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快好了…我的仇家

第三十八章 快好了…我的仇家

  “清者自清,这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

  在此种情形之下,一名官员要是想要维持自己在民间的口碑,肯定要说些这样的话,甚至还要摆出些大义凛然的姿态,让刑司官员把自己拘起来,并说事情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等等。然而此刻看着面上全是嘲讽之意的陈妃蓉,这些话,张灵运却是全然说不出口。

  对方完全是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了自己。

  自己竟然被一个没有朝堂背景的商号女子,反过来玩弄于股掌之间?

  张灵运的双瞳微微收缩,极低的寒声道:“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激怒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陈妃蓉不置可否的笑笑。

  “张大人…”一旁那名刑司官员的脸色都苦得快要滴出了苦水来。刚刚才好不容易扳回了些民意考的分数,现在张灵运又出了事情…在这些百姓的眼中,自己岂不是也难逃干系,民意考的分数,是一下子彻底丢光了。

  “带我去刑司审讯吧。”

  张灵运也不想再多说,冷冷的看了陈妃蓉一眼之后,便直接说了这一句。

  这名刑司官员如蒙大赦,对着一旁数名刑司衙役使了个眼色,这几名衙役领会意思,顿时两名衙役上前,押送犯人一般将张灵运和冯征明押上一辆马车,接着另外一名衙役进入倾翻的车厢,取出内里的白观音石粉袋留证。

  看到果然是和文征明身上一样的长条布袋,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又是传出了一阵阵愤怒的怒骂声。

  ……

  十七家联营商号中的人看着这件事情的落幕。

  在这么多人的亲眼目睹之下,大德祥是被官员栽赃嫁祸的消息必定绘声绘色的传出清远城,非但可以将先前对于大德祥及其不利的负面影响全部抹消,而且还会使得大德祥的名气越发响亮,恐怕反而会吸引更多的主顾。

  因为在寻常百姓的眼中,那些官员和权贵自然和自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会对大德祥抱有同情心,会越发觉得大德祥是自己人。

  这样的结果,对于依旧在生意场上和大德祥在进行着激烈绞杀的十七家联营商号的人而言,自然是不利的。

  但身为生意人,最痛恨的也是来自于官员的一些黑暗手段。

  在这一方面,除非是官营商号,否则利益都是一致,都是同仇敌忾的。

  所以原本这些在前来水磨坊时都没有和陈妃蓉打过招呼的十七家联营商号的人,在离开时都是怀着真正的敬意一一和陈妃蓉作礼之后告别。

  所有这些商号的人,并不知道在背后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又是林夕,他们只是看到一场巨大的危机被陈妃蓉轻易的化解,比传说中似乎更为可怕的大德祥大掌柜,更是像一座无形的大山,沉甸甸的压在了他们的心头。

  大盛高两省掌柜吴秋田拿着一块锦帕擦着汗水,敬佩且惊喜的走向陈妃蓉。

  他今日才发现,陈妃蓉竟还是一名强大的修行者,但是他心中依旧还有些隐隐的不安,觉得张灵运这样的官员如此有恃无恐,恐怕身后会有很深的背景,不会就此作罢。

  陈妃蓉并没有马上急着离开。

  就如那名刑司官员知道在这无数百姓聚集围观的情况下的表现对他的民意考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一样,她也十分清楚,这个时候是可以极有效的为大德祥赢得更多的好感和口碑的时候。

  于是她很平和的对着所有围观的百姓行礼,说了些感谢的话,并说明大德祥的稻谷都甚至是用的代价更高的钱塘行省等产地的上佳稻谷。

  “你可以告诉他们,为了确保我们大德祥可以百年如一日都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每日让两户人家各出一人前来帮工,监督白米白面的磨制和运送过程,我们会支付和大德祥伙计一样高的工钱。若是有兴趣的人家,便可以去我们大德祥的分号报名登记,我们会按照顺序,一家家的轮过去。”

  正在她平和的说着的时候,已经走回她身边的林夕,在她的耳畔又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陈妃蓉微微的一笑,完全鹦鹉学舌一般,将林夕的这句话朗声说了一遍。

  围观百姓本来正因为大德祥赢了那两名贪官污吏而心中畅快,看着这大德祥大掌柜如此平易近人,又听到这样的话,现场顿时又是一阵惊呼声和赞叹声。

  对于一些困窘人家而言,哪怕多个几文钱能够多买些米面也是好的,大德祥这种大商号的伙计,本身比起一般地方的帮工和劳力的工钱要高出许多,哪怕只是帮工一天,许多天才能轮到一次,有是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且这正说明大德祥的货物,绝对的上等。

  看着面前人群的欢呼和惊喜,低垂着头的林夕心中的冰冷缓缓的被温暖取代。

  这个世界的人和他之前的那个世界相比,大多数都是要纯朴许多。简单而言,这是一个让他可以明显感到善和真诚多过恶的世界。能够帮助这些人,看着这些人的快乐…对他而言来说也是快乐的事情。

  陈妃蓉也温暖的笑着。

  蓦然间,她感觉人群中有道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自己。

  她不由得转过头去,微微一怔。

  那是一名中年文士,面目很是熟悉,就站在道边一株普通的柳树旁,隔着很远…和她的目光对撞之间,这名中年文士冲着她颔首一笑,打了个招呼,接着便转身离开。

  陈妃蓉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

  她只是觉得,这名中年文士看着她的目光和脸上的笑意上,似乎都有些诡异的意味。

  “这是…”在蹙眉想了数息的时间之后,她醒悟过来,这名中年文士,是那柳家的柳子羽求见自己时,身边的那名谋士。

  柳子羽已经至广裕行省任职,这名谋士按理便应该也会跟着,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之间,陈妃蓉的眉头皱得更紧,越来越觉得苏仲文方才的神色诡异。

  ……

  人群慢慢散去。

  在回到马车,开始朝着城中大德祥分号进发之后,在马车的车厢之中,陈妃蓉正准备和林夕说这件让她觉得有些诡异的事情,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林夕却是已经看着她,轻声道:“水车备件库那里的墙板,需要补一补…这张灵运,有容家的背景。”

  因为并不知道林夕动用能力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听到林夕的这一句话,陈妃蓉的脸色顿时彻底凝重起来:“九老之一的容家?”

  “这栽赃嫁祸,对于官员来说是罪名略重,但对于一般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那名税官应该难免会丢了官职,但张灵运哪怕只是用最简单的找人顶罪,找个人出来承认是他放在张灵运车上的,便可以很轻松的脱罪。”林夕点了点头,沉静道:“现在即便是九老,日子也并不好过,且张灵运这种对于九老而言,也只是一颗小棋子,所以事情弄得更为大些,容家反而不可能会插手…张灵运年轻气盛,既然能轻易脱罪,应该不会就此罢休…所以我不会放过他。至于将来,大德祥和容家之间,应该不可避免的会有些争斗。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得罪容家。”

  “有你站在我身后,我便真的不太担心。”陈妃蓉点了点头,看着林夕,微笑了起来。

  “我刚刚看到了上次和柳子羽一起来的那名谋士。”笑了笑之后,她又认真了起来,看着林夕说道。

  “柳家的谋士?”林夕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有没有看到柳子羽?”

  陈妃蓉摇了摇头:“没有…但我先前听你说过,柳家可能也和容家有关,这柳家的谋士到来,会不会和这张灵运之间有些关系?我方才看到他时,他也看到了我,但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光有说不出的古怪。”

  林夕一时没有出声,沉吟了片刻,然后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你的伤势有没有事?”陈妃蓉知道林夕必定是从备件库外开洞进去,她并没有问林夕进备件库做什么,只是关心林夕用力之下,双手会不会有些损伤。

  “有些麻痒,刚刚以为会有些问题,现在看来没有事情,应该是许久没有用力…气血和魂力汹涌之下的一些异感。”林夕抬起了头来,看着她,轻声补充道:“快好了。”

  快好了。

  只是极其简单的三个字,但陈妃蓉却很清楚其中的包含着的意思,她想着这半年来林夕的修炼和所受的苦,为林夕感到高兴的同时,眼眶也莫名的微湿了起来:“比你想的都要快一些…你先前都和我说过,恐怕要到立春时,才可能会好的。”

  林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是的,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等会你回分号处理一些事情,我会先去盯着张灵运那边,若是苏仲文和张灵运之间真有些什么联系,我也会第一时间知道。”

  “大人,借你的肩头给我靠一下。”

  陈妃蓉点了点头,却是看着林夕,哭了一声般,又笑了起来,说了这一句。

  林夕一怔。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张灵运有靠山,柳家有靠山…我先前可是没有什么靠山可以靠。”陈妃蓉看着林夕,轻咬着嘴唇道:“你快好了…南伐也已不远,我知道,你便也快要离开了。我就想借你的肩头真正的依靠一下。”

  林夕看着陈妃蓉,从她此刻的目光之中,他看出了一些陈妃蓉不会展露出来的软弱和辛酸,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点了点头。

  陈妃蓉将头靠在林夕的肩膀上。

  她很是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马车缓缓的驶向大德祥的分号。

  “你一直都没有问我,我为什么会孤单的一名女子无依无靠。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但我刚刚突然有些害怕,想到那名谋士的眼睛,我就有些害怕,所以我甚至希望柳家的那名谋士,是真的和张灵运有什么阴谋…可是我依旧担心,只是因为我。”在马车已然接近大德祥分号时,陈妃蓉睁开了眼睛,离开了林夕的肩头,她的面容变得有些苍白,“我的仇家是陈家。”她抬起了头,艰涩的看着林夕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