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初雪,大德祥初威

第二十二章 初雪,大德祥初威

  深秋过后,刚进冬至,云秦中州便下了一场浅雪,一日|比一日变得寒冷。

  冷家取代黄家之后,原吏司司首文玄枢接任云秦首辅,在整个过去的凉沁沁的秋里,整个云秦一年一度的官员政绩考核提前开始,许多官员被罢免,许多官员提升,整个云秦朝堂又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绝大多数的云秦低阶官员只是随波逐流,极度不安的迎接着这场风雨,他们不知道当今圣上和那九道重重帷幕之后的人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交锋,但自从那些长跪在金銮大殿外的给事中被强行架走之后,所有人就都知道南伐之事几成定局。

  那名闻人老首辅也开始抱病不出,律政司以及一些清流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长公主的身上。

  然而在焦虑的等待中渡过了整个一个秋之后,这些人发现,平素几乎和周首辅一样对着云秦政局有着重大影响力的长公主,似乎在皇帝的强大意志面前,也保持了绝对的沉默。

  ……

  大盛高盛家的宅院之中,铜盆里都燃起了兽炭,每个房间中都温暖如春。

  盛满盈换了一件新的黄狼皮袄,倒是有了些山阴行省富豪特有的草莽气息。

  在云秦立国之前,山阴行省的许多商行大多都是做的押运、走镖生意,后来许多商行虽然做大,都已抛开了老本行,但那种粗豪气息却是依旧不改,很多商行的老宅之中甚至还供奉着当年祖上行走江湖古道时所用的大刀。

  他正在看书,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岁的身着棉袄子的粉雕玉琢男孩一阵风推门而进,跨过门槛时却是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不过这男孩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马上爬起,揉了揉膝盖,兴奋的冲着他叫嚷道:“父亲,叔叔伯伯他们已经到了,母亲让我来喊您。”

  “慌张!”

  盛满盈笑骂了一声,脸上却是没有多少严厉的意思,放下了手里的书册,便紧了紧领口,跟着欢快小跑的男孩大步走出。

  只见气势不凡的大院之中,到处张灯结彩,别有一番隆重气息。在正中厅堂之中,已汇聚了大盛高的十余个掌柜,都带着家眷,一面可容这些人全部坐下的红木大圆桌大得令人咂舌,东首靠墙处却是放了香案,置了一个大铁锅,白汤滚滚,煮着一头整的大肥羊。

  先前只是洒了些盐沫和野葱,并没有放酒姜等去除腥骚之物,一时整个厅堂中热气升腾,浓厚的羊腥和野葱的香气交缠,皆是草莽味道。

  见到盛满盈走出,包括大掌柜慕宗离在内的十余名掌柜和家眷都是纷纷行礼,盛满盈连连拱手打着招呼,热闹一番之后,只见一名仆从将一个红铜托盘和一把剁肉刀递到盛满盈面前,盛满盈接了,大步上前,一刀就将羊头切下,挑出,切了一块滚烫的羊肉放到口中大嚼。

  又将盛着羊头的托盘放到慕宗离手中。一时间欢呼哄闹声震堂,十余名掌柜纷纷切肉,一叠叠热切腾腾的大盆菜也如流水一般摆上席面。

  山阴行省的商行在云秦历史最久,大多有些独特的聚会、仪式。

  大盛高在每年第一场雪至时,有这样的羊头宴,是源自大盛高创始时,有一年困窘,一群兄弟许久连肉都吃不起,又正值下雪,盛家祖上便想出了个办法,用尽手上的余钱,买了头羊,冒充野羊,设计在宴请兄弟时故意跑入…托辞为是老天都在帮他们,看着他们吃不到肉,都在下雪时送了一头羊上门。当时那些士气低落的兄弟伙顿时士气大震,大盛高就如此撑了下来。

  后来那些大盛高的老人虽然都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第一场雪下时,吃当时的那样一锅羊肉,却是成了大盛高的习俗,意为不忘当时的困窘,以及提醒自己即使是那样的困窘之下,只要不放弃,还是可以熬得下来,苦尽甘来。

  大盛高的这个习俗,虽然外界并不知道,但对于大盛高而言,却是堪比新年后开市,十分隆重且具有大家庭气息,即便是常驻在很远行省的掌柜都会赶回来。

  对于吃食,大盛高这种云秦第一等的商号掌柜自然没有太大的要求,聚在一起,除了享受一年生意成功的气氛,最开心的便是聊聊家常,看看有没有增添新丁,以及聊些平日里在各个行省的见闻。

  只是杯酒过后,数名掌柜竟不约而同的提起了大德祥,其中一名管辖大德祥在栖霞、广裕两行省生意的掌柜吴秋田便连连开口,用钦羡的语气道:“大德祥真是近年来让人最看不透的商行,前些时日,就连麟玉米行的生意都被抢了大半,我原以为大德祥收购米行是自毁墙角,可未想只是两月多的时间,大德祥就已至此,我看用不了多少时日,栖霞行省的米面生意,就要都归大德祥了。”

  在席十余位掌柜之中,有些知道大德祥的事情,有些却是没有怎么关注,而盛满盈身为整个大盛高的龙头,事物最为繁忙,在认定大德祥已经自毁阵脚之后,也并未花力气打听大德祥的消息,此刻听到吴秋田这么一说,盛满盈顿时大为吃惊,“麟玉米行是老号,上等珍珠香米天下闻名…我原料定大德祥此举必然大败,想不到大德祥竟做到如此,快说说大德祥是用了何等的手段。”

  听到东家都直言不讳对大德祥多有关注,这名原本就不吐不快的掌柜顿时手持酒杯一饮而尽,赞叹道:“像麒玉米行此种,虽然珍珠香米天下闻名,但能够吃得起这种米的毕竟少数,只是用来打些名气,九成九的生意当然都是在普通米面上。大德祥的米行在出售米面时,竟将米面里的沙石等物全部挑拣干净了,再用于出售。成色比别的米行好出太多,自然大受欢迎。”

  盛满盈猛的皱起了眉头,和慕宗离互望了一眼,忍不住惊疑道:“米面大多都是水车石磨,沙石间杂本身就是难免的事情,大德祥这么做,不仅要花费不少人工,而且分量轻了,买米面人是多了实惠,但他们的利却薄了不少。”

  “还不只如此。”

  吴秋田感慨道:“大德祥还会送米面上门,家中劳力出门,没有人可以提米,他们可以直接送到门上。现在栖霞几个大城,都几乎形成了风气,买米根本不用去米行,只要等着大德祥的人上门便是。”

  盛满盈震惊道:“原本利就薄了些,如此挨家挨户送,又要消耗多少人力,其余米行只要略减些价钱,大德祥还有什么赚头?”

  吴秋田苦笑道:“原本我是一样想法,但仔细问了之后,却知道大德祥是挨家挨户做了仔细的记录,一家几口人,一天大约吃多少米面,大约在多少时候需要送米…这样便根本不需要多少人力,数人押着数辆马车,一路顺道配送,将米面送至家中米面将尽的人家,其余那些还有余粮的就不需问。这样也就是每日有数人押着些粮车在城中行走,多不了几个人工,但却使得全城人家都养成了习惯,买米不要自己出去,就等着大德祥送就是了,即便原本有喜欢的米铺,用的不是大德祥的米,看到左邻右舍用的米好,又用得方便,也便如此,形成了风气。而且更甚的是,见到家中有老人妇孺,大德祥的人除了会帮些活计之外,经常还会留下少许金丝蜜柚茶。那金丝蜜柚茶原本就是大德祥所产,在外卖得金贵,一般人家吃不起,但对于大德祥来说成本却并不算太高。那些原本吃不起的人家尝了大德祥的这份心意,过意不去,心中感激,不仅会说些大德祥的好处,还会帮大德祥做些事情。如此一来,别的米行除了亏本降价时能够抢些生意,平时即便效仿,也已经落了下乘,根本争不过大德祥。”

  盛满盈脸色微变,肃然道:“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形成了风气,就像麻衣和棉衣本来各有好处,但若是所有人形成一阵风气,就是觉得麻衣比棉衣好,哪怕棉衣比麻衣再为柔软,那也根本卖不出去。大德祥已经做到形成这样风气,别的商行已经根本插不进手了。”

  吴秋田苦笑道:“所以我才觉得栖霞行省的米面生意不久就会被大德祥一统。大德祥在手中银两拮据的情况下一开始投入的就狠,如同输红了眼的赌徒一般,但便便又赌得准,做得事情又如此精打计算的完美,实在令人叹服。”

  席上几乎所有大盛高的掌柜都点头感慨,慕宗离在赞叹之余,道:“只是这样一来,别的行省的商行也必定会马上效仿,大德祥最多把栖霞行省和周边两三个行省占了,往外恐怕就来不及把别人挤掉。”

  吴秋田点头,道:“大掌柜所言的确是事实,在广裕行省就已经有不少米行这么效仿着做了。”

  慕宗离摇了摇头,沉吟道:“所以我依旧不能理解,大德祥做什么不行,为什么偏要做这个和本行丝毫不搭边的利薄米面生意。”

  在吴秋田和慕宗离等人对话之际,盛满盈一直沉默思索不语,此时听到慕宗离这么说,他却是蓦的出声,凝然道:“宗离,看来我们还是一开始就看错了。”

  慕宗离等人顿时齐齐收声,目光全部聚集在大盛高的东家身上。

  “米面生意虽然利薄,但是量大,且是有关生计,最容易积累口碑的生意。只要有足够财力,垄断某件商品倒是不难,但难的是垄断民心。”盛满盈看着所有这些掌柜,缓声道:“我们先前认为大德祥走了一步臭棋,然而大德祥却是做给我们看了…且用的全是没有花巧的经营之道。既然能够准备好这样经营之道的人,怎么可能头脑发热,随便入别的行。大德祥之中,必然有位惊才绝艳的人物,且比我们先前想象的还要厉害。所以虽然别的商行都已效仿,但我觉得,大德祥肯定还会有接下来的动作,将别的行省的生意也全部抢下来。”

  在席所有人都是名动一方的生意人,都拥有一般商人没有的智慧和见识,听到盛满盈这么说,这些人顿时沉默,心中都是开始震骇。若真是如东家所说如此,那以大德祥的暴发速度…到明年此时,大德祥将会如此?

  “这样的人物必定不会为别人所用。我们所能做的便只有合作。”

  盛满盈倒了满满的一杯酒,敬吴秋田和慕宗离,“接下来恐怕要劳烦两位去一趟大德祥。”

  ***

  (晚上还有一更,所以今天有三更还有诸位帮忙提醒一下,晚上的加更是要还谁的债先呢,是罪粉之仙魔变群,是无敌的贱客、江南红月,还是一底头的温柔、超级木头cl,还是书生笑看人生,还是前两天无比风骚的一身秋装,还是忘记你做不到,和红花会打赏号?债欠太多了,记不得到底是哪些债主还了,哪些债主欠了许久了啊悲催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