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七章 第二步重拳

第二十七章 第二步重拳

  晚上还会有加更大家多投些月票吧?

  我这可是完全爆发的节奏哦。

  ***

  “闻人苍月这个逆贼,我云秦对他不薄,造反不成,刺杀太子不说,竟然投敌卖国,真是该千刀万剐!”

  “亏得先前还当他英雄,原来竟是如此不知廉耻的人物。”

  “这种忘记了自己祖宗是谁的人,就应该当众用火慢慢焚死!”

  “大莽是什么地方,难道忘记当年三十万大军都被张院长杀得丢盔弃甲了?带着这些南蛮子竟想侵入我云秦,简直就是找死。”

  “就是,闻人苍月这厮,定会被我云秦大军抓回来,当众处死。”

  “……”

  院墙外的议论声很大,很热烈喧嚣,即便隔着数重院落,站在院中的林夕就可以听得到。

  在这些声音的包裹之中,林夕的眉头微蹙。

  “妃蓉。”

  他轻唤了一声。

  天气越发的寒了,廊檐下挂着一长溜粗如婴儿手臂的冰棱。

  陈妃蓉已经穿上了一件白狐毛袄子,不知是最近有些过于劳累,还是因为蓬松在颈脖间的白狐毛丰厚的关系,显得脸小了些,但她脸上的容光却更加光彩照人了些,似乎又年轻了数岁。

  在早些时候,她已经来过一次林夕的院子,但林夕并未和往常一样和她出来相见,她便又先行退去,去处理了些别的事情,此刻走进来,一眼便感觉到林夕的气质和往常变得有些不太一样,更加平静高远,她便不由得欣喜了起来,轻声道:“破了?”

  林夕点了点头,一股魂力弥漫在他的手上,使得他的双手肌肤闪出凝重的,如金属光泽一般的淡淡黄光。

  就在今日,他的魂力修为,终于突破了大魂师巅峰,突破到了国士阶的修为,无论是体内的魂力,还是他的身体,都有了些实质的改变。

  所有他的对手,都以为他在碧落陵身心遭受重创,在朝堂之中也遭受近乎灭顶之灾后,他的修为即便不退步,也会十分的迟滞。然而他的对手,都没有想到,林夕所看重的东西,和他们看重的不一样,他们都不会想到,这个秋冬,却是林夕修为进境最快的一段时间。

  “大人,你真是个天才。”看到林夕变得如金属般光泽的双手肌肤,感觉出那些魂力的强大,陈妃蓉却也感觉得出林夕此刻的心情,她微笑着,轻声道:“这毕竟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你应该高兴一些…不管闻人苍月现在有多强,将来一定会死在大人的手中。”

  “谷心音学长对我说过,人要学会爱恨,但不能被仇恨占据全部,不然就会变成一个只懂得憎恨的怪物。你说得不错,这的确是值得欣喜的事情,我的确是该高兴一些。”林夕的脸上露出了些温和和钦佩的笑容,“幸亏有你们在身边,心情才更容易变得更好一些。我只是想到,谷心音学长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那么久,还没有变成只懂得憎恨的怪物,他身上的有些东西,的确还值得我学习。”

  陈妃蓉温婉的笑了起来,道:“谦逊和有礼,的确是你的一大优点。”

  林夕微微一笑,道:“有什么特别些的消息么?”

  陈妃蓉道:“前些天闻人苍月大举北进,虽然已经退却,但确切的情形是他用五万大莽军突袭八万千霞军,大莽军一万前锋军全军覆灭,但千霞军的伤亡过两万,所以无论如何云秦都不算大胜…还有因他统帅大莽军队入侵云秦边境的事情,民情激愤,无数民众要掘了闻人家的祖坟,后来还是皇宫里面出了不少公文,说闻人苍月只是某人的私生子,和闻人家并没有太大的干系,将闻人苍月母亲的封号给削了,坟地平了,才将民怨按了下去。”

  林夕点头沉吟道:“再强的将领,即便有许多嫡系心腹部将的配合,也不可能将陌生的七路大军很快熟悉得有如指掌。他的伤势又不可能恢复得那么快,冬天行军打仗,除了大雪封路,军械和给养供给不上之上,普通军士伤病减员也会比较多。而且面对皇帝的南伐,在军势和国势稍弱的情形下,他应该会先行守势,慢慢练兵,消磨云秦大军的实力。所以他至少需要一个冬天的休养生息,本身也不可能在明年春之前主动冲过千霞边境。他这么做,只是要进一步的激怒皇帝和中州皇城的主战权贵。那个闻人老首辅本身也是反战派,出了这样的事情,保住祖坟,恐怕是中州皇城和闻人家之间达成了什么默契。或许就因为这要保住声誉,闻人家的那一张位置也要让出来。这样一来,明年春云秦的南伐彻底成定局,且投入的力量会更大,只要道路一适合大军作战,皇帝恐怕会立时发布军令,南伐就会开始。”

  陈妃蓉点了点头,看着林夕道:“最近已经开始大量征兵,明年春起云秦青壮劳力减少,米粮出产会有减少。碧落陵设行省也已经议定,但按确切消息,会以山阳道为界,一分为二,设立两个行省。”

  “和以前天灾引起的饥荒年一样,米粮不够,但朝堂会限制米粮提价,所以细米细粮不够的情形下,整个米面生意就会需要大量的粗粮补充。碧落陵方面,让许笙尽量拿地,一些不适合种植细粮的劣地,能拿的话也多拿一些,可用以种植粗粮。”林夕平和的说道:“我只担心明年下来,我们大德祥没有足够的米粮供应,别的商号和我们的竞争,这根本是不需担心的事情,因为他们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既然大盛高已经同意我们的条件,并同意给出那么惊人的巨款,那我们的第二步,便可以开始了。”

  陈妃蓉笑了笑,笑得风情万种:“好,既然这次是花他们的钱,他们也肯定会乐意出力,所以我们这第二步,走的应该还会比预料中的更快些。”

  ……

  千霞山边境线上。

  千霞边境的第一场雪来得比林夕所在的栖霞行省大浮集镇要晚一些,但第一场雪过后,第二第三场雪,却是很快落了下来。

  在边境线上积雪已经厚达两尺的白色雪原中,有无数横七竖八,业已冻得僵硬的军士和马匹的尸体。

  有一只数百人的云秦军队在就地掩埋己方阵亡将士的尸体,并清理挑拣一些有用的军械,装车拉回。

  有无数的乌鸦飞在半空之中,发出聒噪至极的叫声。

  这些乌鸦本来是云秦和大莽的这片边境线上食腐的主力,但不知从何时起,这边境线上却多了大量的秃鹫,这些凶猛的秃鹫在抢食时,这些乌鸦根本不敢靠近,只敢垂涎的盘旋飞舞,等到这些秃鹫改换地方,移开些位置,大量的乌鸦才敢一涌而下,拼命的抢夺秃鹫留下残羹冷炙,丁星血肉。

  一名云秦军士在沉默的行进间,一大群秃鹫旁若无人的在他面前不远处落下,抖开腥臭的翅膀,撕扯啄食几具僵硬的尸首。

  看到那几具身穿黑甲的己方阵亡将士的尸体瞬间被扯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这名云秦军士再也无法忍受,抽出背上的黑色长刀便冲了上去,但是连斩数头秃鹫,惊得那一群秃鹫全部飞起之后,这名云秦军士却是又无力而痛苦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嚎叫。

  因为这一片被积雪覆盖的战场太过辽阔。

  在这片到处是尸体和秃鹫、乌鸦的战场上,他们数百人,从空中看下来,也只是这片辽阔战场上的一个黑色斑点。

  即便是不停的砍杀,又能杀得死多少头秃鹫,杀得死多少乌鸦?

  ……

  在云秦的这年冬,距离年关还有一个多月之际,叛逃至大莽,成为大莽七军最高统帅的闻人苍月,在云秦全国民情汹涌,准备着南伐讨逆的时候,却是反而主动挥师北进,越过大莽边关,和在云秦同样有天才之称的胡辟易统帅的云秦边军,展开了数日绞杀,直至一场大雪落下,双方的这场大战才结束,大莽军队才全部退却。

  在方圆数百里的区域之内,双方一共抛下了三万余具尸体,加上无数马尸和破碎军械,千霞边境线上,残烈如炼狱。

  在叛逃将领闻人苍月反而敢挥师讨伐云秦帝国的消息传遍云秦帝国后不久,另外一个不属于战争,但对于商号而言也极有震撼力的消息,也在云秦帝国内传了开来。

  前段时间,以垄断的金丝蜜柚茶和皂膏生意一飞冲天,收购了大同号商行的大德祥,在出人意料的大耗银两,进入米面生意,近乎一统栖霞行省之后,又有更加惊人的手笔。竟在一月不到的时间内,一口气在整个云秦帝国的绝大多数重要都城内,连开了上百家专营米面生意的分号!

  这种手段,已经完全不能光用“气魄”二字所能形容。

  这已经根本不像是一个刚刚才上得了台面的新兴大商号所能做出来的事情,而像是一个已经在云秦称霸了许多年,财大气粗到了一定程度的巨无霸商号,才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