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在人世间站稳脚跟

第三十一章 在人世间站稳脚跟

  全部都是那种四马拉的,车轮包铁皮的大马车。

  这样的马车,一车就是上千斤的分量。

  大德祥的这些马车,是要做什么?

  熟悉的粮食气息,却是让刘景这名身着厚皮袄,手里捧着还热烘烘的紫砂壶的米铺掌柜感到了异常危险的气息,全身都不自觉的有些发冷。

  他快步跟上了大德祥的这一行马车。

  让他更加心颤的是,他看到大德祥的这一行马车就是在城中配送米粮。

  看着这列马车穿行于一条条巷间,车上米面不断分散消化于这些巷间民宅中的景象,刘景心中充满不真实之感。

  按捺住心中的震撼,刘景在这列马车穿出了一条街巷之后,便叩门进入了其中一间未关门的民宅。

  方才这间民宅中出来收粮的女主人十分面熟,应该是之前经常在稻花坊称粮的老主顾。

  这家民宅极小的院子里,一口小小的水井旁堆满了衣物,这家女主人平日便应该是帮人洗衣补贴家用,就在刘景刚刚看清这低矮院落内景象之时,刚刚放了米粮的女主人从里屋正巧走出,这名双手泡得有些紫红的朴实妇人一眼看到叩门进来的不是平日的街坊,微微一愣之下,有些认了出来,犹豫道:“您是稻花坊的掌柜?”

  “恕我冒昧了。”刘景对着这名妇人行了一礼,道:“在下正是城中稻花坊的刘景,先前似乎在铺子里见过数次…今日我是正好见到大德祥送货,便想问一声,您家怎么会改用了大德祥的米面,是他们的价钱比我们的更加低廉一些么,还是有别的原因?”

  看到刘景如此客气,朴实妇人一时倒是有些莫名惶恐,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解释道:“不是因为价格低廉…。”

  刘景心急,但还是强自耐心道:“您不用紧张,说实话我只是想打听一下,从他们的身上学些经营之法。没有别的意思的。”

  朴实妇人这才安了下心,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德祥和稻花坊米面的价格是一样的,但是先赊一月,让我们先吃着,等到下月此时才来收银,想必掌柜也看得出我们家手头并不宽裕,这月的米钱本有些紧张,虽说这米钱总是要付的,但总可以赊欠一月,总是能解决些问题…”

  “赊欠一月?!”

  听到这句话,刘景的身体一晃,顿时有种头晕目眩,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都赊欠一月,这要先垫出多少银两?万一还不上呢?这商号如何经营得下去?”

  在头晕目眩之中,他不可置信的说道。

  看到这名年过半百的掌柜陡然摇摇欲坠的样子,朴实妇人心中紧张,正下意识想要伸手先行扶着,但听到这一句,她的心中却是隐隐不快。

  还不上?这样的话,岂不是咒她家会出些变故?

  这一月的米钱即便挪了些做别的事情,下月还是会有工钱,可以用下月的工钱支付米钱。在自己的勤俭持家之下,怎么会出现还不上的问题?

  即便万一出了些什么事情,真的一时接济不上,至少还可以问乡邻先借些米钱,再设法还上便是…一时间,这名朴实妇人甚至想得更多,她已经计划好了,这个月米钱先不用支付,手里头有了这些余钱,便可以先行去买些棉纱,家中那床老棉被用了许多年,怎么晒也总觉得有些硬冷,是要重新弹一下了,还有多余的钱,可以再买几只鸡崽,等养个数月之后,便又可以多卖些钱…。

  她想得远,觉得身上的压力轻了些,未来也又多了些可以憧憬的地方,然而刘景反应过来有些失礼,对着她行礼告别,走出这间屋子时,他的浑身却是更寒,不自觉的索索发抖起来。他已然想到,若是此刻云秦所有那些大德祥的铺子已经全部在如此做…这些人到了下月,又全部还得起,那到时他们十七家联营的铺子,又要如何才能从大德祥的手中抢回这些老主顾?

  到底有几成的老主顾,已经成了大德祥的主顾?

  他浑身流淌着虚汗,抬头转眼望向大德祥的那一列马车行走的方向。

  此刻那一列马车已经不知走到何处。

  ……

  “妙极!”

  “先赊一月,米面先吃着,等到下月这些人家的工钱到账之时再给,这经营之法,如此简单实用…真是妙极!”

  “前两日我还在担心这十七家商号压价,大德祥支撑不下去,没想到只是这短短数日,形势便已彻底逆转,这真是云秦数十年来,生意场中最精彩的一战。”

  大盛高盛家大院中,盛满盈喜不自胜,连连击掌赞叹:“大德祥这陈大掌柜,真非常人!”

  在年前,因为一连串如红眼赌徒般的巨大动作,再加上大盛高的注银,大德祥已经成为了云秦所有商人眼中的焦点,在年关前后也成了不少生意人口中的谈资,而在新年开业后这十余日的时间里,大德祥又已经和以天凤玉珠行为首的十七家联营商号进行了一场惨烈的绞杀,震动了整个云秦商界。

  在这轮绞杀之中,十七家联营商号的目的十分明确,哪怕少获利,也只要将自己的主顾全部抓住,这样大德祥哪怕在价钱上跟上,也抢占不了多少市面,在一下子摊子铺开铺得太大,需要维持的情况下,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被拖垮。

  这样的举措,在所有生意人眼中都是极其老辣狠毒。

  因为大德祥的弱点就是一下子扩张太狠,用银用得太过厉害,手中的存银不够多,在米面生意上抢占不到市面,没有大量银两盈利的话,便会马上全盘崩溃。但这十七家联营商号平时都是稳扎稳打,有足够的存银可以耗下去。

  然而让所有生意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大德祥竟会采用先赊一月的做法。

  这个做法虽然简单,但却彻底打破了云秦生意场上的规则,从来没有做米面生意的商行这么做过。而且十七家联营商号等到反应过来之时,就发现大德祥的这个做法,取得的战果是极其惊人的,至少有三成的主顾,已经用了大德祥的米面。

  所有十七家商铺主顾的三成,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这十七家大商号中最大的天凤玉珠的交易量!

  而且十七家联营商号,还没有遏制住大德祥的扩张,即便想要马上学习大德祥的这种做法,都已来不及!

  因为各个城镇之中,大多数手头窘迫的人家,都已经成了大德祥的主顾,其余那些不在意先赊一月米钱的富足户,也不是用这种方法所能打动的。

  从下月开始,因为大德祥的出货量大,即便价钱再往下压,利薄但多销,也可以有不错的收益,而十七家联营商号开始有大量米粮积压,却会产生一大堆不利的后遗症。

  不管接下来十七家联营商号有如何的对策,至少到目前为止,年后这一场在所有云秦生意人眼中惊心动魄的大战,大德祥以绝对优势胜出。

  大德祥又一次如红眼赌徒般押上所有身家性命的赌博,迄今为止,再次赌赢!

  大盛高的东家盛满盈虽非常看好大德祥,投出了惊人的银两,但他先前也没有想到十七家商号也如此重视,很快就组成了联营,所以他身上的压力也是十分巨大,此刻大德祥如此的胜果传来,他自然是欣喜若狂,不能自已。

  此时云秦栖霞行省至河洛行省一带,所有的商号都几乎已经得知了大德祥已经硬生生抢了十七家联营商号三成主顾,已经站稳脚跟的结果,已经彻底轰动,所有的商号大小掌柜都已经在震惊和赞叹大德祥掌舵的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竟然厉害到此种程度。

  此时中州一带因为路途的消息还唯有大盛高首先知晓,因为同样也是欣喜难当,所以也是大掌柜慕宗离第一时间亲自前来汇报。

  此刻面对着欣喜若狂的盛满盈,慕宗离也是满面红光,道:“大德祥陈大掌柜已经送来口信,感谢东家对大德祥的支持,并特别告知东家,不用担心,接下来这一个月,大德祥还会有后继的手段,保证那十七家商号即便跟上,也无法从他们手上将那些主顾抢回去。

  “放心,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盛满盈顿时哈哈大笑,“能够用出这么些手段的人物,又怎么会想不出更为厉害的后招。听说那天凤玉珠行的张大掌柜也是公认的天才,又是身材极胖,对上了陈大掌柜,今后他恐怕是要掉许多斤肉了。”

  ……

  “这是什么羹?”

  大浮镇,那个依旧清幽的小院,林夕的房间之中,林夕看着白瓷罐中的浓羹,忍不住抬起头,看着陈妃蓉问道。

  这羹汤极黏极轻,就像是熬了一夜的银耳羹,但色泽却是碧落色的,里面一块块东西肥厚柔软,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嫩嫩的芦苇肉,但却是又有些肉香,似乎是什么东西的肉。

  “这是碧玉茯苓。”

  陈妃蓉看着林夕,微微的一笑,道:“颜色怪了些,不过已经熬了许久,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

  林夕点了点头,用银勺搅拌着,吃了起来,很甜很柔的感觉。

  “谢谢。”他忍不住轻声说道。

  “大人…我在出龙蛇边关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人都是你的。还要说这种客气话做什么。”陈妃蓉似笑非笑的说道。

  林夕此次却没有脸红,想着别的事情一般,有些出神的轻声道:“大德祥终于站稳了脚跟,我们是终于可以多些余钱,可以不计价钱多买些对于修行者大补的东西了。这新年里,依旧不能回去,我便更加有些想念我的那些朋友和家人…不过一些都比想象的要快一些,也快了。”

  听到林夕这些如呓语般的话,陈妃蓉眼中却是也出现了许多平时不会有的异样神色,她转头看着窗外,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的…大人,先前一直在外面忙着,都还没有和你说一声,新年好。”

  林夕微顿,看着她,也认真的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陈妃蓉一笑,也认真的说了句,但她的眼眶,却是莫名的红了,一连串的珠泪,却是从她白玉般的脸上掉落了下来。

  ***

  (ps:林夕用的很多手段,都是借鉴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发家之路。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找找完整,反正现实永远比小说更yy。书里的很多段子,故事也都来自一些历史故事的融入,我对明朝的一些野史看得比较多至于王永庆更是主角的人生,最让我觉得无语的是,他就先卖米,然后做米厂,结果米厂还被日本人强行关了。结果到日本战败投降之后,台湾振兴经济,一查银行系统,他已经是全台湾最有钱的了那年他才38岁,当年看到这比小说yy的人生,我蛋都碎了。不过不得不承认,一些在我们现在看来的比如分期付款,用满几个月的米再送一个月这些极简单的手段。在超前于社会时,实在还是太牛掰了一点。一切最可怕的还是超前。最后看在我三更还唧唧哇哇说了好多废话的份上,多投点月票啊什么的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