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流寇头目和地下商行首领

第二十章 流寇头目和地下商行首领

  “不只是流寇。”

  面对陈妃蓉的疑问,林夕肯定的摇了摇头:“这样规模的地下黑市,不是几支流寇就能养得起的。边军肯定也有借助这走私生意,他们也希望得到更多的药物、军械,超出朝堂供给的部分,他们肯定会自行想办法。”

  “我在龙蛇边军呆过,一些用来救命和治疗病患的药物,让那些普通军人能够多有一些,总不是坏事。”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了一眼陈妃蓉,接着道:“龙蛇山脉和大荒泽出产的矿石和药材,又能带来惊人的利润,这种生意,总是会有人做,哪怕我们无比光明,把秦执言已经摸清的这个地下黑市全部连根拔掉,用不了多久,还是会生出来。说是自私也好,狂妄也好,在我回来决定要做些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想明白了,这样的钱财,落在我们的手中,总比落在别人的手中要好。还有…最为关键的是,我和穴蛮有关系,我或许使得我们大德祥能够进入到大荒泽里的世界。”

  听到林夕不加掩饰的话语,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的陈妃蓉也震惊得脸色苍白。

  她已然听说过林夕是之前龙蛇边关大战的关键人物,但所有人的认知都是林夕是个杰出的将领,即便是她也根本未曾想到林夕和穴蛮竟然会有深层次的关系。

  穴蛮和大荒泽,是庞大的云秦帝国都无法征服的地方,也相当于一个国,若是…。

  一时间陈妃蓉太过震惊,以至于无法想下去,而是忍不住颤声道:“大人,难道您想和穴蛮通商?”

  “穴蛮并不是云秦人所想的食人猛兽,他们的需求也更加简单和原始,只要能在冬天吃饱,捱过冬天。”林夕想到了那一个绿瞳的女子,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果真能做到和穴蛮通商,他们的力量,也是可控的。而且若是没有压得住所有穴蛮的人,没有把握,我或许不会动这方面的主意,但是有可以让所有穴蛮信服,甚至不惜牺牲性命的人存在,而且完全值得信任。”

  陈妃蓉一时更加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夕的这句话,不仅是给了她肯定的答复,而且里面包含的意思…是说他和穴蛮的绝对领袖之间,互相信任?!

  “大人。”陈妃蓉好不容易才艰涩出声,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说道:“大德祥若是真能和大荒泽通商…那真如掌控了一个国度的生意,必定会成为云秦第一商号,但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大人,大德祥毕竟是做正经生意的商行,可无论是和流寇、边军的生意,还是想要和大荒泽通商,这都是见不得光的违法生意。”

  “先不用想着那么复杂。”林夕平静的摇了摇头,看着她道:“要和大荒泽通商还是很遥远的事情,至于地下黑市,这里面的许多环节,都是正当生意,唯有那些最后和流寇、边军的交易,才算是真正的违法生意。”

  南宫未央一直在入神的听着,林夕说的话对于别人而言太过大胆,太过疯狂,但她却是觉得又是新奇,又是有趣。

  原本对她这样的人而言,一些这世上没有人敢做的事情,才会让她提起兴趣。

  “林夕,你可是做过刑司官员,对律法当然是十分了解,可这对律法的十分了解,难道就是为了让你可以钻空子的?”听到此处,她忍不住看了林夕一眼,冷哼道:“你先前也说小打小闹不行,这种事情做得缩手缩脚,有什么用,依我来看,还不如黑市生意中的黑吃黑,去抢|劫那些流寇和最后和流寇做生意的商人。”

  林夕笑了笑,从碧落陵出来之后,他就很少笑,但此刻笑起来,却依旧阳光和灿烂,“话说的是不错,但那也是违法的事情。”

  “大德祥和你的一些主意,我很喜欢。”南宫未央安静的想了想,认真的接着说道:“大德祥觉得违法没办法做…我觉得对,就不违法,就可以做。我本来要去大荒泽里面看看,我就去做这些事情。”

  陈妃蓉对南宫未央毕竟了解得不多,对于南宫未央说的她觉得对,就不算违法的说法,她惊得再次说不出话来,但林夕却知道南宫未央更多的事情,知道像南宫未央这样的人,行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顾忌,世间的条律对她而言也没有什么约束,他只是有些意外,惊讶道:“你有兴趣做这些?”

  南宫未央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着林夕,认真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跟着你,会有有趣的事情可以做,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在你的身边?要不你以为我会就这样一辈子跟在你的身边?”

  林夕尴尬的咳嗽两声,想了想,认真的建议道:“如果你真有兴趣做这些事情,我觉得你还不如不要黑吃黑,不如想办法控制那些流寇,想办法做流寇头子,做黑市老大。”

  “就像闻人苍月将西夷人一样养着?”南宫未央眉头微蹙,想了想,道。

  “可以这么说。控制那些流寇去找矿石、药材,总比让他们去劫掠,或是从边军的手里抢东西好,边军不可能给流寇利益,不能和流寇做交易,自然只能清剿流寇,不可能控制得住流寇,但你没有那么多限制,却是有可能做到。而且就算只是让那些流寇像普通伙计一般运送东西,做交易,都比让他们去杀人强。只要不让他们知道是在为谁做事就可以。”林夕看着南宫未央,认真道:“本来这黑市生意和要想进入大荒泽通商,都要用人,陈妃蓉说的不错,大德祥做的是正经生意,大德祥从上到下都是守法的云秦人,我自然不想把他们拖下水,所以和穴蛮通商,对于我而言最大的限制就是如何找人。”

  “有我这样愿意下水的,对于你而言当然来得正好,对吧?”南宫未央看了一眼林夕,道:“而且还根本不用动用青鸾学院的关系,根本没有外人知道,做得更加隐秘。”

  面对这样直接的南宫未央,林夕也只有无可奈何的笑笑,“正是…而且关键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有可能做得成这样的事情。”

  “好。”

  南宫未央有些意气风发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去做龙蛇边关最大的流寇头目,会去做可以进入大荒泽的秘密商号。”

  林夕肯定道:“只要做得成,这个秘密商号加上大德祥,肯定是将来云秦最大的商号。”

  南宫未央看了林夕一眼:“肯定做得成。”

  林夕苦笑了一下,“我不能那么肯定,可是我想云秦其余所有圣师,应该都不像你这么独来独往,且背后的势力都十分清晰,而且连长公主都不会知道你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只能肯定你是整个云秦最有可能做得成这样事情的人。”

  陈妃蓉由一开始的震惊变得平静,听到林夕口中吐出的圣师二字,她此刻却只是在心中轻叹了一声,只觉得自己幸运,竟然能让自己的命运,和眼前的这些人联系在一起。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就在此时,南宫未央却是想起了自己一开始是为什么来找林夕的,转头看着陈妃蓉问道。

  陈妃蓉知道自己从今以为和南宫未央再也密不可分,认真的行了一礼,道:“没有了。”

  “等下我要看看你所说的什么经营。”

  南宫未央颔首回礼,看了一眼陈妃蓉手中的那些便笺,然后看着林夕,认真而有些愤愤道:“我有些问题要问你。”

  林夕觉得南宫未央的情绪有些古怪,不由得眉头微蹙,“什么问题?”

  南宫未央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问道:“为什么连我都根本做不到连续十余天冥想修行,为什么你却能做得到?在修行这方面,我不认为我不如你。”

  林夕安静了下来,看着这秋光中的南宫未央,看着她明亮而不解的目光,他在心中轻叹了一声,道:“这只和情感有关…就如你的兴趣越大,做一件事情,就会做得好些。”

  “情感?”南宫未央皱起了眉头,认真的思索林夕这句话的意思。

  林夕点了点头,看着她,道:“爱和恨,应该就是一个人最强烈的两种情感。你应该没有真正爱过,也没有真正的恨过一个人…如果有过,你应该会明白,有时候这种情感,会让你难过得根本无法呼吸,和这种痛苦相比,连续不断修行的孤寂和与世隔绝,以及其它的痛苦,还都是好受些的。”

  “原来是这样?”

  南宫未央认真的想了片刻,轻声自语般,“这么说,我应该去试着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

  陈妃蓉听到南宫未央这么一句,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林夕也苦了脸,看着她道:“这种事情只能顺其自然,最好还是不要去乱试吧?”

  南宫未央皱着眉头,认真道:“我至少要明白这是什么样的情绪。”

  林夕在秋光里无言,他苦着脸看着这名快要出发,立志要做云秦帝国东部边境最大流寇头子和做帝国最大的地下商行首脑的少女,觉得很是头疼。

  ***

  (是不是在这深秋里,又多了个状元又多了个一个加更?话说我已经欠了多少个三更了?八个九个还是已经到令人发指的十个了?真是痛苦却幸福着啊。本来这两天烽火到无锡来玩,我想赖皮以之为借口请假的,这样一来我哪里还好意思,寻摸着等明天他们回去,空了之后,得努力还债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