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被养而不知

第二十四章 被养而不知

  柳子羽在外院的一间厅堂里端着一盏茶慢慢的饮着。

  柳家派来襄扶他的重要谋士苏仲文淡然的坐在他的下首。

  和出学院时相比,柳子羽已然成熟稳重了许多,也变得更有耐心。

  就如此刻求见大德祥大掌柜,虽然已经等待了许久,连茶都换了数盏之后,才得到了对方的应允,而且又是数停的时间过去,对方还没有露面,但他的心中却依旧没有丝毫烦躁之意,面上的神色也依旧是十分谦和。

  事实上此刻他的心情,是既兴奋,又紧张,又好奇。

  在之前吏司的考核之中,因为民意考的成绩大好,再加上他父亲应该暗中出了不少力气的关系,他补了广裕行省裕州城内务司采买一职,虽是挂着代字,官阶还只是从八品,但这却是内务司的实权肥差,不仅和省城诸多上阶官员可以多有照面,而且手中职权更容易和商行打好关系。

  这在官场上,是大大的进了一步,柳子羽新官赴任,自是有种林夕熟悉的诗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一样的意气风发的得意心情。

  然而他先前也已经得知,大德祥的大掌柜十分神秘,平时根本不见外客,原本他来求见也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现在对方答应和他见面,或许根本不是看在他的官阶,而是看在他的省督父亲的份上。

  不管如何,在他看来,若是能和大德祥这样的商号结下很好的关系,或许就是他将来在朝堂中平步青云的一大助力。

  有轻柔的脚步声响起,本能的觉得正主即将登场,柳子羽顿时精神一震,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正了正坐姿。

  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然而在看清走进来的人时,他却是还是不由得失态,一时愣住,目光全部聚集在这走进来的人身上,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陈妃蓉一直都很美艳,而且是那种熟透了的美艳。

  在到了大德祥之后,先前的那种妖冶的气息却似乎从她的身上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端庄的大家风范,这就是一种大商行大掌柜的雍容气质,而且似乎本身是在她体内,根本没有刻意的痕迹,似乎她本身就已经经营了许多年大商行一般。

  只是这种一露面的惊艳气质,柳子羽便明白这名身穿红锦翻毛白边长袄的女子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大德祥神秘掌柜,他早前就听有些传闻说,大德祥的大掌柜是名美艳的女子,然而他没有想到,这名大德祥掌柜,竟是比传说中的还要美艳动人。

  苏仲文也是一时吃惊,但他对于女色自然比柳子羽见得更多,见到柳子羽有些失态,他顿时轻声咳嗽了一声。

  柳子羽顿时醒转,慌忙站起,对陈妃蓉拱手行礼:“这位大家可是大德祥大掌柜,子羽有些惊讶失态,真是惶恐至极。”

  听着这句话,陈妃蓉便已看出柳子羽的应变和待人接物已然十分老成,她颔首回礼,微微一笑,道:“有劳柳大人久等。”

  她只是应承,连自己名讳都没有说,是略有些倨傲无礼,但她的嫣然笑颜和轻柔语气却是让柳子羽反而心中一热,反过来迎她入座:“大掌柜客气了。”

  “先前我已听说柳大人年少多才,年纪轻轻就已补了裕州城采买的缺,平素我一女子不便抛头露面,且生性喜清净,一般也不见客。听大人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才干,倒是也忍不住出来看看是何等人物,此时见了,果然令人心旷神怡。”陈妃蓉入座,浅浅笑道:“且正是因为喜爱清净,这些时日我才隐居在这处僻院里,柳大人正好行经,倒也是有缘,只是不知道柳大人前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

  “这女子好会说话,又神容端庄,一派大家之风,神色语气却又妖媚入骨,若是亲自出面去谈事情,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吃得消。”只是听到这两句,苏仲文便已心中暗惊,直想大德祥的一飞冲天的确不是偶然。

  苏仲文都感觉如此,柳子羽更是觉得好像吃了什么灵丹一样,浑身每个毛细孔都是暖洋洋的出热气,浑身无一处不舒服:“大德祥的崛起之速在云秦史册上恐是独一无二,让我仰慕不已,一直想看看到底是何等人物才能将大德祥带得如此,得知大掌柜在此,便没有多想,兴冲冲的赶了过来,倒是望大掌柜不要怪我唐突了。”

  “唐什么突,小嘴倒也是抹了糖般甜,只是不知你要是知道大德祥东家是林夕,会如何心情。”陈妃蓉心中如是想,面上却是明媚一笑,也不说话。

  柳子羽接着道:“广裕行省和栖霞行省挨着,我在裕州城任职,到时却是要大掌柜多多照拂了。”

  陈妃蓉微笑道:“大人说的反过来了,大人任采买一职,应该是大人多多照拂我们大德祥的生意才对。”

  柳子羽心头更热,道:“我来前倒是有个想法,不知可不可行。大德祥皂膏天下第一,广裕行省的镇守军平素也是要耗用不少皂膏,只是不需要精致和花巧,只要价钱略降一些,我便可以想法让镇守军都用大德祥的皂膏。”

  陈妃蓉看着他的双目,道:“承蒙大人看重,大德祥这方当然没有问题。”

  看到对方竟然如此轻易便一口应下,柳子羽顿时心中狂喜兴奋不已。一省军方皂膏等耗用物用量极大,若是每块价钱能够稍降一些,一年便可以省下许多军费,且用的还是大德祥这种最好的货品,这便是他的政绩,上任之后便是有一把火可烧。

  “大掌柜如此厚爱,叫我如何回报。”柳子羽按捺住欣喜,道:“听说大德祥在做米面生意,不知货源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倒是知晓广裕行省有不少原先的荒湾,奖励开垦,免除了五年赋税,今年才至第二年,只是因为山湾里通行不便,商队进入成本高出不少,内里米价也低。若是大掌柜有意,我倒是也可以想想办法,上书奏请修路,到时若是成功,修路银两确定拨下,我便告知大掌柜,大掌柜和那些农户签上数年合约,应也是双赢的事情。”

  陈妃蓉道:“大人真是有心了,不仅大德祥感激大人,想必那些农户也会记着那些道路是大人所修,会记得大人的恩典。”

  看着陈妃蓉赞许的目光,柳子羽心中更是火热和意气风发:“既然大掌柜有意,那我到任便马上去办此事…若是大掌柜还有什么难办之事,若是看得起我,倒是也可以知会我一声,到时我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

  ……

  林夕负手站在廊檐下,感知着头顶上许多片雪花飘落的轨迹。

  把每一片雪花想象成一名对手,用思绪去与之交锋,这是谷心音告诉林夕的一个简单的修行方法。

  因为像谷心音和林夕这种修行者,面对的敌人也往往不会是一般的修行者。

  在面对境界更高的修行者,尤其若是面对御剑圣师这种的存在,在感知之中,对方的飞剑就会快得很多时候消失在感知之中,形成片段式的感知,就像漫天洒落的飞雪,要想不被飞剑击杀,便至少要在那种片段似的感知中,找出到底那一柄才是真正的飞剑。

  在雨中或是在雪中,感知着雨雪的洒落,清晰的抓出哪一滴雨珠,哪一片雪才是最快将落到自己身上的,多做这种训练,便能在越阶遇敌之时,反应能快一些,至少防御会更好一些。

  虽是静心做着这样的修炼,但感知到天空中那些风的流动,体内那魂力似乎随时可化为雷电飞出的奇特感觉,再加上听到熟悉的陈妃蓉的脚步声,知道此刻暗中做了不少手脚对付他的金勺柳子羽此刻正从距离他不远的院门离开,他便忍不住有些要将魂力析出,激发几道雷电的冲动。

  要是柳子羽走着走着,突然就被雷电劈一下,那自然十分好玩且解气。

  看着再次走到他面前的陈妃蓉,林夕停止了这种无形的修行,微嘲道:“他给了些什么好处?”

  “让军方用我们大德祥的皂膏,帮我们修些路,通进一些商队不太乐意去的产粮地,可以让我们收到一些价钱略微低廉的稻米。”陈妃蓉笑道:“不得不说你这个同学极有头脑,提出的事情很难拒绝,而且这两桩事情应该就足以让他在来年的吏司考核中交出很好的答卷。”

  林夕想了想,道:“我知道军方一般都有些空置的营房粮仓,现在南伐的准备必定已经开始,地方军和军粮军械肯定会朝着千霞边关调动,空置可做仓库的房间必然更多。既然他和你谈得这么愉快,你接下来便可以让他帮帮忙,用便宜的价格租来做货仓,这样我们在广裕行省的米面生意还能节省不少本钱。”

  “你倒是也好。”陈妃蓉笑骂道:“这样虽然我们得了实惠,他能令军方多收些银钱,又得了不少功绩,你就不怕这样一路把他扶上去,到时养肥了他,到时候来对付你就更厉害了。”

  林夕嘴角微翘,却不说话。

  陈妃蓉看着他这副样子,笑了笑,知道柳子羽是还在将林夕当成对手,但林夕眼中的对手,却已经是不知比柳子羽高出多少的人物。

  ……

  院外,大浮镇的石道上。

  柳子羽转身望了身后深幽的院落一眼。

  他的脸上露出了异常满足的兴奋神色。

  在想着自己接下来的前程时,他在心中同时喃喃自语道:“林夕…你可别变得太弱,否则到时候将你踩踏在脚下,看着你的面目时,便没有那么的欣喜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