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九章 这是老套的故事

第三十九章 这是老套的故事

  “陈家?”

  林夕看了一眼陈妃蓉,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轻声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庞大的云秦帝国有许多陈姓氏族,但林夕知道,陈妃蓉所说的陈家,只可能是陈一成的陈家,那端坐在重重帷幕之后,九老之一的陈家。

  在冷家代替黄家之前,那九道重重帷幕之后,镇守和监管着云秦帝国的,分别是闻人家、江家、容家、宇化家、胡家、黄家、陈家和钟家、孔家。

  这九家分有立足之本。

  闻人家的闻人老首辅是先皇首辅,云秦朝堂之中一批资格最老的老人,大多都是他提拔起来,是老派的领袖。江家对于刑司有着极大的掌控,负责密探院,掌控着许多云秦人的耳目。容家拥有大量的封地和工坊,大量商行的支持,而且自先皇时期开始,便拥有大量云秦顶尖的工匠,云秦的许多军械,都是要出自容家之手。宇化家拥有祭司的支持,拥有许多狂热的信徒,且祭司院有许多强大的修行秘术,也相当于拥有许多修行者的支持。胡家在军方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千霞边军大将军胡辟易便是最好的例子。黄家拥有一些地方军的绝对支持,朝中和地方上的清流,也都将黄家视为领袖。孔家掌管着律政司,至于钟家钟暮邻,在先皇立国之时,便负责铸钱、漕运,本身又是仙一学院出来,许多仙一学院出来的学生,都是拜在钟家的门下,算是仙一学院在朝堂之中所占的一席之地。

  至于陈家陈兆吉,却是配合皇帝建立雷霆学院的创始人之一,拥有许多出身于雷霆学院的门生。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九老中的这一席,本身也算是皇帝占了的一席。

  原先的这“九老”,抛开这些明面上为大家所知的势力,还不知道有多少暗地里的强大势力,在云秦,本身就有一半修行在九老的说法,这修行,就是指修行者,谁也不知道这“九老”在过往的数十年间,到底网罗了多少修行者门客。

  这些数量肯定惊人,且许多为外界不知的修行者所代表的武力,才是皇帝和这个世间真正忌惮的东西。

  陈家已经坐大到如此程度,也并不能算完全是皇帝的人,但和陈家为敌,恐怕至少也相当于与数分之一的雷霆学院做对。

  ……

  林夕看着自己的双手,微微蹙起了眉头,又抬起了头来,看着陈妃蓉,轻声道:“所以方才,你说我很快便要离开,想要借我的肩头靠一下…其实是你心生去意,生怕连累我和大德祥,是你想要离开?”

  陈妃蓉眼中有些莫名的感动之色,她看着林夕道:“为什么你不理解为我用这种方法,让你挡在我身前?”

  “这近半年来,我身不能大动,却学会了更多的用心,用感知去看东西。”林夕像是说给自己一般听,像是在述说某种成长的代价一般,轻声道:“而且这么多时日下来,我和你已经很熟,即便再好的演技,往往只能迷惑一些不互相了解的人。我当然感觉得出你的真正意思…其实简单点,你要是另外的意思,就不会在一切还没有明了,只是觉得那名柳家谋士看着你的目光诡异的情况下,就告诉我你的事情,再简单点的话,其实我觉得这些解释都是废话…只是我知道你这个时候肯定想起了许多不开心的事情,心里肯定很不开心,所以我才说了这些废话。”

  陈妃蓉破泣为笑般噗嗤一声轻笑了起来,深深的看着林夕:“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算是很适合女子的红颜知己。”

  “我知道女人有些时候的直觉一直很准,所以柳家这名谋士恐怕真的会和你的事情有关。柳子羽也是年轻人,即便属于同一靠山之下,我也不认为柳子羽会帮张灵运这样的年轻人。”林夕没有笑,他只是平静的看着陈妃蓉,道:“不管是容家还是陈家,都和我无关…关键在于,你是我的人。”

  若是在平时,听到林夕的这句“你是我的人”,陈妃蓉恐怕会忍不住说些玩闹话,但此时,她却是安静的看着林夕,然后对着林夕躬身,认真的行了一个大礼,轻声道:“是的,我是你的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在马车已经开始进入大德祥分号后院之时,林夕通过车窗帘子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景象,同时轻声问道。

  “其实是一个很老套的妻妾争风的故事。”

  陈妃蓉安静的说道:“我父亲是水千辰,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当年也算是云秦知名的才子,现在是律政司提检院院长,虽然官阶在律政司排在司首和副司首之后,但他的妻子是陈落雁,是陈家的千金大小姐。所以在律政司,他的实权都甚至不在司首之下。”

  “我母亲姓应,是山鲁行省大济城富商之女。水千辰当年既然能够得到陈家千金大小姐的青睐,自然是风流倜傥,又真有才华,一年在大济城无意和我母亲会面之后,两人互相倾心,我母亲为了他,便不惜成了他一名见不得光的妾室。”

  “原本在我懂事之后,水千辰已在中州皇城为官,和我母亲也已经越发见得少了,一年也难得见一两次,但不知因何事,被陈落雁知道了我和我母亲的存在,于是有一名修行者,便在一夜到了我家中。杀死了我家中所有人。”

  “幸亏我生得好看,身子又发育得早,我色诱了那名修行者,并用言语让他有些良心不安,我才活了下来…那一年我十三岁。”陈妃蓉说得很平静,哪怕说到这里,她的面色也很平静,但是林夕的双手却是微微的握紧了,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当年对于一名十三岁的女子来说,那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后来那名修行者将我带到了龙蛇边关…他本身便是陈家的一名死士,在杀死了我全家之后,为了避免牵扯出陈家,他便成了流亡的修行者,流落于边关,做些黑市生意,不再和陈家有关联,后来我从他的口中,也得知了更多的事情。陈落雁长得很美,但极其自负,认为水千辰有了他之后,再有别的女子便是不可理喻的事情。所以她是一个真正的母老虎,大概水千辰也很难忍受得了她这种性子,所以在外便不只有我母亲一名小妾。我母亲和我被陈落雁发现,也是因为他在中州城有一名小妾事发,然后被陈落雁彻查出来。陈落雁自然勃然大怒…而为了平息陈落雁的怒火,是水千辰主动要将外面和自己有染的女子全部杀死的。所以导致这事情的,虽然是陈落雁逼迫水千辰表态,但杀手却最终是水千辰派来的。”

  “再后来…我从那名修行者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然后杀死了他…然后我就在等着有人可以将我带到中州皇城。”

  “我不知道他们知道我死没死,但我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活着,便知道我会极度恨陈家…所以我在掩饰自己的身份时,我用的便是陈姓,我提醒自己不要放弃,不要忘记这个陈姓,同时也是想着,他们应该会觉得我这么恨陈家和水千辰的人,是绝对不会用陈姓或是水姓的。”

  ……

  林夕静静的听完了这故事的全部。

  这的确是一个十分老套的故事,大官在外面养了个情人,被家中更有势力的老婆发现,为了彻底表明立场,不惜以杀死情人的方式,来表明最重要的还是老婆。为了不让自己的事情有所败露,名声有所受损,给自己官场中的对手可乘之机,他还杀死所有的知情者,杀死情人的全家。

  但是这样老套的故事,却是有着超出他底线的东西。

  连自己的女儿都要杀死…十三岁的陈妃蓉为了活下来复仇,不惜向杀死自己全家的杀手奉献自己的身体….那名杀手自然知道她心中的仇恨…但最后还是被她杀死,这其中,陈妃蓉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这些,都是让他心中产生凉沁沁的杀意的东西。

  他看着陈妃蓉,轻声平静道:“在你的计划里面,你就算能够到中州皇城,拥有可以见到他们的机会的身份…但他们的身份,依旧异常尊贵,你也只能行险刺杀他们。就算能够成功,自己也肯定不可能活得下去。”

  陈妃蓉点了点头:“就和你不杀死闻人苍月和那名箭师,你便很难开心一般,我不杀死水千辰和陈落雁,我这一生便也难快乐。”

  林夕也点了点头:“我明白…但我先前便对你说过,仇恨可以令我们忘记一些痛苦,让我们变得更为坚强,但不能让仇恨占据我们的一切,不能让仇恨成为我们存在的意义。要报仇,以付出所有为代价,便根本不值得。”

  “只有看着仇人哭,自己笑,让仇人死,自己好好的活着,这才是值得的。”林夕看着陈妃蓉,缓慢而认真的说道:“人生就像是一场旅途,任何的风景,任何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陈妃蓉笑了笑,柔声道:“有你这样的人站在我的身后…我不会去首先想着玉石俱焚的事情。你说的话,我会好好的去想。”

  “你就在这分号中静观其变,我先去看看张灵运。”

  林夕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和煦的阳光,从车门中射入,柔柔的照射在陈妃蓉的身上。

  ***

  (最近在大家的刺激下,保持住了三更的节奏今天的第二更又来了,不过有些过于劳累,用脑过度写得越来越慢了,所以今天继续还想三更,但晚上的一更可能会时间稍晚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