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那一团依旧鲜活的光亮

第二十八章 那一团依旧鲜活的光亮

  河洛行省省城郑城,因郑姓是城中最大姓,十户之中倒是有三四户姓郑而得名。

  郑城布局四四方方,又名四方城,人口也近百万,十分的繁华,城东有一家黄雀楼,是整个河洛行省都极其出名的名酒楼。

  黄雀楼里最出名的名菜有两道,一道就是油爆黄雀,精选黄雀肚内填充火腿菇蓉等物,先涂抹酱料蒸至七八分熟,接着入油锅飞快过油煎炸,炸制外皮酥松,内里却是肉嫩汤汁鲜美,一口正好一个,连细骨都是柔软鲜美,可嚼碎吞下。

  另外一道名菜是腌渍羊头肉。取羊头用上等黄酒和香料腌制,然后取肉切片,用石板压上一夜紧实,再上蒸笼蒸熟,吃时肥瘦适中,肉质劲道,独特风味难言。

  但凡省城中富商大户要宴请私客时,黄雀楼便都是首选,此时寒冬腊月,又正是羊肉更加鲜美滋补之时,自然有更多的人想到黄雀楼大饱口福。但这日,整座黄雀楼却是被人包了场,一个上午的时间,酒楼门前和后院,便停满了一辆辆华贵的马车。

  黄雀楼二楼大堂内案明几净,地上铺着厚红毯,原先的几方小桌都被搬开,置了一张极大的圆桌。

  圆桌上已经坐了十余名富商,气度都是十分不凡,一名名随从都在靠墙处站着,气氛都是十分凝重。

  突然间,一名灰袍干瘦老者噔噔噔快步上楼,一撩衣服下摆,急切且兴奋道:“张大掌柜到了。”

  十余名富商顿时全部起身,只听下方木楼梯嘎吱嘎吱作响,像是大象踩踏上楼,过得片刻,才见一名身穿白色绣寿字皮袍,身躯极其臃肿,一个人足有平常三个人大的大胖子,在两名随从的搀扶下,气喘吁吁的走上楼来,额头见汗。

  “张大掌柜。”

  等候着的十余名富商也捏着一把汗,看到咚的一声,这肥胖的身躯终于在楼面上踩实,这十余名富商才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出声招呼。

  “不容易啊,真是狼狈。”

  这名一个人足有三个人大的胖子商贾连连苦笑,掏出一块锦帕连连擦汗,“我身胖如此,羞于见人,已经两年没有出门,如今想不到居然被一个后起的大德祥逼成这样。”

  “张大掌柜言重。”

  这名胖子商贾虽然体貌不佳,但却是这所有到场商贾中最为重要人物,且所有人知道这人虽然贪吃肥胖,却是做生意的奇才,所以在场所有人对他都是没有任何鄙夷之意,都是十分的尊敬。

  “消息是落实了的。”这名胖子商贾在一张特制的座椅上坐下,依旧气喘吁吁,却是并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开始谈起正事:“大德祥有这么大的手笔,并非是本身有那么大的财力积累,而是得了大盛高的大笔输银。”

  数名商贾闻言顿时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果真是大盛高!”

  “各位稍安勿躁,且听张大掌柜细说。”一名头戴皮帽,身穿青厚袄的老者扫了那数名商贾一眼,沉声道:“此次大德祥的手笔虽巨,大盛高所支银两虽然数额肯定巨大,但若是大德祥经营不善,大盛高不可能无止尽的投钱。两者毕竟没有过命的交情,我听闻其余山阴行省大豪似乎也并不赞同大盛高如此大赌,所以大盛高应该调集不动其余山阴同乡的银两,只是大盛高一家,便没有那么可怕。”

  肥胖商贾把貂领敞开了些,赞许的看了一眼那名老掌柜,道:“贵掌柜说的和我要说的是一样,山阴行省的这些大豪平时最为可怕的就是遇到一家有难,便抱成一团,互相出力支援,但此次却只是大盛高和大德祥的事情。这次大盛高的银两给得极多,到明年,大盛高也绝对没有这么多余银再来一次,所以我们只要撑过大德祥这第一拨攻势便可以。”

  听到肥胖商贾此语,厅中所有人都安静沉默下来,只是等着他再出声发言。

  “先前大家的意思也都明白了,按大德祥在栖霞行省的手笔,是势如猛兽,别的商行要么倒闭改行,要么就是被它吃掉,变成分行。这世间做生意,最关键的一点无非也就是给人实惠,诚信无欺。”肥胖商贾喘匀了气息,无形之中却是有了些大将风范,极自信道:“大德祥先前做的事情,想必现在大家也在做,接下来要遏制大德祥,也极简单,就是要给出更多的实惠,米面更好一些,价格压得更低一些便可以。只是我们各商行之间若是不能达成一致,若是有人有些异心,想要行大鱼吃小鱼,先行壮大之事,那互相倾轧之下,米面价格非但可能被压得更下,而且混乱之下,反而全皆被大德祥击败,到时悔之晚矣。”

  “张大掌柜的想法,便也是我们的想法。”十余名商贾闻言都是大喜,都纷纷出声道:“先前在张大掌柜未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商计得差不多,觉得为了对付大德祥,最有效的就是我们这些商行联手联营。只是张大掌柜的天凤玉珠行比我们各商行都要大出许多,生怕张大掌柜不想行这联营之事。”

  “大德祥那名大掌柜实在是非常人,纵观先前大德祥的每一步动作,论才能决策,我可没有信心。”肥胖商贾苦笑了一下,“即便没有信心,我十七家米市联营,才是应付大德祥蚕食的最好方法。”

  听到在过往十余年间,被公认为生意场中天才的张算盘都这么说,在场其余商贾又是心中恻然,又是欣喜。

  因意见完全一致,只是又说了寥寥几句细则,便马上备上了纸砚,直接开始拟定细则,立下十七家商行暂且联营的合约。

  ……

  年关将至,千霞边境由闻人苍月挑起的大战暂且停歇,震怒的云秦和冷漠的闻人苍月都在蓄势,都在准备。而云秦帝国之内,也进行着一场没有刀光剑影的战争,十七家已经安稳各自占据了一些地盘,相当于各自为王一般的主营米面生意的商行,竟只是因为大德祥的一些动作,就已经被迫进行联营。

  只是占据一省米面生意的一个商行,只是开出许多分号,就已经逼得这些商号如此,这已经不是财力威慑导致,而是因为大掌柜的才能,才让这些商号的掌舵人都感到了致命的威胁。

  在十七家商号正式签署联营合约之时,在栖霞行省大浮镇的清幽小院中,真正的大德祥掌舵人林夕,也已经无声无息的迎来了自己修行中的极其重要时刻。

  在碧落陵受伤之后,唐雨人等人施在他身上的药物的药力帮助下,在他连日的,连南宫未央这种人物都无法做到的苦修之下,在这年年关到来之前,他便终于突破到了国士阶的修为。

  国士阶,对于普通修行者而言,只是身体力量和魂力力量的突破,但对于林夕而言,却有着更为重大的意义。

  因为张院长留下的碑文,很明确的告诉他,他体内的“青色轮盘”,是可以一点点推动的,而且到了国士阶之后,又会和先前有不一样的地方。

  ……

  屋檐上挂着冰棱的清幽厢房中,闭着双目的林夕,静静的感知着脑海中那一个“青色轮盘”。

  突破到国士阶的修为之后,这一个“青色轮盘”在脑海之中似乎更加的清晰发亮,但感观上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这被张院长推断为精神力量和穿越时宇宙间能量结合而成的奇异能量依旧是那青色扁平的一团。

  在外观上根本没有什么变化的情况下,光靠感知,是根本不可能猜测出他的这独特能力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唯有试验。

  “一点点的推动?”

  林夕想着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真正老乡张院长所留下的话,伸出手指来,在身前桌子上划了一划。

  魂力轻柔喷涌之间,他的这一根手指淡淡光芒闪动,就变得有如金铁般坚硬,在桌面上划出了一条深痕。

  “回去…”

  没有过多的犹豫,他在心中轻喊了一声,推动了脑海中的“青色轮盘”。

  在熟悉的景物飞快变幻之间,他回到了一停之前,桌面上没有任何的痕迹。

  他脑海之中的“青色轮盘”依旧闪闪发亮,和以前不同的是,他莫名的觉得这“青色轮盘”似乎还能够推动,并不像先前用过一次这特殊能力之后,这“青色轮盘”就自然变得死气沉沉。

  强忍着心中的震惊和惊喜,林夕又伸出了手指,在桌面上又划出了一道深痕。

  “回去…”

  划出这道深痕之后,他再次在心中轻喊了一声,再次努力去推动脑海之中的那“青色轮盘”。

  他的心脏骤然停顿。

  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极其熟悉,那一生都在一瞬间过去般的极快景物变幻。

  这次他又是在心中默想着回到一停,也就是一分钟之前。

  而他面前的桌面上,他第二次划出的深痕,也无影无踪。

  也就是说,他再次成功的用出了他独有的能力!

  林夕微怔了片刻。

  他的脑海之中,那一个“青色轮盘”,给他的感觉,依旧鲜活,没有陷入死寂。

  ***

  (第三更送到,贺“一底头的温柔”同学的状元捧场感谢同学们的月票,继续多投些月票出来吧可以让我再来个三更的节奏)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