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章 夜行

第四十章 夜行

  “咔嚓!”

  清远城一间官宅之中,发出了一声木裂的脆响。

  一张紫檀木桌子被张灵运伸手一拍,爆裂了一个桌角。

  张灵运的脸色铁青,牙齿咯咯作响。

  “区区一个商行掌柜,竟敢反过头来对付我,竟让我蒙受如此奇耻大辱!”无边的怒火,还有一种被自己完全没有放在眼中的对手狠狠抽了一个巴掌,而无法还手般的情绪,让这个原本前途无量的年轻官员,浑身的血液都似乎沸腾成了毒火!

  民间的风评不是那么容易转化,而且他的好友冯征明原本也会成为他栖霞行省官场上的一大助力,但今日这一来,冯征明的官场之路,就相当于彻底的断了,将来最多只能做他的门客,最多只能起到一名普通修行者的作用。

  “我原本只不过是想让她乖乖听话,为我所用,现在如此,不杀了她,难消我心头之恨!我不仅要杀了她,还要她身败名裂!”

  一掌拍碎身旁的桌脚,张灵运的脸色反而变得更加的狰狞。

  听到他的这句,他对面椅子上坐着的一名年轻人,是当日在画舫上和他饮酒的另外一名好友,顿时眉头一跳,想要张口说什么。

  但就在此时,这名左眉上有一个淡淡青记的年轻人和张灵运都是耳廓微动,陡然身体一震,几乎同时如虎跃一般跳出,只是几步,就已经推开房门,跳到了院中。

  幽幽的月光下,两人所望向的屋檐上,有一只双眼发着绿光的普通黑猫,正飞快的跑过。

  “是一只猫。”

  左眉上有青记的年轻人神情一松,轻声说道。

  张灵运转身回屋,脸上铁青之色略减了些,但眼中却依旧有着如猫眼般的幽火,“一个刚刚发家的普通商行,要是敢做监视官宅之事,那就真是自己找死了!我料大德祥也没有这样的胆子!”

  “既然冯征明根本无法抗衡,那陈妃蓉那女子的修为,至少也到了大魂师巅峰。”左眉上有青记的年轻人看着张灵运,劝诫道:“你的马车被人做手脚,大德祥恐怕还有其余修行者,要杀她恐怕难以做到,而且即便冒着风险动手,这种时候,杀死了陈妃蓉,别人也会联想到你的身上,这对你极其不利。”

  “这你不用担心,我既然敢动这样的念头,便是有万全的办法。”张灵运寒声道:“我知道通过谁可以找得到画师。”

  “画师?”左眉上有青记的年轻人大吃一惊,“难道他就在左近的城镇中?”

  张灵运点了点头,冷笑了起来,“修行者食不厌精,像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靠食色活着。他的要价虽高,但对于我来说还不是什么问题。他是近国师巅峰的修行者,既然连我们洪师姐那样的大美女,国士中阶修为的高手都遭了他的毒手,陈妃蓉最多最多刚过国士阶,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左眉上有青记的年轻人听到他这句话,顿时打了个寒颤:“难道…”他一眼看向张灵运,只是看到张灵运脸上的神色,便心知事情恐怕和自己想的一样,顿时住口,没有再说下去。

  屋檐上,一处阴影之中,一团黑影以比猫还敏捷的动作,悄然离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

  大德祥分号一间会客厅中。

  陈妃蓉坐在一面根雕孔雀开屏的屏风之前,她的对面,坐着的,正是柳家的重要谋士苏仲文。

  两人的身旁的案上,都放着一杯上好的红茶。

  栖霞行省的红茶在云秦最为出名,两人身旁的红茶,是其中最为名贵的红雀舌,但两人却都是一口未饮。

  “既然不是柳大人让苏先生来找我,那苏先生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

  陈妃蓉微蹙着眉头,看着似笑非笑看着她的苏仲文,说道。

  “他虽有进步,但依旧太过年轻稚嫩,若是有些事情被他知道了,他心软之下,反而诸多麻烦。”苏仲文平淡道:“所以索性先不让他知道,就我一人来见大掌柜的好。”

  陈妃蓉在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直觉中的担心的事情恐怕真的要来了,然而林夕之前和她说的一些话,给了她信心,她对于林夕也有信心,于是此刻,她的心中依旧平静,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苏仲文,道:“既然是觉得都不便让柳大人知晓的,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

  苏仲文微微的一笑,道:“大掌柜真的姓陈?”

  陈妃蓉看了苏仲文一眼,道:“我不明白苏先生的意思。”

  “上次会面之后,我查过大掌柜的过往。”苏仲文淡淡的说道:“按理说大掌柜应该只是个粗鄙村女,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才智气度,于是我便更加疑心,让人去你之前住过的地方查了查,结果很快便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情,只是找到了两名认识‘陈妃蓉’的人,所做的描述,便和大掌柜实在相去甚远,可以说是完全两个人。所以便只有一个可能,大掌柜你冒用了‘陈妃蓉’的身份。于是我便好奇,大掌柜你到底是谁,到底犯了什么事情,才需要冒用别人的身份?”

  陈妃蓉想了想,看着苏仲文,道:“那你接下来,查出来了没有?”

  “大掌柜之前那些年的足迹都在龙蛇边关的一些边贸集市,鱼龙混杂,人员流动又多,不过慢慢查,总是查得出来。”苏仲文看着陈妃蓉,道:“不过大掌柜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和我合作,比起交由刑司或是柳家追查下去,都要好得很多。”

  “柳家?”

  陈妃蓉用一种莫名的眼光看着苏仲文:“怎么,你想弃柳家?”

  “我是爱才。”苏仲文叹了口气,看着陈妃蓉,却是真诚道:“若只是一般的人物,一般的大商号,我自然不会动心,然而大掌柜之前表现出来的能力,却是使得我相信,大德祥的潜力,比柳家还大。与其靠着柳家,为什么不靠着大德祥?”

  “我是真心想和大掌柜合作…我想我和大掌柜联手,也必定能帮大掌柜很大的忙。”苏仲文微微一顿之后,看着陈妃蓉道。

  “我只是大掌柜,不是东家。”陈妃蓉摇了摇头,道:“大德祥又不是我的。”

  “我已经查过,东家是刑德荣父子,但我也已经探听清楚,他们不做任何决策,大德祥是你一手在掌管。”苏仲文微笑道:“大德祥是大掌柜一手做出来的,以大掌柜的才能,暗中再另作个商号出来,流通些银两过去,超过大德祥,想必也不是难事,只是要消耗一些时间而已。”

  陈妃蓉看着苏仲文道:“你的意思是用大德祥养肥另外一个商号,而你就是另外一个商号的东家?”

  苏仲文点了点头,真诚道:“不是我,是我们。将来我们会是那个远超今日大德祥的商号的东家。”

  陈妃蓉想了想,笑了起来,道:“那便等你查得出来我是谁再说。”

  苏仲文面色一厉:“大掌柜你是不想合作?”

  陈妃蓉摇了摇头,道:“你总得给我几天时间考虑,这种事情,想必你也不急在一时。”

  苏仲文站了起来,冷冷的点了点头:“好,我会给你几天的时间…这几天,我都会在清远城里等着你的答复。”

  陈妃蓉眉头一动,正想站起,就在此时,屋中一阵冷风卷入。

  一道青色的身影推门而进,掀开了门帘,没有任何的言语,身体瞬间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残影,右手并指如刀,直接朝着苏仲文的脖颈间斩去!

  这道青影疾掠之间,整个屋中全部都是风的炸响,就像一条条皮鞭在空中猛抽,右手上闪出金属般的光泽,真像是一柄快刀!

  “好大的胆子!不过也太小看我苏仲文了吧!”

  面对如此声势的突然袭击,文士模样的苏仲文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一步往前踏出,右手双指并指为剑,朝着来者的胸口点去。

  这青色的身影,正是身穿一件普通青色棉袍的林夕。

  苏仲文的这一击似乎也没有什么奇妙,但是一脚踏在地上,林夕的身体一震,却是瞬间有种被切断了地面联系,悬空虚浮,立足不稳的感觉。

  林夕对敌经验已经十分丰富,在这身不能大动的半年时间内,除了魂力修为已经到了国士之外,其对于魂力的运用和对于元气的细微感知,也已经到了十分强大的地步,只是这一瞬,他就知道,这是苏仲文对于时机的把握精准到了极致,就在他脚踏地面最后要用力一击的时刻,猛力震荡地面,震得他的脚底和地面瞬间脱空,使得他在脚底最后借力的时刻,却是微微的踏了个空。

  也只是这样的一击,林夕便已试出了苏仲文的实力,他也任凭苏仲文的双指,刺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的一声,林夕胸口的棉袍被彻底洞穿,苏仲文的双指深深的刺入他的身体,与此同时,林夕只是在心中喊了声:“回去!”

  ……

  时间只是回到半停之前。

  从屋檐上无声跃落的林夕走入了隔壁一间房间。

  等到苏仲文从和陈妃蓉交谈的房间走出,走出了这个院落,林夕才“再次”推开门,掀开门帘,进入了会客厅中。

  看着因他的突然出现而一惊一喜的陈妃蓉,他直接开口道:“我早些时候就已经回了,听到了他和你的谈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