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七章 天破

第三十七章 天破

  陈妃蓉朝着年轻税官跨出了一步,清声道:“这位大人,不若你将官袍内的东西,拿出来让大家看看清楚。”

  年轻税官眼中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他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却是下意识的厉声道:“放肆!胆敢如此污蔑本官,本官官袍内,哪里有什么东西!”

  他这下意识的厉声呵斥,的确是此刻最正确的应对。

  因为即便再多的怀疑,在被坐实之前,也只是怀疑,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有这种完全不计颜面的硬撑,才有可能使得他渡过眼前的危机。

  然而林夕早已经告诉了陈妃蓉如何做。

  而且陈妃蓉也是一名修行者,一名在这世间已经算是强大的修行者。

  面对这名年轻税官的呵斥,陈妃蓉只是再抢进一步。

  这一步不像方才那么轻柔和缓慢,而是像陈妃蓉平时修炼剑技般的快和凌厉。

  只是一步,就已经到了年轻税官的身前。

  年轻税官根本没有想到陈妃蓉竟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出手,他下意识的伸手格挡,然而陈妃蓉如剑般伸出的右手,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嗤啦”一声,这名年轻税官身前半幅衣衫被陈妃蓉瞬间扯裂,“蓬”的一声轻响,年轻税官下意识的臂击反击,被陈妃蓉的左手挡住。这双手相撞之间,陈妃蓉面色如常,站立于原地不动,然而这名年轻税官却只觉自己撞上了一辆马车,噔噔连退两步。

  就在他这连退两步之间,一蓬白色粉沫已经在他和陈妃蓉之中炸了开来。

  一个个锦布包裹着的白布袋从他的腰间和破裂袍袖之间掉落下来,其中有两个在陈妃蓉的一扯之下,已然开裂。

  面对比最上等的白面还要雪白细腻数倍的白色粉末的扩散,陈妃蓉只是顺势将手中抓住的半幅官袍如旗般一抖,丢了出去。

  纷扬洒落的细腻白观音石粉被她抖出的风势,全部吹到了年轻税官的身上。

  年轻税官前面的半片身体全部被白色粉末沾满,就连面目都彻底的变成了白色,看不出表情的变化。

  在身体不可控制的不停秫秫发抖之下,这名年轻税官的嘴角抽搐着,他脸上的厚厚白粉,又纷纷的掉落,飘洒下来。

  这是一副很可笑的景象,然而整个水磨工坊内外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人发笑。

  “这位大人,你身上带着这么多白观音石粉,是想都放在我们水磨坊里,还是想加在我们那些主顾的家中米缸里?”

  陈妃蓉看着面前好像落了一层白雪般的地面,看着失魂落魄,浑身发颤的年轻税官,冷冷的问道。

  她的声音,再次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也让所有的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大德祥水磨工坊之中的伙计第一时间开始愤怒。

  他们知道这些官员来的目的,也已经知道了清远城大德祥分号掌柜当众受了杖责的消息,此刻回过神来,这些平时温厚老实的人脸色也顿时变得血红,有些人的双手甚至不由自主的抓起了身旁的一些木棍,木片等物。

  无数围观的百姓也开始明白了过来,开始愤怒。

  之前大德祥给清远城百姓,尤其是手头并不宽裕的人家的印象可以说是极好,在听到大德祥有可能是奸商之后,他们有种受欺骗的愤怒,但此刻,这种愤怒却全然化成了对大德祥的同情、支持,以及对眼前这些官员的汹涌怒火!

  这些寻常的百姓更为联想…他们忍不住想到,是不是就是因为大德祥给了他们最大的实惠,所以才触犯了一些权贵的利益,所以那些权贵,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想要弄垮大德祥。

  一时之间,无数愤怒的喝骂声响了起来,门口那数名衙役也掌控不住,大批大批的人群眼看就要冲入进来。

  “各位乡亲,这事情既然明了,必定会有个交待,若是在这里弄出了事情,我大德祥也脱不了干系,没有什么好处。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请冷静一些…我大德祥的货物不会让大家失望,我也必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就在此时,陈妃蓉平静的转身,对着门口涌入的所有人行了一礼,在这混乱之中,她清越的声音却是清晰无比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这声音似有无穷的魔力,汹涌的人群依旧愤怒,但却是都停了下来,反而缓缓往后退了出去。

  年轻税官的脸上此刻更加的可笑。

  他的汗水如蚯蚓一般流下,冲刷着脸上的厚厚白粉,形成了一条条清晰的沟壑。

  ……

  在年轻税官的官袍被扯掉,到此刻,张灵运的脸色已经阴晴变幻了不知道多少次。

  修行者!

  这个出自穷乡僻壤的商号大掌柜,竟然是一名修行者!

  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陈妃蓉可以肯定冯征明的身上藏匿着白观音石粉,但他十分清楚,此刻先行将冯征明撇开,才是唯一可行之法。

  “冯征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此时周围愤怒的叫骂声略微平息下来之时,心中惊怒异常,对陈妃蓉十分怨毒的他,看着年轻税官,极其厉声的呵斥道。

  “我……”面对自己平时好友的严厉呵斥,年轻税官冯征明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张灵运一声冷笑,转头看向身旁的一名刑司官员:“陆大人,若是云秦官员犯法,栽赃嫁祸于商号,该当何罪?”

  那名刑司官员从也从震愕中彻底惊醒过来,想到接下来一年吏司的民意考恐怕就取决于此时的态度,于是他马上背心冒汗的发出了一声厉喝:“官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按律削职查办,情节恶劣者,入狱两年起。”

  “诸位请放心,想不到受云秦俸禄的官员,不尽心尽力为民办事,竟然反而做出此种事情。”张灵运再次发声,冷厉道:“我等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定然不会放过此人。将此人押回之后,我必定建议刑司公审!”

  听着张灵运这名年轻官员的话语越来越为严厉,又听到公审等字眼,外面那些百姓顿时觉得解气不少,眼中的张灵运和另外的刑司官员在他们的眼中也显得刚正和可爱起来。

  眼睛的余光之中,扫到这些百姓的反应,那名刑司官员便微微松了口气,心想自己来年的民意考的一些分数总算是保住了。

  张灵运在竭尽全力的出演着一名清正无私的云秦官员时,却没有人收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白观音石粉袋。

  在这么多人已经亲眼目睹的情况下,这些粉袋已经失去了作为证物的价值。

  所有人都不知道,大德祥在这里地位最高的,并不是大掌柜陈妃蓉,而是东家林夕。

  没有人注意到,在陈妃蓉已经心中计算好的一击之下,她那扯下的半幅官袍一抖之下,有数个粉袋震飞出去,有数个便落到了石磨后方的隐蔽处。

  在方才群情汹涌,外面的人都涌进来的时候,也没有人注意到,大德祥的一名普通青袄侍从,已经悄然从这个工坊中,那个备件库的窟窿中走了出去。

  ……

  一名车夫坐在水磨坊大道旁的一辆马车上。

  这辆马车是张灵运的马车,在许多富商包铜包铁的马车之中,并不显眼。

  这些马车原本比那些步行围观的人更早到来,但此刻人群都涌在水磨坊门口附近,这些马车却是反而落在了人群之后,却是分散在了人群之中。

  这名车夫是一名军士出身,穿着户司杂役的衣衫,身姿却依旧坐得笔直。

  此时他不知道水磨坊内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想着这么多马车,这么乱的挤在一堆,等会要离开时,可是也要一片混乱,调整许久。

  突然之间,他心里咯噔一声,背后有些凉意。

  他眼瞳微微一缩,下意识的抓住了手边的长刀,但就在他转头的瞬间,他只觉得侧颈大动脉上被一股大力均匀的撞了一下。

  对方是个高手。

  他的脑海之中只是刚刚冰寒的闪过这个念头,还未来得及思考一名可以在不惊动周围任何人的情况下,潜近并将自己击晕的高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对付自己这样一名车夫,他的眼前就黑了下来,失去了知觉,晕厥了过去。

  ……

  大德祥水磨坊中的搜查自然不可能继续下去,张灵运和刑司官员押着冯征明从分开的人群中走出水磨坊。

  许多百姓朝着冯征明经过的地方吐着口水表示他们的唾弃和愤慨。

  对于之前表现得慷慨激昂,对冯征明极其严苛的张灵运,这些百姓却是产生了尊敬和爱戴之情。

  在他们看来,不维护坏官员的,自然便是清正的好官。

  就在此时,所有的人陡然听到数声马嘶。

  数辆马车的马不知因什么缘故有些受惊了,混乱起来,带着马车就往前冲出。

  张灵运的马车上,昏厥着,却是依旧好好的坐着的车夫因为马车的移动而骤然惊醒,猛的一抬头。

  他周围前侧数辆马车被车上的车夫马上控制住了,然而因为他刚刚惊醒,身体摇晃之间,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他身下这辆马车便往前冲了过去。

  在此刻所有望向这几辆马车的人的眼中,张灵运这辆马车上的这个车夫,是在打瞌睡,睡着了,所以才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就在一片惊呼声中,这辆马车的车轮处却是正好撞上了一块大石,这车轮一侧的车轴在这一撞之下,断裂开来,整辆马车猛的一颠,轰的一声,猛的往车轮脱落的这一侧倾倒了下来。

  车头上的车夫无法控制,惊声从车头上跳了下来。

  马惊,车轴断裂,一个车轮掉落,车厢震动倾倒,这对于马车而言,本身是极正常的事情,即便是普通的车夫,在有备用车轴的情况下,也可以很快的修好。而且此刻又没有伤到人,本来只是小事。然而就在这车厢倾倒,轰然巨震之间,车帘晃动,许多人却都是清晰的看到,一大蓬极白极细腻的粉末,从车厢内向一阵白色浓雾般飘洒了出来。

  张灵运的身体顿时彻底的僵住,他看上去刚毅正直的脸孔,也不可控制的抽搐了起来。

  “这是谁的马车?”

  “这…是观音白石粉?!”

  “这不就是那户司张大人的马车么?”

  一阵阵的声音响了起来。

  骤然,场中又陡然安静了下来,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灵运的身上。

  那都是一道道发现了些真相,以及被欺骗而更加愤怒的目光。

  “这可真是天破啊…”

  一声淡淡的,充满冷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以为真是什么清正的好官…原来根本就是幕后主使…更加的黑心…居然连侍卫守着的车厢里面,都备着观音白石粉。这种虚伪无耻,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这声音响起,绝大多数人顿时又都反应过来一般,也纷纷愤怒的出声:“天破,正是天破!”

  天破,在云秦,就是说那些原本没有什么线索,破不出来的案子,却是因为一些突然的意外,莫名奇妙的露出了马脚和证据,让人一下发现了谁是真正的案犯。

  然而张灵运十分清楚,他的马车之中是绝对没有观音白石粉的,而且车马,怎么可能凑巧就在这个时候受惊,又会凑巧在这个时候就这样一撞,就撞断了车轴?

  这个淡淡的,充满冷讽却彻底引导了此时周围民众言论的声音,让他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他身体冷僵的马上转头,但是此时周围无数人喝骂,哪里还辨得清楚这声音是从何处发出?

  “你…!”

  他的脸孔彻底的铁青,霍然对着陈妃蓉。

  陈妃蓉却是皱着眉头,鄙夷道:“大人好心计,好演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