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雪连山,将军北望

第二十六章 雪连山,将军北望

  营帐里的闻人苍月面容冷漠,在这普通修行者根本连喝出一个音节都来不及做到的极短时间内,他却是已经往前跨出了一步。

  他以沉稳如铁山的身影,挡在了那一个被他头盔盖着的药罐前。

  红面中年男子的黑红色轻薄飞剑距离他的身体已经唯有数寸,在一般的修行者眼中,这已经根本没有距离,然而在他的眼中,这柄剑身上不停震荡出无数黑红色火星的轻薄飞剑动作却是十分缓慢,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应付眼前的这局面。

  “赵红雷,李苦的师弟,我等你来已经很久了。”

  他轻蔑的出声,在第一个音节还未正式响起之时,他前方的空间之中的空气便已骤然一震,如同响起了一声闷雷。

  在他身上强横至极的魂力瞬间喷涌之下,他前方的那个炭火盆完全震成了飞屑,不仅是火红的木炭,就连盛放炭火的铜盘,也瞬间被强大的力量撕扯、震荡成无数沙砾般的碎屑。

  放置在炭火盆旁,剑鞘也是同银白色陨铁铸造而成的炼狱山最强飞剑七曜魔剑在这一震之下也悬空浮起,剑身和剑鞘于瞬间分离。

  这柄同样黑红色的飞剑在和李苦的厮杀之中,已经被硬生生的斩去了一截剑尖,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截难看的扁尺,然而这柄难看的飞剑,却似乎和闻人苍月一样,通体散发着一股蔑视嘲笑的气息。

  在寻常修行者已经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因为超过感知的极限,已经根本无法判断出对方飞剑的位置的这极短的时间内,这柄带着无比汹涌和狂暴力量的飞剑,强横的插进红面中年男子飞剑前的数寸之地,重重的斩击在红面中年男子的飞剑上。

  “啪!”

  就好像一根扁尺敲在了一只黑红色的蜻蜓上。

  这声音虽不巨大,但事实上只是因为周围的空气都被磅礴的对撞力量压成了实质,传播不出。

  不停震荡出无数黑红色火星的轻薄飞剑猛然一颤,就在这“啪”的一声轻响之间,先前一刻还如同划破虚空一般,在空中形成一条笔直黑红色光线的飞剑被强大的力量轰成了无数飞散的碎片。

  几乎与此同时,整个中军大帐一声裂响,除了帐顶之外的其余地方,也全部往外鼓胀,炸裂开来。

  强劲的空气如利刃般冲击在红面中年男子的身上,瞬间将这名御剑圣师身上的黄色甲衣切出了无数道裂口。

  似通体带着浓浓蔑视嘲讽之意的丑陋七曜飞剑毫无停歇的前刺,在一片片飞散的飞剑碎片中穿过,如一片从天而降的陨石,狠狠的砸入红面中年男子的胸口。

  一口血箭从红面男子的口中喷出,他胸口好像一个陨石坑一样迅速凹陷下去,然而他的面色却是更加决烈,他浑身的魂力,在这一刻全部汇聚到了他的胸口。

  圣师阶强者的魂力的瞬间喷发,在这一瞬间就冲碎了他体内诸多重要脏器,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皮摧骨折,凹陷下去的胸膛却变得不再是血肉,而是变成了比炼制魂兵的绝大多数金属还要坚硬的物质,死死的钳住了闻人苍月的七曜飞剑。

  前来刺杀闻人苍月,无论成功与否,他和两外两名同样出身于千魔窟的年轻修行者都没有想着活着离开。

  从一开始,他们的计划,便是以第一名年轻修行者的死亡吸引闻人苍月的第一次爆发,接着便是以他的生命,钳住闻人苍月的飞剑。

  ……

  在前一刻还是无比霸绝,通体散发浓浓蔑视嘲讽之意的七曜飞剑恐惧的颤抖起来,却是无法从李苦的这名师弟的身体上拔出。

  因为演练了不知道多少遍,另外一名年轻修行者的手,就在此刻从红面中年男子的左腋下方伸了出来,就像是这名生机已经在快速消失的红面中年男子身上又生出了一只手。

  这个时候,以身卡剑的红面中年男子同样也是这名年轻修行者的盾牌。

  在这只手伸出来的时候,这名年轻修行者就已经死了。

  他的面孔变得比闻人苍月之前喝下的药汁还要黑,七窍之中都流出墨汁般的脓血,呼吸也彻底的停顿,而他伸出的这只手,却是汇聚着远超过他修为的力量,猛的炸裂了开来,似有一条黑蛇的虚影在其中升腾,但瞬间又被更为强大的力量轰成碎片。

  这只伸出来的手,在急速飞行的飞剑移动一寸的极短时间内,便彻底消失,形成了一条恐怖的黑色气流,朝着闻人苍月狠狠的击去。

  这股力量,比红面中年男子的一击还要强大。

  这才是这三名刺客,真正的杀招。

  此刻那名差点一箭射杀林夕的接近圣师的箭手胥秋白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射出第二箭,然而这名强大的箭手却没有再出手,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箭矢的威力,根本无法阻止这一条恐怖的黑色气流。

  ……

  这一条黑色气流,最前端竟奇异的隐隐凝成一颗骷髅头的形状,后面的黑色气流,就好像是这颗骷髅头上的长发。

  李苦的师弟,这名名为赵红雷的千魔窟圣师,身体已经开始死亡,但如回光返照般,他的意识和感知在这一刻却是比平时还要清晰。

  他感知出,即便闻人苍月能够收回飞剑,以方才这柄七曜魔剑的一击之威,也无法阻挡这条黑色气流。

  在他看来,闻人苍月已经根本不可能阻挡住这一击。

  然而就在此刻,闻人苍月的眼中,却是显现出了一丝怜悯和讥讽交缠的神色。

  面对着面前这一股黑色气流,他并没有设法取回自己卡在赵红雷胸口的七曜魔剑,而是左手往胸口布衣内一探,然后伸了出来。

  他的这只伸出的手中,有一柄小小的骨舍利剑。

  难道这样一柄只是两根牙签般细长的小剑,比炼狱山以陨铁打造,嵌以陨石中自蕴强大元气的七曜飞剑,还要强大?

  这一刻,赵红雷的脑海之中下意识的闪过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股浩瀚无匹,带着逆天气息的狂暴力量,从那柄骨舍利小剑上喷涌而出。

  “噗!”的一声爆响。

  黑色气流从最前端开始,全部被这柄小剑上喷涌而出的狂暴剑气摧毁,轰然暴散的元气力量往后倒卷,赵红雷的身体往后倒飞,在倒飞之中,除了整个胸膛之外的身躯的血肉开始溃散,暴散的强大元气继续往后侵袭。

  “轰!”

  “轰!”

  “轰!”

  后方连续三座营帐,全部瞬间倒塌。

  赵红雷的意识和感知也瞬间冻结,他感到了自己师兄李苦的气息,这一剑,就像是李苦挥洒而出的一剑。

  他明白了这柄骨舍利剑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剑,然后他的口中就变得极苦,心中也变得极苦。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为了师兄来刺杀这名根本无视大莽军民性命的暴虐将军,最终却是反而被对方用这样的方式化解。

  连营中示警声连绵不断响起,一列列的大莽军人从四面八方涌来,看到已经彻底变成废墟的中军大帐,以及闻人苍月前方倒塌的三座营帐,再看到闻人苍月脚下如蜘蛛网般裂开的土地,这些军士都感觉到了方才是什么样的力量对决,一时全部变了脸色。

  闻人苍月收起了手中的骨舍利小剑。

  他先是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三具已经残破不堪的修行者尸体,然后看了一眼周围到达的军士,摇了摇头,道:“太慢…在碧落边军,警钟五响的时间,便要离帐百步。我不知道你们先前是如何训练的,但是从现在开始,每日鸣警训练一次。三日后,哪个校官御下还做不到的,校官便撤职。列入前锋营,战时冲在第一阵列。”

  听到闻人苍月的这句话,再想起这名元帅先前已经颁布的一系列严苛至极的赏罚条例,周围这些战力和意志也绝对不输云秦精锐军士的大莽黄帐军人却都是不由自主的微微发抖起来。

  没有人敢在心中讥讽闻人苍月是碧落陵的丧家之犬,所有的人都只是再度被闻人苍月的强悍和威严所震骇。

  闻人苍月没有再行说话。

  数名看似也不像大莽人的沉冷将领开始接替他发布命令,一些军士有条不紊的退去,一些军士开始重整营帐。

  闻人苍月转身,掀开了身后地下的沉重头盔,提起了完好的温热药壶,然后他再缓缓转身,看着远处雪中的千霞山轮廓。

  “老皇帝的人已经铲除得差不多了。”

  “这次千魔窟的那些反对势力,也都浮出水面,可以很快铲除干净…是可以出兵的时候了。”

  看着远处千霞山的影子,这名身体一日日在恢复着的强大存在,在心中带着一丝狂热,用唯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缓缓的说道:“兵贵出其不意,长孙锦瑟,想必你不会想到,我居然会反过来出兵北进。胡辟易小儿…难道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

  (求一下月票~~~貌似是第一次求月票,大家给点面子哦。大家给力的话,我明天就又会爆发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