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眉渐挑

第三十四章 眉渐挑

  车马坪上许多马车内,十七家联营商行的一些重要人物远远望着陈妃蓉的目光更添了一丝惊惧。

  这世间最有力的辩驳便是事实,而陈妃蓉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只要这几名官员一个应答不来,那石三的杖责虽然肯定每办法补偿,但大德祥的损失,却是会降低到最低的程度,而且因为这陈妃蓉的公开露面,关于她丽容的传播,肯定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彻底压过大德祥米面出了问题的消息,更加为人津津乐道。

  这大德祥陈大掌柜,非但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将自己的第一次公开露面,都当成了强大的武器。

  听到陈妃蓉的这连连反问,听着周围一片寂静之后,又开始议论纷纷,张灵运却只是微微的一笑,细细端详着陈妃蓉,道:“以陈大掌柜的意思,大德祥是被人陷害?”

  陈妃蓉也是微微一笑:“这是正常人的自然想法。”

  张灵运身侧数名官员眉头顿时一皱,她这句话隐含机锋,可并不算客气。然而张灵运却依旧微笑不改,温和道:“提及水磨坊,倒可能是我们疏漏了,的确也应该查上一查的。”

  陈妃蓉微微蹙眉,她原本对张灵运这名看上去阳光正气的年轻官员并无恶感,但此时这句话一出,她却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一丝不善的气息。

  而且对方眉眼之中踌躇满志的意味,让她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

  一时她没有应声。

  “清者自清,既然陈大掌柜有异议,正好我们户司和刑司的人都在,不若就借此机会,请陈大掌柜带我们去水磨坊查验?”张灵运看了身周数名官员一眼,微笑道。

  陈妃蓉心中凝重,然而就在此时,她的后颈微凉,如有微风吹拂。

  她马上知道,这是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林夕,轻轻的呵了口气。

  于是她马上就轻松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好,诸位大人请。”

  ……

  稻谷比米面更耐储藏和运输,所以略大一些的做米面生意的商号,自然都是自行收购稻谷小麦,然后在当地自设磨坊或是交由专门的磨坊加工出成品米面。

  大德祥在得到大盛高的注银,强势在云秦各地铺开之时,为了降低成本,在大多数出货量大的地方,也都收购或者自建了磨坊。

  清远城大德祥的水磨坊在城南大宁河畔,是比较空旷荒芜之地,周围没有什么民居,唯有一些其他商号的工坊,人烟稀少。

  在河边芦苇荡和野草丛中觅食的一些鹧鸪,陡然见到黑压压的人群从大道上涌来,顿时惊得连连飞起,直落向河的对岸。

  林夕也是第一次看到云秦的大型水磨工坊。

  看着数架如巨浆般探入河水中的水车,以及如同巨船船体一般的木制工坊,林夕有那么一刻出神:这样大的工坊,是我的产业?

  但他很快就将目光从巨大船体一般的工坊上挪开,落在了前方那数辆官员乘坐的马车上。

  因为距离菜市口不近,所以有马车的,赶来时都动用了马车,形成了四个阵列——前方官员的马车第一阵列,接下来是大德祥的数辆马车,第三阵列是那些十七家联营商号和一些看热闹的城中富户的马车,最后方则是许多步行的民众,大多是平时没有什么事情,空闲在家的老弱妇孺。

  在陈妃蓉列出许多有力证词的情形之下,没有仔细的思索,就反而提出搜查工坊,虽然不明前方马车中张灵运这几名官员的具体身份和背景,但在案情都已经定了,大德祥的人都已经当众打了的情况下,却还兴师动众,让这么多围观的人一起到这水磨坊来,这在林夕看来便是很反常的事情。

  因为如果得出的证据对大德祥及其有利,人越多,便越显得这些官员先前断案失误。

  这主事的户司官员张灵运虽然年轻,但既然已经升至从八品,行事便不可能这么没有经验,应该会谨慎的,在只有官员和大德祥等少数人在场的情形下进行。

  除非他想主动帮大德祥翻案。

  但从张灵运的神色上,他却根本没有感觉到这种好意。

  这些细微迹象,便已经让林夕警惕,已经让他心中隐隐觉得,胜负之分,就在自己前方那座水磨工坊之中。

  ……

  水车的木格转动声,以及带起的水声在空旷的工坊中响着。

  工坊已经暂时停止作业,内里所有的工人都略显畏惧的聚集在一个石磨后方的空地上。

  数名衙役守住了工坊的出入口,那些跟随过来看热闹的普通民众都被暂且拦在了门外,只是对于那些商号的人和富商,却似也是怀着让他们做个见证的目的,没有做什么限制。一些商号的重要人物因为自持身份留在了外面的马车中静待消息,但也至少有二十余名商号的人进入了大德祥的这个工坊。

  ……

  跟随在陈妃蓉身后的林夕依旧没有过多打量工坊内部的情形,只是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张灵运等人的神色和举动。

  作为一个曾经的刑司官员,林夕很快就发现,张灵运对于这搜查似乎并不在意,并没有那种办案的细致,他的神色始终是淡淡的,一路走马观花般的搜查也对大德祥越来越为有利。

  几个库房中磨出的米面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几个存储稻谷的粮仓,更是让熟悉米面生意的商户可以轻易的判断出,大德祥还不是就近取材,用的还是走水运而来,成本会略高,但口感会更好的钱塘、湘水等行省出产的上等稻谷!

  这种只是数名官员参观似的查检,甚至引起了那十七家联营商号中人的不满和怒火…这样足以提供全城人口米面的大型水磨工坊,不派数十人仔细搜索角落,怎么可能查得出问题?

  一时间,就连这些商号中人,都似乎成了刑司的人马,都仔细的查看着行经的每一次地方,查看着有无不利于大德祥的蛛丝马迹。

  ……

  张灵运很悠闲的行走在空旷的工坊通道间,看着周围那些紧张的商号中人,他在心中嘲讽的一笑,想着:“即便赚取再多的金银,也只是下九流的人物…对于朝堂中人而言,也终究只是吃饱了的肥鹅,终究是可以轻易的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俗物,又装什么高贵的天鹅?”

  他那名身穿户司正九品税官官服的好友从几间放置水车修配物件的偏房中快步走出,到了他的身旁。

  看到他这名好友的快步走来,张灵运面色依旧如常的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陈妃蓉,心中又忍不住嘲讽的想道:“既然都是演戏,那就看谁演戏演得更真一些,更为有用一些。”

  年轻的户司税官很快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数句。

  他的眉头便很快皱了起来,不动声色般慢慢走到陈妃蓉的身旁,将声音压得极低道:“陈大掌柜,你真确定你这磨坊之中没有白观音石粉?”

  陈妃蓉在先前来时,也隐隐觉得胜负的关键就在这水磨坊之中,此刻听到张灵运的这句话,她顿时心中微寒,看了一眼皱着眉头,脸上已然现出严厉神色的张灵运,道:“张大人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冯税官已经在你们水磨坊水车备件库里发现了数袋白观音石粉,其中一袋已经用了半袋。”张灵运目光微寒的看着她,嘴唇轻启,不像是在说话,却是实以极低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陈妃蓉的脸色微白,她此刻也已经有些想明白了,故意走慢了几步,和前方的人拉开了些距离,同时轻声道:“张大人,你也应该心中清楚,这是有人陷害。”

  张灵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有人陷害不陷害,我并不清楚,但想必你应该清楚,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些白观音石粉搜出,会给大德祥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现在怀疑你这里出产的米面,很多都是暗中销往外地穷乡僻壤。若是外地那些小乡镇中,也很快查出的确有许多你们大德祥的米面出了问题,便能轻易佐证我的这个猜测。”

  “大德祥用少量精品米面,销给监管比较严苛的大城,用作表面上的掩饰,却是用些陈霉稻谷制的劣质米面,销往那些监管疏松的小城镇…大德祥,这一招真是妙招,怪不得会全力投入这米面生意。”微微一顿之后,张灵运很有深意的看着陈妃蓉,接着轻声道:“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出自陈大掌柜的决策?”

  听着这些令人心寒的话,陈妃蓉的心中却并不寒冷,因为她又感觉到了后颈上那轻柔的吐息,莫名的,她心中安定,反而抿嘴挑逗般笑了起来,道:“大人这么说,到底想要我怎么办?”

  看着陈妃蓉这魅惑的笑容,张灵运满意的微笑道:“我对大掌柜也仰慕得很,若是大掌柜接下来陪我数夜,想必我能设法先为大德祥渡过此危。”

  “只是数夜而已?”陈妃蓉微微一笑,微仰头,轻咬朱唇道:“那若是我陪了你,今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那该如何?”

  张灵运看着她白皙的细颈及领口下露出的一些雪肌,也微笑道:“再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我也会依我们的法…帮你解决。”

  陈妃蓉看着他,轻笑道:“你只是一名从八品的户司官员,就敢这样对我?”

  张灵运眉头微皱,笑意消减了些,冷声道:“我敢如此对你,自然不只是因为我这区区从八品户司官员的身份。”

  陈妃蓉的背后,一直微垂着头的林夕,双眉渐渐挑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