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思考和想法

第三十二章 思考和想法

  云秦中州城是世间第一雄城。

  每日都有无数商队和前来瞻仰这世间第一雄城风光的外地游客,进入到中州城中。

  这些游客之中,便有一名身穿素色棉袄,身材修长的男子。

  男子背着一个长布包裹,衣着打扮不像是什么贵客,且应该是刚刚到达中州城,还没有找到安顿的住处。他的神情平和,但却有一种宁静悠远的独特气质,他的眼底,还有一些旁人无法看出的独特感伤和感慨。

  一名提着篮子中州少女到他面前兜售冰糖蜜饯果子,虽没有做成生意,但这名男子拒绝的温婉,少女也十分热情客气,还帮他介绍了几处值得前去一观的地方,所以在行人如织的中州街道上,气氛依旧热烈而融洽。

  和他摆手道别的中州少女没有想到,这名温婉的男子,却是云秦帝国即将与之开战的敌国大莽王朝曾经的储君,湛台浅唐。

  ……

  湛台浅唐虽得了卖蜜饯果子的云秦少女的指点,但是他却依旧只是漫无目的的朝着前方走着。

  早在识字,能够看懂书籍起,他就对着这世间第一雄城充满了憧憬,一直想要看看,这人世间汇聚了无数伟大工匠心血的杰作到底是何等的雄伟壮观。

  此刻无论是这座雄城那些在阳光下沐浴着金光的巍峨高楼,还是脚下光滑、磨出马蹄印和车轮印的石板路上流出的沧桑气息,以及这雄城的繁华,周围人等谈吐流露出来的人文气息,都依旧让他十分的震撼。

  不需纵览全部,只需这眼前一角,他便被这帝国的底蕴、国力、大莽远远不如的教育所包裹。

  这个雄城并未让他失望。

  这里面,汇聚着整个天下最好的字画、雕塑,有着整个天下最美的珠宝首饰,有着整个天下最多最全的货物,有着最美丽的妇人和少女,有着数不清的机会。

  然而他却是有些迷失在这个雄城里面…他知道,自己见到眼前这座城池时,原本应该远不止这么激动,这么震撼。

  这个世间,在这新年之中,最让人觉得悲戚的,并不是有家不能回,而是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何方,要往何处去,要做什么。

  他被湛台莽收为学生,赐皇姓,并不惜挑战整个世间的人伦、敬畏,传以皇位,便是因为他的品格和才能。

  但他面对的,却是两个庞大的国,面对的,却是炼狱山、闻人苍月这样的对手。

  在当日弥留之际的大莽老皇湛台莽听到皇宫关闭的声音时,他已经准备和他的老师一起迎接失败,然而湛台莽却是让他来云秦….大莽的敌人,遥远的云秦帝国,对于他而言,的确反而是安全的地方,但为了让他到达云秦,并拥有一个可以瞒过云秦和大莽许多想要杀死他的人的,可以在云秦自由行走的身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付出了多少的代价。

  老皇帝遗留下来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小,在走入这座雄城之前,他也得知了千魔窟的消息,知道了李苦的师弟红雷圣师行刺闻人苍月失败,整个千魔窟和军方的势力遭受了清洗。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如同行走在大山之中的一个蚂蚁,即便这个蚂蚁再为强大,也会感到迷茫,也会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够做什么。

  自己算是皇族正统么?

  复国么?

  这些事情,对于他而言,已经变得太过遥远。

  ……

  在依旧寒意浓厚,缝隙中结着坚冰的石道上,湛台浅唐迷失般继续走着。

  在一处很古老的街道中,他看到了一座青色琉璃瓦道观般的建筑。

  但那座道观般的建筑周围,升腾的不是香火烟气,而是蒸煮食物的白色水汽,他看到了黑漆的“拱北观”三字招牌,这才微怔,嘴角露出了些许苦笑。

  原来他没有想着去那名卖蜜饯少女介绍的去处,但无意之间,却偏偏到了那名少女所说的第一处去处。

  这“拱北观”并非道观,而是整座中州城中字号最老,也最为出名的一处面馆。银丝面最为出名,做面师纯以双手拉出的面条细如银丝,入汤煮而根根晶莹不断,除了此观,整个云秦都没有其它面馆能够做到。而这观规模不大,周围没有什么独特景致,一般游客却是不到,本地人却是常至。

  那名云秦少女热情厚道,介绍的都是些真正值得一去的好去处,对于湛台浅唐这个落魄的他乡人而言,却或许便是莫名的机缘。

  湛台浅唐磨损的厉害的皮靴踏过了拱北观的门坎。

  他点了一碗面,一口汤,一口面,慢慢的吃着,看着观前一株巨大的银杏树和远处一些雄伟的高楼黑影。

  这个时候,正是大德祥和十七家联营商铺激烈绞杀告一段落,消息刚刚传至中州城的时候。

  所以此时中州城一些热闹的所在,一些本地人聚集的地方,都在谈论和惊叹着大德祥的传奇。

  湛台浅唐无意的听着。

  他听到了许多令他觉得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细节…他开始有些怀疑这些故事是不是在流传过程之中太过夸大,将许多原本不是在一个商号身上发生的故事,全部堆叠到了一起。

  于是在吃完一碗银丝面后,他开始不自觉的朝着那名云秦少女所说的另外几处地方走去,在途中,他开始打听起大德祥的事情的真伪性。

  他很快看到了大德祥的皂膏,看到了大德祥的分铺,然后他发现,这个商号传奇般崛起的故事是真的,而且这个商号还在继续的豪赌之中,就像是一艘装货物装得太满,随时都可能倾翻的大船,却依旧在往前乘风破浪的航行。

  他打听到了,这大德祥的崛起,似乎就来自于那一名神秘的大掌柜。

  这是何等样的人物?

  这样的一个商铺,如果继续下去,能不能对这世间产生极大的影响。

  在一株老槐树下,原本似乎都已经因为迷失而不懂得思考的他,开始了忘我的认真思考。

  ……

  ……

  栖霞行省清远城距离林夕所在的大浮镇并不遥远,只有一天半的车程。

  这城在整个云秦并不算得上是大城,不过城中读书风气甚浓,在过往数十年中,出了许多才识不凡的读书人,出了不少名文官。

  在城北一个幽静小湖中的一艘画舫上,有三名年轻公子,也在谈论着大德祥的事情。

  但和别人谈论起大德祥时不同,这三名饮得半醉的年轻公子之中,一名身穿深青色锦袍,身上配饰多镶嵌宝石,脸孔方正的年轻公子,却是满脸的不屑之意,出言讥讽道:“只是一个下九流的生意人而已,居然被传得神乎其神,大街小巷居然都在说这个事情,听得烦也烦死。而且那名大掌柜,居然还故作高雅,轻易不露面,我倒是要亲眼看看,这名女大掌柜是否如传说中的美艳动人。”

  “徐兄,若真是美艳又当如何?听你的意思,是对这大德祥有些想法?”两外两名年轻公子也是轻佻笑道。

  深青色锦袍公子冷笑应道:“寻常人等觉着这些商号如何如何厉害,却不知对于朝堂而言,也只是令它开就开,令它关就关。我正是想教训教训这大德祥,让它不要太过气盛,而且此种肥羊,宰上一下,也是我等的一大助力。至于那故作神秘的女大掌柜,弄得如此高深莫测,若不是传说中的美艳动人也就罢了,若真是如此,我倒是要让她来求我,看看到时她还有没有那么孤芳自赏,有没有那么高傲。”

  另外两名年轻公子闻言却是一呆,片刻之后都反应过来,“徐公子此言,想必是已经有良策在心中了?”

  深青色锦袍公子得意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要有兴趣,到时随我一行便是。”

  两名年轻公子顿时互望了一眼,大笑出声,“当然有兴趣。到时若是那大掌柜真是如传说中的美艳异常,还望徐公子到时不要舍不得,也让我等品尝一番。”

  深青色锦袍年轻公子哈哈大笑起来,“你们难道什么时候见我小气过?”

  接下来三人谈笑间,却都是些污语淫词,不堪入耳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