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

  许箴言站在许家的一间清净别院之中。

  这个院子,便是他的父亲,刑司司监许天望在数月之前,和他进行谈话的院子。

  院子里有一株长了很多年,很高大的石榴树。

  当时这株石榴树上的石榴果还没有成熟,而现在这株石榴树上的石榴果却已经熟过,没有人采摘而有些发黑干瘪的挂在枝丫上。

  许箴言久久的看着这株石榴树,当时许天望便是当着他的面,吃了一个未成熟的苦涩石榴,然后毫不留情的将他赶到了碧落陵,在他被闻人苍月的部下刺伤后,很多个做噩梦的夜晚,他都会梦到像脑髓一般,微白微红的未成熟石榴汁液从许天望的嘴角滴下。

  那时他只觉得恐惧,而此时看着这株石榴树,他的眼底掩藏着些难以察觉的阴冷,他的心中,有些事情却是想得更加清楚。

  脚步声穿过外庭,逼近了这间院子,带着一些清冷的风,披着刑司高阶官员的灰褐色长披风的许天望再次跨过了高高的门槛,走进了这个院子,再次出现在许箴言的面前。

  许箴言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外表温雅,然而却带着强大威压的父亲深深躬身行礼,尊敬道:“父亲。”

  许天望面无表情的看着朝自己行礼的许箴言,没有丝毫温情的冷淡道:“怎么,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么,我记得我好像告诉过你,没有修到高阶大魂师修为,便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许箴言将头压得更低了些,越发恭敬道:“我当然不可能忘记父亲的教训。”

  “你在碧落陵平乱之中,并没有什么建树,相反你眼中的敌人林夕,虽然护太子不力,引起圣上震怒,但毕竟被保了下来,他的名字在金銮大殿中都已震响。而且谁都知道他斩杀了秦擎黄,知道他所统帅的人和军队死伤最小。和他相比,你依旧是个废物。”许天望看着许箴言,冷嘲道:“此刻碧落陵军方大清洗,接下来可能会正式设立碧落行省,留在碧落陵,正是大好时机。你的修为虽然有所进步,但离我的要求相距甚远,我倒是想听听是什么原因,使得你竟然敢离开碧落陵,回中州城来求见我。”

  “我当然明白父亲需要的不是我那一点点修为。”

  许箴言依旧弯腰恭谨的说道:“正是因为和那人以及文轩宇等人相差已经过大,即便留在碧落陵,也依旧不可能赶上,对父亲的助力依旧不大,所以我才来求见父亲,想父亲帮我…我想请求父亲让我去鬼牢。”

  许天望若有所思,淡淡的看了许箴言一眼,“你敢去鬼牢?”

  许箴言再次行礼,道:“若是不敢,便不敢回来求见父亲。”

  许天望依旧面目表情,但语气却温和了许多:“看来你这次去碧落陵,多少学到了些东西。”

  许箴言神色没有什么改变,只是依旧亚低着头,等着。

  “好。”许天望看着他,看着他的恭谨和冷静,缓缓的点了点头,“我会安排。”

  许箴言露出些真诚的笑意,“多谢父亲。”

  许天望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再看了他一眼,便负起了手,走出了这个院子。

  许箴言看着这个给他极大心理威压的身影,苍白蜡黄的脸上涌现出怪异的兴奋猩红,双手手心之中也全部都是兴奋紧张而沁出的汗珠。

  鬼牢是云秦皇城天牢内最深最阴暗的一重地牢,里面关押着的都是意志极强的修行者,或是有关许多重大隐秘的案犯。为了瓦解这些案犯的意志,非但日夜用刑不断,根本不给一些案犯停歇的时间,而且一些酷刑也是外面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所以这天牢最深处的鬼牢日夜如鬼哭不断,连经验老道的狱卒都难以忍受,掌管这种地方,对于一般人而言就如自己在时时遭受酷刑一般难以忍受。

  即便是真正的虐待狂,在鬼牢里面呆得久了,也极容易变成疯子,到最后莫名自残,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自己的事情不是一件两件。所以一般的刑司官员,提及这里都是闻风色变,更不用说主动要去掌管鬼牢。

  然而这一步对于许箴言而言却有着极大的意义。

  鬼牢里面的大多数犯人都是强大的修行者,从他们的身上,有可能会逼供出一些有用的修行之法,逼供出一些有用的秘密。最为关键的是,鬼牢一直是江家极为关注的地方,只要在这里做得出色,便自然会成为那重重帷幕之后的江家的心腹。

  在这样的地方,无论是修为,还是在朝堂中的位置,都应该会比并不善长治军的他在碧落陵呆着要快上许多。

  “林夕,听说你伤得很重?…即便伤得不重,太子的死,圣上的雷霆震怒,也注定使你要在云秦朝堂中消隐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你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赶上来。”

  “父亲,既然是走同样的路,我未必不能走得比你更好。”

  在这个深秋里,在许天望的背影消失之后,许箴言有些心满意足的看着面前的这株石榴树,冷酷的说着。

  他采下了一颗外表黑灰干瘪的石榴,剥了开来,内里的石榴籽也有些干瘪,但却是出奇的鲜红。他冷漠的嚼了一把石榴籽,嘴角的汁液鲜红如血。

  ……

  在许箴言如嚼着对手的血肉般,嚼着鲜红如血的石榴籽时,张平正坐在青鸾学院天工系的一间小课堂中。

  他的面前,是数张绘制着符文的图纸和数片纂刻着同样符文的普通百炼钢。

  因为只有少数的学生在学院的意思下回到了青鸾学院,所以之前便原本清幽孤冷的青鸾学院,此刻便显得更加的清冷。

  此时张平看着面前的图纸和钢片,心中所想的却不是平日里最为吸引他的符文,而是秦惜月那近乎完美无瑕的容颜。

  她现在在做什么?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念想,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如潮水一般,难以遏制。

  有一个人故意弄出了些声响,走入了这间唯有张平一人的课堂。

  张平霍然回首,看到走进来的这名身穿灰袍,容颜十分苍老,面容却是和蔼至极的独臂黑袍老人,他先是呆住,然后震惊,然后惶恐,推开了面前的木案,手足无措的行礼:“夏副院长。”

  “不用多礼。”

  即便得到了夏副院长这样的回答,张平的脑海之中依旧是充满不真实的感觉。

  像夏副院长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单独来找他?

  “你们都做得很好。”

  夏副院长和煦的目光,似是可以洞穿他的心灵,他微笑着,道:“我来找你,正是因为你们做得比我想象中的都要好,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张平的心剧烈的颤动着,面对这个老人,他只觉得就像面对一个太阳,浑身都沐浴在对方耀眼的光芒之中,他强忍着心中的震颤,道:“夏副院长,是什么样的事情?”

  “你可能也已经知道,先前龙蛇边关会战期间,有炼狱山的圣师出现。”

  夏副院长温和的慢慢说道:“那名圣师身上的铠甲和手上的一件魂兵极有价值,对于我们青鸾学院的一些研究也有着重要的意义…现在千魔窟和炼狱山都有些大的变动,我们有机会可以安排人进入大莽,有机会可以进入炼狱山。最简单而言,我们觉得你是做这个潜隐的很好人选,只是你也知道,这比起去碧落陵还要危险,所以想要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张平的身体不由得有些僵冷,去大莽做潜隐,设法进入炼狱山获取炼狱山的一些机密,这自然是极困难,极危险的事情,然而在此时,他的脑海之中莫名出现的,竟依旧是秦惜月的容颜。

  “为什么选我?”他的头发很快就被自己的汗水濡|湿了,他抬起了头来,看着夏副院长,颤声问道。

  “因为你的天资并不算特别好,更不容易引起人的怀疑…但你的性情十分沉稳,很适合做这件事情。”夏副院长看着张平,说道:“且你对符文有着很大的兴趣,在我看来,决定将来成就的并不是天资,而是其它的东西,我觉得你和李开云他们一样,将来会有很大的成就。”

  “夏副院长,您真觉得我将来会有很大的成就?”张平有些失神的看着夏副院长,问道。

  夏副院长点了点头。

  张平想到了谷心音,想到了林夕…想到了强大而神秘的炼狱山,想到了秦惜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他的双手和他的人一样,十分的普通。

  他心中想到,在灵夏湖畔的青鸾大试中,若是没有林夕的那几句提醒,或许他便根本进入不了青鸾学院,更无法进入他所钟爱的天工系。

  并没有沉默多久,张平抬起了头,看着原本准备给他多些时间考虑一下的夏副院长,道:“夏副院长,我愿意,我会尽力完成学院交给我的这件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