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六章 简单对简单

第三十六章 简单对简单

  此时的气氛按理应该十分严肃沉冷,然而陈妃蓉的这一句话,却是十分不严肃,十分之无礼,十分之霸道…。

  云秦以法制国,以礼束行,辱人父母,是最大的侮辱。

  张灵运出身于雷霆学院,能被容家相中扶持,自然不可能是庸才,他垂涎的,自然不只是陈妃蓉的美色,而是想要令大德祥为容家所用。

  然而这样的侮辱,也让他根本难以忍受,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你这是找死!”

  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如狼般看着陈妃蓉,从牙齿缝隙中极冰极寒的挤出了这数个字。

  林夕又微微垂下了头。

  似是惊惧,但实际却是掩盖自己眼中的锋芒,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感觉到了张灵运身上的真正杀意,这种杀意的逼迫,使得他必须要小心控制,才不至于散发出那种在战场上自然形成的冷峻和铁血的气势。

  陈妃蓉收敛了笑容。

  此时林夕虽然没有出声,但他先前的话,给予的态度便已经足够,有他在身后,她便不用去想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滚!”她再次很干脆的吐出了这一个字。

  “很好!”

  张灵运眯起了双眼,若是一般的庸才,此刻可能还会多些废话,但在他这样的人眼中,陈妃蓉的这些态度,便代表着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若是背后没有容家的影子,他此刻或许会有些畏惧,担心大德祥不是那么简单,但正因为他的背后有容家的影子,在他来到栖霞行省清远城任职时,容家并没有给他任何有关大德祥的警示,这便说明,大德祥是真的没有什么令人忌惮的背景。

  “只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么?那我就看看你玉碎之后会如何。”

  眯着双眼,冷冷的说出很好二字之后,他便转过身去,看都不再看陈妃蓉,缓缓的,用水磨坊中每一个人都能听得到的冰寒声音,道:“磨坊水车备件库,藏有观音白石粉。”

  这声音如同一道惊雷,所有水磨坊中的人全部一滞,随后一片哗然。

  “去看那观音白石粉的藏匿处,尽量快一些。”

  在一片哗然之中,林夕又无人知的在陈妃蓉的耳畔说了这一句。

  陈妃蓉神色平静,没有任何的停留,朝着那几间最角落里,水车旁的备件库走去。

  因为她的平静,所有争先恐后涌上的人却是也不由得一顿,和她以及张灵运等人隔出了十余步的距离。

  后方的人群中,脸色煞白的吴秋田知道这就是一派大家的气场…然而他却不知道,这陈大掌柜还能有什么手段,可以回天。

  ……

  观音白石粉藏在数个水车上用以兜水的桶状水轮之中。

  这些桶状水轮又堆叠在一些用以修补片轮的木片之中。

  不仔细翻检,不将这些水轮提起来看的话,绝对发现不了内里的粉袋。

  当这些每个二十余斤分量布袋被取出,尤其看到一个已经几乎用了近半的粉袋时,所有十七家商号中人脸上的神情都是异常的复杂。

  他们都是长年做米面生意的人,所以他们都十分清楚,只要少许的白观音石粉,便可以将大量色泽略黄的陈米变得相当白净。在之前,大德祥虽然将他们逼迫到了极其惨烈的地步,但同为生意人,他们对于大德祥在无奈和惶惶之时,也都保持着一些敬意。

  他们希望大德祥倒下,但心中大多却又不希望大德祥因为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而倒下。

  几乎所有的水磨坊的工人浑身都不可遏制的因震惊和不可置信而颤抖起来。

  在前段时间里,外界关注的还只是大德祥如疯狂赌徒一般的扩张和决策,却几乎没有人发觉,在林夕的授意下,陈妃蓉在大德祥的内部,也已经从上到下在做着改变。一些这个世界原先根本不存在,但林夕却很是熟悉的福利,出现在大德祥内里。

  在云秦,绝大多数商号的伙计本身都是从一而终,对于商号有着极其忠诚的归属感。大德祥的崛起,本身就让大德祥的伙计非常的荣耀,再加上一些别说是别的商行没有,而且根本就是连听都没有听过的额外福利,所有大德祥的伙计自然对那名先前从未见过的陈大掌柜由心的尊敬和感激。

  他们是在这里做事的,当然清楚自己和大德祥做的都是良心生意,但是在这里搜出白观音石粉,又如何辩驳?

  “陈大掌柜先前正是因你的异议,才来这水磨坊,现在在你这水磨坊中,又搜出白观音石粉,你又有什么话可说?”

  在一袋袋取出的观音白石粉前方,张灵运冷淡的转过身来,看着陈妃蓉,缓缓的说道。

  陈妃蓉没有回答,因为此时,林夕已经在心中计算完了时间,然后在心中充满着冷意的喊了声:“回去。”

  ……

  时间回到了八停之前。

  在陈妃蓉和他刚刚到达这水磨坊之前的时候。

  “你先进去,拖延些时间,至少在两停的时间内,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水车备件库,还有,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的视线,可以看到那几间水车备件库内里。我要先从那里进入,做些事情。”

  他身体微微前倾,在陈妃蓉的耳边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陈妃蓉不知道林夕要做什么事情,但是她对于林夕的话,却是没有丝毫的疑虑,她的嘴角露出了些若有若无的笑容,继续往前走去。

  林夕脚步略缓,先停在了马车旁。

  人群继续前涌,挤在水磨坊宽敞的,可以容数辆马车同时进出的大门口。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坊内的情形下,林夕缓缓的转到了水磨坊的侧后面,然后飞快的前行,按照心中所记的位置,到了那间水车备件库的墙外。

  这水磨坊是木制工坊,外墙都是厚达两指的桐油杉板,用长钉钉实,内里还有横梁相连,一般的人,即便是用翘棍翘,也根本难以撬开,除非是用铁锯或是斧。

  然而面对这结实紧密的桐油杉板墙,林夕只是微微蹙起眉头,伸出了手。

  一股股魂力从他的指掌间丝丝的沁了出来,只是数息的时间,他的手掌,便似变成了金铁。

  “喀嚓”“喀嚓”数声轻响,木粉倏倏而落,他的五指轻易的洞穿数块坚厚木板,掀出了一个足以容他进入的孔洞。

  他如狸猫般无声的钻了进去,进入了昏暗而充满一些油脂气息的水车备件库。

  那十数块用以修补叶轮的木板被他掀了开来,露出了下方的桶状水轮。

  他的目力远超一般的修行者,所以此刻在弯腰近看之下,根本不需要将这些水轮提起,他便可以看清内里根本没有观音白石粉袋的存在。

  一抹凌厉的冷笑出现在了林夕的嘴角。

  从先前发生的事情来看,张灵运等人是已经料定了陈妃蓉申辩时会提及水磨坊,所以便想在这水磨坊让大德祥无法翻身,若是观音白石粉袋已经早就安置在这里,在已然没有多少时间的情形下,他也只能将观音石粉袋带出,沉于河中处理掉。

  现在这里没有,便说明这观音石粉袋根本就在某个人的身上。

  对方的栽赃嫁祸很简单,但极有效,而且即便不至水磨坊,今日也可以用在别的地方。

  绝大多数的聪明人,也都会选择最为简单,但又最为有效的方法。

  但这样一来,对于林夕而言,要应对起来也变得更为简单,也更不需要动什么脑筋。

  没有丝毫的停留,他退出了这个备件库,甚至都没有将被他扯破的洞口补上。

  他直接绕回了磨坊门口。

  因为穿着大德祥商号的衣衫,且做了个有事要禀报掌柜的手势,就连门口的数名衙役都并未阻拦,让他进了磨坊。

  在进入磨坊之后,看着陈妃蓉和张灵运等人还都聚集在一架石磨旁新磨出的米面上,那名圆脸年轻税官也在其中,林夕根本没有马上上前,而只是不动声色的缓步跟在了后方。

  等到陈妃蓉有意识的微微靠后,和他以及另外数名大德祥的人靠近之后,他才不动声色的微动嘴唇,在陈妃蓉的耳后轻语了数句。

  陈妃蓉的脸上始终带着平静的微笑,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在离开了这架石磨,朝着前方的一处稻谷库房前行了十余步之后,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张灵运和那名年轻税官一眼,道:“我大德祥这件事…该不是两位大人故意栽赃吧?”

  陈妃蓉的这句话,语气十分平淡,但声音却是不低,一时不仅是坊内的人,就连聚集在门口的许多人,都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整个工坊的空气顿时凭空一滞。

  包括吴秋田在内的许多商号中人都是愕然的睁大眼睛看着陈妃蓉,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即便有些怀疑…这种无端猜测的话对于大德祥的处境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难道这名极有大家气度的大德祥大掌柜,面上虽然平静,但内心之中早已乱了方寸?

  “陈大掌柜,这种无端恶意猜测的话,还是不要多说的好。”张灵运的面色微微一变,寒声说道。

  陈妃蓉听得出其中严厉的警告意味,但她却只是微微的一笑,反问道:“先前从我大德祥铺子里搜出的观音白石粉,据说是大半袋,有十余斤?”

  张灵运的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道:“正是…陈大掌柜提及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陈妃蓉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张灵运和那名年轻税官,“即便大人们将观音白石粉带在身上当做证物…如果搜出只有大半袋,那带在身上,也绝对不可能超过这大半袋对不对?观音白石粉这东西属于违禁货物,平时也绝对不可能有人带很多在身上,除非极有用心,要栽赃嫁祸对不对?”

  陈妃蓉的这数问,比起在菜市口发的数问要简单的多,然而周围的这些人却都不是愚笨的人…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周围几乎所有商号的人都是身体一震,惊疑不定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张灵运和那名年轻税官的身上。

  张灵运的双手不可察觉的微颤。

  年轻税官想要尽力保持平静,但是他的脸色却还是变得苍白起来,额头上不可遏制的沁出了汗珠。

  林夕在一侧淡淡的看着这两个人。

  清远城毕竟只是个小地方,**级的官阶也毕竟不够高…所以跟随着张灵运和这名年轻税官进来的人之中,也只有张灵运和这名年轻税官是修行者。而那些观音石粉袋虽然不大,但加起来也至少有七八十斤,要身上捆绑和放置这么多袋子,而做得若无其事,也唯有修行者才能做到。

  这名年轻税官和蒙白一样又有些胖,肥大的官袍之内,便最适合放些东西…所以对于他而言,要锁定是谁,便根本没有难度。

  这名年轻税官,无论再怎么演戏,已经不可能翻身,但林夕做事…对于敌人,他的反击,却自然会十分彻底,不留任何余地,不可能只是对付年轻税官这么简单。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