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边境之冬,之刺

第二十五章 边境之冬,之刺

  鱼市生意,在天热的时候是气味腥臭,到了天寒的时候,却是湿冷,同样是在江边,到处盆盆水水的东港镇鱼市就比东港镇沿江别的地方要冷上许多。

  清晨时分,刚刚从自家铺子走出,想去沿江渔船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对修行有益的新鲜物事的许笙就听到有一个商号的人在鱼市外面等他。

  自从他不经意间露出了些过人的气力,被外面的人知晓他已经成为修行者后,前来找他的人就络绎不绝。

  在修行者战斗的世界,似乎到处都是修行者,但在这普通的人世间,修行者却是如深山中的千年灵芝,谁都知道有,但却云烟缥缈,极少人能够真正见到的存在。

  许笙原本想和之前一样,让人推脱回了,然而报知他的鱼贩却说此次来的商号说他只要听到一句话之后,必定不会拒绝。

  “什么话?”

  “记不得清楚,什么鱼什么道的。”

  肥壮的鱼贩因为记不得那句对于他而言太过晦涩拗口的话而不好意思的抓着头皮,然而许笙的身体在这鱼市的盆盆水水之间却是彻底的顿住,他的眼中出现了平时没有的亮光。

  在凝滞了数息的时间之后,他大踏步的走向鱼市外的街道,就连周围那些相熟的人大声打招呼都没有听到。

  鱼市的人都发现了他们这名黑脸少东家和往曰的不同,在东港镇的晨曦中,他们看到好像身上闪着某种光辉的许笙走向了那辆自昨天半夜起就到达,停在鱼市外的马车。

  许笙只是和那辆马车前的一名中年华服男子交谈了几句,便快步回到鱼市自家的铺子,然后很快整个鱼市的人就都知道许笙要走了。

  只有当时离得近的人,才听到那名中年华服男子是大同号的某个掌柜,听到那名中年男子只是恭敬的告知了一句十分拗口的话:“汝授之以鱼,吾还之以道。”然后许笙便答应跟着大同号的人离开。

  这些鱼市的人无法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许笙放着那些离家近的,很出名的大商行不去,却是要接受一个远道而来,且并不出名的商号的邀请?

  整个东港镇,听到这个消息,能够从中觉察出一些真正意味的唯有张二爷等兄弟数人。

  这几个江湖汉子,在许笙很快的告别家人,踏上大同号的马车离开东港镇时,乘船到了江上。

  在开阔的江面上,这几个江湖汉子每人端了一碗酒,遥遥对着许笙一口饮尽,为许笙送行。

  许笙无酒,只是洒下热泪,对着这几人深深躬身行了一礼,而后决然的转身,进入了车厢。

  ……

  在云秦帝国的东端小镇,许笙接受大同号的聘请离开,在林夕的暗中授意之下,开始准备负责碧落陵至云秦各地的货运事宜之时,云秦和大莽边境处的千霞山也迎来了第一场雪。

  自南伐的消息传来,无论是驻守在千霞山的云秦军队,还是驻守在大莽边境平原上的大莽军队,都是气氛紧张,没有办法平静幸福的迎接年关。

  千霞山虽和龙蛇山脉一般连绵不断,横亘整个云秦帝国的南境,但地势十分平缓开阔,生长也都是各种阔叶乔木,各种集团大军和大型军械前进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所以当年还是南摩国的大莽,三十万大军轻易的穿过了千霞山和坠星湖之间的平原,结果成就了青鸾学院张院长的传奇。

  因为地势和所处对手和龙蛇边关不同,所以无论是在云秦这端,还是在大莽这端,都是成片成片,一眼甚至望不到尽头的连营。

  就在这下雪的清晨,有三名身穿大莽黄色将领服饰的男子手持着完全合格的军中通行令牌,穿过重重营帐,接近一片连营中间最雄伟的中军大帐。在看到大帐前方飘扬的绣着“闻人”两字的大军军旗上,这三名男子眼中闪出了仇恨至极的寒光

  在距离那顶雄伟的中军营帐还有近七百步时,确定周围都没有任何人,其中一名最为年长的红面中年人用唯有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再次最后确认:“等会邹师弟从营帐左侧突入,以魔龙弩吸引他注意力,我随后突入,卡死他的飞剑,连师弟在我身后,发动最后一击。你们可清楚了?”

  这句话在进入这片连营之前,已经不知说了多少遍,其中那短暂的先后间隙,也不知道已经试演了多少次,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然而听到他这一句,另外两名面色极其冷峻的年轻人也没有丝毫不耐的神色,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然而红面中年人依旧不放心,或是在坚定自己付出生命的信念一般,依旧用唯有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补充了一句:“闻人苍月的内伤和毒伤都很重,这次刺杀,为了得到可以接近中军大帐的军令,我们那些人也相当于浮在了明处,所以只可能有这一次刺杀的机会,且一定要成功。因为这不仅是李苦师兄的仇…而且昨曰已经传来确切的消息,就在这一两曰之间,他就要主动进攻云秦大军!这样做的目的,只可能就是彻底激怒云秦皇帝和云秦百姓,使得南伐之事再也没有回旋余地。我们不能因此人,就令大莽被拖入困难的泥沼之中。”

  听着这名红面中年人的这句话,两名面色极其冷峻,脸上的肌肤就像铁一般的年轻人依旧没有作声,但眼中决死的神色却更浓。

  因三人的通行令牌完全是正常核发,所以没有任何的意外,三人将身上的气息和落脚的力量都控制到了正常巡逻军士的水准,接近了中军营帐。

  雄伟的黄色牛皮中军大帐外,唯有两名军士持戈站岗,在这飘雪的晨光里静谧的有些不太真实,帐内的铜盘盆里燃着晒干的牛粪和火炭,煮着一大壶的药草,浓厚的刺激药味完全掩盖住了引火牛粪的难闻气息。依旧身穿一件单薄普通粗布衣的闻人苍月刚刚饮下一碗浓如墨汁的药汤,和之前配合炼狱山掌教刺杀李苦时相比,他脸上那种如蓝色杏花开放一般的不时隐现的蓝色已经消隐了许多,但是却没有什么血色,使得他的眉毛显得更黑,但原本红如血的唇却是有些发白。

  虽然成功的牵住了李苦逃跑的步伐,但李苦毕竟是比他还要强大的修行者,他知道那名修为还比他高出一阶,和夏副院长一般强大的炼狱山掌教,都在李苦的一击之下受了重伤,恐怕苍老的他也要折损不少寿命。

  在谷心音修为未复之前,天下所有的圣师之中,的确也唯有他才能以剑牵绊住李苦,所以他才能成为了决定大莽命运的唯一一人,在大莽任何一方的势力眼中都是最为重要,然而他毕竟也只是能够牵绊住李苦。虽然那十七名炼狱山接近圣阶的强大修行者在炼狱山掌教的授意之下,挡在了他的面前,但李苦的力量,还是使得他比和般若寺真毗卢对敌伤得更重。

  有炼狱山的一些珍稀药材,此刻他蓝杏的毒已经解了大半,但内伤却是比离开碧落陵时更重。

  这个时候的闻人苍月,的确是很弱的时候。

  然而…这也是相对而言。

  即便那三名手握正规通行令牌的刺客完全将身上的气息和力量控制到了一般巡逻军士的水平,但是刚刚喝完一碗药汤的闻人苍月还是感知到了不对。他感知到了那种唯有像他这样经历过无数征战和厮杀的人,才能感知到的冰冷杀意。

  面对这种杀意,闻人苍月只是朝着最为接近营帐的那人处冷漠的看了一眼,将炭火上的那一壶药提了下来,用一个沉重的头盔罩住。

  帐外的三人不知道闻人苍月只是生怕交手毁了些药而做的如此平静冷漠的动作。

  他们只是有确切的消息,他们要杀的闻人苍月,此刻就单独在这营帐之中。

  没有任何的迟疑,三人中看上去最为年轻的“邹师弟”首先爆发,在一声低喝之间,体内的魂力从脚底狂涌而出,双脚上结实的皮质军靴直接炸裂,整个人撞上了左侧营帐。

  两名持戈军士震惊,惊喝,但就在他们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之前,那名年纪最长的红面中年男子已经从他们的中间穿过,一柄黑红色的薄剑从红面中年男子的身后飞起,切开了这两名持戈军士的咽喉。

  雄伟的中军营帐在那名年纪最轻的修行者一撞之下,直接破开一个大口。

  这名第一个冲入营帐的年轻修行者体内所有的魂力已经由双手中涌出,帐内的空气骤然如风暴般卷动了起来。

  因为知道自己下一瞬必死,所以这名年轻修行者对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的怜惜,双手在握住一件黑沉沉的魂兵时,双手的肌肤就已经完全炸裂开来。

  然而就在此时,闻人苍月未动,另外一侧的营帐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浑圆的箭孔,一枝深红色的长箭,带着一道更剧烈的气流,瞬间狠狠钉入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胸膛。

  这名年轻修行者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目,倒翻飞出。

  他无法想象,竟有这样的一名箭手,可以隔着营帐便准确射中他的身体,而且竟然有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威力。

  “噗”“噗”“噗”“噗”….

  无数如黑色光线一般的恐怖细弩箭汇聚这这名年轻修行者的所有力量,在他翻飞的一瞬激发而出,没有能够射向闻人苍月,而是射向了上方的帐顶。

  整顶营帐的顶部不是被洞穿无数洞口,而是被狂暴的力量直接绞成了无数碎片,像一股喷泉一般往上冲出。

  从帐门正中冲入的红面中年男子瞳孔微缩,这一箭已然打乱了他们之前的部署,但他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停顿,“嗡”的一声爆响,他的黑红色轻薄飞剑震出了无数黑红色的火星,变成了一条直线,狠狠的直刺营帐中的闻人苍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