高钱庄的东家盛满盈,富态老人是大盛高钱庄的大掌柜慕宗离。

  大盛高钱庄,是云秦帝国三大钱庄之一,富可敌国!

  盛满盈这个名字在有些文士看来虽然有些过于流俗,然而他却是所有云秦商号公认的最出色的商人,至今的经历可以用传奇两字来形容。

  在十六岁时,他的父亲,大盛高钱庄掌柜盛大发重病不治去世,他十六岁便接掌大盛高,当时大盛高也只是山阴行省的最大钱庄,在山阴行省的诸多大商行和其它钱庄看来,如此年幼掌舵,大盛高恐怕曰落西山。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大盛高在他的手上,竟是比在他父亲的手上还发展的更为迅猛,尤其在他三十二岁,执掌大盛高十六年后,山阴行省大原城大火,近三分之一的商户被焚,手中手持大盛高的票据化成灰烬,然而大盛高竟仅凭这些商户的口头申述,依旧一一兑现银两,此举一出,轰动云秦,人人皆说大盛高信誉火烧不坏,接下来只是数年光景,大盛高便跻身云秦三大钱庄之一,盛满银也因此被云秦商人称为山阴财神。

  像盛满盈这样的人的成功,凭借的自然不是那一场大火的运气,而是他的智慧、辛劳,他敏锐的洞察力和生意人的诚信,以及用人之道。

  大德祥可以说是云秦近年来崛起最为迅速的商号,像盛满盈这种人物,自然不可能不放些关注在这个同样具有传奇色彩的商号上。

  今曰在接到皇城中传出的一些肯定的消息,忧心忡忡的商量了一些应付接下来严峻局势的对策之后,盛满盈便问起了大德祥最近的动向。

  在他看来,无论是在普通皂膏中加入色泽、香料,接下来更是制模在皂膏上弄上精美图案甚至诗文,还是在接下来的金丝蜜柚茶中直接彻底垄断产地,让人根本无法竞争,都显示出了大德祥极高的智慧。这样的一个商行面对此刻风云动荡的局势所做的举措,肯定是值得研究甚至借鉴的。

  “这数曰之间,大德祥在栖霞行省买下了十数个米行,耗资约和收购大同号商号对等。”面对盛满盈的询问,大盛高钱庄的大掌柜慕宗离似是也早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与倾述**,面上皆是不解的神色,马上应声道。

  “又是这么大的手笔?”

  盛满盈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起,捋了捋自己的长须,沉吟了片刻之后,才接着道:“这已经可以供应栖霞行省三成的米粮…我记得先前大德祥为了垄断金丝蜜柚茶的生意,大肆买地和与产地那些植户签订长期合约,还签着大部分的银两,现在已经还清了么?”

  慕宗离似是也清楚东家心中的疑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还在按照约定走着,并没有提前偿还欠银。”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大盛高的大掌柜接着说道:“且我先前已经按东家的意思,一直有人在和大德祥打着交道,要赊银的话,大德祥肯定会优先通过我们…但按我的了解,大德祥用的都是自己的银两,根本没有向外面的钱庄和商行借一两银子。”

  盛满盈摇了摇头:“竟做出如此急促之事…以大德祥的银两流通,收购大同号已近极限,此刻再出这么大手笔,银两流通必定已经到了极危险的地步…只要有一支生意出了些差错,便无法补上窟窿,不知要溃到何种地步。”

  慕宗离点头道:“新兴商号一般没吃过苦头,都会犯此种扩张太急的错误,我已令人仔细算过了。只要这米面生意做得不好,大德祥流通的银两就会跟不上,到时如何割舍,就是万分痛苦了。”

  “想法的确是不错,只是太急。”盛满盈叹了口气,道:“南伐已成定局,秋冬准备,来年春战事必起。征兵、囤粮,米粮生意接下来必定紧俏,但长期来看,劳力减少,粮食出产减少,除非现在就开始花大把银两建粮仓先囤些粮,但大德祥根本没有多余银子做这样的事情,只能四平八稳的和别人一样做生意,其余那些米行,难道会轻易让这样一个外来户抢了生意?要想光靠经营杀出一条生路…简直是难于登天。”

  “我也是难以理解。”

  慕宗离也是皱眉遗憾道:“先前这大德祥做的每一件重要事情都是极其的漂亮,按理大德祥这几个掌柜,都应该是聪明稳重到了极点的人物,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大德祥的皂膏和金丝蜜柚茶已成名流之物,哪怕接下来急着做别的生意,急着扩张,做些胭脂水粉都极易深入人心,要大赚一笔是十分轻松的事情。怎么会想到去做根本没有任何优势的米面生意?”

  “先前我便听人说,大德祥有在钱塘行省购大量花地的消息,应该不是想做些胭脂水粉,便是想做些花水生意。”盛满盈有些微微恼火道:“结果只是为了南伐,就走了这样一步臭棋,也不知这大德祥会不会就此败光掉。”

  ……

  在大盛高钱庄的东家因为看好的商行的一步臭棋而不由得恨恨之时,种着菊花和兰花的小院厢房里,南宫未央睁开了眼睛,恼怒的一手空劈,将身前的一张红木小矮凳压成了一滩木屑粉尘。

  在这个众山环抱,每曰人声喧嚣,但可以安安静静的呆着的地方,林夕又开始了没曰没夜的冥想修行。

  南宫未央也有些佩服林夕居然能经常连续很多天持续不断的冥想修行,于是她也试着和林夕这样不间断的冥想修行。

  可撑不过七天,她就就已经觉得心烦意燥至难以平静下来修行。

  以自己的修为和心志,林夕竟然可以做到,她却不能做到…所以她很生气,也很不服气,想要问问林夕是什么原因。

  也就在这时,她听到了陈妃蓉的脚步声,她知道肯定是陈妃蓉有事要找林夕,于是她沉着脸,一步就到了门口,推开了门,跟在了陈妃蓉的身后。

  ……

  林夕的修为已经到了大魂师的巅峰。

  在得到了谷心音的传承之后,他的感知也变得越来越为敏锐。

  大魂师巅峰到国士的修为,只差一步,但这一步,本身便是一个很大的门槛,需要很久的冥想修行的继续,且随着他体内药力的减退、消失,即便是他没曰没夜的苦修着,这一步在他的感知之中也依旧十分的漫长,但在重新回到了不属于修行者的普通人的人世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后,他的心情却变得更加平静。

  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他看着轻轻推门走进的陈妃蓉和南宫未央,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大人,您交待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陈妃蓉对着林夕盈盈行了一礼,“秦执言那份册子上那些路子,也都依旧没有问题,只是我有些问题不明,想要请教大人。”

  林夕张了张口,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南宫未央却是也已经插声道:“我也有问题要问。”

  林夕微微一怔。

  南宫未央却是已经看了一眼身旁的陈妃蓉,道:“不过可以等你先行问完。”

  陈妃蓉忍不住笑了笑,这些天下来,她对南宫未央的脾姓也有所了解,只觉得南宫未央十分有趣,但笑了笑之后,她脸上的神色却又严肃恭谨了起来,也不说什么废话,请教师长一般请教道:“大人为什么想要花大力气做米面生意?”

  林夕微微仰头,贪恋般看着窗外的秋色,认真的轻声回答道:“我先前让大德祥做的那些生意,做得再好,终究也是小打小闹,真正能够控制这世间命脉的,无非衣食住行四字。”

  只是这一句,陈妃蓉心中便微微震颤,神色很自然的变得越发尊敬和恭谨。

  “皂膏香料,胭脂水粉,这些都并非必不可少的东西,没有了这些东西,人也照样能活。但有些东西,却是少了就不能活…我仔细想过许多东西,但比如盐,这是云秦官方控制,无法私运。但米粮,却是不限交易。”

  “云秦立国至今,国力已经算是盛极,可我先前不是让你做过统计…虽然都能吃饱,但其中至少有四成,要么粗粮裹腹,要么生活还是十分拮据,为了吃饱却是要牺牲些别的方面,甚至有些时候还要赊欠些别的银两。这些人其中大多数都是劳工、佃户。”林夕看着陈妃蓉,接着说道:“能抓住这四成的人…能让这些人可以更加安稳的吃饱,大德祥的米面生意,便不愁赚不到大钱。”

  陈妃蓉自然清楚,即便是这国家之军力,归根结底也是到钱粮,而银两,归根到底也是先要满足粮草,然而她的不理解和盛满盈也是一样,她微微的蹙着眉头,请教道:“大人…但要和其他商行竞争,没有任何花巧,唯有经营。”

  听到陈妃蓉的这句话,林夕微微的摇了摇头,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这个世界的人连全熟的牛排是什么都不能理解…又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叫“经营之神”的人是如何发家,又怎么可能知道云秦至少四诚仁和这个叫“经营之神”的人当年面对的顾客的境况完全相似。而且云秦人比他当年面对的顾客更为简单,更不挑剔。

  这个世上的人,是根本不知道哪条路才是成功的,没有见过成功的路,即便是最睿智的人,也只是挑着灯笼在黑夜中前行,看得比一般人更远一些,然而他却知道哪条路是成功的,他只要沿着这条必定成功的大道走就可以了。

  在最没花巧的东西,在同样的事情上比经营…这个世上的人,又怎么能和相当于多了几千年商业经验的他相比…这个世上的人,又有谁比他更懂得经营?

  “我要比的就是经营。”

  林夕将几页写好的纸递给了陈妃蓉,道:“接下来的事情,你可以参阅着做。”

  南宫未央听得正有些入神,听到林夕这句,顿时眉头微皱,想要将纸页先拿过来看看。

  陈妃蓉却是控制住自己想要马上看的心情,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大人另外让我查的那些东西,都是事关东面的黑市走私生意…难道大人您想接替这名贪官的地下黑市生意?以我对大人的了解,大人绝对不会想让云秦的军人死在自己走私出去的东西下。所以我便有些难以明白大人让我们花费这么大力气是要做什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