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给出些甜头

第二十三章 给出些甜头

  林夕在廊间看雪。

  栖霞行省的气候要比中州略暖一些,只是今年冬似是比往年冬更冷一些,在中州初雪后只是过了六七日,大浮集镇这里也开始落雪。

  这雪下得并不大,只是将远山镀了一层浅白,但正因为没有全部遮掩,深深浅浅,更像是一副水墨山水画,煞是好看。

  林夕略微瘦削了些,脸色有些娇气的过于白净,此刻披着一条大白的狐尾围脖,穿着一身浅色的锦绣袍子,看上去倒是有了些富家公子的富贵气息。

  看着深深浅浅如水墨画的远山,看着院子里披了一层雪却还在怒放,显得更加艳丽的几株墨菊,他伸出了手,几股柔和的气息在他的指尖升腾往复,使得落到他手掌上方的雪片颠簸升腾,慢慢的形成一个圆而不聚的松散雪团,悬浮在五指之间,看上去非常玄妙。

  在云秦刚刚入秋之时,他便真正开始用心经营大德祥,做出了在外人看来如红了眼的赌徒般的疯狂决定,几乎让大德祥可以用来流通的银两枯竭,但因为知道那些经营之道必定会成功,所以他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事实也正是如此,只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大德祥的米面生意便已经入了正轨,大德祥的流通银两也已经开始不像之前那么吃紧。

  而且只有他和陈妃蓉知道,就在十余日前,帝国的东面,原本明面上看不见,但一直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的黑市生意,突然停顿了几天。黑市生意的几日冰冻和云秦朝堂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南伐已成定局,整个云秦朝堂都在紧锣旗鼓的将所有力量集中在南伐的事情上,根本没有时间顾忌这种对于帝国而言并不迫切的事情。黑市生意的停顿,是因为突然少了一个交易方——云秦最东边边境线上的几支流寇,似乎出现了大的内杠,厮杀和混乱了几天。

  而就在这几天之后,有几支流寇又似乎汇成了一支,做事也似乎变得比以前更为规矩起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龙蛇边关死的流寇很多,但却也和边军无关,而是那支最大的流寇在袭杀和他们不对牌的流寇,以及不通过他们,只和那些流寇做生意的商队。

  因为云秦边境线上的流寇虽然人数众多,但都像是云秦皇城下水道中的老鼠一样,见不得光,所以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些在穷山恶水之间隐匿着的老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林夕和陈妃蓉知道,整个大德祥在过去的这个秋里面,发展得比他们想象的要好许多。

  林夕的修为也急剧的增长着。

  许箴言总以为林夕在受了那样的重伤,尤其是出了太子和姜钰儿的事情之后,身心都会受到重创,修行肯定也会比平时更加缓慢,但他和林夕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所以他不可能理解林夕的情绪,他想不到,在林夕的发疯之下,林夕的魂力修为,一直在以平时数倍的增长着。

  林夕的身体还很脆弱,在林夕自己的感知之中,都至少要渡过这个冰冷的冬季,等到明年的春天,才有可能和人对敌。然而在这跨越整个秋季的苦修之下,他的半只脚已经跨过了国士阶的门槛。恐怕最多只需十余日,按照往年的习气,在今冬的第二场雪落之前,他就能够突破到国士修为。

  身体只能轻柔的对待,无法练习什么武技,甚至连大量的动用魂力修炼御剑之道都不可能,浑身内外像生锈长满铜锈的感觉越来越重,但身不能动,只能专心的修炼魂力,林夕对于魂力的运用,却是越来越为纯熟。

  谷心音传给他的,不仅是那一门般若寺的观自在降魔,还是他的御剑之法,还有他的其它武技,还有他对于魂力修行的理解,对于魂力的运用。

  如果说在出碧落陵之前,林夕还只是一个只知一味爆发魂力获取力量和速度的修行者,那现在,在魂力的控制上,他已经开始步入玄境,就像那些真正的强者一般,悟出了魂力运用的道。

  松散雪团在他的手指中悬浮旋转,在他的心念所动,在他的指掌间魂力激发下,又被压成一片轻薄的小雪剑,嗤的一声轻响,落入前方庭院的一丛墨菊之间。

  这种如大画师信手拈来,涂抹美丽画卷般的美妙,足以令世间普通的修行者动容,但林夕却是有些感怀般的轻叹了一声。

  这种浅雪,让他想到了十指岭中的雪,让他想到了青鸾学院和青鸾学院的那些人。

  在和青鸾学院和修行者的世界割裂开来,过着和这世间的普通商人一般的生活后,他完全没有青鸾学院的消息,也不知道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现在怎么样,也不知道谷心音有没有平安的回到学院,或者也被夏副院长安置在某个地方。

  现在他的魂力运用到了如此地步,可是许久无法练习箭技,也不知道生疏退步了没有。

  ……

  林夕知道,自己还要捱过很多的寂寞,在感怀的轻声叹息了一声之后,他转过了身子,看着外院通过来的廊坊,似乎在等着什么人到来。

  片刻之后,轻柔的脚步声传来,穿着一件红棉夹里翻毛边袄子,显得更为年轻一些的陈妃蓉才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大人,看来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

  陈妃蓉的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竹篮子,走到林夕身前,盈盈对着林夕行了一礼之后,微微一笑道:“正好有些血燕燕窝,我便配了些东西,给你熬了带过来,你可以先乘热吃了。”

  “里面边吃边说吧。”

  林夕点了点头,接过食篮,走进屋子,取出食蓝里的滚烫陶罐,拿着勺子慢慢吃起来之后,才自然的看着在他对面坐下的陈妃蓉,问道:“今天有什么难决的事情么?”

  “大盛高的大掌柜慕宗离刚刚来求见我,表达了要和我们大德祥合作的意愿。”陈妃蓉看着林夕吃得香甜,笑得也有些灿烂,“这种事情,当然要你才能够决定。”

  林夕微顿,含着勺子想了想,问道:“接下来我们大德祥正好要用钱,可我不想和朝堂扯上什么关系,要用钱,我也要选择干净的生意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陈妃蓉点了点头,微笑道:“大盛高的背景非常干净,就是山阴行省的土财主,主要接的也都是山阴行省出来的大商号的生意。倒是三大钱庄里另外那家大泰富有九元老里面容家的背景,靠的是帮中州皇城调送库银以及官方借贷的生意。”

  “大盛高的大掌柜亲自来,又是在我们的米面生意还未能扩出栖霞行省的时候就来,不仅说明对方真的有诚意,还说明对方真的有眼光。”林夕一边继续吃着,一边沉吟道:“现在大盛高的银两比我们大德祥的身家多出太多,让他们投大笔银两入股的话就不妥,所占份额太大,你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少许银两入股,大笔银两借贷给我们,但所有决策依旧必须由我们来做。如果他们不愿意,你便多花些气力,找些比较小的钱庄。大德祥的发展也不是只有大盛高看得到,那些规模比较小的钱庄要往上爬,赌性也会大一些,也不愁筹不到钱。”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又想到了什么,马上又道:“对了,若是大盛高接受我们的条件,很乐意和我们大德祥合作,那接下来可以透露些我们想要在碧落陵内大量购地种粮放牧的计划给他们。碧落陵气候好,且挨着唐藏,接下来反而会是云秦最为平静的地方,把大钱花在那里,最为安全。开田种粮这种事,最重的便是前期的银两投入,最怕就是时局不稳,良田突然变成了战场,人员流离失所,好好的布局一场空。大盛高这样大的钱庄,消息肯定比我们灵通和准确得多,而且又是花的他们的钱,他们肯定比我们更会弄清楚,碧落陵是不是要设立行省。”

  陈妃蓉目不转睛的看着林夕,看得林夕讶异起来,她才忍不住笑了笑,道:“有时候我真怀疑大人你是不是个怪物…明明从未做过任何商号的掌柜,却懂得如此多的事情,比任何号称生意天才的掌柜都要厉害,如果我不知道你的部署,听到你米面生意在栖霞行省刚刚起步,便已经想要借贷惊人财力自行购地种粮,也肯定会认为你太过疯狂,步子迈得太大了些。”

  “放心,不会扯着蛋的。”林夕想当然,随口接了一句。

  陈妃蓉一呆,旋即想到了这句话中的意思,她顿时玉脸绯红,“大人你这话算是调戏我么?”她脸上出现了些第一次见到林夕时的似笑非笑神情,轻声道:“若是大人真不嫌弃我,我倒是也深感荣幸,可以侍奉大人的。”

  这下换做林夕一呆,反应过来这个世界和他之前熟悉的那个世界相比可是要保守不知道多少倍,自己随后接的这句话,在这个世界可是显得**和暧昧至极,一时他也是不由得大窘,连连摆手道:“这只是我们那一句说熟了的土话,你可不要误会。”

  陈妃蓉看着大窘的林夕,抿嘴笑了片刻,却是又认真了起来,道:“现在你的名气渐大,前些时日我倒是也听到了不少有关你的小道消息,说秦家那名出了名的大美人千金小姐也看上了你,以至于拒绝了许家和文家的联姻。还有据说有个柳家的公子也是看上这秦家的小姐,所以也是和你诸多不对?”

  “文家?我只知道秦惜月拒绝了许家,文家却是不知道。”林夕微微蹙眉,摇了摇头,“不过这和我没有太大关系,至于柳家那柳子羽,和秦惜月与我也更不相干,更多还是因为学院里的一些冲突而生出仇隙。”

  “看来是半真半假。”陈妃蓉微笑道:“只是这柳子羽不知道你才是这大德祥的幕后主人,正在外面求见我,既然和你真有些不对,那我见还是不见?”

  林夕有些意外,微怔的看着陈妃蓉,“柳子羽来找你?他找你想要做什么?”

  陈妃蓉道:“前段时间吏司官员稽核提前,你这同学似乎做得不错,又补了被清洗的某人的空位,升了不少,在广裕行省内务司任职。柳家最喜欢和商号打交道,你这同学应该也是想和大德祥打好关系,到时可以互相借势。”

  林夕想了想,微嘲一笑道:“既然如此,能给他点甜头就给他点甜头,到时也可以用他给大德祥做些事情。”

  ***

  (这章是先还谁的债啊,迷糊了,要不就先罪粉之仙魔变群吧,我记得这个好像应该没有加更过唉,我先还完债,再给所有书友加更几次只是债务还是有些沉重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